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独饮狗儿酒,事件忽变数

  • 洪荒逍遥侯
  • 辛统
  • 3019字
  • 2014-01-09 15:57:10

敖闰很快就派人去寻蟹将军回来,毕竟蟹将军现在可以说是,西海的最后一根顶梁柱。如果蟹将军有问题,敖闰真的不知道应该用谁。虽然说西海和北海,是四海之中环境最差,而且还经常发生战斗的地方,高端修士着实不少。可是问题是现在的情况,不少高端修士都已经归入了鲨魔的阵营,况且一个高端修士也并不能改变什么。要知道修士之间的战争,可不是凡人之间的战争,一个高端战力可以改变很多。而修士的战争,一个高端战力往往只是起到标志作用而已。

啸天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静静地坐在凳子上,一口一口的品尝着西海特产的珊瑚蜜。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啸天常年酿酒的缘故,在品尝珊瑚蜜的时候,啸天心中忽然涌起了一股怒火。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好像非常想把酿造珊瑚蜜的人,给狠狠的揍一顿。这种酿制手法,完全就是糟践了珊瑚蜜的神效啊。

虽然说啸天还是对于珊瑚蜜的原料,保持怀疑状态。啸天一直以为他在洪荒呆的时间越久,他在后世之时的记忆便会更加淡化,可是没想到却翻了过来他在洪荒的时间越久,而他关于后世的记忆越来越深刻。甚至与一些他平时无意间看到的东西,都会十分的清晰,这也让啸天陷入了一种尴尬的境界。那就是他对于后世亲人的思念,成为了他修行之路上的一道十分之大的关卡。

好了,言归正传,既然对于后世的记忆越来越深刻,啸天当然死活都不会相信这珊瑚居然是植物,而且还会有花蜜。这不扯淡么?这尼玛可是在深海,按照后世的计算方式来看,这可不单单有几千公里深了,几万几千万公里都可能有。不过啸天并不在意这些,他在意的只是,这个酿造珊瑚蜜的人的手法,居然如此的劣质。

酿制珊瑚蜜的人,本意是想将珊瑚蜜,和各种西海特产的天材地宝,完美的糅合在一起。但是没想到却因为此人手法的限制,不但没有让珊瑚蜜的口感和功效提升,反而因为配置手法的问题,导致珊瑚蜜整体的效果降低了不止一个档次。这在啸天看来,如何不能心痛?要知道当年啸天,就算是用普通的灵果酿制狗儿酒,失败的时候都会心痛半天。何况说像珊瑚蜜之中,添加了不少啸天听都没听过的上等天材地宝。

这不,喝了几口之后,没有了第一次饮用的新鲜感之后。啸天便将珊瑚蜜放在了一边,从自己的芥子空间之中,拿出了一葫芦狗儿酒慢慢的品了起来。其实啸天的这种做法十分无力,不过如今他身份不同,况且他和龙族的关系,也不需要计较那么多。至于最主要的原因是,啸天实在觉得那个珊瑚蜜不堪入口,不得已之下才拿出自制的狗儿酒饮用了起来。

一旁的敖闰先是看到啸天,一直死死锁着眉头饮用珊瑚蜜。敖闰心中一紧,他可是从他大哥敖广那里听说了,啸天这一次的作为可是有老祖宗在背后伸腰。何况,他也清楚啸天既然能通过敖灵的几句话,就看出其中的问题,也的确有能力破除现今龙族的问题。但是他一看到啸天紧锁眉头,心中十分担忧,他害怕啸天发现了其他的问题,而这些问题对于现今的龙族却是有十分坏的影响。

但是随后敖闰差点就想掀桌骂人了,他还以为啸天特么的在思考龙族的问题,但是看到这货一脸嫌弃的放下了珊瑚蜜,然后拿出了他酿制的狗儿酒喝了起来。你说你特么和也就算了,那一脸贱贱地欠揍样到底特么闹哪样啊?敖闰已经欲哭无泪了,难道说在啸天口中,西海特产珊瑚蜜,就真的如此难饮么?

最后敖闰实在是忍不住了,而且啸天喝狗儿酒那贱怂的享受样,也让敖闰看的咬牙切齿。敖闰咬着牙齿,十分有理地问道:“大圣,我西海的珊瑚蜜,可不合大圣口味?还是说,大圣觉得珊瑚蜜有什么缺陷,不如你所酿制的狗儿酒?”

