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命道演天道,龙族人人危
  • 洪荒逍遥侯
  • 辛统
  • 3126字
  • 2014-05-26 22:40:20

不知道过了多久,啸天对于天道的推演进入了最后的阶段。虽然他已经得到了他想要的答案,但是他心中却隐隐有一丝不安,他发觉如果他相信这一次推演的结果,他肯定会遇到前所未有的危机。可是啸天又不得不对推演的结果深信不疑,因为他的确有理由相信,这一次事情的源头,出在这个人的身上。

“唉,难道真的没有办法避免么?”啸天有些无奈,他无数次希望可以使用,伤亡最低的方式来解决这个问题。可是现在他实在无法想象,虽然帝俊没有和罗睺,那个在后世被公认的魔祖,纠缠在一起却也不得不说他被利用了。而且这一件事情,也让啸天十分难做,因为引发这次大战的正好就是啸天本人,这让他心里是十分难受。

啸天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善良的人,他一直认为自己是一个十分会投机的人,他所做的一切事情均是无利不起早。就算是此次帮助龙族,也不过是为了贪图功德而已,虽然他拥有七色彩莲护体。但是谁都知道功德这玩意是好东西,如果不是有些事情他不能做,他真的很想将后世大部分功德都抢过来。

可是如果说因为他的关系,导致了一场浩劫的话,他还是觉得心中是十分难受。毕竟每一次浩劫,都代表着无数的生灵,将要陨落消失。虽然说作为开劫之人的啸天,并不会因此沾染因果业力,可是如果啸天十分在意的,难免还是会有不少的因果业力缠绕。

思考良久之后,啸天也想不出一个完美解决的办法。他现在所希望的就是,尽快查处那个所谓的圣女,到底是何方神圣?只要找到那个圣女,消灭圣女的话,他们就可以以最小的代价,来解决这一次的事件。已经彻底得知了前因后果的啸天,缓慢地将元神脱离了天道长河的范围,渐渐地返回了自己的肉身。

“我说摩昂啊,你丫能不能消停会啊。你这演戏给谁看啊?你看啸天老大不知道神游何方了,小妹有在闭目修炼,就我看有意思么?”敖凡看着一直在自己眼前晃来晃去的摩昂,十分不爽。你说他这么演戏如果有其他人看也就算了,但是问题是这丫的就算是只有敖凡看,他都能演的开开心心。这尼玛是不是剧本不对啊?为什么自从作者重新更新之后,所有人都变逗比了?就算作者遇到了很多逗比,请不要随便让角色逗比好么?角色会哭的啊。

“谁……谁……谁说我在演戏。我可是十分的气氛,你看看这混蛋不但让人打伤我们家蟹将军,现在还特么跟个没事人一样的在这里睡觉?你说我能开心么?”摩昂一脸不开心,好像谁欠了他几百吊一样的感觉。但是仍谁都看得出,这家伙在演戏,明明一脸不敢招惹的样子,却偏偏嘴上还要逞能,尼玛妥妥的一傲娇啊。

“啊~~~睡的真爽。”啸天的元神回归之后,装模作样的打了个哈欠,还伸了伸懒腰。他这一下,将敖凡还有摩昂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此时谁都没有注意到,敖灵偷偷睁开眼睛,冷冷地瞪了啸天一眼又闭了起来。啸天看到一脸做作的摩昂,还有在一边十分尴尬的敖凡,十分不解的问:“我是不是错过了什么?”

“诶?什么?刚才发生了什么么?敖凡老大你知道么?”摩昂瞬间从一副逗比样,恢复成了一派正直的样子。还煞有其事的问敖凡,搞得好像他刚才最正直,什么事情都没做一样。

“我次奥?摩昂你个坟蛋,明明刚才是你自己演戏演得开心的要命,还特么问我发生什么事情?你丫有脸?”敖凡当然不干了,这卖队友的行为怎么能忍?“天哥,我跟你说啊。你刚才睡觉的时候,这小子明明不敢,还偏偏要摆出要和你干架的样子,你说这混蛋是不是找抽?”

“哦,就这么点屁事啊?算了,没所谓啦。”啸天挥了挥手,根本没在意这些事。反正他早就清楚,凡是跟敖凡关系比较好的,没有哪个是逗比。啸天?啸天当然自认是全洪荒最有希望的青年人,所以怎么会是逗比呢?

