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诡计的展开,天大的阴谋

  • 洪荒逍遥侯
  • 辛统
  • 3054字
  • 2013-12-09 18:55:45

“圣女大人,探子来报。西海五位妖王,已经收到了消息,现在正在赶来的路上。”一直隐藏与白骨洞府附近的灰衣修士,刚刚听完手下报告的消息。立马走到了那名娇小的,一身灰色长袍的矮小修士身旁。

“哦?是么,看起来他们的行动还是蛮快的嘛。”身穿灰色长袍的修士微微的点了点头,随后对着身前的灰衣修士说道:“派几个人去帮助我们的啸天大圣,还有敖凡太子他们把阵破了。不过之后的好戏,可就演不出来了。还有就是,记得千万不要让他们感觉到,是有人帮助他们,明白么?”

“是,属下明白。”灰衣修士行礼领命,立刻点了几个在阵道之上,有一定造诣的手下,让他们去执行这个任务。在做这件事的时候,灰衣修士浑身颤抖,眼睛之中露出了激动以及疯狂之色。而在灰衣修士不远之处的所谓圣女,看到灰衣修士的状况,在她隐藏与灰色长袍之下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轻蔑地微笑。

至于啸天三人,虽然他们一直在和蟹将军等人对峙,但是实际上他们却一直在恢复方才消耗的灵气。而蟹将军他们,虽然说他们完全可以变换阵型,采取强攻的话说不定可以直接拿下他们三人。可是就算是蟹将军,如今也因为未知的原因失去理智,可是毕竟他是一个身经百战的将军,知道只要自己等人一旦变阵一定会有漏洞,这样啸天他们三人必定有办法脱困而出。

啸天抬头望了望灰蒙蒙的天空,虽然如今天空被乌云所遮盖,但是啸天还是大概可以判断出现在的时间。他现在心中十分焦急,因为现在已经快到子时了。敖凡的伤势一直并未完全康复,所以只要一到午时和子时,敖凡至少要有三刻钟的时间是一个废人,完全没有任何战斗力。

啸天现在很无奈,他也想尽快解开现在的困局。只要能让自己这一方拥有优势,就算是之后敖凡的伤势复发,啸天也有办法保护他的周全。可是现在的问题是,他们双方几乎都忌讳着对方,完全陷入了僵局,这种情况啸天十分无奈。

“难道说只能用那招么?但是这样的话,会伤及蟹将军他们,现在这种特殊情况,根本不容龙宫有任何的战力损失啊。”其实想要破解这种困局,啸天并不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就算是敖凡包括没怎么见过世面的敖灵,都至少有一百种方法解开这种困局。可是问题就在于,这种方法却是不计结果的,如果说伤到他们自己,只要不是致命伤其实都没所谓,可是问题是如果伤到了蟹将军他们,那就是一个很大的问题。虽说他们三人也经历过很多,但是说到底还是见识不足,所以一些该下的决心却迟迟做不了决定。

不过就在这时,原本僵持的局面忽然发生了意思变化。也不知道是蟹将军觉得这么等下去没有用,还是已经丧失了耐心,忽然之间动了起来,这一变化让啸天三人十分兴奋。可是此时的蟹将军的心中,却掀起了巨浪,他只是暂时失去理智而已,但是他并没有变笨。他很清楚,方才那一丝变化,根本不是由于他的决定而产生,那是因为有人在试图破阵引起的变化。

不过现在一切都已经没有意义了,就因为这一丝变化,啸天他们三人抓住了机会,联合一击打开了一道缺口逃了出去。蟹将军看到这种情况,自然十分愤怒,立刻率领着身后的士兵冲了出去。啸天回头看到蟹将军他们追了出来,也不恋战认准了西海的方向就冲了出去,他现在的首要想法就是,只要到了西海,一切都可以池底解决。

很可惜的是,啸天的如意算盘很快就被打破了。因为他们几人刚刚冲到,白骨洞府的大门处,就被一群身穿灰衣的修士拦了下来。虽然说啸天清晰地感觉到出,这些家伙的修为就算全部一起上,他已经可以轻松搞定,但是领头领命修士尤其是那个高个修士身上的气息,让啸天不敢轻举妄动。

“天哥,这个气息该不会是……”啸天感觉得到,敖凡自然也该觉得到。相比于啸天的不动于色的样子,敖凡就没有那么平静了。至于身边的敖灵,则是完全一副不明真相的样子。

“没错,的确是他的气息,看起来当年杨眉真人。的确是没有确认清楚,留下了一些纰漏。”啸天眉头紧锁,望着身前的这群灰衣人。随后很快几道破空声,看样子是蟹将军他们追了上来,啸天微微偏头看了看立于他们身后的蟹将军。

