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双节的礼物
  • 逆流的鱼儿
  • 昆仑崖煮
  • 5089字
  • 2019-01-18 20:49:59

李艺桐之前安排给李鱼,让他帮忙制作网页的作业就要到交的日子了。李鱼借用大神的电脑,在宿舍楼下的自习室忙了两三个晚上,终于完成了。他感觉还不错,假期的一顿大餐先有了着落。

已经到了十二月下旬,圣诞节和元旦的气氛越来越浓了,满大街都在放着周杰伦的新专辑。

李鱼想起初中,高中的时候,每年元旦班里学校里,都是会组织文艺表演的。现在么,所有的节日,大学生们都是按情人节来过的,而大街上那些商家嘛,自然都是按购物狂欢节过的。

李鱼最近一直在琢磨,该给江潇雅送点什么礼物。送的太贵重有些俗气,送的太轻又显得不够重视。他最近已经过上了量入为出的苦日子,离放假也不远了,实在不好意思让家里面再打生活费,所以他必须得把钱花在刀刃上。

这段日子李鱼极少去外面吃饭,不和江潇雅在一块儿的时候,他连食堂都不怎么去。

麻子为了对付学校宿舍的限电政策,弄了一个酒精炉。经麻子的妙手煮出来的麻辣面,再加上一点枸杞,那个养生,那个香呦。李鱼经常在麻子那儿蹭面吃,吃了还不给钱,顶多吃完的时候,他抢着去洗锅和碗。

老赵终于和老叶修成正果了,用老赵的话说就是他也正式脱单了。但是有些奇怪,老叶似乎还没有从高中彻夜苦读的节奏中走出来,他俩的恋爱时光,大部分都是在图书馆偷偷摸摸中度过的,这令老赵那颗骚动的心很难得到慰藉。

李鱼跟着老赵练杠已经两个多月了,双手磨起了厚厚的老茧,正反手的引体向上轻松连做20几个,胸大肌背阔肌增长明显。

李鱼的确是有明显的进步,但是老赵同学就只能用变态来形容了。这家伙腹部绕杠能连做50多个,恐怕只有传说中那个“不抛弃,不放弃”的许三多同学可以压他一头。

老大的爱侣京京同学,不光为老大买了一条800多块钱的李维斯牛仔裤,而且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亲手夺去了老大的童子之身。

老大长吁短叹地在寝室里说,自己当年高中时和初恋谈的那叫一个纯情,现在怎么就守不住底线了呢。寝室里的众人一边听着老大得意洋洋的“哭诉”,一边心里羡慕嫉妒恨着。

李鱼心里也满不是滋味,他不断地回味着老大说过的话。“造小孩”,妈蛋的,这么粗俗的表达方式都能被你们整出来。

大神他爸是开榨油坊的,从遥远的南国给大神寄了一大桶香油。李鱼有幸分得了半可乐瓶那么多,从此以后他每天随身携带,在食堂里打了任何菜都要滴上几滴香油。多年以后,李鱼吃火锅,基本上不碰麻酱了,不知道是不是那时候,香油吃太多吃伤着了。

麻子一直穿着入秋买的薄棉服,在冰城零下几十度的寒风中,一边瑟瑟发抖,一边死活不添衣物。

李鱼之前怀疑他没钱买羽绒服,就把自己的一件旧的让给麻子穿,虽说大了点,可是连腿也能遮上不更暖和么。

没想到人家是真的不怕冷,并且还十分不解地嘲笑李鱼,你们北方人怎么穿这么多衣服?