“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说。”啸天整理了一下思绪,再仔细的在脑海之中,将他的推演整理了一番,确定没问题之后,“摩昂,你去将蟹将军还有你父王请来。我有要事要说,这件事关系着你们龙族的生死。”

摩昂一看啸天说的如此正经,再加上看到他一脸严肃,也不敢多问连忙跑去后殿请那两外。很快,蟹将军还有敖闰被请了回来,两人都是十分好奇地望着啸天。蟹将军此时的情绪稳定多了,经过了敖闰镇魂诀的帮助之下,蟹将军仔细思考了前因后果,也发现自己似乎是中了什么人的圈套。

“其实在龙王和蟹将军离开之后,我一直十分在意这件事情,所以就运用当初跟伏羲大神学习的推演之法,推演了一下天道。随后,我得出了一个让我惊讶的结果,这个结果或许关乎你们龙族的生死。”啸天看所有人都到齐了,一脸严肃地说道,“其实蟹将军之前的话有部分是对的,妖族的确被卷进了这件事之中。只不过,情况并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而是我们都被卷入了一个极大的阴谋。而这件事的引发者,却是我之前所为的一件事。”

“天哥,你是什么意思?你是说我们现在所遇到的一切事情,都有人在背后操纵么?”敖凡是在座的所有人,跟随啸天时间最长的人,所以他一下就大概理解了啸天的意思。“但是天哥,你说这一切和你有关,到底是什么意思?”

“你们应该还记得,道祖一次讲道之后,我和敖凡曾经路经西海。当时碰到了白骨邪童,并且被他所擒拿进了他的洞府之中。”啸天淡然地将开始叙说,“当时,我曾经组织了被白骨邪童抓来的奴隶,同时连同敖凡请来的西海救兵违抗白骨邪童。虽然后来我们是在一位大能的帮助下,才彻底逃脱白骨邪童的洞府。并且,那位大能之后也消灭了白骨邪童。”

“对啊,这些我们都知道。但是大圣,这和这一次的事情有什么关系?”敖闰听了啸天的话之后,点了点头。对于这些事情他还是比较清楚的,而且作为四海龙王的他,也很清楚当初救啸天他们的大能是谁,白骨邪童的部分背景。当然,这一切都是当初敖广见了浊龙之后,将这些事情告知他们几兄弟的。

“但是问题就出在这里了,我想龙王你也应该清楚,白骨邪童身后到底是谁。当初那位存在将,白骨邪童等人留在洪荒的时候,就是为了让以后他重返洪荒。”啸天抚了抚额头,有点无奈地说道,“可惜他的布局,却被我无意之间破去了。虽然最后打破僵局的是那位大能,可惜刚开始的引发者是我。

这问题就大了,虽然我破坏了那位的布局。但是毕竟我落了他的面皮,而且最关键的是,他之后的布局远没有之前的布局那么简单。后面的布局拥有很多的变数,万一一个不小心不但无法完成自己布局,还可能让自己受到更大的损伤。

所以,他们就将布局更改了一下。他扶持了一位圣女,同时使用秘法,将一位存在的真身降临到了洪荒。随后这位存在,先用秘法将当年被白骨邪童,蛊惑的鲨魔控制之后。先是在东海侵犯了敖灵公主,随后又打伤了敖凡太子。在之后又在圣女和灰衣军团的帮助下,控制了全大部分水族,还有龙族的王室成员。

而至于这一次蟹将军遇到的事情,也和这个所谓的圣女还有灰衣军团有关。蟹将军的确是专心巡查西海,但是却被那位圣女施展迷魂术,诱惑到了白骨邪童的洞府遗址。最后在白骨邪童的邪异气息的影响下,最终对我们三人攻击,在加上灰衣军团的误导,让西海的五妖王误认为是蟹将军预对我不利。随后在大战的时候,灰衣军团又各种挑拨离间,让西海水族和西海妖族产生了误会。”

“原来如此,但是这样的话好似和我们龙族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敖闰听啸天解释了一下最近事情的大概缘由,但是他如何都想不通这些事情跟龙族有什么关系。这些不过是说明龙族目前的问题很麻烦而已,但是并不会让龙族生死攸关啊。

“如果只是西海水族和西海妖族的问题也就算了,但是我说龙王啊,你是不是忘记了我的身份啊?”啸天自嘲的笑了笑,他真没有想过,太一一时帮他安排的身份,居然让他惹上了这么多的问题,“我乃是太一亲自册封的妖圣,并且我听说似乎因为我无意间救了西海五妖王之一,他们有意奉我为主。

如此的话,你觉得这事情跟你龙族没关系?想不说整个妖族,就单单是西海的这帮小妖崽子,就足够你们喝一壶了好么?你想一下,如果你们腹背受敌的话,会怎样呢?再说了,你以为以帝俊的眼光,不会借这次机会来收服你们龙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