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化道入魔,大闹天宫

  • 洪荒逍遥侯
  • 辛统
  • 3699字
  • 2015-09-11 10:30:19

“哈哈哈哈哈,汝等也想拦我?”一身暗金血纹道袍的啸天,一脸邪笑地看着面前妖兵妖将,不屑地笑了笑,如今的他才觉得是真正的活着。自从他来到洪荒之后,虽然说他不断地遇到奇遇。无论是无意间吞噬七色彩莲并且被鸿蒙灵泉淬体,还是日后结交三清等大能,乃至后来又被鸿钧收为弟子。但是无论如何,他终究内心中之中感到无比的惶恐,作为一个后来人,他太明白洪荒是多么可怕的一个地方。

以前他只是通过各种小说,还有偶尔阅读到的一些神话古籍来脑补这个神秘的世界。但是当时他也不过将这些当作是闲书来看,毕竟后世是一个科技发达,而仙道落魄的年代。但是当他实际来到洪荒世界之后,他才发现这个世界比后世所得到的一些信息更加可怕。这让啸天十分心慌,就算有了各种强大的靠山,但是他还是十分害怕。

他明白,在这个世界只有自身强大,才能保住自己才能让自己逍逍遥遥的生存下去。君不见,巫妖之战抢入妖族二皇十二祖巫这等准圣强者也得陨落;君不见,封神之战就算是如元始天尊座下十二金仙也被拿九曲黄河阵削去头顶三花。可是,啸天作为一个后来人,就算是天赋强悍一路顺顺利利的达到了金仙修为,但却始终无法明确自身的道,无法立道基成就大罗金仙。

洪荒世界金仙何其之多,在这洪荒世界修行多年的啸天很明白,如今金仙的地位还没后世牲畜的地位高。别人给他面子叫一声啸天大圣,不过是因为三清以及太一的面子而已,真正发自内心关怀自己的不过那几人而已。这让啸天心中一直憋着一股无名之火,再加上二次讲道他离开不周山游历之后,处处遭到鸿钧与罗睺的算计,又被赤尸以及幽泉两位魔道巨擎陷害。这让他如何能忍,这些将其的神经逼至一个极限,知道面对无数魔兵围困之时终于爆发了。

“啸天大圣,我妖族对你不薄。但是你先是打伤我族东皇,又窃取天庭宝库。你莫要因为你受三清庇护就能如此放肆妄为,要知道你如今被洪荒大能通缉,可没有人护着你。”南天门外,白泽看着一身邪气,形象大变的啸天心中一阵惊讶。他乃是天地孕育的神兽,通世间万物又是不与圣贤不现的圣兽。他的感知能力极强,就算他没有六耳猕猴那种变态的能力,但也胜过大部分洪荒修士。

啸天一共就来过两次天庭,上一次似乎被魔物附身,就算是出手打伤东皇太一又窃取了天庭宝库。但是毕竟事出有因,这也关系这道祖等人的算计,其实那所谓的通缉令不过是一纸笑言而已。大家并没有把所谓的通缉令放在心上纯粹当笑谈而已,只是下面的人不知道其中的道理,才会拼命的追击啸天而已。但是这一次啸天前来,不说其形象大变,就连其的气息也变了。从原来的缥缈之意,完全变换成一股破灭之息。

“妖族对我不薄?哈哈哈哈哈,白泽啊白泽,你就这种德性,也敢自称通世间万物?”听了白泽的话,啸天一脸讥笑,冷冷地看着白泽。“那东皇太一,我对他乃是对亲兄弟一般贴心,而他呢?拉拢我入妖族不成,就背地里封我为劳什子的妖族大圣。汝等可知,因为这个破烂妖族大圣,我造了多少罪?再说那帝俊当初与龙族结盟,说的好听是为了帮我,其实不过是为了自己。这就是对我不薄?我怎么就看不出来?”

虽说啸天这话有些强词夺理,但是的确都是事实,也可以说这些事让啸天受了不公的待遇,白泽也无话可说。可是白泽却不能就这么放任啸天如此胡来,现在的啸天让白泽心中十分不安。况且如今东皇太一以及天帝帝俊修为尽失,只能靠着凌霄宝殿的神秘力量保护,白泽更加不可能让其轻易入内了。

看到白泽铁了心是要阻挡自己,啸天冷冷一笑。若说以前,啸天必然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毕竟白泽的修为摆在那里,况且起身后还有大量的妖兵妖将。但如今啸天早已入魔,他根本不畏惧一个小小的白泽,甚至说就算是鸿钧罗睺当面,他都敢于之一战。只见啸天随手从虚空之中掏出一杆长枪,看到这柄黑色长枪,白泽顿时露出了惊恐的表情。这杆枪他上次就见过,而且他也很清楚这杆枪是什么。它就是当年魔祖罗喉集合天地大劫所聚集的天地凶煞之气炼制的——戮神枪。

但是啸天并没有立刻出手,反而一甩道袍,身后顿时出现了一群身穿黑色紧身衣透过黑布,双眼露出红光的黑衣人。啸天挥枪一指,之间身后的黑衣人原本空空无物的双手,慢慢的凝结出一对双刀,黑衣人双手一握立刻朝着白泽的方向扑了过去。白泽一见如此,也不敢怠慢立刻指挥妖兵妖将前往阻挡。但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些黑衣人看似十分弱小,但却仅仅一个照面就将不少妖兵妖将击杀。

