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群魔肆乱舞,巫妖引争端

  • 洪荒逍遥侯
  • 辛统
  • 3053字
  • 2015-01-14 01:27:56

“哈哈哈哈,今天还真是令天庭蓬荜生辉啊。”一道自天外而来的人影刚刚出现在南天门之前,就从门内删除一个身穿皇袍,一脸激动之色的修士,“真是没想,啸天老弟今天居然会来天庭,还真是让我意想不到啊。哈哈哈哈,走走走,赶快陪我去喝几杯,我可是十分怀念你的酒啊。自从建立妖族之后,咱可是好多年没有见过面了,今天一定要不醉不归。”

原来迎面而来的这人便是,在妖族之中最为尊贵的两位皇者之一的东皇太一。看着这个与啸天称兄道弟的人,附在啸天身上的那人,嘴角露出了一丝邪笑。而啸天在自己的识海之中十分憋屈,他一直认为这个家伙不过是后世的一个小小魔修而已,根本不足为虑。但是就现在看来,日后那个被世人熟知的魔头不过是他的一个化身而已。可是啸天现在心中根本不在意这些,他现在十分焦急,他能够看到太一也能够感觉到太一的气息。但是因为这魔头的修为强大,他根本无法将这些家伙的惊天阴谋告知太一。

太一迎上来的时候,心中有些不安,总觉得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但是并未多想。而附在啸天身上的那人,也操控着啸天的身体热情的迎了上去。在外人看来这根本就是两个好久不见的老友,多几年不见的相逢。而南天门的诸多天兵天将听说眼前这人,就是当年间接促成如今龙族妖族二族联盟,并且率领龙族与那巫族消灭白骨邪童的啸天大圣,纷纷向他投去崇敬地目光。可是,就在此时…

“你…你…你到底是谁!!!!你把我啸天兄弟怎么了?伤害并且冒充我妖族大圣,你真当我妖族无人?”太一一脸惨白,半跪在地上,一手趁着铺在南天门的白玉地板之上,另外一只手擦掉嘴角的血迹。太一阴冷地望着眼前的啸天。他无论如何都想不通为何啸天会攻击自己,况且以啸天的修为,就算是偷袭也万万不可能让太一受伤。况且那股狂暴蚀人修为气息,却让太一心中十分在意。

当年太一与啸天还有通天三人,最少也相处了数千年。通天道人太一或许不敢说自己十分了解,但是对于啸天这个对待朋友几乎掏心掏肺的家伙来说,他太了解这个家伙了。虽然说啸天表面上看起来浪荡不羁,而其气息之中也是十分虚无缥缈的逍遥之意。但是无论是三清、女娲伏羲兄妹、镇元子红云亦或是太一,他们都非常清楚的能够感觉到啸天的气息之中,还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但是确是光明正大的感觉。

可是眼前此人,身上的气息的确与啸天身上的那种虚无缥缈的逍遥之意完全一样,若是不是啸天的知心好友或许真的被骗过去。但是太一是何等人也,乃是已经以力证道的准圣其修为甚至直赶如今的太上老君。太一略微使用本命神通金乌火眼,从啸天的身上看到了一丝破灭与疯狂之气,这也让太一断定此人不是啸天。

“哈哈哈哈哈,太一你倒是好大的口气,你真以为我在意你妖族?”啸天看着如此狼狈的太一,哈哈大笑了起来一点都不在意太一隐含的威胁,“我看你还是先顾顾你自己吧,都伤成这样了还关心其他人?今天就是我巫族执掌天地之时,你小小妖族不过是一群异类而已,我巫族乃是父神子孙自当执掌天地。尔等妖族有何德何能?今天我就在这杀了你,倒要看看少了东皇太一的妖族,还能翻出什么风浪来。”

说着,啸天拎起手中的黑色长枪就朝着太一刺了过去。附近的天兵天将虽然有心阻挡,谁料啸天随手一挥,一道乌光闪光这南天门的天兵天将纷纷倒下。这千钧一发之际,一声洪亮的钟声响起,一个看似朴素上面缠绕着丝丝混沌之气的大钟挡在了啸天与太一之间。啸天一看这大钟,不屑地‘嘁’了一声,立马收齐了长枪转身飞速离开了。

“呼!呼!呼!”太一神情复杂地望着眼前的这座大钟,这座大钟乃是他当年诞生之时的伴生灵宝。虽然算得上的伴生灵宝,但也不过是天道暂且借他使用而已,他也很清楚他根本无法永远这件宝贝。他这些年以来虽然不期望可以完全的拥有这座钟,但是也一直温养希望能为自己所用。可惜谁知道这么多年过去了,一点变化都没有,唯一一次异动还是当年他们兄弟二人创立妖族建立天庭之时。

