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守门九千罪孽清,携妻归家拜兄长

  • 洪荒逍遥侯
  • 辛统
  • 3225字
  • 2015-09-15 23:03:32

“臭小子,怎么,就这么不想见为师么?”鸿钧有些好笑地看着,被敖灵抱入怀中,偏着头不看他的啸天。今日乃是九千年到期之日,他一早就让昊天将这小两口叫了进来。结果没想到,一进来啸天这家伙就开始耍小性子。不过鸿钧也不怎么介意,虽然说啸天此次被罚乃是自作自受,但是被禁锢修为当了九千年的看门狗,难免会有点不开心。

“那是,当然不想见你了。还不如你直接把我封禁借口,我直接回去算了,哼。”九千年中啸天也偶尔见过几面出门办事的鸿钧,这两师徒的关系其实还是蛮好的,不过他今天决定就是耍小脾气了,反正也无伤大雅。反而是抱着他的敖灵,听到啸天一点都不客气,眉头皱了皱,抬起玉手在啸天的头上轻轻的拍打了一下。啸天略有不满地看了眼敖灵,但也没说什么。别说经过九千年的相处,这二人的感情已经水乳交融,但是谁都想不到当年那个威风堂堂敢跟罗睺还有鸿钧干架的啸天,居然有点怕老婆。

“行了,你这臭小子当初犯下那么大的罪过,若非天道念你事出有因,不然你早就被一道紫霄神雷给劈死了。”鸿钧也懒得搭理啸天,他太清楚这小子的脾气了。不过随后,他脸色一沉说道:“徒儿,虽然为师禁锢你九千年,让你替为师看了九千年的门。但是我想你这些年以来,也看了那么多。你可是已经明白?”

“恩,我明白的。当初是我太过天真,一直以为自己先知先觉,认为自己可以凭借这些更改一切。”鸿钧话中的意思,啸天也理解。看了这么多年,若是还是抓着当年的执念不放,那就是他太过固执了。这些年看了那么多,也算是对他的心境的一种磨砺,他也渐渐地找到了自己的道。“天道大势不可变,可是师尊。我还是不甘心,但是徒儿不会再做当年的傻事了,不过若是可以徒儿还是会出手的。”

“很好,为师也不求你能一下子就全部放下,不过你能得证本心为师还是十分欣慰。”看到啸天的表情,再听了啸天的话,鸿钧满意地点了点头。他门下的几名弟子是什么样的心性,他都十分清楚,也都十分放心。唯独对于这个啸天十分放心不下,虽说他乃是天道异数却是能拥有引导天道大势的能力,但是他还是希望能让啸天明白有些事乃是不可为的。如今看到啸天已经明白这一切,就算他日后遇到一些事情必然还会出手,但也不至于像九千年前那次不计后果了。随后,鸿钧掐了一个法决,打出一道金色气息进入啸天的体内。

敖灵将啸天轻轻地放在地上,退到一旁柔情似水地望着啸天。啸天仰头长啸一声,整个身体绽放出刺眼的光芒,就算是鸿钧也无法直视。一阵光芒闪过,啸天再一次出现在了鸿钧等人的眼前。而这一次的啸天不复当初那般骚包,反而是一身银边白底上面纹有祥云图案的道袍,黑色的长发盘与头顶,双目清明脸上带着一丝微笑。啸天活动了活动手脚,稍微习惯了一下身体,九千年的时间让他更加习惯自己本体的样子,忽然化作人形还是要稍微熟悉一下。

鸿钧也不着急,静静地等待啸天熟悉。至于一旁的敖灵,也就是温柔地看着啸天,对于她来说无论啸天是什么样子,她都会守护在他的身边。过了一阵,啸天习惯了身体之后,对着鸿钧行了一礼,“徒儿拜谢师尊。不过,在离开之前,徒儿有一个问题。”

“可是那宝莲灯之事?”鸿钧想想都知道他要问什么,率先开口。

“正是。”啸天直视着鸿钧,说出了自己憋了九千年的疑问,“师尊,徒儿记得这宝莲灯一直都在徒儿手中,只是之后不知道为什么却对这宝莲灯一点记忆都没有了,不知这是为何?”

“痴儿,你去吧。此乃天数。”说完直接一挥袖,将啸天还有敖灵二人送出了紫霄宫中。看着逐渐消失在面前的紫霄宫,啸天挠了挠头,不过并不是那么在意。对于他来说,现在有没有那宝莲灯都没有什么所谓,只是一时好奇而已。看到隐与混沌深处的紫霄宫,啸天也知道再一次见到鸿钧就只能等到几百年后的道祖讲道了。他拉过敖灵的小手,将敖灵抱入了怀中,他早就想这么干了,可惜之前一直不允许。

