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妖龙起争执,鸿钧被火烧

  • 洪荒逍遥侯
  • 辛统
  • 3239字
  • 2013-12-18 21:44:35

灵风妖王听道这个小妖的话之后,顿时火冒三丈。心道这水族太过分了,而且这也实在太无耻了,居然在啸天大圣伤势复发之时偷袭大圣。灵风妖王心想,此时啸天大圣虽然,因为这些小妖的阻挡,成功的逃脱了。但是这帮水族也不能原谅,当下大喝一声:“镇山、长牙,拦住他们,这帮杂种之前偷袭大圣。咱们先帮大圣,算一下这笔账。”

本来刚刚救下几个小妖的两名妖王,真打算开口询问事由,一听灵风妖王的话也是气愤难耐。二人也不多说,撸起袖子就冲了上去。而此时的蟹将军早已恢复清醒,一开始稀里糊涂的跟一群灰衣人斗法,谁知到打的打的居然变成了一群小妖。然后现在西海的五位妖王,居然都来了这里,还嚷嚷着水族偷袭了什么大圣,这让蟹将军一脸无奈。

蟹将军现在一头雾水,连忙准备出声喊停。但是这是他忽然听到身旁,一个不是那么显眼的小兵悄声说道:“禀告将军,我之前就曾经发现过,这些妖族曾经鬼鬼祟祟的来过白骨洞府。而且方才,我似乎有简单他们之中,有不少是刚才发现的白骨邪童的同党。最关键的是,将军这些妖族方才出手阻拦我们捉拿白骨邪童同党,他们会不会已经联手了?”

蟹将军一听觉得十分有理,虽然他现在大脑还是晕乎乎的,但是这小兵的话逻辑十分清晰,而且他以前也曾经听闻过一些事情。仔细考虑了一下,心道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也大喝一声:“兄弟们,眼前这群妖族,和白骨邪童的余党勾搭,肆意残害我水族。我们不能放过他们,兄弟们随我上。”

一声令下,原本都有些茫然的士兵们,顿时在眼中燃起了熊熊怒火。而镇山等五位妖王,在听到蟹将军的话之后,心里也有一些疑惑。但是考虑到这帮水族,居然敢偷袭啸天大圣,对于胆敢伤害自家老大的人,他们绝对不能放过。于是两伙人开始了混战,不过也许双方心中都有那么一丝疑惑,与其说两方混战,倒不如说是人数比较多的比武。

早就脱离了战团的灰袍修士,望着看起来十分混乱,但是其实十分和谐的战团。她微微皱了皱眉头,心中有些不悦,对十分恭敬地立于身旁的灰衣修士说道:“蚀心,这就是你打算给我看的好戏么?就这种程度,等到之后双方都冷静下来之后,怎么进行我们的计划?恩?”

“圣女大人,您放心。属下自然有其他的安排,您将安心的看好了,之后龙族的麻烦就不单单是来自内部的了,或许妖族也会考虑掺一脚。”被称作蚀心的灰色道人,并没有因为灰袍修士的不悦而感到惶恐,反而是一脸轻松地说道。并且在说的时候,还带着十分骄傲的语气,让一旁的灰袍圣女有些惊异地看了一眼他。

果然没过多久,原本相对比较和谐的战团,忽然出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战团之中出现了一丝淡淡的粉红色雾气,但是战团之中的人都没有任何一个人注意到这些,他们不知不觉之中在战斗之中,吸入了很多很多的雾气。而随着吸入雾气的增多,原本并没有很激烈的局势,越来越严重越来越剧烈。随着战局的激烈程度,场上原来淡淡的粉红色雾气,已经慢慢地变成了浓郁的血红色雾气了。

灰袍圣女看到这个变化,心中也感到十分满意。看着场上众人双眼泛着血光,灰袍圣女笑了起来,笑的十分张狂十分嚣张。看着场中激斗的两伙人,灰袍圣女口中喃喃说道:“哈哈哈哈哈哈哈,敖广啊敖广,上一次有啸天大圣的介入让你们龙族躲过一劫。我看这一次,是不是还有人能过救你们龙族,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看着灰袍圣女癫狂的姿态,蚀心道人并没有说什么,也没有露出什么表情。他用一种近乎癫狂的眼神,望着场中战斗的两方人,他的脸上露出了疯狂的笑容,而眼神之中除了癫狂还带有那么一丝仇恨。随后他转身十分恭敬地,对着那个灰袍圣女说道:“圣女,此件事情已经大概完成了,我们是继续在此看戏,还是?”

