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啸天设陷进,道祖平事端

  • 洪荒逍遥侯
  • 辛统
  • 3468字
  • 2014-11-17 10:49:20

这一黑一白两位修士,抬头看了一眼满脸疾苦的接引道人,还有一身富态的菩提道人。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冷冷哼了一声,开始闭目养神了。这倒是让菩提有点不爽了,他和接引道人修为虽然不是极强,但也好歹是老牌大罗金仙,这么两个新人的态度也略显嚣张了点。

这是元始天尊开口道:“两位道友,似乎却是没有资格与吾等同排而坐吧,你们不过是新晋大罗金仙。虽然说紫霄宫听道并没有辈分之分,但是就凭你们两个人还真就没有资格与我等同坐。不知大家意下如何?”

老君听到了元始天尊的话,奇怪的看了一眼元始天尊。但是忽然发现通天的袖子动了一下,当时就明白了这是啸天出的主意,虽然他不是很清楚为什么啸天要帮菩提和接引,但是啸天肯定有自己的打算。当下也开口:“正是如此。你二人一身阴邪之气,因果业力缠身却是邪道修士。却与我等正道修士同坐一排,是瞧不起我等正道修士么?”

本来方才元始天尊的话,让在场的很多人都觉得,元始天尊是在太过嚣张。但是听了老君的话,大家心中开始认同了元始天尊的话,当然也有一部分邪道修士有些火大。但是毕竟在现在这个洪荒之中,正道就是纯粹的正道,就算有争斗也正大光明的来,但是邪修就是纯粹的邪修。只要是为了自己,不责任何手段,哪个不是因果缠身?这样的人与几位,可以算得上是正道领军的人物同排而坐,自然会让其他修士心中产生不快。

“哼,你们这帮正道修士,各个虚伪。既然要让位,你们为何不让?非要让我兄弟俩让?莫非是瞧不起我兄弟二人还是如何?”听了老君和元始天尊的话,白衣修士现在冷哼了一声,十分不快。

“没错。况且,既然你们觉得与我们兄弟二人同坐,乃是掉价的事情,那你们去后面做啊。没人阻止你们,哼,想让我兄弟让座,休想。”黑衣修士也紧跟着开口。听了这两修士的话之后,啸天有点发愁。虽然他在洪荒修行多年,好歹也游历了一段时间。但是毕竟还是太过稚嫩,就算有七色彩莲的幻境磨砺心境。可是也对这件事感觉棘手,毕竟人家是先到占理,若是无理取闹却是不美。

啸天盘坐在通天的袖子之中,用手扶着下巴仔细地思考了起来。他敢肯定,如果黑白修士一直占着蒲团的话,道祖也能像办法让这个蒲团重新回到菩提和接引那里。但是之后可能会造成一系列的变数,所以道祖迟迟不现身的意思,应该是打算靠着啸天这个后来人替他处理。想到这里,啸天心里暗骂道祖阴险,虽然说黑白修士不知道啸天的存在,但是既然是啸天出谋划策赶他们下蒲团,必定结下因果。

“真特么麻烦,我说道祖啊,你这是打算报复我之前给你找麻烦么?”啸天揉了揉额头,经历过一次杀劫的他,虽然因为福缘深厚几乎没受到什么伤害,但是他可再也不想经历那种胆战心惊的生活了。但是现在看来,这个因果必须结下。不过还好就是,得大于失毕竟日后佛教两位圣人,还是得还今日啸天替他们寻回圣位的因果。至于黑白修士的话,啸天倒是可以让三清替他接下这段因果,反正以他们的关系来说这不是问题。

随后啸天想了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那就是想办法激这一黑一白两位修士,先行在紫霄宫之中动手。他就不信只要这两人动手,道祖还不出面制止。而且只要他能想办法,让他们先行动手,道祖就有大把借口赶黑白修士下蒲团,这样谁都没有任何意见。

“通天老哥,元始老大,等会你们两个帮我制造点混乱,让我趁机偷袭那黑白修士。然后拜托老君你一定要掩盖我的气息,让他们感觉不到我的气息。”啸天想好了方法,偷偷传音给三清,同时也传音给刚好坐在这黑白道人身后的冥河老祖。毕竟冥河老祖还是和啸天有些交情,所以拜托他比拜托其他人靠谱的多,况且这事也就鲲鹏和冥河能干,所以他只能找冥河老祖。

冥河老祖听到了啸天的传音,先是一愣随后嘴角露出了奸诈的笑容。其实他早就看那黑白修士不爽了,现在又有办法可以收拾这两个修士,还不用沾因果多好?