抱过一阵之后,啸天轻轻吻了一下敖灵。随后啸天拉着敖灵的小手,两人一起慢慢悠悠地回到了洪荒世界。在进入洪荒地界之后,啸天贪婪的吸了一口天地之间的灵气,回身望了望虚空之中的混沌,轻轻笑了笑。“还是洪荒好啊,走,灵儿哥带你回家见家长。”

“大哥,你不是说四弟今天刑满么?怎么这臭小子还不回来?”昆仑山中,三位道人坐在蒲团之上,而在他们旁边站立着一大一小两个身影。而他们的对面分别坐着,东皇太一、伏羲、女娲、镇元子以及红云和冥河道人。等了许久之后,通天道人首先耐不住了,张口嚷嚷了起来。这时所有人都望向端坐蒲团之上的太上老君,可是太上老君也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示意自己也不知道。

“哟呵,人还挺全的么?艾玛,你们真是太客气了,看着本座刑满释放,居然都跑来看本座了!”而这时,一个十分欠揍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所有人一听这声音先是一喜,随后一脸不爽地望向了外面。却看见拿银色道袍,手牵敖灵的啸天淡淡地看着他们。‘揍他。’这是女娲大喊一声,然后就扑向啸天,而除却老君、镇元子还有伏羲,其他几人张牙舞爪的扑了上去,就算是冥河也参合了进来。

“哎呦卧槽!你们够了,我才刚刚恢复修为,你们几个下手轻点。喂,老婆救命啊,他们要打死你老公了啊!哎呀,我去,冥河你特么哪学来的撩阴腿,小心我跟你没完。”这群往日跺跺脚便能让洪荒震三震的大能们,今天却没有用一丝修为,仅仅用着自己肉身的力量将啸天围在中间拳打脚踢。他们一边打还一边骂,越骂心中越气愤,打得越用力。打的打的,一个个都哭了起来,一起将啸天抱在中间。而啸天看着这一群将自己抱在中间的可爱的人,微微笑了笑说了句:“诸位,我……回来了。”

“回来就好,还不把我弟妹带过来让我瞧瞧?”太上老君见众人闹的差不多了,等他们将自身仪表弄好之后,坐会了自己的座位上之后。冲着方才一脸紧张望着啸天的敖灵招了招手,而敖灵则乖巧的走到了太上老君的身边。太上老君轻轻地牵着敖灵的手:“恩,真是个美人胚子,当年紫霄宫一见就觉得美艳动人,而今天仔细一看还真是啸天这臭小子的福分。日后,若是他欺负你,告诉老道我,老道帮你收拾他。”

“诶,老大,你不能这样啊。你不知道啊,我告诉你只有她欺负我的份,哪有我欺负她的份啊。”啸天一看老君如此宠爱敖灵,立刻急了起来。不过其实也就做做样子而已,有这么好的一个媳妇,他才舍不得欺负她呢。经过这一出,所有人都将目光注视到了敖灵的身上,看到敖灵有些不好意思。小步跑到了啸天的身边,轻轻拉住啸天的袖子,躲在了他的身后,露出一只眼睛看着众人。

大家一看敖灵的表情,善意地笑了起来。而啸天也不生气,只是轻轻的拍了拍敖灵的手,拉着她坐了下来。不过太一看着敖灵以及冥河道人,却是一直看着敖灵,皱了皱眉头却并没有说什么。啸天并没有想过会有这么多人来迎接他,而他感激的看着众人,赶紧从芥子空间中拿出了封存了近万年的狗儿酒和蒸馏酒。随后又朝着镇元子带着歉意的笑了笑,掏出了一些人参果一人分了一枚。

镇元子看到啸天,居然拿着当年袭击他万寿山时,抢走的那些人参果来招呼众人。他瞪了一眼啸天,但并没有任何不满,反倒是又掏出不少灵果分与众人。这时,啸天才看向老君身边的那一大一小两个声音,轻声说道:“葫芦,善觉,你们两个就这么站在那里不过来吗?”

这时葫芦和善觉才跑到了啸天的身前,将啸天抱住痛哭了起来。当年洪荒魔灾之时,为了葫芦的安危老君一直不许他出门,而后来善觉来了,老君也一并不需他们出门。直到后来听说啸天入魔,他们都十分担心但却因为自身修为低下根本帮不到什么忙,所以只能留守昆仑山。如今见到啸天归来,虽然跟以前有些许不同,但却最终还是回来了,他们二人自然是喜极而泣。

“好了好了,不要哭啦,真是的,我这不是回来了么?”看着自己的小弟与自己的义子,啸天温和的笑了笑,摸了摸他们的脑袋。然后让他们二人分别坐在了自己的身旁,而敖灵则十分乖巧的让了半座坐在啸天的身后。啸天十分欣慰地看着在座的众人,举起手中的酒葫芦说道:“诸位,当年我啸天为了自己的一己之利,那样对待大家啸天再次只能说声抱歉。若是日后有什么用到啸天的地方,只要不伤天和不有违道义,我啸天就算上九天下十幽也要完成。来,今天,让我们不醉不归!”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