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邪异白骨殿,莫名遭追捕
  • 洪荒逍遥侯
  • 辛统
  • 3103字
  • 2013-12-04 22:20:11

“咳咳……咳咳,天哥,我怎么感觉这有点不对劲啊?”很快啸天他们几人就来到了白骨洞府的遗址,但是展现在他们面前的这副场景,却让他们都感觉十分惊讶。倒不是说这里的情况太糟糕了,而是这里情况对于他们来说实在是太好了。非但没有其他修士占据这里,而且整个白骨洞府的遗址,似乎就好似根本没动过一样,跟啸天最后一次看到的时候一模一样。

“恩,的确有些不对劲。过去这么多年的时间,这里不可能一点都没变。等会一定要小心,我怕会有什么东西在这里埋伏我们。”啸天领着傲凡敖灵二人,降到了白骨洞府的门口。十分谨慎地望了望周围,虽然说在如今这个洪荒,有不少奇异地事情,更何况啸天的本身就是一个奇异的存在。

可是,在这个世界之中有很多很多的东西,就算在怎么奇怪,都是无法改变的。比如说时间,比如说空间,而现在在他们眼前的一切,给人的感觉已经完全违反了时间的规则。这一反常的事情,让啸天十分担忧。白骨邪童本身就不是一个普通的修士,而是罗睺留在洪荒的诸多眼线之一,谁知道他会不会有什么后手留下。说不定,当初杨眉真人消灭了白骨邪童的分身之后,还留有其他的东西并没有被杨眉真人发现,所以发出了一些什么信息。

他们三人小心翼翼地走到了白骨洞府的大门之前,看着有些残破的白骨门,啸天眉宇之间形成了一个川字。现在白骨洞府给予他们的感觉,就好像是有什么力量或者什么人,故意将整个白骨洞府保留的完完整整,专门等他们去调查一些事情。啸天和傲凡互相对望了一样,他们都发觉了这件事的问题所在,可是他们并不能确定到底是什么情况。没有办法之下,他们二人只能更加小心的超白骨洞府之中前进。

至于敖灵这个小丫头,可能是因为害怕,一来到白骨洞府的地界之后,就一直死死地拉着啸天的衣袖跟在他的身后。这一情况可是让傲凡各种嫉妒,以前凡是出现这种情况,敖灵可是都是跟在自己这个哥哥的身后。看着跟在啸天身后的敖灵,傲凡感觉自己好似有种很重要的东西被夺走了,心中泛起了浓浓的醋意。

“傲凡,你有没有问道好似有一股很浓的醋味?”啸天忽然闻到了什么,作为一个本体是狗的他来说,他的鼻子可是十分灵敏的,很快就闻到了一些不属于这里的味道。这个发现,让啸天一下就进入了警戒状态,随时都可以进攻。

“哈?天哥?你是不是闻错了?我怎么没闻到?灵儿,你有没有闻到?”傲凡心中一惊,他没想到他心中的醋意,居然都已经影响到了外界,让他连忙将自己心中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给抛到脑后。至于敖灵听到了傲凡的问话,很疑惑地看了看她摇了摇头。

“好吧,应该是我闻错了。大家小心点,我们现在白骨大殿检查一下,那里是平时白骨邪童待得最多时间的地方,说不定有什么线索。”啸天摇了摇头,心道应该是自己是在太过紧张,所以导致自己一向敏感的嗅觉出现了问题。不过很快啸天就不在纠结这个问题,而是先选择了一个搜索的目标,这样可以让他们有效的调查白骨洞府。

他们来到了看起来十分宏伟,但是却又十分阴森可怕的白骨大厅。说起来白骨邪童却是一个建筑上的天才,洪荒之大无奇不有,并不是只有白骨邪童一个人用白骨建筑大厅。可是他们所建筑出来的大厅,清一色阴森无比让人害怕。但是白骨邪童建造的白骨大厅,却是有一种庄严大气的感觉,虽然难免会有阴森的感觉,却也不过是视觉感觉而已。看起来白骨邪童在整个建筑学上,却是有极高的造诣,不然他也无法使用这种邪气的东西,建造出如此雄伟的建筑,

不过这些个那本不是啸天他们考虑的东西,他们直接走入了白骨大厅。走入白骨大厅之后,三人立刻就感觉这里的气息,与外面的气息发生了极大的改变。当然对于这一变化最为敏感的就是啸天,他所修习的功法和神通,大多都是与天地之间的煞气有关,所以他对煞气的感觉十分敏感。