“现在这里的事情都已经完成了,我们还看什么?看着一群小妖还有水族,打来打去真的很有意思么?”灰袍圣女白了一眼蚀心道人,蚀心道人有些无奈的挠了挠头。随后灰袍圣女也没搭理他,淡然说道:“接下来当然是要去一趟西海,虽然说如今我们,已经成功的挑起了龙族和妖族的矛盾。但是你也知道啸天妖圣那个人的本事,虽然他的修为不是那么高,但是其手段十分厉害。不但可以击败甚至击毙一些普通的大罗金仙,而谋略也十分厉害,上一次不但不动一兵一卒解决龙族的威胁,而且还轻松地解决了白骨邪童。还是得小心点这个家伙,难免他又闹出什么幺蛾子,破坏我们的计划。”

听了这话,蚀心也是恍然大悟。本来从一早他们就一直计划,让妖族和龙族发生冲突来一场大战,好让他们渔翁得利。但是没想到忽然冒出来一个啸天,把他们策划的完美无缺的计划,给彻彻底底给的打乱了。要知道当初他们为了完成这个计划,可是下了极大的代价,才将白泽这个他们一直都看不上的妖圣,给迷惑住从而达到实施计划的目的。但是没想到的是,啸天一出现不但立刻破除了白泽身上,被他们种下的暗示种子,还直接把整个计划给破坏的完完全全。不过幸运的是,虽然上一次的计划被啸天破坏了,但是在妖族和龙族还是有一定的影响。

“哈哈哈哈,圣女不亏是圣女,果然比属下想的周到。”想明白其中道理之后,蚀心道人笑了起来。也并没有在关注场上打斗的两拨人,留下了十名精锐,方便之后处理之后的事情,立刻跟随灰袍圣女离开了此地。他们一路上顺着之前啸天逃走之前,留在啸天身上的气息,追寻了出去。

“喂喂,鸿钧老头,你就打算这么干坐着?”在混沌深处的紫霄宫之中,坐着三名道人。为首的是一位身穿紫色道袍,手拿拂尘一副得道高人的道人;一名身穿柳绿色长袍,童颜白发的老者;最后一名则是穿着一个黑色肚兜的,皮肤好似羊脂白玉般滑腻的小娃娃。说出这句话的正式,这个小娃娃。

“ZZZZZZZZ~~”小娃娃发现穿着紫色道袍的道人,也就是鸿钧道祖一直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他连忙跑过去瞅了瞅。发现这个家伙居然睡着了,但是打死他都不相信,鸿钧道祖会睡着。毕竟鸿钧的修为已经达到了圣人之境,怎么可能会睡着。看到鸿钧道祖这个样子,气得这家伙跳了半天,但是不但鸿钧道祖没搭理他,就算是身旁的白衣老者也没有搭理他。

“唉.我说小灼天啊,你能不能别跳了啊。”鸿钧道祖好像,因为这个被成为灼天的小娃娃弄出的声音吵醒,有些懒散的打了瞌睡。他伸了一个懒腰揉了揉眼睛,一脸没睡醒的样子看着灼天娃娃:“你看我老人家这么大年纪了,好不容易安稳的睡一会,你愣是给我吵醒你这是打算干啥啊?”

“你特么睡你大爷啊,你特么已经是圣人之境了好么?”灼天娃娃一听到鸿钧道祖的话,气得都有点发疯了。他一步就冲上去,一把揪住了鸿钧道祖的胡子,扯着他的胡子大吼:“你不要告诉我,你把我们从枯井里叫过来,就是为了看你睡觉的吧。下面都出了那么大的乱子了,你丫的是不是打算看着我们兄弟的救星就这么挂了?你信不信,我烧了你的紫霄宫啊?我告诉你别以为其他人怕你,我就怕你,你知道我就算烧了你这地方,天道也找不到我。”

“哎呀呀呀呀,灼天啊灼天~我刚才这不跟你开玩笑呢嘛,你别这么生气啊。你看看我这紫霄宫,可禁不起你这么一把火。”本来鸿钧道祖还打算打哈哈,但是没想到灼天这一嚷嚷,吓得连忙正经了起来。但是灼天并不打算饶了他,一直随手一招,招来一朵黑色的火焰,点着了鸿钧道祖的胡子。“哎哟哎哟,灼天灼天,赶快熄了赶快熄了,老头子我可受不了你这灭世黑炎啊,快熄了。”

“就不要,我告诉你。如果啸天那小子出了什么纰漏,你可别怪我翻脸不认人,要知道就算是我的本体进入洪荒世界。天道也不能那我怎么样,要知道虽然我的灭世黑炎,和罗睺的天魔大法都是毁灭性质的道,但是和天道相合,你自己考虑清楚。”灼天根本不买鸿钧道祖的账,再一次伸手招来一朵黑色的火焰。鸿钧道祖一看这样,连忙一脸可怜兮兮地望向一旁的白衣老者。

“好啦好啦,灼天别跟这家伙完了。虽然这货人品是不咋地,还各种不要脸,不过好歹也是洪荒天道的合道之人。”看到鸿钧道祖可怜的样子,白衣老祖终于开口了:“而且灼天,你这家伙从来不去参透洪荒天道,自然对有些事情不清楚了。这一次,啸天非但没有任何危险,反而对他来说还是一次大机缘。不但可以让他寻到他的道,或许还会有那么一段美好的因缘,你就安心坐下来看好了。再说,就算有危险的话,鸿钧这老小子第一个坐不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