李鱼只好暗自承认,以为那些没见过大雪的南方人,就一定怕冷,这的的确确是个天大的错误。

小豆豆的普通发(f a 四声),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他父亲在离冰城不远的一个城市打工,是那种很出力气,挣得也不多的那种工作,但是唯一的儿子喜欢电脑,小豆豆还是在临近冬天的时候买到了心爱的笔记本电脑。

虽说情场不甚得意,但是小豆豆的一腔心思,在电脑上得到了完美的寄托。他每次随口说点什么语言啊,什么乔布斯啊,什么智能啊之类的,都能让李鱼产生一种听不懂,但是又觉得很厉害的感觉。

周六下午文学社的例会,李鱼听到了社长说征文大赛的事情,其实之前学院辅导员也通知了,毕竟是学校举行的大赛,各个学院都要参与。

社长之所以郑重其事地在例会上提起,是想着咱们毕竟是文学社,这种盛会都不弄出点动静来,那就真没什么存在感了。

“这次学校的征文大赛,主题就是你在学校里的所见所感和成长,是展现咱们文学社风采的大好机会,希望同学们能踊跃参与,写出好文章!”

社长在台上做着激情四溢的动员,台下的听众们也是摩拳擦掌。发哥以编辑部带头人的身份做出表态,一定要代表彼岸文学社获奖。

李鱼把头扭到一边,内心冷哼了一声。万年不变的黑大衣、白围巾,您好歹换换造型啊,真把自己当偶像了啊?这么长时间不换洗衣物,不健康不说,那股子埋汰味儿也呛别人啊。再说了,李鱼很想问问发哥,您天天这么装着,不累吗?

李鱼对于这次征文活动是很看重的,万一真能中个奖,那就是一大收获呀。到底写些什么呢,写成来学校之后的各种收获,那肯定像学术报告一样,又臭又长而且意思。写点风花雪月,生离死别吧又太矫情,而且没新意,到时候酸掉牙的爱情故事肯定一大堆,关键是如何能写的既真实有好看。

李鱼在座位上静静地思考着,他的右手一直在转着笔,周围的人都在讨论着什么,听不太清了。他突然想到了一个人,教计算机的美女老师。

“李鱼,发什么呆?”

原来是苏眉,李鱼笑了笑没说话。

“问你话呢,想媳妇啦?”苏眉笑呵呵的坐在了李鱼旁边。

“我在想昨晚的一道数学题。”李鱼随口胡编。

“呦,这么爱学习的乖宝宝啊,那我考你一个英语问题吧。”苏眉笑眯眯地说道。

李鱼楞了楞神,不知道这位英语系的女生要考他什么刁钻古怪的问题。一般的时态语法什么的,应该是难不住他的,要是考什么稀奇古怪的单词,那就对不起了,哥又不是英汉大辞典。

“我的问题老简单了,手套用英语怎么说?”苏眉秀起了自己蹩脚的冰城口音。

“手套…手套…挺熟的一个单词来着。”李鱼嘴里嘟囔着,就是怎么也想不起来,他无奈地摊了摊手。

“你答不上来,那就得收下我的礼物,回去了再好好查查字典!”苏眉说着话,从包里掏出了一副毛线手套。“这可是我亲手织了一个多月,不好看但是暖和,天这么冷,以后每天戴着。”

“这,不好意思吧?”李鱼拿着苏眉递过来的手套,他觉得手套上面那有些可爱的图案和他冷酷暗黑的风格非常不搭。

“不行,真是小气鬼,一双手套都不敢收!”苏眉以不容反驳的口气说道。

“行,大部长,我收还不行嘛,虽然这样子有点戴不出去,不过铲雪干活儿的时候,应该能派上用场!”李鱼试探着开了个玩笑。

“你看吧,别扔掉就好。”苏眉好像也没有生气。

“你都送我东西了,我这穷的叮当响的,也不知道该回赠你点什么,就把这只中性笔送给你吧。”李鱼随手把自己手里的笔递给了苏眉。

“它可不是普通的笔,我考上大学全靠它了,这么多年我都是只换笔芯不换笔的。”李鱼说的一本正经,其实他知道自己又开始瞎掰了。

“好的…谢谢了!”苏眉用怀疑的眼神盯着李鱼看了一会儿,犹犹豫豫地收下了笔,并郑重地放进了自己的包里。

“李鱼,听说你会弹吉他?”苏眉眼角弯弯的,扭着头问道。

“会一点吧,你怎么知道的啊?”李鱼有些惊讶。

“我能掐会算啊!”苏眉得意的扬起了下巴。

“估计是打鼓的小姑娘告诉你的。”李鱼可是个明白人。

苏眉点点头算是承认了,“你会弹吉他,那你一定喜欢摇滚了?”

