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仙魔出,乱世至
  • 洪荒逍遥侯
  • 辛统
  • 3056字
  • 2015-09-05 21:15:51

随着东王公成立仙道之后,虽然对洪荒天地也造成极大的影响,但是却让洪荒势力与魔道势力多年的抗争逐渐缓和下来。代表天的妖族,代表地的巫族以及代表目前代表人的仙道,以三角之势无形之中在洪荒大陆上布下了一个先天三才大阵。本来魔道势力的出现及其突兀,再加上罗睺此次下了大手笔,不但再一次分入一道化身进入洪荒世界,还亲自送入了赤尸、幽泉等几位魔道大能,这些都让洪荒势力在还未反应过来之前就已经被差地围困。

而如今仙道的成立,虽然说仅仅聚集天地散修,但要知道那时候的散修不必后世的散修。当年的散修根脚都十分不凡,甚至还有那么几个混沌之中就以存在的混沌魔神以及开天出现先天魔神加入。这让仙道虽然初立,但却立刻强盛乐起来。最重要的是,东王公此人也是十分只有手段,不到短短两年时间,就彻底掌控了仙道大权,并且出击魔道帮龙族解困。

“仙帝陛下,您这……真是让本王难做啊。”东海水晶宫中,敖广面露难色的看着坐在他对面,一身白色上面绣有祥云图案仙袍的东王公。敖广现在就在奇怪是不是自己得罪作者了,尾毛好不容易更新出来刷个存在感,还都不是啥好事情。他现在心里十分无奈,本来龙族经历了龙凤汉劫之后,就已经十分衰落了。再加上这一次龙族之事,随着龙龟一族的背叛甚至影响到了龙族的气运。幸好原来现在的龙龟族长,却是一个聪明人早就知道龙龟一族的问题,在上任之前略施小计偿还多年来龙龟一族的因果。

也就是因为这些,虽然说仙道以及妖族在帮龙族解围的时候,击杀了大量水族成员,甚至还将几支龙族旁系亲属给灭族了,但是却对龙族的影响并不是那么大,反而有渐渐上升的趋势。可是还没等敖广开心多久,这东王公就找上门来了,同时还十分不客气的将妖族大圣英招直接甩出了龙宫。虽然说敖广十分不爽妖族的态度,但是当面这么做也未免太不给他面子了。可是,敖广却不敢有任何的想法,谁叫他龙族现在孱弱,也只能委曲求全了。

“哈哈哈哈,龙王啊龙王,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看看我仙道与那妖族相比,哪个更好一点,一目了然。”东王公怎么不知道敖广心里想的什么,但是他根本不介意,对于他来说龙族不过是天道弃子。既然是弃子就应该有弃子的觉悟,不要成天想没用的东西,“龙王啊,想拿妖族与你四海龙族结盟,无非不是想收服你龙族而已。你想想看,洪荒水族大多数以你龙族为首,而且你龙族又掌控兴风布雨之职责。若是不能将你们收入手中,他帝俊的位置能做的稳?我仙道不过是想你龙族加入,我仙道其他成员享受什么待遇,你龙族也享受什么待遇。至于那妖族来了,哼哼,自然要掂量掂量自己。况且如今乃是魔道之难,他帝俊不会那么蠢。”

“唉,仙帝大人,您说的这些老龙都懂。但是很多事情老龙自己也不能做主,族中还有一些前辈在。请仙帝大人宽恕几天,容老龙与各位前辈协商协商。”说罢,敖广也不管东王公怎么看。直接起身让人送客,而自己则慢慢朝后厅走去。东王公看着看似衰老,缓步走向后厅的敖广。

东王公离开龙宫之后,脸色阴沉了下来。让随他一同前来——纯阳道人、七星老祖,一脸惊讶,但是他们并不敢出生询问。东王公为人和善,但是有时候若是不小心惹怒其的话却没什么好果子。东王公本来想直接会琉璃仙岛,也就是现在仙道的根据地。但是后来有想了想,让身后的纯阳道人和七星老祖两人回去,而自己则前往东海的一个无名小岛。

“你不是对龙族熟得很么?怎么不告诉我,他们龙族之中还有上个大劫,留下的硕果在?”看着眼前这个似乎永远不会动的身披兽皮,盘坐于地,手持树枝的修士。东王公觉得肺都快气炸了,对于这修士的身份他也有些猜测,只是现在他还用得到这个修士,而且他也不敢得罪他。毕竟东王公说白了不过是天地至阳至刚之气所化而已,与这修士的身份相比起来却根本不是一个等级。

