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初来乍到
  • 驱魔佳夫
  • 虽下愚
  • 2450字
  • 2013-12-12 10:37:37

“这位先生,请等一下。”

莫尧前进的脚步被胳膊上传来轻小的力道所阻拦,低头,袖子被并不熟悉的手所扯住,顺着拉住自己的手抬眼看去,拦住他之人是个长相清秀女孩,因为个头的原因抬头望他,大眼中闪烁着不明的光芒,却居然有一丝小狗般的无辜。

“这位先生。”陆琴韵后悔自身冒然的动作,既然拦下来定然没有就这样放开的道理,“我见你身上黑气缠绕,短期之内必有灾祸缠身,为保平安,我赠与你此仙师化凶心符,多少能够阻挡些灾祸,化凶为安。”

垂下眼,女孩抓着衣角的手很用力,可以看出明显的褶皱,另一只手小心的拿着有些褶皱的纸片,乱七八糟的画上的符咒。

陆琴韵脚边还放着刚来到这里所带着的行李箱,腰间挂着小包,比起宣传人员或者骗子,则更像一个旅行者。

陆琴韵努力的抬头对视莫尧的双眼,希望能够通过眼神投递自己的真诚,手指用力,不让对方轻易的摆脱自己。可是,那个男人并没有甩开她的手。那双在白昼之中也仿若黑夜的双眼,凝视着她,深沉的瞳孔中不知是否是因为逆光而透不出任何的光芒,无波无澜,但是……

手松了……

莫尧收回眼神,不再回头,抖开陆琴韵松开的手向前走去,不久之后消失在了人群之中。

手中捏着符纸,呆滞的望着对方消失的方向。

那个男人,浑身上下居然带着如此浓厚的黑气,自开过慧眼以来从未看到过如此强烈的黑气,但是她却没有看到死气。

为何会拦截下对方,不知道那一瞬间是处于什么心理。对方一句话都没有说,那双眼睛却刻在了脑海中。陆琴韵莫名其妙的抱住了双臂,居然感觉到自己连手指都在的颤抖。

——好可怕。

“啊。”被过往的人流撞击了一下,陆琴韵猛然间回过神来,之前所有的感觉不复存在,停滞的空气也恢复了正常。陆琴韵迷惘的将手中的符咒收了回去,又不由自主的转头看着男人消失的方向。

希望,没事。

“来电话了!电话来了!”熟悉的铃声传来,陆琴韵手忙脚乱的从口袋中摸索出手机,摁下了接听键,“喂,石叔叔……嗯,是的……嗯?”

“陆琴韵?”疑惑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陆琴韵下意识的回过头去,看到石磊那张在记忆中已经稍显模糊的脸,清晰了起来。

“是我,陆琴韵。”陆琴韵笑着,礼貌的叫道,“石叔叔好。”

“啊,真是没看出来,当初那个小丫头已经长的这么大了。”石磊伸手比划了一下以前见到的陆琴韵的个头,只到石磊的腰间而已。

陆琴韵吐了吐舌头:“这么多年了,我当然要长大。”

“哈哈,也是,走吧,车在那边停着呢。”石磊指了指旁边的车子,带头走了过去,坐上驾驶座的时候,陆琴韵还好奇的望着车窗之外。

石磊见到陆琴韵的表情,也不由的笑了:“你从小生长在道观,很少有机会出来吧。”

“还好。”

“对了,法礼道长最近如何?”石磊开车,专注的望着前方也不忘了询问陆琴韵一些事情。

“嗯,非常好。”法礼道长年岁不大,身体自然健康,教导着手下一批弟子,陆琴韵便是其中之一。

“哈哈,这样就是好事。”石磊停在红绿灯前,车水马龙的嘈杂声无法透过厚厚的车壁传进来,石磊似乎回想起了什么,“当初没想到会让道长出手帮忙,最后捡回了这条小命,也是我福大命大能够遇到道长啊。”

陆琴韵沉默了,当初石磊求助之时她年岁尚小,不太记得当时的情景,然而那个时候,石磊的脸色却已经惨白发青,身上浓厚的黑气缠绕,骨瘦嶙峋,随时都会撒手人寰一般。绝不是像现在一样红光满面,生气盎然。

“我还记得那时候,你还是个阴沉的孩子呢。”石磊开玩笑的说道,声音有些放大。听到这句话,陆琴韵脸色有些变化,发现突然尴尬的空气,石磊干咳一声,“住的地方找好了吗?”

“啊,不用了,师父给我了地址。”陆琴韵从腰包中翻出一张纸条,“是这个地方。”

石磊接过纸条,迅速的瞟了眼继续看着前方:“哦,这里啊,距离不是太远,就是有点偏了。”

“嗯。”陆琴韵沉默下来不知道说什么好,“石叔叔,现在是在从事什么行业?”

“还是老本行啊,在警局。”石磊转过一个十字路口,才继续说道,“虽然当初因为警局的事情缠上了不干净的东西,这毕竟也是我的梦想。”

陆琴韵看着对方认真的侧脸,嘴角抿起了淡淡的笑容:“好人会有好福气的。”

“哈哈,那就借你吉言了。”石磊豪放的大笑。

“如果石叔叔有什么事情的话,我也是可以帮忙的。”石磊身上光明磊落的气息她也很喜欢。

石磊含着笑意瞥了眼陆琴韵:“那就多麻烦小师傅了。”

两人间几乎是第一次见面,然而气氛融洽,陆琴韵大概能够理解为何师父会拜托石磊来接他。

“从这里开始有一段需要步行了。”石磊下车,“这里……太偏僻,道长会让你一个人住在这里?”

“这里是师傅以前的住宅。”陆琴韵从车上拖下的行李箱被石磊接了过去,两人在查找了一段时间之后才找到了地方。

“来电话了,电话来了!”

“喂?师父!”陆琴韵举着电话,石磊接过陆琴韵递过去的钥匙开门,“嗯,已经到了,师父电话来的真是时候……我已经进房子了,房子怎么样?”

陆琴韵也没注意,一脚踏入房间,顿时灰尘四起,阴冷潮湿的气息迎面扑来,室内阴暗不明,铺在家具之上防灰尘的布料也已经全部都是灰尘,陆琴韵目瞪口呆的看着这惊人的灰尘。

“房子……怎么说……非常的,呃……出人意料。”陆琴韵一时间不知道找什么词去形容,看着灰尘的厚度到底是有多久没有人到访。

“啊,没事,打扫一下就好了……嗯,石叔叔也在,不用担心……那行,那挂了,师父再见。”

看到陆琴韵挂了电话,石磊抬头说道:“这样要打扫起来,真是个不小的工程。”

陆琴韵冷汗。

石磊的电话铃声突然大作,石磊抱歉的笑了笑出去接了电话。陆琴韵掀起布料的一个小角,小心的将白布掀起来,即使如此空中也是遍布了不少的灰尘。咳嗽了几下,看着布料下的木椅。即使过了这么久,木椅却有七成新,并没有因为被冷落而黯淡下去的木漆,在手擦拭了一下之后露出其中庄重的暗红。

“那啥,琴韵啊。”石磊钻进来,脸上带着歉意,“队里要求立刻回去,出了点事情,要不你先跟我回我家住两天,等有时间了叫几个人一起来收拾一下。”

“不用了,我可以自己打扫的。”

“可是……”石磊还是很犹豫。

“石叔叔放心。”陆琴韵说的真切,“有些东西……不好别人插手。”

“呃?”石磊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是什么问题,最后点点头说道,“那行吧,有事就打电话给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