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夜不归宿好不好
  • 逆流的鱼儿
  • 昆仑崖煮
  • 7619字
  • 2019-01-17 20:34:09

山羊胡子的事让李鱼明白了一个道理,有些人初次见面的时候看似很难相处,实则接触几次之后,就会发现并非如此。第一印象是会骗人的,人不可貌相,古人说的果然没错。

进入12月的冰城,已是白雪覆盖的世界。江潇雅作为一个江苏女孩,对雪有一种天然的亲近,尤其是这种天地间白茫茫一片的大雪,更是她前所未见。

在几次约上老赵他们打雪仗之后,李鱼发现这个游戏并没有什么乐趣。李鱼舍不得把雪扔在他的丫丫身上,因为雪挨着皮肤融化了,身上会冷。

江潇雅也只是把雪攥成球,在李鱼的脸上来回擦,嘴里还说着:“我要冻死你这只小鱼儿……”。

他俩过于亲昵的做派太膈应人,大家都没法下杀手,只好各玩各的。

李鱼倒是无所谓,打雪仗的时候他总会想起以前发生的事情,想起小他两岁的堂弟。那时候他还是个留着鼻涕的跟屁虫,现在也已经长成大小伙子了。

李鱼记得有一次,在村里和小朋友们一起打土仗,就是用砖窑烧砖的黄土疙瘩打仗。李鱼和堂弟分成了两派,两个小队的小朋友们各自占领一个土山包。

冲锋打响的时候,李鱼抱着满怀的土疙瘩,一边往前冲一边把手里的武器,一颗颗扔向“敌人”。直到对方溃不成军,直到把堂弟打的嚎啕大哭。堂弟一边哭还一边委屈地说着:“我不舍得打着你,就一直扔你脚下的地方,可是你一直打我的头……唔…”

李鱼当时是哭了来着,一半是感动,一半是后悔。李鱼后来再没和堂弟吵过架,哪怕以后他们经常在篮球场上,分成两拨人马激烈对抗,他们也再没红过脸。

冰城大学里上体育课,最大的惊喜就是滑刀冰了。等到北风呼啸滴水成冰的时候,李鱼他们的体操课就自动转成了滑冰课。

学校将C区东南角的一个四百米跑道的土操场,全都浇上了厚厚的一层冰。夏天的时候这里会长满了杂草,那时候操场是足球爱好者的乐园,现在这里属于冰上舞者。

说舞者真是有些抬举大家了,因为大部分人都是来练摔跤的,不摔的呼天抢地鼻青脸肿就不算。万幸的是李鱼有过一些轮滑的基础,在光滑的水泥地上他也曾风骚过。

可惜初次穿上刀冰鞋,虽然是厚厚的硬壳保护的很好那种,但是想滑起速度来依然很有难度。那一层白玉般晃眼的冰面,那一个个四仰八叉的身影,无不在警告着李鱼:小心,很疼的!

李鱼的冰鞋是花三十块钱,从学长手里接的二手货。至于江潇雅的鞋,李鱼偷偷给她买了双新的,因为女孩子爱干净嘛。他告诉江潇雅他的八成新三十块,江潇雅的九九成新四十五块。

江潇雅很喜欢这双冰鞋,淡粉色很漂亮,大小也正合适,她还想让李鱼帮忙再找一双一样的给师师穿。

李鱼吓的赶紧摇头:“她就偶尔过来,来回拿着多沉呀,操场门口有租的,一次十块钱也不贵。咱们不一样,边玩边上课,还能挣学分。”

今天的冰上课,人挺多的,除了物理院的学生,还有其他学院。反正对于大一大二的学生来说,冰上课是必修课,冰场可以免费用,其他年级的,或是外面的人想来滑冰,那就得付钱了。

要说李鱼手里的学生证还是很有用的,放假买火车票凭学生证还能半价呢。

在队伍里做完热身活动,体育老师照例示范了一遍规范的冰上动作,就让大家解散了,下课的时候再集合点名就行了。

俗话说“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你模仿动作再像也是没什么用的。穿上冰鞋往出一划,一不小心就是一个狗抢屎,要不就是屁股开花。

