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昔年作孽终须还,玉兔刁难狗儿辛
  • 洪荒逍遥侯
  • 辛统
  • 3238字
  • 2015-09-16 20:30:19

看着一脸猴急猴急的帝俊,啸天偷偷地笑了起来。他没想到,帝俊居然如此在意这两位仙子。看到帝俊一脸幽怨地看着他,记得已经快要放火。啸天也就不逗他了,帝俊与羲和常曦的姻缘,乃是上天注定为天婚。其实就算他不甘于,这三人最终也会在一切,只是既然常曦仙子有这么个要求,啸天也不介意。反正他也没有去过太阴星,他正好去开开眼界,顺便看看那个不逊于先天五行灵根的桂树。不过啸天却将此行想的太过简单,他没想到在广寒宫中有一个意想不到的人在等他。

“叩叩叩。”啸天到了太阴星上,感受着精纯的月之精华,轻轻的啐了一口若是让他在这里修行,估计就算没有找到自己的道也能被强行推倒大罗金仙吧。不过他也懒得再也这么多,徒步走到了广寒宫门口很有礼貌的叩门。他可是知道的,里面这二位乃是日后的妖族之后,再加上后世传说的那只玉兔,现在估计也应该已经出现在了广寒宫之中,啸天还是不会那么放肆。要知道,日后这里住的那嫦娥仙子,却并非那么简单。但是……好戏很快就要上演了。

“诶?你是谁啊?”过了一阵,广寒宫的大门打了开来,一个身穿一袭白色长纱古装,头发盘起犹如两只徒儿,脚踏黑色小布鞋手腕上有着两个毛茸茸小球的,小女孩走了出来。小女孩出来之后眨巴眨巴眼睛,好奇地看着眼前的啸天,眼中却是闪过一丝惊讶。如今的啸天形象大变,收敛的以往的锋芒,而且也不像以前那么逗比看起来十分阳光如沐春风。

啸天看着这个小女孩,不用猜都知道,这小女孩必定是那玉兔所化的。不过他当然不能直接一开口叫叫起玉兔仙子,而是十分有利的行了一礼,说道:“这位仙子有礼了,在下乃是妖族大圣啸天。今日是特奉我妖族天帝帝俊陛下,特来前来想羲和常曦两位仙子提亲的。还望仙子行个方便,这小玩意就当是送做仙子的见面礼。”

“哎呀,原来是啸天大圣,小女子怎么能受您如此大礼。”听到啸天自报家门,小女孩露出一丝狡黠地笑容。不过出于礼数,她还是轻轻的往旁边一条让了半礼,却是看起来灵巧活泼。她轻轻结果啸天手中的玉簪,拿到手中仔细地看着。却说啸天无奈答应太一帮忙之后,就随手炼制一些小礼物当见面礼给广寒宫的童子,但却忘记玉兔乃是一个女的。后来敖灵看不过啸天炼制的一些小斧小剑,帮其炼制了一枚玉簪,这样避免了啸天的尴尬。

“哼哼,好吧,既然你这么懂礼貌。那这个礼物我就收下了,你以后叫我玉兔就好。你先跟我进来,站在门口的话,等会两位娘娘又要责怪我了。”玉兔虽然还有其他小算盘在打,但是啸天送的这玉簪却是的确喜欢,也懒得在门口刁难他。打开大门让其走了进来,玉兔对着啸天做了一个鬼脸就不理他,扭头带着啸天朝大殿走去。

啸天挠了挠头,他不明白玉兔尾毛会忽然对自己做个鬼脸,难道是对礼物不满意?但是他方才分明见到,玉兔在拿到玉簪之后十分欢喜,一看就是十分喜欢玉簪。但是他也没有想那么多,如今玉兔如若七八岁的小女娃的形象,在面前一蹦一跳偶尔做个鬼脸,却是十分可爱。啸天心里默默想到,若是日后和自己灵儿也生这么一个可爱的女儿该多好。看着蹦蹦跳跳的玉兔,啸天忽然有种爸爸和女儿逛街的感觉,不禁笑出了声来。玉兔回头看了看啸天,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笑也就不管他了。

在玉兔的带领下,啸天来到了广寒宫的大厅。他四周大量了起来,其实无论是后世还是如今,他都十分好奇广寒宫内到底什么样子的。要知道日后无论是西游记,还是神话典籍都没有任何记载。大厅的格局十分简单,就是如同后世四合院中堂大屋的感觉,正中间放着一张木质高桌而两旁各方有一把玉椅。上方有一块牌匾书有‘月中广寒’四字,而在下手方两侧分别各放有一个石桌两张木椅。

“好啦,你就在这等着,我去叫两位娘娘。”玉兔看着四处打量着这广寒居的啸天,偷偷笑了笑,然后一本正经地说了一句就离开了。啸天也不在意,毕竟人家是女修而且还是准圣,不可能在大厅中等着他。况且如今他是前来提亲,两位仙子让他等待也是正常,他走到了左手边的木椅上坐了下来。看了一眼石桌上放了一个茶杯,杯中已经倒入一些液体。

