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暗潮波涛涌,行事步步惊
  • 洪荒逍遥侯
  • 辛统
  • 3116字
  • 2013-12-24 13:25:05

解除了误会之后,摩昂带着敖凡三人超珊瑚宫走去,寻找他的父王西海龙王敖闰。不过很明显的可以看出气氛完全不对啊,首先是前面的啸天、敖凡、摩昂三人边走边说着什么,时不时还发出一些猥琐的笑声,至于敖灵则是一脸无奈地跟在他们的身后。

“我说天哥,为什么你也要和这两个猥琐的家伙一样啊?”敖灵极为不开心地狠狠戳了一下啸天的腰,虽然说修炼到他们这个地步的人,别说戳下腰了就算是狠狠踢一脚小伙伴都没所谓。不过啸天也知道这个时候,最好还是顺着敖灵的性子比较好,毕竟其实啸天真的还不是那么会和女孩子相处。还没有来到洪荒之时,一天到晚就和自己宿舍和同系的那帮基佬混,来到洪荒之后说句实话,他见过的女性修士十个指头都数的过来。

没过多久,摩昂就带着他们三人来到了,珊瑚宫的大厅之中。啸天三人随意找了两边的座位坐了下来,只有摩昂自然是去寻找他的父王。三人刚刚坐下,很快就有一些侍女,为他们三人呈上了西海特产——珊瑚蜜。这珊瑚蜜是西海通过对珊瑚的花蜜进行提炼,再配以其他灵果之类的材料,炼制的一直花蜜茶。不过啸天知道了之后,撇了撇嘴各种不屑,就算他是学历史系的,但是最起码珊瑚是由一种叫做珊瑚虫的生物组成。不过他想了下,反正这里是洪荒,说不定珊瑚还真就特么可以开花呢?

稍微坐了一阵之后,摩昂带着他的父王,西海龙王敖闰来到了大厅之中。敖凡和敖灵看到敖闰进来,立刻起身亲切的喊了一声二叔(注:关于四海龙王的辈分,我是按照东西南北这个顺序来的。咳咳,有点胡闹,别介意)。至于啸天虽然也起身站了起来,不过也并没有对敖闰行礼。本来看到态度有些傲慢的啸天,敖闰心中还有点略不爽的感觉,但是想到啸天的身份之后也就释然了。再加上啸天此次还是前来帮助龙族的,敖闰也就没在意他的态度。其实只有啸天心里才知道,如果他就贸贸然给敖闰行礼的话,先别说他那个师傅了就算是他体内的七色彩莲,都会折腾他一段时间。

“啸天大圣,我自从接到了兄长的传信之后,可是日盼夜盼总算是把你们盼来了。”敖闰说此话之时,却是发自肺腑。虽然说调查龙族内乱真相,的确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可是敖灵这个小祖宗才是他最担心的。他还有他其他两个兄弟,可是对这个侄女宠爱有加,丝毫不在她父王敖广之下。

“哈哈哈哈哈,我看龙王你是盼着敖灵这个小家伙吧,我估计我们离开没多久,敖广就跟你们说了这小家伙偷跑了出来。”啸天听了敖闰的话之后,笑了起来。不过也是,当他刚刚发现敖灵跟上来的时候,也是心中惊骇万分。就算是之前赶路的时候,虽说他们几人玩玩闹闹,但是其实啸天心中可是十分谨慎。若是敖灵出走的消息走漏,那会给之后的调查带来极大的变数。

“谁说不是啊。我说灵儿啊,你这丫头也真是的。一声不响就偷偷跑了,你不知道你父王和母后很担心你啊。”敖闰看啸天看出自己的意思,也就顺着话跑到敖灵身边,开始絮絮叨叨了起来。这一幕让啸天看的羡慕不已,想当初来洪荒之前,他从来不珍惜跟自己父母家人相聚的时光,总是想着借口出去跟朋友玩。但是现在,他多么希望自己的家人,能够好似敖闰这样,来跟自己唠叨就算是骂自己他都愿意,可惜这是不可能的。

“还有啊,你又不是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你这么随意出来乱跑,万一遇到乱党那可如何是好?就算是有你大哥还有啸天大圣在,但是你也知道有些时候啸天大圣不好出手,况且你大哥的伤也没彻底好。”讲的讲的,敖闰从一开始的关心,开始责怪起敖灵。这让敖灵这个小妮子有点不开心,撅着小嘴吧一脸不开心的看着敖闰,但是敖闰显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发现这个情况之后,敖灵立马换上可怜兮兮的表情,用水汪汪亮晶晶的表情瞅着啸天。于是,玩家啸天受到‘萌杀眼神’LVmax攻击,已阵亡。

