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啸天终归来,获知解决道
  • 洪荒逍遥侯
  • 辛统
  • 3022字
  • 2013-11-10 10:30:10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爸妈对你不好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我对你不好么?为什么?为什么?”杨天看着眼前冷笑的刘梅,大声地咆哮着。

“为什么?你问我为什么?哼哼,你去问问你老爸,你去问问他到底做了什么?”刘梅点燃了一根女士香烟,架在两根手指中抽了一口。她看着眼前被打的鼻青脸肿,跪在地上的杨天,脸上露出了残忍地笑容。

“其实说真的,我还是很爱你的。真的,我真的非常非常爱你。如果你不是杨韶华的儿子,或许我们会是一对十分恩爱的夫妻。”刘梅站起来,踩着锋利的高跟鞋走到了杨天的旁边。她十分亲昵地抚摸着杨天的脸庞,将杨天的头揽入了自己怀中。

“亲爱的,为什么你会是杨韶华的儿子呢?为什么老天要让我再一次遇见你?为什么?老天为什么要这么残忍?”说着说着,刘梅哭了起来。杨天感受到刘梅滴落在,自己脸上的泪水,心里好似打翻了五味粉一样。

“我知道你记恨当年,我爸他检举你父亲收受回扣的事情。但是之后我爸,他不也是积极当帮你父亲求情了么?后来知道了公司的处理之后,我妈和我爸也打算帮助你们,但是你们已经搬走了。”杨天在刘梅的怀中,他这个时候才想起来当年发生的事情,“但是就算你要报仇,为什么要连妈妈也害死?妈妈是个好人,你知道的,为什么要把妈妈也害死?”

听到了杨天的话之后,刘梅将杨天的头推离了怀中站了起来。刘梅发出了有些疯狂的笑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还敢说?你真以为杨韶华那么好心?我告诉你吧,收受回扣的根本不是我爸,而是杨韶华!!”

“不可能,我爸绝对不会这么干的。”刘梅的话如同一把大锤一样,狠狠地击在杨天的心上。但是他绝对不相信,他的父亲居然会收受回扣。

“哼哼哼,你当然不会认为他不会这么干了。杨韶华这么多年来最成功的就是,他在你这个儿子面前伪装成了一个好爸爸,在妈妈面前装成一个好丈夫。”听到刘梅依旧管母亲叫做妈妈,杨天更加激动了。但是因为他被捆了起来,非但没有站起来反而但在了地上。

“杨韶华自从进入公司之后,就一直跟在父亲身边学习。”刘梅坐回到了椅子上,熄灭了手中的香烟:“父亲一直对于杨韶华十分照顾,这也让杨韶华渐渐上手。后来父亲发现,杨韶华在每一次拉客户的时候,居然一直在收受回扣。

这件事是公司绝对不允许的,所以父亲为了杨韶华的前途着想,找他谈了一次话。之后杨韶华满口答应父亲会改正,父亲也便没有在纠结这件事。但是没想到父亲的心慈手软,却让杨韶华这个狼子野心的家伙,在之后的区域经理争夺之中,陷害父亲。

当时杨韶华伪造证据,伙同一批人联合起来陷害父亲。父亲有口说不清,就这么被公司定了一个收受回扣的罪名。如果仅仅这样也就算了,但是杨韶华还落井下石,他去勾引当时来公司视察的检察员。随后他陷害父亲出卖公司资料,所以父亲才会受那么重的惩罚。”

听到刘梅说出的话,杨天的心好像被彻底撕碎了。他虽然不愿意相信刘梅的话,但是心中一直有一个声音告诉他,这一切都是真的。而这个时候,他的耳边忽然传来一个老者的声音:‘人世间的爱恨情仇,都源于人与人、人与天的因果业力。刘奎若不是前世与天地有大因果,今生也不会有如此大劫。而你父亲若不是自私自利,也不会有如此下场。你可看明白了?你可悟了?’

听到这句话,杨天看到刘梅身后忽然出现了一个老者。老者身穿一套看起来十分怪异的七彩道袍,头顶有一顶莲花样式的道冠。看到老者的出现,杨天心中惊恐无比,但是他却发现他没有办法说话。

刘梅看到了杨天的表情,有些心疼地皱了皱眉,继续说道:“你真的以为杨韶华是什么好东西么?杨韶华为了往上爬,跟那些女高管十分暧昧,而自己也在外面包养了好几个女学生。你以为这些事情,身为一个好父亲好丈夫的杨韶华,会告诉你们么?

