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邪魔横行,暗潮汹涌

  • 洪荒逍遥侯
  • 辛统
  • 3101字
  • 2015-09-09 10:30:19

邪公子被罗睺以魔攻吓死之后,黑白双煞接替了邪公子的位置,成为了邪道首领。不过他们二人的确十分厉害,不出三天时间消灭了所有邪公子死忠,其手段残忍就算是同为邪道的其他修士都不寒而栗。随后,他们二人又以铁血的方式清理他们认为不需要存在的邪道修士,经过这一次清洗之后,若是不清楚前因后果的人看到这群邪道修士,还以为是那个正道势力调教出来的弟子。

黑白双煞满意地看着眼前,这些道貌俨然一身正气的邪道修士,终于在他们二人冷冷的脸上露出了微笑。而这一笑不要紧,却让站在他们面前的邪道修士心中一紧,谁知到这两个疯子下一步想要做什么。不过幸好,他们二人微笑着说道,“很好,非常好。本来我邪道势力庞大,莫说魔道就算是那所谓的正道仙道修士都不是我等的对手。但是我等却只能屈于人下,第一是因为我邪道的确不为天道所容若不找好靠山,那我等编舞生存之空间。另外就是,我邪道一直以来良莠不齐,一直拖着我魔道的后腿。”

黑煞道人,在这群修士面前来回走动着,望了漆黑却被繁星所点亮的夜空。他悠悠地说道:“其实一直以来所有的同道,都认为我邪道为天地所不容,也的确我邪道无论修行功法还是行事准则却是有些丧心病狂天怒人怨。但凡是没有绝对,就算是天道也对万事万物有那么一丝生路。其实我等邪道修士,有几个是真心想走这条路的?唉……除却如我等兄弟这种,先天凶煞之气所化形,不得不走魔道或者邪道的。那位同道不是迫不得已才修行邪道?”

听了黑煞道人的话,不少邪道修士露出了一丝苦笑。无论是魔道还是邪道,虽然都是走的速成的法子。可是都是一些后患无穷惨绝人寰的方法,而魔道修士虽然也是那种与天道相悖的方法,但其毕竟不在天道之下只要魔祖还在魔道便不死。而邪道做法太过伤天和,而黑白双煞两位道人分别是洪荒之中黑极罡煞和白极罡煞所化,天赋神通便是专门污人元神并且将其他修士元神吞噬,以加强自身的法子。这是标准的邪道功法,他们作为邪道现在的领军人物并不希望邪道就此没落,但却也不能太明目张胆行事。

“所以我才讲那些心性不稳,业力太深的家伙清理掉。”白煞道人接着说道,“如今我与兄长有一个计划,如果此计划成功的话,就算我们不能替代天道,但也却能顶替如今的仙道。他仙道不过是借着如今的大势方才能有如此,若是你等肯听从我兄弟二人的安排。不但魔祖罗睺那面我们有个交代,并且我们还能为日后我邪道同道获得更大的生存空间。诸位想想,若是我等替代了仙道,不在为那些所谓的正道人士追杀,岂不快哉?”

听了这话,所有的邪道修士都激动了起来。说了那么多,他们无论是使用什么样的手段,如何的提高自己的修为,最终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能够正大光明的生存在这个洪荒大陆上,不会像现在这样要靠着伪装才能生存,他们可不是黑白双煞这种大能。这二位大能虽然身上业力因果缠身,但却不怕天罚真乃是他们天生所携带的,况且也因为他们二人化形无形之中减少了天地之间的凶煞之气,还有大功德在身。这洪荒大陆上能打杀他们而不惧后果的也不过十指之数而已,而且人家兄弟二人还在紫霄宫听道,这可不是他们所能比的。

所以这些邪道修士无论是抱着什么样的目的,最终都还是臣服在了黑白双煞的脚下。而黑白双煞二位道人看着已经臣服的邪道众修士,冷冷地笑了一下。他们真的那么高尚?开什么玩笑,邪道可与魔道不同,邪道修士几乎都是那自私自利绝情絶意之人。黑白双煞二人如今如此的为邪道修士着想,不过是为了,壮大邪道势力,日后好找啸天报仇找回面子了解因果而已。

东海一处无名仙岛。啸天一脸疲惫的坐在一处洞窟之中,为了避免其他人发现自己,他还特意在洞口布置了一道迷阵,另外引了一条河流过来形成一条瀑布。他刚刚没休息多久,只见一只小猴跑了过来,跪在他身前说道:“大圣,已经探明,原来邪道势力的首领****邪公子被罗睺亲手诛杀,随后封了黑白双煞二位道人为邪道首领。黑白双煞接手后,血洗邪道势力,将不少邪道修士清理。如今动向不明。”

