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罗睺惊天局,鸿钧遭打击
  • 洪荒逍遥侯
  • 辛统
  • 3197字
  • 2014-01-28 18:40:55

“糟了……还是被他算计了。”原本正坐在紫霄宫之中,闭门参悟造化玉蝶的鸿钧道祖,忽然睁开了双眼惊呼一声。这一下将坐于他身边,参悟自身大道的杨眉真人和灼天童子,也同样惊醒了过来,一脸奇怪的看着他。

“鸿钧,怎么了?”杨眉皱着眉头看着鸿钧,其实杨眉虽然在开天大劫之时,曾经被鸿钧坑过一次,但是杨眉并没有怨恨鸿钧,毕竟如果换做是他也会那么做。而且开天之后,鸿钧对杨眉也十分帮助,并且给予其开了方便之门,所以他们二人的关系还是十分要好。他很清楚鸿钧,这货虽然是一个十分腹黑的老不正经,但却很少会有这种的反应。何况自从他开始合道之后,这家伙还算是一个比较靠谱的家伙,甚至杨眉曾几何时都怀疑这家伙的大道,该不会就是这洪荒的天道吧。

“我们都被罗睺耍了,这家伙的布局太大了。若不是啸天这小子,无意之间的行动,我还真的无法注意到这些。该死的家伙,你给我等着。”说完,鸿钧伸手在面前一撕,随后消失不见了。这一幕让杨眉和灼天二人十分惊讶,自从鸿钧开始合道之后,他们鸿蒙枯井的修士就很少见到,鸿钧如此愤怒如此失态。

“我说杨眉,你说罗睺做了什么事,让鸿钧这么火大?”灼天一脸奇怪地看着杨眉,虽然这家伙修为极高,但是他从来都没有感悟过洪荒的天道,一般都是努力参悟自身的火之大道的分支灭世黑炎。所以他并不是那么清楚洪荒的事情,大多数情况都是直接在鸿钧的紫霄宫,观察啸天。

“你也明白,当年在我们的暗中相助之下,鸿钧这家伙将罗睺驱逐出洪荒,去了当年开天大劫出现的那块西方荒芜之地。”杨眉自从鸿钧离开之后,他的眉头就已经彻底皱成了一个川字,脸色也极为不好。

“我当然知道了,不过这关罗睺什么事情?那家伙还有他的同党被驱逐之后,不是已经不可能进入洪荒大陆了么?不然就会被天道排斥压制,除非废除全身修为重新修过。我可不相信他们有那么大的毅力,而且就算有的话,到现在顶多也就是一个太乙金仙就不错了。”灼天有些不屑,在他的想法之中。当年他们驱逐了罗睺之后,洪荒根本不可能再一次出现罗睺的势力,上一次出现的白骨邪童,也不过是以外而已。毕竟当年驱逐罗睺的时候,那些修为未达金仙的人,他们并没有在意。

“的确,当初我们都以为的确会这样。但是谁知道罗睺,还有他的势力居然会有那么大的魄力,居然直接分出了一道元神,直接在洪荒大陆再生。”杨眉在鸿钧离开之后,就开始简单的推演了一下天道。虽然他修为并没有鸿钧道祖高,但也比所谓的圣人之境高,所以他想推演天道,只要没有人故意掩埋的话不过是一瞬之间而已。

刚开始杨眉还有些奇怪,为何天道长河会出现那种变化,当然他也感觉到了在天道长河之外不远处推演天道的啸天,不过他并没有在意。他小心的避开天道长河上出现的那人还有啸天,继续的去推演天道。很快,他就发现了让鸿钧如此愤怒的事情了。原来罗睺以及他手下的几位比较重要的人,在他们离开洪荒的时候,从元神之中分出了一丝元神在洪荒大陆重生。随后杨眉在继续推演,这真是越推演越让他害怕,若不是这一次啸天无意之间的行为,不然他们还真不知道罗睺的布局。

“你说啥?罗睺那货居然肯分出元神?而且还特么的在洪荒再生?你别告诉我,这一次龙族的问题,就特么是他们搞的吧?喂,你们之前可是说过,这一次事情并不是罗睺他们直接插手的吧。”灼天一脸蛋疼,他之前以为这一次的事情,顶天不过是罗睺勉强降临一道分身,安排事件而已。但是如果是罗睺他们舍得将自己的元神分出,再生的话那就不一样了,那指不定啸天那家伙会有什么危险。

“唉……我也没想到罗睺这家伙居然这么有决断,宁可拼着修为无法再进的可能,都要将一道元神留在洪荒。”杨眉十分无奈的用手抚了抚额头,这一次他可十分头痛。若是罗睺他们的真身降临,他完全可以临时将自己的真身降临,直接去破坏罗睺的布局,这样反而可以让他获取功德方便日后行走。但是如今,虽然这只是他们的一道元神,但是却也是地地道道的洪荒之人,彻底地断了他出手的可能性。要知道,他在洪荒之中的那道分身,在上一次消灭白骨邪童分身的时候,也遭到了十分大的损伤,至今还在修补之中。