“那又如何?如果连这点小事都处理不了,你有何能耐去竞争拿天地共主的位置。”兽皮修士十分不屑地看了眼东王公,虽然说东王公日后轮回转世之后,的确是一个厉害的角色,但是如今的他心性限制根本就是一个废物。“妖族帝俊如今也仅仅是天之主,虽然事事皆以妖族为准,但却也是一胸怀宽广眼光长远之人。他如今图谋极大,若非这魔道崽子们,他早就成就天地共主了。你,东王公现在与其相比,不过就是一个鼠目寸光的蝼蚁,要想做天地共主就不要那么小家子气。”

听了兽皮修士的话,东王公气得整张脸都红涨了起来。他本身就是天地之间的阳刚之气所化,平时待人和睦不过是表面而已,其实他脾气极为火爆。但是就算如此东王公也不敢动手,但不动手不代表不动嘴,“哼,你莫要我以为我真的怕你。就算我不敢对你动手,但我只要把你的行踪消息公布出去,到时候大把人来收拾你。你说呢?啸天大圣。”

兽皮修士听了东王公的话之后,瞬间就愣住了。而这表现落在东王公眼中,自然就是被自己猜中的反应。东王公十分得意地笑了笑,自从遇到这兽皮修士之后,他就一直觉得自己的气势被压制就算了,还被智商压制让他十分不爽。可是没等他暗爽多久,就看到兽皮修士哈哈大笑了起来,这一反应却让东王公十分奇怪。

“是不是觉得很奇怪,明明被你戳中我的弱点,却依然大笑了起来?”兽皮修士讥笑着,看着东王公。只见兽皮修士手握住手中的枯树枝,稍稍用力站了起来。站起来之后,兽皮修士拍了拍身上根本不存在的尘土,似乎是下意识一般的习惯。随后朝东王公走了过来,一步一步缓缓地走了过来。

随着兽皮修士的步伐,东王公的心中忽然沉重了起来,他忽然发现自己以前太过天真了。虽然他从未近距离接触过啸天,但曾经远远的见过啸天一次,啸天的气息他记得十分清楚。是一种虚无缥缈之气息,似乎不存在于天地五行之中的感觉,但是眼前这人身上的气息,却是一种似正当光明又似威严破灭的感觉。

兽皮修士,手拄着枯树枝,慢慢地走向东王公。他每向东王公走一步,东王公身上就如同被上了万斤之锁一般沉重,一点一点的压得东王公整个人都快喘不过气来了。这是东王公心底一凉,他明白他如今的修为其实距帝俊也仅仅差那么一丝,若不计算上太一的话,他却有极大把握击败帝俊。可是现在他却如此狼狈,如同一只蝼蚁一般,他的背后慢慢的渗出了冷汗,渐渐的将自己的衣衫浸湿。

“记住,永远不要吧自己想的那么聪明,你不过是一个蝼蚁而已。”兽皮修士走到了东王公的身旁,他用右手搭在了东王公的肩上。他靠近了东王公的耳边,轻轻地吐出来这么一句话。此话一出,东王公心中非但没有愤怒干,反而涌出了无限的寒意,并且感觉十分的无力。兽皮修士微微地笑了笑,缓缓的继续往前走着,忽然他想到了什么,扭头说了句,“另外,我的名字叫奈落。若是碰到了那位啸天大圣,替我转告他,我对他很感兴趣日后有机会一起论道。”

说完,自称奈落的兽皮修士,化作一道黑光消失在了天边。东王公整个人都愣在原地,根本不敢动换。知道奈落离开许久之后,他才终于瘫坐在了地上,十分没有形象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东王公扭头十分惊恐地看着奈落离开的方向,整个人都没有一丝力气,根本没有办法起身。一直以来他都以为,这个竭力保护自己行踪,并且又足智多谋的修士乃是那个被各个大能追杀的妖族大圣啸天。但是没有想到,此人似乎是一个修为强大,并且心机更深的大能。

“算了,还是不要想这些了。反正我仙道的目的不过是除魔卫道而已,其他的与我何干。至于其他的计划,以后再说,这奈落……唉,真是一个可怕的家伙。”东王公摇了摇头自言自语的随意地说着,也一起安抚这自己。但却没有想到自己的这几句话,却正好应征了仙魔对立的本质。这一刻却以外的让东王公的修为大大涨了一截,却让东王公十分惊奇。要知道他建立仙道只是也说过差不多的话,但是却没有什么反应。不过他也没有想那么多,反正稍加回复之后离开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