当年他陷害我父亲之后,假装为了帮助我父亲,说帮我父亲想到了解决罚金的问题。他还说出了这件事情,如果在生活在这里别人会带有色眼镜,对我的成长不好。你看看,说的多好听?一副慈悲为怀的样子是不是?但是你猜猜杨韶华说的办法是什么?

他骗我父亲去借高利贷,若不是父亲意识的早,及时将我和母亲送走,不然我和母亲估计早就死了。也或许,会被那些高利贷的人逼去做买肉的生意。哈哈哈哈哈哈,也是因为这样,我父亲被人乱刀斩死。你说说,我应不应该找你们报仇?应不应该?”

知道了一切真相之后,杨天的心中一批凄凉。杨韶华在他心中多年以来建立的好父亲的形象到他了,或者说原本杨韶华给他竖立的榜样倒塌了。他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开口:“老头,你是谁?”

啸天感觉自己的身体十分疲惫,似乎他经历了一场大战一样。无论是他的元神,还是体内的元气都十分匮乏。不过他觉得自己大脑有些胀痛,有无数的记忆冲入他的大脑。这是一个和他真名同名同姓的人,一个杯具的故事。

“啸天大圣,啸天大圣?你终于醒来了,你没事吧?”刚刚清醒过来的啸天,听到旁边传来了熟悉的声音。啸天扭头一看,发现冥河老祖十分担忧地看着他。

“冥河道友……你怎么来了?”看着冥河老祖,杨天发出了十分微弱的声音。他现在感觉自己的整个身体都空空如也,这种感觉比他刚刚到达洪荒的时候还要差。似乎只要随便来人给他一拳,就可以了解他这条命。

“哎呀,啸天大圣你可是急死我了。”冥河看到小台那已经彻底的情形了过来,抹了抹额头的汗水。开玩笑,如果啸天在他这里挂了,他倒不怕三清他们来找他麻烦。可是问题是啸天身后还有一个更可怕的,他最怕的是鸿钧道祖来找他麻烦。但是其实他不知道的是,如果啸天挂了鸿钧道祖倒是不会来找他,但是他肯定会被一群恐怖的家伙给围攻。

“啸天大圣,你可不知道。之前不知道为什么,十二品业火红莲忽然好像失去了控制,喷出了很多的红莲业火。”冥河开始讲述之前的情况,“你的身体被红莲业火灼烧,但是似乎啸天大圣你生怀异宝,所以有一个奇怪的七彩光罩将你护住。后来我尽力将十二品业火红莲给收回,然后驱散了红莲业火。”

“原来是这样,我大概想起来了。之前,我本来是打算,参悟十二品业火红莲之中的因果之道,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忽然被红莲业火攻击。”啸天听到冥河老祖的话之后,记忆有些恢复了。他记得在他的元神,被红莲业火缠上之后,他立刻就失去了知觉。随后他似乎去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但是那里的记忆他现在却十分模糊。

“原来是这样,或许是因为啸天大圣你身犯杀劫。而红莲业火对于因果业力是最为敏感,可能是因为啸天大圣你身上的因果业力,引发了红莲业火的攻击。”冥河老祖发现虽然啸天现在十分虚弱,但是啸天并没有什么大碍,给人的感觉只是消耗过大而已。

“冥河道友,我昏迷了多久?”这是啸天忽然想起一个重要的问题,问向冥河老祖。他现在很担心,因为这一次昏迷他错过了鸿钧道祖的第二次讲道。他可是不希望,错过任何一次讲道。

“啸天大圣可是担心错过道祖讲道?”冥河老祖听到啸天的话,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放心,现在距离道祖讲道的时间,应该还有大概五百年多。”

“还好还好,那么冥河道友可以劳烦你,让我在借用你的密室精修一段时间么?”啸天一听还有差不多还有五百年,倒是放心了下来。虽然他还有时间回去昆仑,但是他还有些重要的事情需要处理。

“没问题,啸天大圣你就在此静修吧。离道祖讲道前十年,老祖会前来通知你的。”说完,冥河老祖想了一下,最终还是拿出了十二品业火红莲随后便离开了。

看到浮于身边的十二品业火红莲,啸天有点哭笑不得。不过他并没有立刻再去接触十二品业火红莲,他现在最首要的是要恢复自身的修为。况且,其实他已经不需要十二品业火红莲的帮助了,虽然之前十二品业火红莲让啸天受尽了苦难。但是,因祸得福,啸天现在已经找到了解决之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