李鱼这几节课已经摸索的差不多了,有的时候冰场上还有高手领滑,一群人绕着大圈,速度又快动作又好看。李鱼加把劲儿能跟住先头部队,江潇雅就不成了,现在她只是勉强能站稳。

每当身边有滑冰的同学经过,她就会大喊一声,然后半蹲在冰面上久久不敢起身。要说班里女生中划得最好的,当属王丽娜。她穿的冰鞋是那种鞋头小小的,没什么保护,相反冰刀却很长很长。举手投足间都透着专业,起步动作做完,轻轻一抬脚就窜出去十几米。

王姑娘单脚滑,花样滑,连倒滑都不在话下,李鱼看的暗自点头。他突然想起来电视上有个速滑的名将好像也姓王,果然老王家有技术,不光剪刀磨得好,滑冰也一样专业。

李鱼在冰场的一角扶着江潇雅小心奕奕地练习着,他一边轻声鼓励着这个笨丫头,一边眼红地看着老赵,麻子他们跟着人群拉起了长龙。一排排人呼啸而过,夹杂着男生的狂笑,女生的尖叫。

“丫丫,你得胆子大一些,步子迈开别怕摔跤,摔几次就越来越勇敢了。”周围没有别人,李鱼就这么称呼了。如果有认识的人在,他还是会一本正经地叫上一声江潇雅同学。

“我都摔好多次了,腿都麻了,一离开你的手我就想趴地上。”江潇雅的语气有点不甘,但是又很认命。

“不行,我就是这么摔出来的,你要老是不敢放开我的手,考试的时候怎么过呀!”李鱼实在不是个好老师,他不知道除了不停不摔跤,还有什么方法怎么能练会滑冰。

“李鱼,你行不行呀,把我们小雅霸占了几节课了,啥也教不会!”王丽娜刺溜一下滑了过来,在李鱼面前来了个帅气的转身,稳稳停下。冰面被她的冰刀铲起了一层小碎冰,在阳关的照耀下闪着刺眼的光。

“当然行了,谁说不行了…”李鱼红着脸嘟囔着,只是微弱的声音反衬出了他的底气有些不足:“我们在练基本功呢,谁有你那条件,穿开裆裤就开始在冰上跑。”

李鱼的玩笑有些粗俗,江潇雅抬起头白了李鱼一眼。

“丽娜,你滑的那么好,教教我行不行?”江潇雅松开了李鱼的一只手,微笑地看着王丽娜,看样子她是想弃暗投明了:“下课我请你吃饭!”

“那不行,我只和帅哥吃饭,不和美女吃饭。”王丽娜眉毛一挑,半开玩笑地指了指李鱼说到。

“好,一言为定,小王,等冰上考试潇雅过了,我们俩请你吃大餐,80元一位的爵士烤肉自助随便吃!”李鱼乐呵呵地应承着,他觉得王丽娜算名师了,值这个价。

江潇雅低着头没有吱声,王丽娜一听有好吃的也就乐呵呵的答应下来。

王丽娜开始做示范动作,江潇雅在一旁跟着做。先迈哪条腿,后脚怎么发力,手臂怎么甩,说的有板有眼。李鱼在旁边观察了一会儿,心里暗自佩服,小王老师教的就是比他这个半吊子好,不枉咱老李出把血呀。

李鱼早就按捺不住,要去和老赵他们疯着玩了。和两位女生打了个招呼,他就大步一滑,冲进了远处的人堆儿里。

李鱼现在的境界比王姑娘还差的很远,他的速度是很快,但是转弯和急停的时候却有些吃力。有时冲的快了,前面忽的冒出三两个女生,李鱼避无可避的时候就得往地上一扑,和冰面来个亲密接触。好在他穿的够多,也算皮糙肉厚,摔了也不咋疼。