“并没有…”李鱼摇了摇头,“你看我是80末生的人吧,但我偶尔还舔着脸以90后自居。我跟以前那批人不一样,我觉着我没有那么叛逆,也不需要歇斯底里的呐喊发泄。我就喜欢静静的呆着,喜欢中国风,喜欢民谣,喜欢古典,喜欢一切听起来美好的东西!”

李鱼手里没了笔,有点不太习惯,他稍微顿了顿,又接着讲道:“我从小能吃饱饭,学校老师们对我也挺好的,还有一些处的来的哥们儿,我挺知足的。”

“吉他我是跟一个好朋友学的,后来他不在了,我就自己静静地弹给远方的他听,也挺好的!”

“我觉得以前搞摇滚的那些孩子们都挺土的,非主流哈哈!!!”想起陈帅,李鱼的心里掠过了一丝阴影,他赶紧用一句玩笑来掩饰自己。

苏眉托着腮静静地听着,她的眼神时而明亮时而暗淡,“你就不问问,那天冰场上的那个男的是谁?”

“你的追求者之一呗,我又不笨,还用的着问?”李鱼做出一个不屑的表情,“看那派头应该是个有钱的孩子吧,可惜脑子不怎么地。我当时还以为,他光天化日要强抢民女来着。没想到你们俩渊源颇深,说不定还是青梅竹马呢!”

“那你是吃醋啦?”苏眉笑嘻嘻地问道。

“切”李鱼开玩笑道:“奴家我可是名草有主了,吃的哪门子醋!”

“信不信我把你这株狗尾巴草抢过来?”苏眉脸上挂着笑,话里却透出一丝杀气。

“哈哈,话说昨天晚上那道数学题是真有意思,要不我考考你?”李鱼从书包里抽出了一张纸,作势要出题。

苏眉无奈地握了握小拳头,接着又摇了摇头:“你知道对我们文科生讲高等数学有多欺负人吗?”

“我告诉你,杨小伟他爸和我爸有生意上的往来,我们只是一起吃过几次饭,勉强算是朋友吧。”苏眉有些多余地解释着。

“杨小伟,杨…小…伟,怎么感觉中间这个字这么多余呢。”李鱼心里嘀咕着。

“李鱼,晚上一起吃饭怎么样?我带你去江边的一个地方吃烧烤,味道特棒!”苏眉晃了晃自己手里的车钥匙。

“不了,大部长,本鱼晚上已经和水约好,一起去吃牛肉板儿面了,而且我还能连她碗里的牛肉也吃掉,呵呵…”李鱼边说边做了个咽口水的动作,发出的声音甚是夸张。

“哼,讨厌!”苏眉白了李鱼一眼,悻悻地坐着不再说话。

“吃饭多俗呀,改天我写好了文章,你帮我修改怎么样,你要有写好的我也帮你看看,咱们一起携手为彼岸文学社争光!”李鱼一脸真诚地望着苏眉说道。

“好,一言为定!”苏眉的脸色总算不那么难看了。

“哎,对了苏眉,和你一起滑冰的那位男生是谁啊,我觉得他…有点…”李鱼小心地拿捏着用词,不知道该怎么说,但是他还是没打败自己的好奇心。

“他呀,是我一个姐们儿…”苏眉的儿话音不标准,好像后面总是跟着一头鹅,不过李鱼的问题倒是把她逗笑了。

“难怪,难怪…”李鱼促狭的一笑,那天在冰场上他就很疑惑,那位男生的动作和语气,演皇上身边的公公实在是太合适不过了。

周日的上午,天色阴沉,室外寒风刺骨,李鱼一个人在大世界里瞎转悠。他是专程来为江潇雅挑礼物的。确实是没有灵感啊,在人潮中挤了几圈之后,他脑门上已经开始渗出冷汗了,有一种晕车的感觉。

路过一家名为“石头记”的小店,李鱼被橱窗里在灯光下五彩斑斓的饰品所吸引。那就这里吧,李鱼精心挑选了一串紫色的水晶手链,店员还贴心的为包装盒上贴了一个小小的粉红色拉花。

四百块钱,花费了李鱼小半个月的伙食费,他现在顾不得想放假之前会不会饿死,只是在脑海里不断的组织着自己打算说的小情话。

“丫丫,手链恒久远,一串永流传!”

