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老龙王退却,啸天演天道

  • 洪荒逍遥侯
  • 辛统
  • 3208字
  • 2014-01-28 17:23:15

众人听了蟹将军的话之后,纷纷用一种十分奇怪的眼神看着啸天。而啸天也没有想到,事情的发展居然会是这样,他摸了摸鼻子,一脸纠结地望着众人:“这个……怎么说好呢,如果不是亲身经历,我自己都有点相信是我干的了。”

一听这话,蟹将军顿时放出所有威压,紧绷着身体护卫在敖闰的面前。不过其他众人脸上的表情,可谓是十分之精彩,这若是放到后世的舞台上,绝对比四川变脸有意思多了。敖闰伸出右手拍在了蟹将军的左肩之上,不动声色的化解了蟹将军身上的气势,这一手反而是让啸天心中翻起了巨大的波涛。他记得在后世的时候,无论看到什么洪荒类,或者和四海龙王沾边的小说之中,西海龙王敖闰在四海龙王之中属于修为较差的那类。但是现在看来,敖闰的修为一点都不必敖广差,甚至相比敖广更甚一筹。不过仔细想想,啸天也就明白了,毕竟西海是那种常年战乱的地方,如若没有两把刷子,这个西海水族之主的位置也坐不稳。

“哈哈哈哈哈,让啸天大圣看笑话了。我看蟹将军,恐怕是被人施了什么迷魂术,迷了神智才会说出这番话。还望啸天大圣不要介意,我西海龙宫对于啸天大圣还是极为信任的。”敖闰现在也十分头疼,就算是蟹将军所言为真,那又怎样?没看到敖凡还有敖灵两位,对于啸天可是十分信任,他可以肯定只要动手,这两位小祖宗绝对会毫不犹豫地站在啸天那一面。

“没事,我也不是那么小心眼的人。我看龙王如今首要需要做的,应该是先帮助蟹将军祛除邪法比较好。”啸天见敖闰已经率先让步,他自然不可能再说什么。不过他心里到是奇怪,为什么西海的五位妖王,会无缘无故的跑来袭击蟹将军。

虽然说西海的这五位妖王,啸天并不是都很熟悉,但是其中有一位他却十分熟悉。当年在白骨邪童的洞府之中,被他所救下的众妖族之中,正好就有如今的西海五妖王其中之一的镇山妖王。虽然并不是很了解,但是啸天也知道镇山妖王,虽然是那种看起来十分莽撞,却是外粗内细的人。现今妖族和龙族的关系,虽然不会很差但也不会太好,完全是靠啸天一个人来维持。

可是如果帝俊执意要出兵,啸天自然也拦不住也不会去拦,毕竟龙族归附妖族这件事乃是天道注定的,啸天只是希望能够使用更加平和的手段而已。所以这么看来的话,镇山妖王万万不会随随便便就袭击西海水族,而且还是西海龙宫的镇海将军。这其中一定有什么问题,可是啸天思考良久并没有什么头绪,毕竟这货之所以让很多人觉得难缠,无非是沾了后世所知的光而已。

敖闰待啸天说完,告了罪拉着蟹将军就离开了。不过摩昂却并没有离开,反而是一脸愤怒地瞪着啸天。啸天看到了一脸疑惑,但是很快就释怀了,他记得在吴承恩所著的西游记之中,曾经说过摩昂太子是一个刚正不阿的人,而且最主要的是这家伙属于那种大义灭亲的人。不过啸天也懒得解释什么,反正敖凡还有敖灵会替他解释的,于是他就闭上了眼睛开始养神。

“啸天大圣,你最好给我一个解释,不然休怪本太子枪下无情。”本来摩昂看到啸天望着自己,他还以为啸天会出口解释,结果没想到人家根本就懒得打理自己,直接闭目养神起来。气得摩昂直接亮出了兵器,一副要跟啸天干架的样式。

这一下可把伤势再一次发作,刚刚在敖灵的帮助下服用了灵酒,已经恢复一些的敖凡给吓了个半死。先不说啸天本身绝对没有任何问题,就单单是动手的话,啸天完全是碾压摩昂好么。他可是记得很清楚,当年和已经领悟了恶之极道的穷奇战斗的时候,啸天那时候修为不过堪堪进入金仙之境而已,就已经能让与领悟极道的穷奇缠斗。而如今啸天啸天虽然还是金仙,但也已经是被称为太乙金仙的金仙大圆满之境。

“诶诶,敖凡老大你拉着我干嘛?你没听到刚才蟹将军说的么?这货可是和白骨邪童的余孽勾勾搭搭,企图对我龙族不轨啊,你倒是放开我啊。”摩昂忽然之间大叫了起来,还各种的手舞足蹈的,企图挣脱开抓住他的人。但是真实的情况是什么样呢?敖凡虽然有点担忧,但是根本没有阻拦摩昂的意思,至于敖灵不知道是无聊还是怎样早就睡着了。至于啸天呢,这货压根就没打算搭理摩昂。