一踏入白骨大厅,啸天立刻感觉到一阵让人难受的邪气扑面而来,让他的脸色一下就变得苍白无比。反而他身后的傲凡和敖灵,仅仅是感觉有点不舒服而已,这也是啸天修炼功法的一个弊病,那就是因为太过敏感导致他的不良反应更大。啸天为了不让敖凡还有敖灵,很快调整了自己的气息,然后若无其事的开始调查起白骨大厅。

啸天首先来到了,以前白骨邪童经常坐着的白骨宝座之前。盯着眼前这个霸道邪气的白骨宝座,啸天用手抚摸着下巴,他心里有一种强烈的感觉,这个白骨宝座一定有问题。但是现在他遇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他很清楚白骨宝座有问题,可是却不清楚问题在什么地方,所以他不知道该如何下手。

至于敖凡还有敖灵,他们二人则是翻遍调查,白骨大厅左右两面的一切东西。不过现在敖凡却是十分头大,因为敖灵虽然十分热心的调查白骨大厅,可是毕竟她是第一次来白骨洞府。所以出现了一个很有趣的问题,那就是敖灵看到一切东西,都觉得跟这次的事情有关。不停的叫敖凡过来确定,是不是对这一次的调查有帮助,但是每一次敖凡都是兴致勃勃地跑过去,可是每一次都是发现这些东西,根本就是平常无奇的东西而已。

就在他们三人调查白骨洞府的时候,在白骨洞府的外面,却来了一支装备精良修为精湛的龙族精兵。这支精兵的领头之人,是一名巨钳蟹化形的将军。他们落在了白骨洞府的大门之前,蟹将军冷冷盯着眼前的白骨洞府。他现在心情很不好,自从当初鲨魔在东海犯下滔天大罪之后,他的日子就十分不好过。而且加上之后鲨魔策反了不少龙族,这也让龙宫经常被人袭击,这让蟹将军心情更加差。

不过现在蟹将军觉得之前无论受了什么样的委屈,今天终于可以彻彻底底地发泄出来了。前几天,西海龙王敖闰,收到了他哥哥敖广传来的信息。说这一次事情似乎和几千年前,曾经被一个大能消灭的邪修白骨邪童有关系,而近日正好有白骨邪童的同伙,来他以前的洞府取东西。得到这个消息之后,蟹将军再也坐不住了,只要抓到这三个白骨邪童的同伙,说不定就能直接化解这一次浩劫。

蟹将军想到这里,嘴角挂起了冷冷的笑意。他举起一直巨钳,大喝一声:“自从之前鲨魔那个叛徒,闹出那件事之后。我们兄弟遭了多少罪,受了多少苦。但是今天,我们的日子终于熬出头了,我听闻有白骨邪童的同伙来这里取东西。只要抓到他的三个同伙,说不定我们就能结束这一次大战,让我们龙族重归平静。所以,众将士听令,随我进去擒拿乱党。”

听着蟹将军的话,他身后的那些士兵,都是热泪盈眶。他们这些士兵,这些日子可是遭苦受罪,让他们受了不少委屈。但是听到这一次不但发现了,幕后黑手的同伙,还有可能可以立下绝世功绩,各个都跟打了鸡血一般。只听蟹将军一声令下,直接就冲入白骨洞府。一进白骨大门,他们就看到了正对白骨们的白骨大厅,之中正在搜索着什么的啸天三人。

一发现目标,蟹将军再次大喝:“呔,尔等贼人,速速俯首就擒。”随后蟹将军率先冲入了白骨大厅,而其身后的士兵也纷纷冲入了白骨大厅。白骨大厅之内的啸天三人一看到这一幕,先是一愣,尤其是傲凡。他一眼就认出这蟹将军,就是当年鲨魔的副官,也是一个勇猛的将士。但是因为蟹将军此人,勇猛无比但却无智谋,所以一直只能做一个副官,次次充当先锋陷阵的角色。

“敖凡,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西海龙宫的人会攻击我们?”啸天一看这个场面,立刻出声问离自己不远的敖凡。但是现在敖凡都一头雾水,他也觉得奇怪,为什么蟹将军忽然会攻击他们几人。而且还喊他们‘贼人’,这让他一头雾水,完全不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次奥?你们这是要干嘛?蟹将军,你不认识我了?我是东海敖凡太子啊?”敖凡见此躲开两名士兵劈向自己的刀锋,朝蟹将军大喊。毕竟蟹将军是见过敖凡的,他估计这应该是误会,只要解开误会就绝对没有问题了。

可是他没有想到的是,他这话刚刚出口,就看到蟹将军举着他的大钳砸了过来。蟹将军一边攻击还一边怒声说道:“你个贼人,谁不知道我们敖凡太子,如今和啸天大圣在赶往西海的路上。你等别以为幻化成太子和大圣的样子,就骗的了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