听到敖闰的暗讽地问话,啸天才猛地想起来,这里是西海不是昆仑。若是昆仑他嫌弃三清酿的灵酒,跑去喝自己酿制的狗儿酒也就算了,三清当他是亲兄弟各种宠爱,当然不会说什么。但是如今在这西海珊瑚宫,他不但各种嫌弃珊瑚蜜,还直接拿出了自己酿制的酒水饮用,最关键的是啸天自己也觉得自己刚才的表情动作有点贱。不过这不能怪他啊,珊瑚蜜对于他来说真的除了第一口尝鲜以外,完全就不能入口啊,口感太差了这不能不让他嫌弃啊。

不过啸天还是一脸歉意地看着敖闰,十分诚恳地说道:“不不不,龙王你误会了。只是在下粗人一个,对于珊瑚蜜这种比较精致的东西,实在不懂欣赏。虽然说觉得珊瑚蜜口感极佳,但是对于我来说,还是觉得没有酒水来的爽快。多有得罪之处,还望龙王见谅啊。”

啸天好歹也在洪荒混了那么多年,自然不会直接说“嘿,龙王。你们家的珊瑚蜜,是谁酿制的啊?酿制手法忒特么差了,完全不能入口好么?”要是啸天敢这么说,他敢肯定敖闰绝对直接掀桌,然后狠狠地揍啸天一顿。然后必然会对啸天日后的调查工作,造成很大的影响。要知道他虽然现在是好心,帮助龙族调查内乱的真相,但是还是难免会落下一个,干涉他族内政的问题。如果这事闹大了,指不定会直接造成龙族和妖族的大战。

“原来如此,不过大圣所酿制的灵酒,相比起我西海的珊瑚蜜,口感的确是更甚一筹。说起来,这珊瑚蜜倒是老龙闲着没事干的时候酿制的,自从品尝了大圣的狗儿酒和蒸馏酒之后。老龙一直思量着如何改良珊瑚蜜,但是一直没有什么成效。大圣,你是这方面的专家,不如你指点指点?”敖闰是和等人也?怎么会听不出啸天的意思,不过好歹啸天没有明面说出来,而且他也清楚珊瑚蜜的一些问题。这珊瑚蜜也就招呼招呼那些啥也不懂的人,招呼行家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一听这话,啸天瞬间两眼放光。其实他刚才在喝狗儿酒的时候,就已经在思索如何改良珊瑚蜜了,倒也是弄出了几种方案。他还发愁应该如何将这些方法告知龙王,没想到敖闰这么上道,直接开口请教。不得不说,自从啸天接触酿酒之后,他整个人一提到酿制灵饮的问题,整个人就会十分之激动。这也让啸天曾经怀疑,他迟迟无法立道,除却他对后世亲人的思念以外,该不会就是因为他对于酿酒之道的执着。说不定,日后他若是酿制出什么神饮,就会一下得道或者说证道也不一定。

不过很可惜,目前的情况并不能允许他们,好好的交流酿酒这个问题。方才被敖闰派出去寻找蟹将军的人回来了,而他的身后则跟着浑身是伤的蟹将军。敖闰一看到蟹将军的样子,大吃一惊连忙走了过去将蟹将军,搀扶到了一个座位之上。而啸天等三人,也一脸惊疑,对于蟹将军的实力他们心里还是有底的。虽然他们离开之时,有一些灰衣人拦住了他们,但是就凭那几个歪瓜裂枣,根本不是蟹将军的对手。

“老蟹,你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西海的那群凶兽,又前来冒犯我西海?不对啊?前段时间,老夫不是亲自率兵,斩了他们的几个首领么?”看到蟹将军身受重伤,敖闰十分担心。因为蟹将军现在代替之前鲨魔的位置,镇守西海如果他出了什么问题,那就代表被西海镇压的凶兽出了问题。现在这个节骨眼上,敖闰可不希望西海腹背受敌啊。

“禀龙王,小将是被西海的五位妖王打伤。”蟹将军面色苍白,嘴唇发紫整个人十分虚弱。啸天看了之后,虽然觉得蟹将军可能有问题,但是还是从芥子空间之中,拿出了一颗老君炼制的疗伤丹药,喂他服下并且灌了一口狗儿酒。

“蟹将军,你可记得我是谁?”待蟹将军服用完丹药,脸色变得稍微好了一点之后。啸天走到了他的面前,低头看着依然有些虚弱的蟹将军。虽然说他十分奇怪,为什么蟹将军会和西海五妖王相遇,但是目前的情况还不是问这些的时候。

“恩?啸天大圣?”一看到啸天,蟹将军一下就激动了起来。也不管自己带伤的身躯,连忙抡起自己手中的巨钳,将啸天逼退。随后他一脸激动的站到了敖闰的面前,对身后的敖闰说道:“龙王大人,切莫接近此人。妖族已经和白骨邪童的余孽勾结,小将便是被西海五妖王,和白骨邪童的余党击伤。并且,小将还听闻西海五妖王,是奉妖族啸天大圣的命令。”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