不过与此相比还有一件让太一更加关心的事情,方才那个他所认定的假啸天临走之时所说的话让太一十分在意。虽然太一对巫族不是那么熟悉,但是也知道巫族都是一些光明磊落的家伙。况且他们只修肉身不修元神,无法使用灵宝施展术法,只以自身肉身以天赋神通对敌。可惜如果太一却在方才那一瞬间,居然感触到了原本已经匿去的天道,发现了一些事情,而这些事情让他心中翻起来千重巨浪。

“来人,扶我前去太阳宫,我要找天帝商量要事。”太一收回眼前的大钟,看到原本躺在地上的天兵天将已经可以活动,立马喊道。原本以太一的性子,在众目睽睽之下收了如此之辱必定拼尽全力也要找回场子。但是一他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去找帝俊,二则他的伤势的确十分眼中,再加上他的体内还有那股蚀人修为的气息,让太一不得不找人将他扶到太阳宫。

而与此同时的太阳宫,帝俊坐在宝座上听着下面跪着的天兵汇报的情况,气得三尸暴跳,“给我去查!!!到底是哪个大胆狂徒居然敢盗取我妖族包括,还敢偷袭我族大圣。哼,若是查到,无论是谁不用通报格杀勿论!!!!!”然而帝俊并没有注意到,在他吼出这句话的时候,下面跪着的那名天兵嘴角露出了残忍的笑容。

而此时发生在太阳宫的事情,同样也发生在娲皇宫、昆仑三清观、祖巫殿、东海龙宫、万寿山五庄观。其中尤以五庄观和三清观的损失最小,毕竟本身三清观只有三清三人,最多也就几个童子而,而五庄观就算加上童子也不过四人而已。所以损失并不是很大,但是打伤自己的童子,还盗窃自己的宝贝,并且还留言侮辱真是无法可忍。

不过就算如此,祖巫殿之中,帝江一脸慎重地看着眼前这名被人残忍杀害的大巫,已经带着这名大巫前来已经昏迷过去的强良。或许强良在十二祖巫之中并不是最强的,但是掌握风之一道的强良,虽说还未彻底悟透此道但是也并非一般人能够轻易击败的。可是这人不但能轻松杀死一名大巫,不但如此居然还能将强良也打成重伤,这让帝江心中不得不想起方才无意间察觉到本已隐匿的一丝天道。

“大哥,你还在想什么?你看看,从大巫和强良兄弟身上伤口的气息来看,绝对是那只无节操无下限的狗妖干的。哼,其中还有一丝太阳真火的气息,说不得太一和帝俊那两只杂毛鸟也在。”看着帝江一直皱着眉头望着强良和地上早已死去的大巫。脾气最为暴躁的祝融第一个忍不住跳了出来。

“你个只会放火的二货,不要在这里丢人现眼了好不?”祝融的话刚落,修习水之一道被冠以水神之名的共工嚷了起来,“你丫这些年的修为修炼到哪里去了?的确,这伤口上面的气息的确是啸天那家伙没错,但是你仔细看一下这伤口。分明都是用杀道灵宝伤的,并且还和这气息完美的融合在一起。你想过没有,以那家伙洒脱的性格,怎么可能和一杀道灵宝如此融洽?”

这话一出,祝融立刻哑火了。的确他方才并没有想到这一点,在这丝气息之上的确有让人心寒的杀道附着在之上。这就算是以战斗为生的十二祖巫都感到心寒,如此杀道修为其实啸天能够掌握的?可是帝江现在心中完全没有想过这些事情,他在思考方才感受到的那丝天道。或者说他现在满心都是震惊,他没有想到居然感受到天道居然会有一种那样的感觉…

不过很快,帝江做出了一个决定,他吩咐其他十一祖巫,命他们将巫族所有大巫全部召集到祖巫殿。而妖族也上演着同样的戏码,帝俊看着伤势惨重的太一,听闻太一的述说之中。犹豫再三之后,终于还是下令召集所有金仙修为的大妖前往天庭。当两族的精英修士纷纷聚集了起来之后,两族的首领—帝俊、太一;帝江,满脸愁容地望着聚集起来的族中精英。

无论他们心中如何不忍,但是最终还是忍痛下了同一个命令:“巫族/妖族图谋不轨,诸位族中勇士为了保卫吾等荣耀,杀尽巫族/妖族。同时,啸天小贼罪不可赦,凡族中之人一旦遇见必杀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