“我说敖闰啊,你先等会在教训这个小丫头,我们这一次来可不是听你训话的啊。”啸天因为敖灵这丫头的卖萌攻击,瞬间觉得HP一直下降啊,不带这么犯规的啊,卖萌可耻啊。不过很快啸天还是恢复了过来,再怎么说也是个活了那么久的狗不是?所以,他立马打断正在给敖灵上人生哲理课的敖闰:“说起来敖闰啊,我觉得有件事必须跟你说一下比较好。”

“对对对,啸天大圣说的是。瞧我这记性,一不小心就把正事给忘了。”一听啸天说正事,正说得兴起的敖闰,总算是想起来这一次啸天他们来西海的目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让啸天再一次对洪荒的传说质疑了一把,这特么天然呆的敖闰管西海真的大丈夫?随后敖闰又问道:“不知道,啸天大圣说的事,是什么事情呢?”

“在说之前,我想先问问你。现在你西海暂代镇海将军之位的,蟹将军人身在何处。”正经起来之后的啸天,原本懒散洒脱的气息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高高在上的威严感。这让跟他十分熟悉的敖凡大吃一惊,他从来没有见过啸天这个样子,至于敖灵眼中则显出一丝莫名的凝重。

敖闰看到啸天的变化,心中自然也是吃了一惊。当他听到了啸天的问话,尤其是啸天那种类似该当何罪的语气,让敖闰知道事情似乎有了新的变化,而且极为严重:“蟹将军此时应该正在巡查西海,估计不出一会功夫就会回来。不知道大圣找他有什么事情?”

“哼,巡查?我看蟹将军此时并非在巡查吧,说不定他都已经把西海龙宫给卖了。”还不等啸天说话,一旁的敖凡率先开口。虽然他心里也知道,就算是蟹将军生了反心,他这个二叔肯定是不知情的。可是还是忍不住怪罪了起来,毕竟之前在白骨洞府之时,若不是他们运气好破了蟹将军的战阵,估计他们就已经生死了。

“凡儿,你说什么?蟹将军对西海忠心耿耿,怎么可能出卖龙宫?此话莫要再说,我西海龙宫若说谁最信得过,蟹将军自当首位。”敖闰一听敖凡的话,脸上立马露出了不悦的表情。不过他心中却在思考,为什么啸天大圣还有敖凡,会忽然提到蟹将军。他心中隐隐有一丝不好的预感,但又说不出来为甚会有如此的感觉。

“敖凡,敖闰再怎么说也是你二叔,不可无礼。”其实方才敖凡的插嘴,完全是啸天指使的,毕竟虽然说这一次他死前来帮助龙族的,但是毕竟再怎么说他也是个外人,有些事情并不好直接说。而且啸天也仔细观察了一下敖闰的反应,虽然他认为敖闰被策反的可能很低,但是为了保险起见,还是做一个小小的测试。虽然说,其实这种测试并不是那么很有效,不过是为了安心而已。

“敖闰你也不必如此生气,敖凡之所以这么说也是有原因的。其实在来西海之前,我们先去了一趟白骨洞府。”啸天淡淡地望着敖闰,他发现敖闰在听到白骨洞府的时候,并没有任何反应。于是他心中猜测,要么敖闰的确不知白骨洞府的情况,要么就是这家伙的演技不错。“在哪里,我们被蟹将军等人围攻。若不是蟹将军所布下的战阵,忽然出了一些纰漏,估计今天我们三人就交代那里了。最关键的是,我发现蟹将军似乎……勾结了白骨邪童的余党啊。”

本来当啸天提到白骨洞府的时候,敖闰并没有什么感觉。其实当初白骨邪童被诛灭之后,敖闰也曾经率军前往过那里,毕竟白骨洞府虽然是邪修洞府,但是也有不少天材地宝,所以当初他也曾经打着清扫余孽的借口去过那里。不过随后,当他听到蟹将军曾在那里围攻啸天等人时,他心中翻起了幡然巨浪。他可是清楚的知道,蟹将军此人与敖凡的关系虽然一般,但是却不是那种会无端端挑事之人。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蟹将军对龙族忠心耿耿,怎么可能会勾结白骨邪童的余党?”在听到啸天最后一句话之时,敖闰总算忍不住了大声喊了起来。他无论如何都不相信,蟹将军会背叛龙族,蟹将军可以算得上是西海龙宫,最后一道也是最坚固的一道防线。若是蟹将军,真的勾结乱党,后果不堪设想。

“那么,不如现在就派人去请蟹将军归来。看看,蟹将军现在是否在西海巡查,还是人在白骨洞府?”啸天也知道敖闰必定不会相信这个事实,也并没有多说,反而让敖闰召回蟹将军,这样一切自会真相大白。可是啸天怎么都想不到,他此举却间接导致了龙族与妖族的大战。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