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啸天思人参,五庄闹笑话

  • 洪荒逍遥侯
  • 辛统
  • 3248字
  • 2013-11-22 18:00:06

快到东海的啸天,忽然听到了从天上传下的道祖的声音。心里大概盘算了一下:“恩,原来如此。看来之前我的确记错了,现在巫妖共分天地。应该就是巫妖地劫正式拉开序幕的时候了,不过现在才刚刚分天地,大家都比较和谐。算了这些事情也不是我能管得了的,走一步看一步了。”

之后打算前往东海的啸天忽然想起一件事,他记得人参果是三千年一开花三千年一结果三千年一成熟。这么算来距离之前的人参果会的时间来说,应该有新的人参果成熟了。想了一下之后,啸天思量反正东海也不会干,不如先去找镇元大仙混个人参果吃吃,说不定能一举突破金仙成就大罗金仙也说不定。

想到之后,啸天立马一个转身,掉头前往万寿山。不过因为东海和万寿山,本身就在两个方向,所以啸天边飞边吐槽自己傻逼,尾毛不早点想到人参果成熟这件事,害得他现在浪费时间。不过啸天再转身前往万寿山的时候,却没有注意到,离他不远处的一处山头上,忽然飞起了一只苍鹰。不过就算是注意到了,这家伙估计也不会在意的。

“禀告妖师,啸天大圣本来是前往东海,但是现在已经转身向西前进。”与此同时在北海妖师宫之中,一名黑衣修士跪在鲲鹏面前。

“恩?向西前进?”听了这名修士的话之后,鲲鹏心中默默算了算,“原来如此,看来他是打算前往万寿山五庄观,去找镇元大仙讨要人参果。哼哼,臭小子,算你运气好。鹰大,继续监视,如果有任何情况,立刻回报。”

“是,遵命。”黑衣修士对着鲲鹏行了一礼,随后起身离开了宫殿。鲲鹏在这名修士离开之后,皱起了眉头。虽然说的确镇元大仙的人参果,是在现在这个时候成熟,但是在鲲鹏看来这件事发生的太过巧合了。为什么明明他刚刚准备在东海设局,但是啸天就会在这个时候恰巧转身离开前往五庄观?

其实这就是啸天的福缘深厚的原因,他自从来到洪荒之后,一直福缘十分深厚,可谓说只要不是身犯杀劫都能逢凶化吉。何况,就算是之前他身犯杀劫,都能在危难之时遇到贵人相助。所以鲲鹏打算设局害他,正巧他忽然临时起意去了其他地方,这种事情十分正常倒是鲲鹏有些大惊小怪了。

而前往万寿山的啸天,完全没有意料到自己,因为临时起意打算前往五庄观,而让他摆脱了一次劫难。他现在一心想赶快前往五庄观,虽然说上一次他也还没有回味人参果的滋味时,就因为喝了蒸馏酒而诱发人参果的功效化形了。但是他可是深知人参果的功效,就算是没有效果尝尝味道也好啊,先天五行灵根之中,就属人参果最为鲜美。

紧赶慢赶,花了数年时间,啸天总算是感到了万寿山。这也还因为是他认路的缘故,不然以这个家伙宅男的心性来看,估计兜上个千八百年也到不了。一到万寿山之后,啸天直接急冲冲的就朝五庄观前去。

“诶?尾毛五庄观没开门?”才到五庄观门口,啸天就发现五庄观的大门紧闭,而守门童子清风明月也不在。这倒是让啸天十分奇怪,在他影像中镇元大仙应该和自己差不多,都是一个宅男性格,平时没事干就宅在五庄观。反正在啸天的记忆中,好像就知道镇元大仙几乎不出五庄观,每一次出都是有意义。

“不知道这家伙搞什么鬼,算了先叫叫门吧。反正就算镇元子那货不在,清风明月也会在,我跟镇元子那么熟了,让他俩帮我打个人参果什么的应该大丈夫啦。”说着,啸天就步行来到五庄观的大门之前,边敲门边喊:“镇元道友,镇元道友。我是啸天,我来看你了。你在不在啊?不在的话吱个声,诶……等等,哪里不对?算了,不管了。话说就算不在,清风明月你俩也给我吱个声啊,让我在外面这是闹哪样啊?”

敲了一会门,还是没有任何动静,啸天挠了挠头。他确定现在这个时候,镇元大仙应该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距离下一次讲道还有好几千年呢。何况如今道祖也没有分发鸿蒙紫气,红云那家伙也还没有性命之忧。所以照理来看,这个死宅男应该没有什么事情啊,尾毛不在家?难道是在睡觉?啸天摇了摇头,真是的人家都已经是大罗金仙,还睡个毛线教啊。他又不是接引,修炼梦中证道大法,何况人接引修炼的梦中证道大法也不需要睡觉啊。

不过这一次还真的被啸天猜中了,镇元大仙还真的就是在睡觉。毕竟作为一个大罗金仙来说,除了每天修炼以外,一般也就没有别的事情了,偶尔睡个觉什么的也很正常。反正啸天自个就是这样,虽然他也是一个金仙,但是这货的性格太过逍遥自在,乐意修炼就修炼,乐意睡觉就睡觉。不然你以为为什么开了金手指,这货修炼还这么慢是什么原因么?

