第13章 回家的那些人
  • 逆流的鱼儿
  • 昆仑崖煮
  • 4157字
  • 2019-01-20 20:11:35

但凡春运挤过长途列车,尤其是坐过绿皮慢车的人,很容易就能对我国人多地少的基本国情产生深刻的认知。

李鱼现在呆的这趟列车,满的活像一个午餐肉罐头。不光是过道上挤满了人,就连去个厕所都如同唐僧取经一般,历经九九八十一难。到了厕所前,他还得客气的把里挤着的三个人请出来,然后自己关上门方便。完事之后,他再一脸尴尬的出来,甩甩手上的水,向厕所门口脸贴脸的人们,客气地说上一声借过。

满身大汗地挤回自己座位之后,李鱼心里一声长叹:“难为厕所里面那几个兄弟了,一车厢人吃的可谓五花八门,转化成米田共,那味道肯定也是千奇百怪,竟得挨个儿品味一番,罪过啊罪过!”

打车回到家里已经隔天快中午了,李鱼的兜里只剩下了17块钱。他在火车上接了苏眉的电话,苏眉埋怨李鱼一声不吭偷偷摸摸的走了,李鱼辛辛苦苦,絮絮叨叨解释了十来分钟,电话突然断了线。长途加漫游,接听也收费,李鱼心里暗骂:移动算你狠!

李鱼一边心疼着话费,一边在燕京转车的间隙,咬牙又充了50,快到家的时候还不忘给江潇雅发了短信:“丫丫,我到了,你们一路顺风!

今天奶奶也过来了,妈妈正在厨房里忙活着。李鱼进门之后,奶奶颤巍巍地抬手摸着李鱼的脸:“我大孙子怎么瘦成这样了,学校吃不好吗?”

“没有,奶奶,我这是变结实了,全是肌肉!”李鱼边说,边脱了外套,挽起袖子把自己的肱二头肌亮了亮。

“洗洗手,准备吃饭!”妈妈也凑了过来,用围裙擦了擦手说道。

“妈,我爸呢?”李鱼洗着手问道。

“他回镇上医院坐诊了,明儿个才能回来!”老娘开始摆好碗筷。

李鱼在餐桌上仔细打量了一会儿,说道:“妈,你一点儿没变,还是那么年轻漂亮!”

“呵呵,还是我儿子会说话!”妈妈一乐,两块大排骨就堆在了李鱼碗里。

李鱼的哈喇子立刻淌出来了,火车上的盒饭那个难吃啊。他决定不再说废话,奶奶问什么先哼哼着,吃饱再说。

下午美美地补了一大觉,醒来之后李鱼兴奋地拿出相机,把内存卡插在家里的电脑上,要给妈妈和奶奶显摆一番。

“这是我女朋友,江潇雅,江苏女孩儿,好看吧?”李鱼得意洋洋地用鼠标翻着电脑上的相片:“将来给你们娶回来当儿媳妇和孙媳妇!”

“好啊好啊!”奶奶戴着老花镜,乐呵呵地说着。

“哼,一天到晚不好好学习!”妈妈双手抱胸,显示着自己的存在感:“没我同意就敢搞对象!”

李鱼心里暗自说,你算哪颗葱呀,嘴里却比蜜还甜:“妈,我认真学着呢,找儿媳妇也得抓点紧提前培养。好的本身就不多,晚了就全是别人挑剩下的啦!”