老赵的技术比李鱼还次,但是他一不怕累,二不怕摔。冰鞋给了他一双翅膀,让他如穿花蝴蝶般,游弋在冰场中,只为多看一眼那些素不相识的美女们。

据老赵说,他的红苹果脸是小时候冻坏的。他们那个地方,冬天不烧暖气,阴冷阴冷的,跟塞外黄沙天吹出来的高原紅是两个不同的品种。

入冬以后,老赵床头“大宝”的使用量明显加大。紅苹果脸上早中晚各擦一次,他说这次换了水土,一定要把自己的脸养白。

冰场上的老赵,戴了个薄薄的耳包,脸上裹着厚厚的口罩。他不像李鱼那样,戴着韩版的套头帽子,他怕破坏自己本就不怎么有型的发型。他对自己的头像对待阶级敌人一般冷酷无情,但是对自己的脸,却像对待初恋情人一样细心呵护。

尽管他说老叶就是他的初恋,可是老叶并没有使老赵停下张望的脚步。当淑娟姑娘不在身边的时候,老赵的小眼睛一刻不停地搜寻着其他美女。

就像现在的冰上课一样,老赵如同牧场上脱了缰绳,正在撒欢儿的牛犊子。因为挂上哈气而显得更小的眼睛炯炯有神,穿透那些庸脂俗粉还有糙老爷们儿,紧紧盯在那些如花的面庞上。

“哎,老李,你看那边怎么聚了一大群人,是不是在打架,咱们过去看看。”老赵一边用力滑一边用手指着前面的方向。

李鱼已经被这家伙带的气喘吁吁了,有心离人多的地方远一点,可是老赵说完话已经冲了过去,李鱼也只好无奈地跟上。

看热闹的人自然地围成了一个圈,中间是两男一女。其中有个男的没穿冰鞋,个头上就矮了三分,但留着短寸的头顶上,突兀的多出来一撮长毛,为他增添了几分气势。

“你他妈的,敢拉着我女朋友来滑冰,找死啊!”一撮毛手里叼着烟,指着一个面貌清秀的男生骂道。

“我们上课呢,这么多人一块儿滑的,又不是我们两个人!”男生说话有些底气不足,摆动双手的时候姿势还有些扭捏。

“老子观察你很久了,就你他妈最积极,当我傻呀!”一撮毛扔了烟头,上前推了男生一把。

又是个狗血的争宠的故事,李鱼摇摇头转身欲走。

“杨小伟你够了,别把你社会上这一套摆给我看,丢不丢人!”那个女孩突然出声了,李鱼听得一愣,居然是苏眉的声音,他不由得又停下,进而往人群里面钻了钻。

“眉眉,你别生气,我这不也是为了咱俩吗?”一撮毛伸出手,抓住了苏眉的胳膊,语气温柔了些。

“别,你跟我有什么关系啊!”苏眉冷笑一声,挣脱了一撮毛的手。

“你,你他妈之前,不是答应做我女朋友了吗?”一撮毛仿佛丢了面子,语气不善。

“做朋友就是女朋友吗?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现在我连和你做朋友都觉得后悔!”苏眉双手抱在了胸前,冷冷地说道。

“眉眉,你…”一撮毛急了,又上前来抓苏眉的手。旁边的男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也上前推搡了几下,嘴里喊道:“哼,臭不要脸你,耍流氓是吧?”

苏眉急着上前去拉,结果被一撮毛用胳膊狠狠一甩。苏眉还穿着冰鞋,冷不丁被重重地摔在了地上,人群中响起嗡嗡的声音。白净脸男生赶紧弯腰去扶苏眉,不成想也被一撮毛推到了地上。

一撮毛显然是受了刺激,指着苏眉大骂:“眉眉,我对你怎么样?你老是这样耍我,信不信我抽你!”边说边往前走,看上去还要动手。

围观的学生们有些不满了,大家小声骂着,到底哪来的流氓。可是没有人有出手相助的意思,现在校园里人际的关系也很复杂,谁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呢。