白泽双目含怒地等着啸天,而啸天则是一脸漠然,似乎眼前发生的这一切不过是小孩子的游戏而已。白泽大喝一声冲向啸天,他很清楚这些黑衣人乃是啸天以道法幻化而出,那么只要击败啸天就可以扭转败局。可是……白泽却忽略了一件事,如今的啸天并非是他熟知的啸天。如今的啸天已经入了混沌之中的破灭魔道,早已六亲不认,并且修为大涨非圣人不能抵挡的存在。

“你留在这陪着白泽好好玩玩,本座还有要事要做。另外,差不多就散了吧,这种玩具不用现在就灭了。”看着朝着自己冲过来的白泽,啸天并无太大感觉,仅仅是随口说了一句就消失了。在啸天消失之后,在啸天原本站着的位置,出现了一个和啸天穿着一样的暗金血纹道袍的黑舞人影。

啸天并没有在意南天门的战况如何,或者说他根本不需要去在意,对他来说这些不过是他的游戏而已。他朝着凌霄宝殿一步一步的慢慢走去,渐渐地他感觉到了凌霄宝殿之上存在着一股玄妙的气息,这丝气息将整个凌霄宝殿护住其中。啸天望着眼前的凌霄宝殿,心中也是无比的感慨。但是他如今有必须要做的事情,却不容他耽搁。

“你等去将天庭给我搅得天翻地覆,但记得讲究分寸,勿要坏了本座的大事。”啸天再次招出数十位诡异的黑衣人,淡淡地下了一道命令,随后朝着凌霄宝殿走了过去。离凌霄宝殿越来越近,而啸天也感受到从凌霄宝殿之上传来一阵威势,虽然啸天脸上并不在意,但是心中还是十分谨慎,“这就是天道的力量么?果然霸道,不过在本座面前还是差了点。”

啸天手握长枪朝着凌霄宝殿的方向轻轻一点,之间一丝黑色的气息从枪头射出,直接击向凌霄宝殿。但是还未到达凌霄宝殿,便被一道无形的屏障阻挡了下来。啸天也并不在意,他早就料到会如此,若是那么简单就被他破去了天道的力量,那天道也未免太弱了。啸天淡然地走到了与黑色气息博弈的屏障之前,伸手轻轻一抓,只听‘啵’的一声,眼前这屏障便被破去。而原本被阻拦的黑色气息,一下射到了凌霄宝殿之上,将凌霄宝殿炸掉了一角。

“帝俊,太一,两位妖皇好久不见。”破去天道屏障之后,啸天单手持枪畅通无阻的走进了凌霄宝殿之中。看着坐在宝殿之中的太一帝俊而已,看着这两位原本高高在上的帝皇,放肆地笑了起来。“没想到啊没想到,你们也有今天?不过也是,如今魔涨道消,你等天道之下的修士也必有此劫。”

看着形象大变的啸天,帝俊一脸铁青。再他心中对于啸天其实十分鄙夷,啸天在他看来不过是运气极好,又受到三清庇护的小角色而已。但是就是这么一个小角色,如今却手持长枪站在自己的面前扬威耀武。而一旁的太一则是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啸天,同时他的眼中也露出了丝丝悲哀。

“你来做什么?”就算修为尽失,但是已经归位天之主的帝俊,依旧满脸威仪地看着啸天。

“做什么?当然是啥你们啊?不杀你们,我如何破这天道?”一脸玩味地啸天有些好笑地看着帝俊。其实啸天十分理解帝俊,帝俊一心想要成为天地共主,将妖族推上天道宠儿的位置之上。这样无论是对妖族还是对他自己,都是十分有益。但是,帝俊太过攻于心机,最重要的是他没那个资格或者说,天道不允许这么一个人成为天地共主。

“啸天老弟,你为何如何?你应该知道,当时那封通缉令,也是大哥迫不得已才下的。啸天老弟,你只要在忍耐忍耐,待着魔灾过去,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看着如今性情大变的啸天,太一十分不忍。他与啸天相交多年,而且他也如同三清一般将啸天当做自己的亲兄弟,他十分不愿意看见啸天变成这样。

“哦?忍耐忍耐?”啸天微微一挑眉,一双血目看着太一。很快啸天再一次大笑了起来,仿佛听到了什么可笑的笑话一般:“忍忍忍,万事都要本座忍?哈哈哈哈,我看太一你是做着东皇的位置做傻了。凭什么什么都要本座去迁就,万事都要本座忍耐?你太一很清楚当初本座乃是被人陷害,本座当你是兄弟。你妖族要当年出你等下做的手段对付龙族,若是真要开战你妖族初立能占多少便宜?本座替你等摆平,西海妖族被白骨邪童囚禁,本座替你等救出。而你呢?你可在那事之后帮本座说过一句话?”

听了啸天的话,太一一脸死灰。啸天的话犹如诛心之箭,一箭一箭射到了太一的心中。就算是一旁的帝俊也是有些无面,的确虽说啸天做的这些事并不是什么大事,但却的确是妖族的功臣。太一十分愧疚地说:“啸天老弟,当初那件事并非我等能做的了主的。这事关道祖算计,你也知道我妖族初立根基未稳,加上魔道挑拨让妖族与巫族出现间隙。这……啸天老弟,你有什么怨恨,就朝我来吧,但求你放过大哥。若是大哥死了,这天地必然打乱啊。”

“哼哼,莫要说了。本座今天前来,就是为了大闹天宫,击杀你们二人。”说吧,不等太一帝俊二人反应。一挥手将两道黑气打入他们二人体内,漠然地说道,“但念在太一你与本座多年交情,是生是死就看你们的造化了。”

言罢,啸天头也不回就拎着戮神枪离开了。走出凌霄宝殿之后,啸天抬头望了望满天星辰,叹了口气轻声道:“希望你们挺的过去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