啸天不禁好奇举杯闻了闻,随即他惊喜了起来。他本身就是一个好喝之人,无论是灵茶还是灵酒,他都喜欢。但是说真的,因为他本身也是酿酒高手,所以他可以毫不犹豫的说,普天之下能比得过他的人还真没多少。如今他忽然发现这杯中也是极品佳酿,当下忍不住轻轻抿了一口。随后他一脸享受的靠在了木椅上回味着,这杯中佳酿有一种太阴星之中特有的月亮精华,再加上桂花的清香,却是与他用百果娘的狗儿酒有着孑然不同的感受。

正当啸天正打算在品尝一口的时候,忽然瞪圆了双眼,左手捂住的胸口。右手狠狠地捏住了木椅的扶手,整个右手上面爆出了一条条可怕的青筋。啸天不知道为什么,当他喝完杯中的佳酿刚开始,他还感觉一身清凉十分舒爽。但是很快,从他的丹田之处忽然涌出一股热浪遍布全身。随后啸天的心脏开始大力的跳动,全身如同置身火炉一般,双眼冒出了丝丝火苗。

“两位娘娘,这面请。帝俊陛下的使者就在里面了,我们这就过去。”忽然听到了门外传来了玉兔的声音,啸天立刻强忍着的疼痛,以真元压制住遍布全身的热浪。艰难地走到了门口,准备迎接羲和常曦两位仙子。啸天刚刚走到门口,就看见有两位长得十分相像,一位身穿墨色宫装一位身穿银色宫装的仙子走了过来。

“拜见两位仙子,在下乃是妖族大圣啸天。今日奉我妖族天帝帝俊陛下之命,特来想两位娘娘提亲,却不知两位娘娘意下如何?”啸天虽然分不出那位是羲和,那位是常曦。所幸,面带微笑超前一步,恭敬地对她们二人行了一礼开口道。不过他刚起身,就发现身体十分不适,若是刚才还是犹如置身火炉,那么现在就感觉置身岩浆之中。

“啸天大圣有礼了,我与妹妹虽然早就倾心陛下,但是却不能如此轻易的嫁了。却还是得有人来此当个媒人,我姐妹二人听闻啸天大圣,智谋无双品德高尚,方才强求陛下要你前来说媒。”身穿墨色宫装的仙子对着啸天回了一礼,但是很快发现啸天脸色有点不太好,身体似乎有点不太对劲赶忙问道:“大圣?大圣,你没事吧。若是不舒服,让玉兔扶你进广寒居歇息歇息。”

玉兔看到啸天嘴唇泛青,但是全身通红,受了极大的痛苦却要强挤出笑意。她躲到了银色宫装的仙子身后,捂着嘴巴偷偷的笑了起来。而银色宫装的仙子微微地瞪了一眼她,轻轻的拍了拍她的头。而墨色宫装仙子,也回头看了看偷笑的玉兔,十分宠溺地笑了笑说道:“玉兔,你扶大圣进屋里歇息。记得,要‘小心’一些。”

“知道啦,娘娘。”听到墨色宫装女子的话,玉兔立刻跑到啸天身边说道:“啸天大圣,让奴婢扶您进屋休息吧,放心奴婢会‘小心’的。”

啸天如今浑身滚烫不已,但是他神志还是清楚的。他看到她们三人之间的动作,哪里还不明白自己被整了,但是他怎么都想想不通羲和常曦两位仙子,常年居住广寒宫并未见过面,谈不上得罪。这么说来,那么整自己的就肯定不是她们二人,那剩下来的就只有这小女娃玉兔了,但是啸天真的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得罪过玉兔。他脸色的强挤的笑意瞬间消失,满脸阴沉地说道:“三位仙子,不知在下又和楚得罪,却要如此戏弄在下?”

听到啸天的问话,羲和常曦两位仙子自然不理会他,只是捂嘴轻笑。倒是玉兔一脸不爽地说道:“哼,你个小狗妖,你忘记以前你曾经想要吃我?哼,若不是本姑娘厉害,把你踹跑了。那本姑娘,如今早就被你吃掉了,你还说不知怎么得罪我了?我告诉你,就是我拜托两位娘娘让你来提亲的。放心啦,大圣,您如今地位崇高小女子不会怎么样您的~最多让您受受牢狱之苦。”

听了玉兔的话,啸天顿时想了起来。他记得,他当年刚来到洪荒的时候,一时间饿的受不了打算去找点东西吃。期间曾经发现过一只,浑身洁白但是四只蹄子上有黑色绒毛的小兔。当时他已经饿急眼了,就冲上去打算猎来吃了。谁知到小兔十分厉害,非但没有吃到兔肉,反而把啸天给打了个半残。啸天一脸苦笑,心里默想‘我说姐姐啊,当年你都快把我踹挂了,要说报仇也是我找你报仇啊。’

但随后玉兔做了一件事,让啸天整个人都惊呆了。只见玉兔抓起啸天的一只手,而这时的啸天浑身剧痛无比,已经失去的行动的能力,而他的神志也慢慢的溃散。只见她拉着啸天的手伸到……啸天眼前一黑,干脆的晕了过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