苏眉有些惊恐地往后躲着,她脚上穿着冰鞋,现在要起身反倒成了累赘。李鱼看不下去了,分过人群,冰鞋使劲儿一蹬,滑着冰就冲了进去。

“你想干嘛呀!”李鱼堪堪地赶到苏眉的前面,一把抓住了一撮毛伸过来的手爪子。一撮毛的力道不小,李鱼冰刀一横才勉强站稳。

“滚你妈的,你他妈是谁?”一撮毛使劲儿地挣脱之后,抬眼望了望李鱼。

“我是苏眉同学,大家都年纪不小了,这样做太丢脸了吧!”李鱼俯视着一撮毛,他现在能体会大超的视角了,“而且现在正在上课,老师们和保卫处的保安一会儿就到了。”

李鱼并不是想英雄救美,他只是觉得一撮毛太丢份了,追女孩不是这么追的。

“我管他是谁来呢,我找我女朋友怎么了?”一撮毛边说边点了一支烟。

“杨小伟,我再跟你说一遍,我不是你女朋友,你也没资格管我。我有喜欢的人,怎么排也排不到你!”苏眉已经站起来了,揉着摔疼的胳膊,语气冷冷的不带一丝温度。

“那,到底是谁?”一撮毛恶狠狠地用眼神扫着白净男生,男生单手叉腰,给了他个白眼。一撮毛又不怀好意地看了看李鱼,李鱼抬头望着天没说话。

“用不着你管,我看上谁是我的事!”苏眉说的声音很大,围观的男生们都开始起哄。远处闲聊的体育老师们,显然已经注意到这边围观的人群了,几个大块头的老师正往这边走来。

“你小子最好少管闲事,小心溅你一身血!”一撮毛的嘴里吐出一个大大的烟圈,这已经是李鱼看着他抽的第三根烟了。

“追女孩子是你的自由,但欺负人就是你的不对了,大家都是大学生,不要点儿脸吗?”李鱼冲人群中的老赵点了点头,他不想跟人打架,但是他也没把一撮毛的威胁放在心里,什么流氓没见过。

“你他妈别给脸不要脸啊!”一撮毛扔了烟头,作势要打电话。

“杨小伟,你够了,要不我告诉你爸了啊!”苏眉连推带搡地将一撮毛推出人群。过来的一个体育老师苏眉应该认识,她过去小声地解释着什么。

人群慢慢散去,老赵搂着李鱼的肩膀使劲一压:“老实交代,哪里认识的美女,看样子关系挺乱,你小子胆儿能够肥的啊!”

“想哪去了老赵,你这政委的觉悟可有点太低了啊。我们文学社的学姐,人不错,挺仗义的。”李鱼一边说,一边拉着老赵向江潇雅她们练习滑冰的方向滑过去。

两个女生练的分外认真,江潇雅的额头上已经有了细密的一层汗珠,动作确实有模有样了起来。不光可以溜上几米,刹车,转身也大有进步,她俩竟是对刚才操场上的人群聚集事件闻所未闻。

李鱼走过去扶着江潇雅靠在护栏上,让她借点力休息一下,老赵则开始对着王丽娜一顿肉麻的吹捧。什么冰上女皇啦,什么花滑小美女啦,把小王同学夸的一愣一愣的,还答应也免费教教老赵同学。

等老师集合点完名,李鱼他们班的同学纷纷开始收拾东西,换鞋,然后大家三三两两地走出了冰场。李鱼牵着江潇雅的手也在慢慢地往外走,两副冰刀被他用一个特大号书包装在一起背着。李鱼提议两人一起去学校外面吃火锅,江潇雅很感兴趣。

“李鱼,你们下课啦?”路边一个女生招呼到。

李鱼抬头一看是苏眉,他的眉头不由一皱,刚才的事江潇雅不知道。他也觉得自己有点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明摆着人家不光认识,而且两家人还有些渊源。

“是啊,刚下课!”李鱼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了。随即手上使了点力,要牵着江潇雅走。

“急着走啊?”苏眉笑了笑,迎了过来:“刚才谢谢你给我解围!”

李鱼尴尬地摇摇头:“大家都是同学,应该的!”