正当啸天打算转身离开的时候,五庄观的大门终于打开了。镇元大仙从里面走了出来,一边打着瞌睡一边很不爽地说道:“是哪个小王八蛋打扰老夫睡觉?看我不好好收拾你,诶?啸天?你怎么在这?你有没有看到是那个混蛋砸我的门,害我睡不着觉?”

看着一脸睡意的镇元大仙,啸天忽然觉得他是不是打开的方式不对啊?为什么他感觉镇元大仙这货刚刚睡醒的感觉?随后他做了一件事,他一脚把镇元大仙踹回门里,然后心中默念‘我刚才打开方式不对,现在换个姿势打开一定没问题’。随后啸天直接来了一个浮空七百二十度大转身,然后很帅气地一掌推开了五庄观的大门,但是依然看到刚刚被踹进门里的镇元大仙,正一脸不爽地盯着门口。

“我擦嘞?我绝壁打开方式不对啊,再来一次。”之后啸天再一次冠上了五庄观的大门,然后凌空三百六十度转身,落地接了一个大风车,然后再一次帅气地用掌推开了门。不过这一次他没有看到镇元大仙,而是看到五庄观内部的景色。这下,啸天终于满意了,点了点头道:“总算是正常了,我就说嘛。一个大罗金仙怎么会睡觉呢?果然是我刚才的方式不对。”

走进五庄观之后的啸天,也没有在意刚才其实是镇元大仙给他开的门,而不是他自己开的门这种细节,反正在意细节的都是笨蛋嘛。一进去之后,他忽然发现镇元大仙不在,他挠了挠头然后喊道:“镇元道友?镇元道友?你在哪呢?我来看你了?哎哟……”

啸天才喊没几句,就忽然感到后脑一疼,连忙捂着头转身。一转身就看到,镇元大仙衣服有些灰尘,帽子也歪了,然后一脸奸笑地拿着一根棒子:“臭小子,叫你踹我?是不是踹的很爽啊,哼哼,看我怎么好好的收拾你。”

然后就是一通乱揍,啸天一看这还了得,连忙到处躲避。边逃边回头喊道:“喂喂,我说镇元道友,你这是闹哪样啊?你看我好心好意来看你,你干嘛拿木棍打我啊?还有你那根木棍到底是什么做的?怎么打起来这么疼啊?喂喂,我次奥耍赖啊,居然还用术法。”

“妈蛋,你个混小子不打你打谁?”镇元大仙一脸气愤地追在他的身后,施法御起木棍追着啸天打:“你个臭小子刚才干嘛踹我?妈蛋,我才刚刚睡醒还没反应过来,就哐嘡一脚,你是嫌我这把老骨头很硬朗是吧?”

好吧,以下省略若干字,因为我发现如果我在墨迹下去……好吧,已经不够了。那么我们来谈点其他的吧,不说最近的天气啊,对了听说最近肉价又涨了。唉……这年头吃个饭都吃不起了,叹气。知道不?我成天就痴情汤面条还有喝白粥,看我多可怜。啥?说我昨天吃火锅?哦,那是我娘请我吃……咳咳,算了,还是正经。

“呼呼,我说镇元道友啊,你睡觉就睡觉嘛?为毛线不留个人在家,害我敲了半天们都没人理我。”打闹之后,啸天和整理好衣服的镇元大仙,坐在五庄观的乾坤殿之中。

“这不是没事做么?虽然很想参悟一下道祖上一次讲道的内容,但是考虑到平时也懒得出门,所以时间大把干脆睡上一觉。不过因为观里没什么灵果,还有灵草之类的东西了,我就派清风明月去采摘了。谁知道我才刚睡没多久,你这个臭小子就来了,还踹了我一脚。”镇元大仙有些埋怨地看着啸天,他现在怨念可是非常的大。要知道其实每个修士几乎很少会睡觉,而睡觉的话也只是单纯的打发时间而已,连做梦都不会有。但是会有一些极少数的辛运儿,会在睡觉的时候做梦,这时候就是一种机缘,是一种修士元神无意之中进入的悟道境界,可遇而不可求。

“好啦好啦,对不起嘛。我不是想着,你不会想我这么无聊,闲着没事干睡觉而已嘛。说起来啊,我说镇元道友啊……”这是啸天忽然流着口水,搓着双手两眼冒光地望向镇元大仙。

“喂喂,你特么要干嘛?我告诉你,我可不好这口。”看着啸天可怕的样子,镇元大仙忽然菊花一紧,连忙后退护住自己的后庭。啸天有些疑惑地看了看镇元大仙,不明白他这么做是为什么?不过,他也没有在意,立刻说了一句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