“呃……我说敖凡老大,你好歹给个面子,随便拉我一把呗……这样子我很尴尬诶。”自我表演了半天,但是毫无半点反应的摩昂,一脸尴尬地瞅着再旁边,跟看猴一样看着他的敖凡。不过谁知到,他刚看过去,敖凡就一脸‘我不认识你’的表情,将脸转到了另外一面。这样让摩昂十分尴尬,而此时珊瑚宫的气氛十分尴尬。

然而此时的啸天在做什么呢?若是从外表上看,感觉他可能是在睡觉,但是莫要忘记成就天仙的修士,就已经很难会陷入睡眠这种状态。何况啸天如今业已达到太乙金仙之境,随意怎么可能会睡觉?至于敖灵不过是在修炼而已,不过样子跟睡着比较相近而已。可是啸天并不是那样,如果细心感受的话,会发现啸天身上的气息忽隐忽现,并且每一次经过隐现之后都会变弱一分。

虽然说啸天这家伙在酿酒还有雷法之上,拥有着洪荒之中除却道祖之外的最高造诣,若是给予起一个酒祖或者雷祖的称号,都不为过。但是啸天多少在演算之上,还是有一定的造诣,毕竟每次伏羲女娲兄妹二人去三清修行之地时,啸天都会经常和伏羲混一起,还是有些了解。

所以他此时正在针对这次事情,进行一番推演希望可以破除迷雾,看出其中的真谛。不过很可惜的是,啸天太过小看这一次的对手了,若是平时只要不是洪荒那几位有名的大能出手,啸天多少都可以推算出个大概。但是问题是这一次他的对手,却是一个和他一样的存在,这让啸天的推演难度增大了很多。

啸天闭上眼睛之后,他变慢慢的切断了,自己元神与外界的联系。紧接着他缓慢的将自己的元神,小心翼翼地去触碰天道。而此时,啸天才明白每一次伏羲推演之时,到底是多么的凶险。其实每个人只要将自己的元神,与外界的联系彻底切断,都可以感受到天道,这样可以让修士更加方便的感悟天道,可以说是一种修炼的捷径。

但是如同其他捷径一样,这条捷径也拥有极大的凶险。当元神接近天道之后,天道会以一条奔流不止的大江的形式表现出来,如果元神不够稳固稍微接近一丝,都会造成元神不稳。当然并不是说远离就一定安全,因为天道长河有时候会翻起一些巨浪,如果一不小心被卷入其中,那么就祈祷你的运气逆天吧,不然……嘿嘿嘿。

此时啸天元神望着眼前,这一条银灰色的大江,心里忽然涌起一种当年第一次看到不周山的感觉。不过啸天很快就调整了他的心情,毕竟他现在的身份不一样,他早就已经不入天道之中了,不过却也不能太过肆意妄为而已。啸天缓慢地开始远离天道长河,没错就是远离天道并非靠近。很多人以为推演天道需要进入天道长河之中,其实如果那样的话你还推演个屁啊,能保住小命就不错了。

啸天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寻找到一个又不会被天道长河吸走,而且还可以清晰感受到天道的地方,毕竟他不是道祖也不是圣人,元神还不是那么坚固不能经受得住天道的洗礼。啸天小心翼翼地寻找适合他推演的地方,却冰没有注意到天道长河之中似乎产生了一丝变化。

很快,啸天寻找到了一处非常适合推演的位置。啸天的元神盘坐于此,立刻手捏法印。在他的面前,瞬间出现了一个阴阳图,接近着在阴阳图的旁边,慢慢地浮现出他记忆中后世看到过的八卦图案。当眼前的这个八卦图彻底稳定之后,啸天再一次掐了一个法印,在他身边四周再一次浮现出五个符文,分别代表着五行。而这就是啸天跟随伏羲学习推演之术之后,自己创出的一门推演之法——五行八卦命道图。不过可惜的是,啸天一直认为他这一门推演之法并未圆满,似乎命道图还需要一件与之相对应的灵宝配合才好,但问题是他感觉就目前来讲似乎就算是道祖也无法炼制这门灵宝。

随着啸天催动法决,命道图缓慢的运转了起来,而渐渐的从天道长河之中出现了一丝银灰色的气息,慢慢地被吸引到了命道图之中。这是啸天瞬间睁开了双眼,他的双眼呈现出冷漠无情的银灰色,这也是命道图运转之后的一种特征,乃是啸天暂时斩断自身情感之后的表现。

就在此时,天道长河异象突生,原本平静的长河忽然变得波涛汹涌。很快在天道长河的中央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漩涡,过了稍许在这个巨大的漩涡在之中,慢慢地升起一个银灰色的人形水团。

“糟了……居然还是被他算计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