“不介绍一下吗?”苏眉指了指李鱼身边的女孩。

“苏眉,我们文学社外联部的部长,迎新晚会时敲架子鼓的同学,就是她帮忙联系的。”李鱼转头向江潇雅说到,接着他又转向苏眉:“江潇雅,我女朋友!”

江潇雅礼貌地冲苏眉点头一笑,尽管她还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

“江潇雅,江…,果然鱼儿离不开水呀!”苏眉说着咧嘴笑开了,露出了雪白的牙齿。

“呵呵,那倒是,大部长,现在鱼和水都饿了,先走了啊!”李鱼干笑着,牵住了江潇雅的手作势要离开。

“哎,李鱼,学校元旦有征文比赛,咱们社长下周例会上会通知的,你准备准备…”苏眉跺了跺脚,上前一把拉过李鱼小声说道:“我和杨小伟没有那种关系!”

“祝你好运!”李鱼笑呵呵地学了句大世界乞讨的人,常说的一句台词,然后牵着江潇雅走远了。

苏眉还留在原地沉思,冰城天黑的早,不到四点半,太阳公公已经下班了。

路上少不得跟江潇雅解释一番,好在江潇雅性子冷淡,也不多问,李鱼倒是自己感觉心虚了几分。

回寝室收拾妥当,洗漱一番之后,李鱼又接上江潇雅去吃火锅。校门外老街上的火锅店,生意一如往日般火爆,物美价廉,口味地道,X大的学生倒也有这个消费能力。

李鱼排了半小时的座位,才等到一个二人桌,他俩点了个鸳鸯锅,李鱼嗜辣,江潇雅更喜欢清淡。

照例先来三盘羊肉,江潇雅瞪了李鱼一眼,抢过菜单,点了好几种青菜还有菌菇,一盘羊肉9块钱,一份青菜4块钱,在那个年代确实不贵。

李鱼吃的很慢,今天的冰上课他感觉消耗很大,决定好好补补。江潇雅吃的不多,到后来就是边听李鱼讲故事,边看李鱼大快朵颐了。

李鱼现在已经是江潇雅地正牌男友,最开始的那种拘谨已经没有了,这家伙肚子里的墨水挺多,老想找机会向心上人显摆显摆。

李鱼最近在看《资治通鉴》,《宋史》之类的,他就一边吃着火锅,一边给江潇雅讲讲魏晋南北朝,五代十国的那些趣事。

他说李渊和杨广不光是表兄弟还是亲家,北齐兰陵王美的不像话,上阵打仗还得戴面具,诸葛亮那么鞠躬尽瘁确实是因为媳妇长的丑不想在家呆着,陈庆之几千骑兵就能横扫北朝,禅宗六祖慧能其实一开始也就是个半文盲,岳飞死的虽然冤屈但在宋朝重文轻武的体制下并不意外。

这些是江潇雅从未接触的世界,也是她在中学历史课本上不曾了解过的。江潇雅看着那个讲的神采飞扬的男孩,某一刻好想让时光停下来,就这样两个人开心地说上一生,也是幸福的吧?