“就是就是!”奶奶扶了扶自己的大黑框眼镜,仿佛急着要抱重孙子了。

“我不管,以后带回来,我通过了才算数!”妈妈心情有些复杂,自己辛辛苦苦一把屎,一把尿地把儿子拉扯大。才出门半年,就把心给了别的女的,哪儿说理去。

“好的,老妈,保证你会满意!”李鱼伸手拍了拍妈妈的肩膀,他相信以丫丫的智慧,将来定能把他这单细胞的老娘,整的服服帖帖的。

寒假开始了,连睡了两天懒觉之后,李鱼就受不了了。他早上摸黑起来在小区附近四处走走,或者是去公园里打会儿篮球。

从冰城回到D市,他才发现老家的冬天实在是太暖和了,一件轻薄羽绒服包打天下。

大概是重工业城市的通病,早晨的空气也和冰城一样不太好。不同的是,冰城的空气中土灰味儿重一些,D市的烟琉味儿重一些,后来李鱼知道,他们有一个统一的学名叫“雾霾”。

这些天高中初中的那些死党们陆续都回来了,李鱼经常接到一些人的电话,要约出来聚聚,无关紧要的他就拒绝了。

上大学这半年,他感觉自己长大了不少,大概是很久没有和家人在一起了,他有好多话想跟父母说说。

李鱼上午一般都在爸爸的门诊呆着,帮忙打点杂,偶尔人手不够也帮着抓药。抓药包药他可是童子功,一杆小铜秤耍的飞起。

李鱼还记得小时候有一次过年,他偷偷买了一把气珠枪,怕妈妈发现就藏在了中药柜的一个抽屉里。

等到想起来再找的时候,他可就傻眼了。不足一米三的小人,望着一排高大的药柜,二百多个抽屉,真是欲哭无泪。

到底他瞄的放哪个抽屉了呢,小李鱼偷偷摸摸找啊找啊,过了寒假,要开学的时候才找见,早没了玩的心情。

现在不同了,药柜原来只比他高一点点,是多年以前爷爷找木匠专门打的,纯实木啊还真结实。

一天下午,李鱼午睡过后,照例打开电脑,在线来上一局魔兽争霸。现在新出了一个叫d o t a的5v5地图,他偶尔也在对战平台上玩会儿。

家里的座机响了,李鱼没动,电话还在不停的响,李鱼无奈地叹口气,扔下鼠标,跑去客厅接电话,原来家里就他一个人。

“喂,找谁?”被人打断了游戏,李鱼心里有些不乐。

“老白,是我!”

“筒子?你为什么不用手机打,我他喵的游戏打一半了,过来接你电话!”李鱼大声埋怨着。

“哎,回来之前刚充的两百话费,又欠费了!”霍东叹了口气,“在学校的时候忘了办个‘两城一家’的套餐了,这么漫游着打电话真浪费钱,关键充话费还不方便。”

“可不是吗,我现在手机只敢用来发短信!”李鱼深有同感的点了点头。

“晚上出来坐坐吧,天贵国际三楼贵8。”

“都有谁呀?”李鱼问道。

“都认识,我叫了姜义,以前一块儿打球的孙海洋,还有你们班的柳飞飞,对了还有李艺桐和秦雨瑶。”霍东在电话那头念叨着。

“柳飞飞和李艺桐?她俩在一块儿不怎么对付吧?”李鱼有些拿不准。

“嗨,都大学生了,没事儿!”约定好晚上的时间,霍东就挂了电话。

李鱼拿着话筒,人有些愣神儿。这个孙海洋篮球打得倒是不错,现在念书的学校离霍东他们就三站地。只是人贱兮兮的,油嘴滑舌,见着漂亮女生就跟狗盯着肉骨头似的。

冬天黑的早,李鱼六点半准时来到了霍东订好的包厢。霍东和姜义正抽着烟,房间里烟雾缭绕,大圆桌上一字排开五瓶红星二锅头。

李鱼进来打了个招呼,拿起桌上的酒端详了一番,倒吸一口冷气:“靠,52度,不想活了?”

“老白,现在大家都是男人了,要喝就喝最烈的酒!”霍东豪迈地挥着手。

“义哥,好久不见!”李鱼上前握着姜义的右手,两人拥抱着,用另一只手在各自的背上拍了拍,他们在一块儿打篮球的时候就是这种握手礼。

“你小子,越变越成小白脸儿了,这皮肤细的。”姜义边说边笑嘻嘻的捏了捏李鱼的脸。

“呵呵,估计是冰城水土好吧!”李鱼脱了外套挂在椅背上,一旁的服务员贴心地把衣服用椅套套上。

不一会儿,柳飞飞走了进来。她今天穿了件红色的毛呢大衣,半年不见好像瘦了几分,白净的脸在红衣的衬托下很有惊艳之感。柳飞飞进来之后拘谨地抬着手打起了招呼,看到李鱼之后难得的露出了些笑容。

“柳飞飞,大美女快坐,快坐…”霍东忙不迭地打着招呼。

“砰!”包厢的门被撞开了,三女一男陆续走了进来,男的正是孙海洋,他今天穿着一套棒球服,衣服有些紧,圆圆的肚子有些显眼。

李鱼心里暗自思量,孙海洋学校伙食真是好,比高中时候胖了得有二十斤,那肚子跟皮球似的。女的李鱼都认识,李艺桐和秦雨瑶手挽着手,意外的是居然还有小可可。

“可可,你不是高三了吗?怎么还出来玩!”趁着霍东招呼众人,李鱼开玩笑地问道。

“嗨,老白,我是硬跟着桐桐姐来的,你这么一说,东哥不得赶我走啊!”可可扭捏地撅起了嘴,一边说话一边斜眼盯着霍东。

“来都来了,放松放松呗,男的说话都注意点,别带坏了小妹妹!”霍东笑着招了招手,抽出一支芙蓉王扔给了后进来的孙海洋。

“切,就跟你们多大似的,我们可可明年就考大学了!”李艺桐往后拉了拉椅子,把可可让进了座位里。“老白,不够意思啊,回来这些天悄无声息的,连个电话也不打!”