“丫丫,手链就代表着小鱼儿,戴上它就如同我一直守护着你!”

“丫丫,手链上倾注了我鲤鱼精千年的修为,遇到危险时就大喊一声:‘般若波罗蜜’!”

“丫丫,这是石头做的,可以一直戴到老的!”

“丫丫,手链戴在你的手,能否让小生亲一口?”

“丫丫,其实我只想说,我爱你!”

…………

圣诞节波澜壮阔又毫不意外的到来了,一整天李鱼都在被各种短信轰炸着。

有一些是新结识的大学同学们发来的,大部分都是天南海北的老同学的。

短信内容有深情的问候,还有各种搞笑的段子。一开始李鱼绞尽脑汁的想着怎么回复,后来接到几条内容一模一样,来自不同人的短信之后,他恍然大悟了。

把A的问候转发给B,C的笑话转而逗D一乐,复制粘贴就是这么简单。

晚上和江潇雅一起吃完晚饭,两个人照例牵手走在学校的操场上。冰城的夜冷冷的,操场的红色跑道大半已经被厚厚的积雪所覆盖。

校园广播里传来温馨的节日歌曲,一排高大的白桦树上没有几片叶子,只剩下光秃秃的枝丫在寒风中轻轻摇着。

李鱼握着江潇雅的手,手心里暖暖的,某一时刻他突然停下了脚步。

“丫丫,老实交代,有没有给我准备什么礼物?”李鱼微笑着,目光有些急切。

“呵呵,看把你急的,当然有了。”江潇雅伸手在李鱼的脸上刮了一下,接着从兜里掏出来一块手表,小心奕奕地给李鱼戴在手腕上。“这块表我挑了好久,不知道你会不会喜欢?”

李鱼抬起手腕仔细地端详着,深蓝色的表盘,夜色下看不太清楚时间。因为经常打篮球的缘故,他以前从没戴过腕表,这一刻仿佛有种长大的感觉。

“谢谢丫丫,我感觉自己和这块表很配哦。可惜我没钱给你准备礼物了,就把这个吻作为回礼吧!”李鱼半开玩笑半耍赖地在江潇雅的小嘴上使劲儿亲了一下。

“真没有啊?”

“真的,我又不会买东西,而且连回家的车票都快买不起了!”李鱼装出可怜的样子摊了摊手。

“嗨,好吧!”江潇雅的语气低沉了几分,继而又仰头一笑:“真是个赖皮鬼!”说罢就晃着胳膊,要牵着李鱼继续溜达。

“真的不生我气?”李鱼扯着手没动地方。

“罚你放假前天天陪我吃饭,我饭卡上还有钱,你不许挑食,我点什么菜都要吃光光!”江潇雅认真地撅起了嘴,灯光下她的小脸红扑扑的,分外的美。

“骗你的啦!”李鱼讨饶似的摇了摇江潇雅的胳膊,然后变戏法一般,从身后拿出了一个精致的小礼盒。

江潇雅惊喜地大喊一声,蹦蹦跳跳地双手抢过,小心奕奕地撕开包装,把紫色的水晶手链捧在了手心。

李鱼轻轻从她手里接过,放在手心暖了暖,然后缓缓地戴在了江潇雅白净的右手腕上。

“丫丫,它也许不贵重,但戴在你的手上真漂亮!”李鱼之前想了好多肉麻的情话要说,可是这一刻他觉得好像什么都不用说,彼此的眼神就能说明一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