“唉……本来已经够麻烦的了,现在又出这样的变数。那个叫奈落的联系到了么?据说,他也是厉害的家伙,似乎仙道的成立就是出自这家伙的手臂。”啸天听了报告之后,无奈地揉了揉额头。其实对于之前他被陷害之事,还有龙族之事他多少已经有些猜测了,并且也找到了不少实质的证据。可是如今不是后世那种只要有证据,再找几个好靠山就能打赢官司的年代。如今是洪荒世界,就算你师出有名,也要拳头够硬不然被人打得落花流水不会有人关心事实的真相。

“大圣……这奈落……唉,大圣不知道有句话小人该不该说。”小猴听到啸天询问关于奈落的问题,小猴有些无奈,眼巴巴地看着啸天。看到啸天懒散的躺在石椅,微微地点了点头,才开口说道,“虽然相传这奈落手下有一个神秘势力为其办事,不单单帮助仙道等大势力对抗魔道,甚至有时候还会相助魔道等势力。但是,据小的查探……其实这奈落只有一人,并且……和,西方的那一位有点关系。”

“西方的那一位?你是说接引还是菩提?不对啊,那两位虽然不受魔灾影响,但是那个烂摊子,他们哪来的闲工夫来干这些事啊?”啸天看着小猴吞吞吐吐的,实在奇怪。而且就算如此,他也不认为日后的佛教教主会无聊的跑来……忽然,啸天想到了什么,瞪着他的狗眼(PS:此乃真·狗眼)看着小猴,厉声问道:“你说的西方那一位,可是当初被逐出洪荒世界前往西方荒芜之地的魔祖罗睺?”

“呃……那个,大圣,小的不敢提那位的名字。”小猴被啸天一瞪,有点惊惶是错。其实自从啸天雷法精进之后,虽然他还没有找到自己的道,但是他的修为已经无限的接近大罗金仙,而论法力以及神通,丝毫不逊于大罗金仙。而且又是修的雷法,所以其身上原本那种似有非有的正大光明的威严也慢慢地显现出来,不过他平时为人慵懒还不会如何。但若是起认真或者动怒之时,那被针对之人只要不是准圣修为,都会有种面临天罚的感觉让人心中无力。

看到小猴的表现,再联想到这小猴的根脚,啸天整个人瞬间如同脱力一般瘫在石椅上了。小猴一见如此,立马跑到啸天搀扶他,但却被啸天拒绝了。啸天苦笑地说道:“六耳,你知不知道,虽然我有媲美大罗金仙的修为,也有洪荒其他修士所羡慕的身份地位。但是又能怎样?还不是得在这天道之下战战兢兢的或者,而我的理想不过是随心随意逍遥于天地间而已。说来简单,却也艰难。”

低头看了眼蹲在自己身边乖巧的小猴,啸天十分温和的笑了笑,摸着小猴的头说:“六耳你记得,你乃是天地四灵猴之一的六耳猕猴,根脚极高天赋极好。如今你修为不高,也只能使用一些天赋神通查探三界而已。但是你记得,这天道之下,无论做什么就算你善聆音,能察理,知前后,万物皆明。但是只要你违背天道,或者惹下大因果,照样会灰飞烟灭。”

“大圣,您说的这些,六耳记下了。六耳一定谨记大圣的话,若不是大圣,六耳早就死了。六耳无父无母,而大圣对六耳有再造之恩,如同六耳的再生父母,请受六耳一拜。”六耳猕猴不愧是万物皆明的异种,就算对啸天的话此时还不甚了解,但却也明白是为其好。再加上啸天对他十分照顾,还曾经救他一命。立马就要对着啸天行大礼,啸天正要阻拦,忽然心有感悟掐指一算。随后苦笑着摇了摇头受了六耳猕猴这一拜,而这样就证明日后啸天将对六耳猕猴行教化之责。

“罢了罢了,虽然中了我那个师傅的算计,但是也并没有什么坏处,若是能让你这个小滑头躲过日后的那一劫也并非一件好事。”啸天虽然有些无奈,不过最近一段日子,他被魔祖罗睺还有道祖鸿钧算计了不少次,早就习惯了。现在已经破罐子破摔,该咋滴咋滴反正那两个现在也不敢真的惹毛他,既然接受了,他再一次看了看对着自己磕头的六耳说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将你收为干子,日后跟随我的身边由我教化。恩……却不能没有个名字,你乃是混世四灵猴,又是个猢狲,就叫你孙善觉好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