李鱼笑了笑,双手摊开,做了个无奈的表情。

“柳飞飞,我们初中的班花。秦雨瑶,323的大才女,现在和艺桐在同一所学校,其他人大家都认识吧?”霍东熟练地给众人做起了介绍,毕竟是东道主嘛。

两个女生对视了一眼,相互轻轻点了点头,算是认识了。秦雨瑶看了眼李鱼,先开了口:“李鱼,听说你们学校那儿有冰雕,好看不?”

李鱼之前没和秦雨瑶说过话,只是在学校里远远的见过,感觉比以印象中高了不少,人家女孩这么直呼他的姓名,倒也不算什么。

“门票挺贵的,我还没去看过,应该好看吧。不过就是太冷了,零下三十多度啊,我的个亲娘嘞!”李鱼装模作样地打了个哆嗦,一席话把大家都逗笑了。

“哦,我就想乘着大学的时候空闲,四处转转,将来我要去冰城玩儿,你可得给我做导游啊!”秦雨瑶露出一副神往的样子。

“好的,没问题,包吃住!”李鱼乐不叠地答应下来,李艺桐的朋友就是大侄子的朋友,这点觉悟他还是有的。

“雨瑶,到时候你带上我,给你拎包儿,吃穷丫的!”孙海洋一副狗腿子的样子,燕京呆了半年,别的没学会,嘴更油了。

“雨瑶有我就够了,你一边儿呆着去!”李艺桐揽着秦雨瑶的胳膊,白了孙海洋一眼。

“哈哈…美女们点菜,点菜!”孙海洋也不以为意,招呼服务员把菜单拿了过来。

“义哥,这半年在哪里发财?”全桌只有姜义一个人没上大学,众人说话的时候他一直在抽烟,闷着没说话,李鱼递了支烟小声问道。

“搞了个半挂车,往电厂运点儿煤,这半年行情不错,挣了点钱!”姜义吐了个大大的烟圈,笑着说道。

“那以后就得称呼你姜老板了,好好干,以后弄个车队!”李鱼其实很佩服姜义,道上也能吃的开,为人仗义,处事公道。

“嘿,要不是实在念不了书,谁愿意遭这份儿罪。你们一个个白净儿的,我整天和煤灰打交道!有时候跑一趟远门得四十几个小时,没日没夜的熬着,连玩儿的时间都没有。”姜义的语气里掩饰不住对大学生活的向往。

“念书虽然清闲,但是穷啊,你早点进入社会,早一步发财!”李鱼拍拍姜义的肩膀安慰道。

菜端上桌之后,四个男的为了喝酒坐在了一边,女生挨着在另一边。

李鱼左手是霍东,右手是柳飞飞,其他三个女孩关系很好,李鱼怕柳飞飞受了冷落,就频频找话题和柳飞飞交谈。

“来,大家一起干一个,为好久不见,为我们长大!”霍东举起手里斟满白酒的杯子。

女生们端着橙汁,柳飞飞是白开水,李鱼头皮有些发麻,还是将白酒倒满自己的杯子,跟着举了起来。

“干!”男生手里的杯子纷纷见底,三两烈酒下肚,李鱼感觉自己喉咙里火辣辣的,赶紧往嘴里塞了几口菜。

“筒子,你们喝的细点儿,这样喝,容易喝坏人了!”因为李鱼的原因,李艺桐和霍东熟的很,就直接叫外号了。

“没事,今天大家高兴!”霍东用手背蹭了蹭嘴,又把酒杯添满了,“来,爷们儿们再走一个!”

“等等,是不是怕我们吃菜啊?先填饱肚子,再慢慢喝行不?”李鱼感觉今天霍东异常豪迈,不得不控制一下节奏。

“就是,就是,先吃菜,压压胃!”孙海洋随声附和着。

“成,先吃先吃!”霍东笑着点点头,单独跟姜义碰了碰杯,两人又喝下去小半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