“那我们怎么办?这样我们也不能出手,只靠鸿钧一个人的话,应该还搞不定吧。万一啸天那小子一不小心,领了盒饭我们不就得继续囚禁在那里?”灼天一下子就不乐意了,本来他一直被困在鸿蒙枯井之中,都已经绝望打算找个好日子自我了断算了。但是听说杨眉和鸿钧找到了七色彩莲的继承者,这样的话他就有离开的希望,虽然可能会非常之久,但是有希望他就有的盼头就可以继续的等待了不是?可是现在这一次,如果处理不好的话,他的希望就会被彻底地打破。

“没关系,啸天那小子乃是拥有大气运之人,罗睺应该也不敢对他下手……吧。”说道最后,杨眉自己都有点不敢肯定,虽然说啸天的确拥有极大的气运。虽然并不会是那种,平时走个路都能捡个先天灵宝,或者混沌灵宝之类的。但是每当遇到危机之时,总会有各种各样的特殊情况发生,让其而可以安然无恙的度过……好吧,最多受一身伤咯。

而此刻啸天对于天道的推演,已经渐渐进入了节奏之中,他开始慢慢将浮现在自己眼前杂乱不堪的天道缓缓的理开。这是一个非常繁琐,而且非常重要的步骤,毕竟在眼前的天道之中,虽然杂乱不堪单其实任何一个微不足道的小问题,都可能与这一次时间有天大的关系,所以啸天需要极为认真的整理。

而在天道长河之中,那个由银灰色液体组成的人形,莫然地望着认真进行推演的啸天。模糊不清的脸庞之上,似乎浮现出了一道冷笑。随后,它随手一招,从天道长河之中瞬间涌起了一道巨浪,人形朝着啸天所在的方向一挥手,巨浪便带着无人能挡的气势汹涌而去。人形冷冷一笑,就转身准备离开。

但是它刚刚转身,忽然感觉到了什么立刻回头。它发现它方才招出的巨浪,已经消失不见了,而在原本巨浪和啸天之间的地方出现了一个,身穿紫色道袍一脸怒气的老道人。

“哼哼,你来到倒是挺快的。不过,你意识到了又能怎样?你还不是被天尊的计谋,算计其中知道现在才意识到。”看到了这名老道人,银灰色人形发出了冷冷的声音,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哼!这一次的确是老夫棋差一招,让罗睺占了便宜。不过你以为就凭你也可以组织老夫么?莫要忘了,你家天尊当年也被老夫驱逐。”这老道人,自然就是愤怒离开紫霄宫的鸿钧道祖。他意识到天道出问题之后,立刻推演一番自然也明白了罗睺的计划,这让鸿钧十分愤怒,他没想到罗睺居然大胆,付出那么大的代价不过是为了在洪荒大陆上留下他的眼线而已。

“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在说笑话么?”听到了鸿钧的话,银灰色人形笑了起来,“当初若不是鸿蒙枯井的那帮囚徒帮助,就凭你也是天尊的对手?若不是你乘天尊炼制弑神枪元气大损之时出手,你会是天尊对手?你不过是一个卑鄙无耻之徒而已,我为何要怕你?再说,就算你杀了我又如何?天尊的布局,岂是你能够破坏的?”

鸿钧现在被气的整张脸黑漆漆的,他当然知道这银灰色人形所说的都是事实,本身鸿钧就一直对没有凭借真实水平,胜过罗睺一次十分在意。第一次是接着盘古开天的余威,而第二次也是靠着杨眉他们的帮助,才取巧胜过了罗睺。

眼看鸿钧被气得一脸漆黑,银灰色人形似乎十分嚣张,要知道能如此让洪荒的天道合道之人,如此吃瘪可不是什么时候都有的。银灰色人形十分嚣张的狂笑着,“我劝你还是乖乖的滚回你的紫霄宫去吧,老老实实臣服天尊,说不定天尊还会让你继续在紫霄宫苟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话一出,鸿钧终于无法再忍了。直接挥手一道紫霄神雷射出,就要将这银灰色人形打杀。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这道攻无不克只在混沌神雷之下的紫霄神雷,居然被这银灰色人形轻而易举的化解了。

银灰色人形淡然地望了一眼鸿钧身后的啸天,随后看着有些惊异地道祖,轻蔑地一笑:“你的对手不是我,况且你这紫霄神雷的确威力无比厉害,但是你可别忘了有一类人可不是你这紫霄神雷可以劈的了的。哈哈哈哈,我的事情也已经完成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鸿钧你太令我失望了,没想到一直被天尊视为劲敌的人,居然如此不堪,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