一切准备完毕,啸天又传音给太一,随后就开始准备凝结术法。听到传音之后,虽然一头雾水但是太一还是开口:“我说你们两个家伙,是皮痒了是吧?你先看看三清道人,他们乃是盘古大神元神所化,就算再怎么样也有资格坐在首位,他们怎么能让位对吧?你再看看女娲道友,你让一女修士让位而你们两个大男人坐在蒲团之上,你们还要不要脸?你要是皮痒趁早说,我帮你好好挠挠。”

太一这一开口啸天差点因为笑岔气受内伤,尼玛,他没想到这才多久没见太一也太尼玛痞子了好么?但是其他修士到没有怎么在意,谁不知道妖族的两位首领之中,这位东皇太一最为随性直爽。况且太一说的也对,三清坐首位谁都没意见,不但因为他们是盘古大神的元神所化,而且三清道人虽然长年闭关清修,但是在洪荒大地也是有不错的口碑。

这一下所有人,包括刚才心里还有意见的邪道修士,都看向了黑白修士。这让他们二人感觉脸上十分无光,虽然他们修行年份比较短。但好歹也是得道之士,如此被众人冷嘲热讽,再加上如同看猴一样围观,自然觉得脸上无光。

啸天看时机差不多了,偷偷的释放术法。而通天和元始天尊也十分配合的,继续嘲讽黑白修士,这倒是让平时熟知他们的啸天没想到,他们二人的嘲讽技能居然已经点的这么高了。而就在啸天放出术法的一瞬间,老君悄然释放自身威压压向黑白道人,同时也掩盖住了啸天释放术法的气息。看到老君的作为,通天和元始天尊恍然大悟,也跟着放出了自身的威压。

本来就已经有些不快的黑白道人,忽然感觉身体一沉,恶狠狠地瞪向了三清。若是说方才让他们感到脸上无光的话,现在的感觉就是被人赤裸裸的打脸,他们二人的理智再一次松动。就在这时,啸天的术法正好击到白衣修士的身上。这一下却彻底让白衣修士怒火中烧,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开始掐起法决。

“啊呀,你居然敢动手?”白衣修士还未结完法决,冥河道人忽然参加一声。只见他的左肩之上,好像刚刚被人用道法打了一下,冒出了黑烟。冥河道人也火了,直接抄起元屠阿鼻二剑,刺向这白衣道人。

白衣道人一惊立马起身后退,但是却撞到了菩提道人的身上。而菩提道人在得到了啸天的指点之后,也不亏是日后能拐走阐教十二金仙的家伙。当白衣道人撞倒他身上之后,他立刻乔装好似被重击,后退几步喷了一口血出来。而他的脸上,也浮现出黑色的气息,一看就是被邪道功法所伤。这时接引道人开口道:“两位道友,我师兄弟二人不过是想借蒲团休息一下而已,和你们并无大仇。为何你们先伤冥河道友,随后又暗算我师弟。难不成是看我是兄弟好欺负?”

接引再傻也看得出这蒲团有问题,而且菩提也不可能无缘无故闹事。再加上刚才那一系列变化,身为当事人自然知道背后有人指使,为了就是让他们师兄弟二人重新坐回蒲团。虽然他也早就猜到蒲团的不凡,但是因为接引道人因为西方贫瘠,并不想过多的和人结仇,这样不利西方发展。但是既然有人相帮的话,那就不一样了,那就一定要争取一下。

黑衣修士一听这话,那还受的住?他明明感觉到是他弟弟,先被人偷袭,所以他弟弟才要反击。单谁知道不知为何,坐在他们身后的冥河道人忽然被人攻击,又发生这样的事情。他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反正眼前的人一看就是找茬,干脆直接开打怕什么怕?于是黑衣修士,双手结印背后付出了一把小幡。小幡一出现,原本古典大气的紫霄宫,立刻充斥着一阵淫乱之气。

“哼,紫霄宫,其实你们胡来之地?”黑衣道人还未动手,就听到一声冷哼,从高台之上传来。紫霄宫之中的所有人都感觉自己,好像被一座高山压住了身体,动弹不得。就算是藏于通天袖中的啸天,也没有幸免。

众人这是才发现,鸿钧道祖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坐在高台之上。而且鸿钧道祖一脸愤怒地看着众人,让众人心中一惊。道祖看了一眼黑衣修士身后的那个小幡,伸手一指就见小幡瞬间爆了开来,而黑衣修士捂着心口喷了一口血出来。

“你二人可知错?”道祖怒视着黑白两位修士,十分愤怒。但是黑白两位修士,毕竟他们得道年代较晚,并没有亲眼见过道祖的厉害。况且,在他们眼里道祖不过就是比他们修为高一点而已,根本不理解他们和道祖之间的差距。

“哼,我看你们二人是不知了。你们胆敢在紫霄宫滋事,我罚你们二人此次讲道结束之后,镇压与玄冥血穴万年好好思考你们的错误。”说完,道祖大袖一挥,直接将他们二人给扇到了偏僻的角落之中。随后又看了看假装手上,还有拎着元屠阿鼻的冥河老祖:“日后凡是进入紫霄宫者,不得滋事,不得亮兵器,不得肆意吵闹,违者逐出紫霄宫。还有就是,下一次讲道之时,如今座位如何便是如何,不得变动不然就自己滚出紫霄宫。”

众人听了道祖的话之后,其实都并没有在意。毕竟大部分人,还是不会想黑白修士那么傻逼,其实最关键是不会想他们那么倒霉,招惹到了不该惹得人。至于座位的问题,估计也是道祖为了日后再生事端才这么规定,其实正对于大部分修士来说,反而是一个好事。随后道祖扫了一圈众人之中,开启了第二次讲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