刚刚赶到的蟹将军看到这些灰衣人,一开始还以为他们是来接引啸天他们的。顿时越来越确定,啸天等人其实就是白骨邪童的同党,至于样子的话在洪荒有大把的易容功法,想要在气息和样子上模仿其他修士,可是分容易的事情。蟹将军大喝一声:“哼,你们还是你们不是白骨邪童的同伙,还不赶快束手擒来。”

只见蟹将军举起自己的大钳,就朝啸天冲了过来。可是谁想到,蟹将军距离啸天还很远的时候,本来看在啸天他们逃走路上的灰衣人忽然动了。两名灰衣人直接飞身而出,一人手持长枪一人手持巨锤,将蟹将军气势汹汹的攻击给挡了下来。这一幕让啸天三人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按理说既然这些家伙和白骨邪童有关系,那么和啸天等人必然是敌对关系。可是他们居然会出手帮助自己等人,这一点无论是啸天还是敖凡都无法理解到底是为什么。

可是啸天下意识觉得这一切绝对有问题,这些灰衣人不可能无缘无故地帮助他们,可是啸天却实在想不通到底有很么不对。啸天再一次看了看灰衣人的首领,又抬头看了看天空,发现此事已经离子时不远了。拿出一瓶蒸馏酒递给了敖凡,让他提前引用这样的话虽然没有,子时的时候再饮用的效果好,可是现在情况危急也只能行此下策。

很快子时到了,敖凡的伤势果然还是复发了,可是因为已经按照啸天的方法,进行了几次治疗,所以这一次并没有以往那么严重。可是果然还是和啸天的预料一样,敖凡完全丧失了战斗力。本来十分担心在敖凡的这个状态之下,灰衣人会毫无顾忌地攻击他们。可是接下来的结果却让啸天,再一次大吃一惊,因为这帮灰衣人非但没有攻击他们,反而还帮助他们拦下了蟹将军他们。

虽然说啸天不知道这帮灰衣人,到底葫芦里买的什么药,可是这么好的机会不抓住,那就太对不起他来洪荒混的这么多年。啸天一把扛起敖凡,然后来着敖灵的手,在灰衣人和蟹将军等人无暇顾及自己的时候,一瞬间就开溜玩命地飞向西海的方向。

看到啸天三人的离开,灰衣人的首领还有那名身着灰色长袍的修士,都露出了一丝意味不明的笑容。随后只见这群灰衣人,忽然将自己身上的灰色道袍全部撤去,换上了乱七八糟的铠甲等等东西。而他们身上的气息,也瞬间从原本阴气森森的感觉,变成了浓浓的妖气。

与此同时,离这里不远的地方,五位妖王带领着他们的手下总算赶到了这里。为首的镇山妖王一下就看到了,在白骨洞府之外有一群西海水族,正在和一群修为还算看得过去的妖族大战。他二话没说,拎起了手中的一对大板斧立刻冲了出去,随手为一名险象环生的妖族修士挡住了水族士兵的攻击。

“你们是谁的手下?为何在此和水族发生战斗?”看到镇山妖王率先冲了出去,其他四位妖王也落后,纷纷冲了上去。不过性格相对比较沉稳的灵风妖王,还是先随手抓了一名妖族修士询问,看看到底怎么回事。他记得当时柴头说的是,一群西海水族围困了啸天,但是为何到此之后看到的却是一群妖族修士,正在何水族士兵战斗。

“啊?啥?诶?小妖参见灵风大王。”这个被灵风妖王抓住的妖族修士,先是一愣然后看清了来人之后,立刻行礼说道:“禀告灵风大王,小的是镇山大王手下的。本来我们奉命在此监视,但是谁想到那些水族欺人太甚,居然趁着啸天大圣伤势复发偷袭。我等当然不能让他们就这么欺负大圣,所以小的就和一起前来的兄弟们,帮大圣拦下这些该死的水族,随后让啸天大圣方便逃跑。”

听了这小妖的话之后,灵风大圣心中有了计较。他是十分欣慰地拍了拍这名小妖的肩膀,然后说了句‘之后少不了你的赏赐’,之后就直接冲了上去。他没有看到的是,他刚刚离开,那名方才还有些天然呆的小妖立刻露出了奸诈的笑容,低声对身边一名同样有些天然呆的小妖说了句:“计划开始,让我们给妖族还有西海龙宫一份大礼。”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