吃完饭出来,李鱼的话匣子还没打住,他又开始给江潇雅讲小时候看过的四大名著。这些年好几次重翻,他又有了不一样的见解。

小时候看西游记总觉得悟空神通广大,现在更读出了背后影射的社会的黑暗和无奈。小时候觉得梁山好汉快意恩仇替天行道,现在读书才能更看到当时老百姓受的苦楚。

两个人就这样牵着手,沿着灯火通明的街道慢慢地走。李鱼开心地说着,江潇雅静静地听,天上开始密密麻麻飘起了雪,江潇雅时而停下脚步,为李鱼拂去额前的雪花。

不知不觉夜已经深了,回到江潇雅寝室门口,李鱼看到寝室里漆黑一片才知道坏了,寝室关门了。他掏出手机看了看,已经十一点半。

“丫丫,怎么办呢,回来的晚了,都怪我,今天说了那么一大堆废话!”李鱼有些后悔地挠了挠头。

“怎么办呢,我们寝室阿姨可八婆呢,我不敢去敲门,说不定明天就传的全楼都知道了。”江潇雅也是焦急起来。

“要不我们去外面住店吧,我听说不贵,而且我有身份证!”李鱼想了想说。

“嗯!”江潇雅点了点头,她的声音微不可闻。

学校外面的小旅店到处都是,李鱼牵着江潇雅的手四处溜达。江潇雅一直低着头不说话,李鱼的心里也打着鼓,他甚至都不敢挑一家店进去问问。他只是随意的找着借口,这家太小,那家看起来太脏,江潇雅任由他拉着手,边在雪夜里溜达边说着这些蹩脚的话。

路过一家名叫“自由空间”的网吧,李鱼突地眼前一亮:“丫丫,我们要不去网吧包宿去吧,我们一起看会儿电影,困了就窝在沙发上睡上一觉!”

“好啊,好啊!”江潇雅的声音大了八度。

进了网吧,找好座位,李鱼熟练地帮两人开机,挂QQ。李鱼的网名以前叫“昆仑丫丫”,后来改成了“酷吧大大熊”,因为江潇雅的网名叫“酷吧小小熊”。

两人一起看了会儿周星驰的《鹿鼎记》,江潇雅笑的很开心,李鱼也陪着笑的很开心。星爷的电影台词他都快倒背如流了,但是不妨碍看一次笑一次。

过了一会儿,江潇雅对李鱼说:“小鱼儿,我们聊会儿QQ吧。”

“直接聊不就行了,聊QQ多费电啊”李鱼有些不解。

“不嘛,就聊QQ”江潇雅撒了个娇。

好吧,别说QQ了,他大哥KK我都敢和你聊。李鱼一边心里说着话,一边关了电影点开了QQ界面。

“小鱼儿,你爱我吗?”

“爱,一天比一天爱!”李鱼还随手发了一堆小心心。

“你是想带我去旅店的,对吗?”

“没有,真的是说话太多耽误时间了,我多纯洁呀。”李鱼又发了一个委屈的表情。

“我知道的,她们说情侣们都会去开房的,我本来决定和你去了的,可是我有点害怕!”江潇雅最后附了一个可怜兮兮的表情。

“我们的日子还长着呢丫头,我不急的,哈哈。我有时也会想那些事,但是我永远都不会强迫你什么,更不会伤害你,宝贝!”李鱼打完字长吁了一口气,扪心自问,他确实不是那么急色的人。这不都带女朋友来泡网吧了么,至于脑海里闪过的那些念头,罪过啊罪过,李鱼心里念叨着。

“小鱼儿,我很爱你,非常非常的爱你。我今生今世都会是你的人,再多给我一些准备的时间好吗?”江潇雅盯着屏幕的眼睛里,好像有泪花闪过,她的嘴唇咬的紧紧的。

“嗨,丫丫,你低估了小鱼儿我的境界了。我是要把你当老婆疼一辈子的,我不是为了图一时爽快!”李鱼文字的最后附上了三个大笑的表情。

“那我没什么说的了,爱你!就算你以后变了心,我也不怪你,大不了我和师师一起当尼姑去!”江潇雅打完字扭头看着李鱼。

李鱼读完之后惊得目瞪口呆,他扔掉鼠标,一把搂过江潇雅的脖子,在她白嫩的脸上重重地亲了一口:“你要做了尼姑,那我情愿阉了自己!”

后半夜江潇雅睡的很甜,网吧里暖暖的很安静,她像一只猫咪一样蜷缩在沙发里。长长的睫毛低垂着,偶尔身子微微震动一下,随即就把李鱼的大衣裹得更紧一些。

李鱼一夜无眠,游戏玩的百无聊赖,电影也看得趣味全无。他在后悔自己是不是太胆小了呢,也许脸皮厚一些,现在已经生米煮成熟饭了吧。

可是看着江潇雅那张洁白无瑕的脸,她在睡梦中露出的浅浅微笑,李鱼又坚定了自己的选择!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