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灾劫不断生,白骨擒二人

  • 洪荒逍遥侯
  • 辛统
  • 3137字
  • 2013-11-05 18:25:15

“我都特么跟你说,别多管闲事了。你看看,现在又一屁股麻烦。”啸天一边玩命的跑路,一面极为不满地对身后的傲凡吐槽。自从啸天和傲凡决定前往血海之后,他们一路上就没安稳过。比如说,他们本来在一个森林之中休息,安逸地吃着烤肉,然后碰到两个大能斗法差点被误伤干掉。又比如他们在大草原上,遇到了根本不可能出现的流沙坑,总之就是险险环生,步步惊心啊。

“卧槽?你特么的还有脸说?要不是你个混蛋身犯杀劫,能有这麻烦?喝口水都可能怕碰到剧毒之物,不过是救个女修士惹上麻烦,我觉得一点都不稀奇好么?”听到啸天的话,傲凡直接就这么一句给顶了回去。啸天摸了摸鼻子不说话,毕竟傲凡说的的确是实情。现在的他就好像是吸铁石一样,身边各种各样的危机都被他吸引了过来。别说喝水了,可能呼吸有时候都能直接中毒。

“我说死秃子,你丫有毛病啊,一直这么追着我们,你闲不闲啊?有这时间,你在夺取找一个妹子不就完事了?我都说了,刚才是认错了人了,你丫的能不能别追了。”啸天看到身后的那个,一身灰色长袍的光头。真的气得牙痒痒,虽然说以为傲凡的正义感,破坏了这家伙糟蹋一位女修士的好事,但是也没必要追这么久吧?说起来那个女修士也真操蛋,居然获救之后自己就跑了,真尼玛没良心。

“天哥啊,我看你还是别喊了。这货都追了我们好几个月了,你啥时候见他开口说过话?”傲凡拿出之前啸天给他的狗儿酒喝了一口,喝下狗儿酒之后他感觉消耗的元气恢复了一些,虽然说吃灵丹的效果更好。但是灵丹吃多了会有抗药性,最重要的是灵丹的效果虽然好,可是吃多了之后会在身体之中积攒很多的药毒,最后很可能非但不会恢复自身还会毒发生亡。所以就算是殊死搏斗,一般修士都很少吃灵丹。

回头瞄了一眼身后,那个骨瘦如柴一脸死气的修士,啸天看到他眼中的血光较几日前愈来愈盛了。他心里开始打鼓,他有点怕这个秃子修士,又是一个穷奇一样的家伙。虽说上一次穷奇的问题被道祖给解决了,但是穷奇给予啸天的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而且就光目前的情况来看,这家伙指不定什么时候就来个爆种。

其实现在啸天的心里可苦逼了,作为一个穿越党的他,现在无比地羡慕其他的同僚们。他都有种,早知道当初让穷奇干掉算了的打算了。:‘真是太苦逼了,人家穿越就算是没有好的法宝,没有好的靠山好的功法。最起码人家懂得爆种,尾毛我发现我几乎天天被人追啊?心都碎了,这还叫人家怎么活啊?还是说作者这周上推荐,卡文卡到打算提前把我写死啊Q口Q。’

且不提啸天的心里话,其实最让啸天起疑心的就是。啸天发现虽然这个修士,已经追了他们几个月快半年的时间,但是一直都并没有出手攻击他们。只是一直紧紧的跟在他们身后,似乎是有意的想将他们赶往某个地方。仔细想了想,啸天觉得不对,开口说道:“傲凡,我越想越不对。你说他追了我们几个月的时间,为什么一只不攻击?会不会是有诈?”

“该不会吧?虽然追的时候没有攻击过我们,但是之前我们不是有和他,做过一场么?那时候因为打不过我们才逃跑的嘛,我估计那家伙只是想抓住我们而已。所以并没有动手,说起来这家伙人还不错。”果然凡是在啸天身边久的人,智商都是直线下降。其实啸天的天赋技能还是很强悍的嘛,随便跟谁呆久点,这人智商绝对下降。以后绝对可以当做人质送给人啊,绝对不用担心有任何意外,还说不定有其他的收获。

不过有时候啸天的直觉还是很准的,他们身后的那个光头修士,并不是不打算攻击他们,而是有其他的打算。只不过啸天并未注意到而已,若是啸天在阵法或者炼器上的钻研更多一点的话,就会发现其实他们已经陷入了一个幻阵。而这名光头修士每次经过一些地方,便会洒下或者抛下一些东西。

就在这时,光头修士忽然加速直接冲到了啸天他们的面前。啸天傲凡见此立刻停了下来,十分紧张的看着眼前这个光头修士。光头修士只是邪笑地看着他们,慢慢的光头修士身上发出了一团团黑色的气息。啸天见此心中大惊,这些黑色的气息居然都是由各种各样的怨灵所组成的。虽然六道还未建立,但是怨灵这种东西还是很少见的,但是看要眼前如此之多的怨灵,啸天的心翻出了森然的寒意。

“呵呵呵呵呵,两个臭小子,老朽也陪你们玩了这么久。怎么样?玩的还开心么?”原本就十分瘦弱的光头修士,在身上散发出了黑色的怨灵气息之后,肉体更加的干瘪就好像枯树枝一般。而他的手上拿着一根,由不知名的骨头所炼制棍状法宝。啸天见此立刻明白了,他们撞见了邪修了。

一直以来,啸天都认为邪修不为天地所喜,所以一把都是在穷山恶水单独修行。很少会跑到洪荒大陆游荡,但是没想到他们这一次算是栽了。虽然说啸天很自信,面对这些邪修不会落于下风。毕竟他本身就精通正道雷法,加上因为之前曾经吞噬过劫云,他的雷法可以算得上的天地正气的象征。并且,他还有天罚神通,更加是不怕这种邪修。但是这只是以前,现在的啸天可不敢确定,自己可以击败这个邪修。毕竟之前已经有了一个穷奇的先例,万一这家伙也和穷奇一样,根本不畏惧天罚神通那就麻烦了。

“虽然你们开不开心,老朽是不知道。但是老朽倒是玩的蛮开心的,好久没有玩过这样的抓老鼠的游戏了。嘿嘿嘿嘿嘿……”光头修士发出了渗人的笑声,这一次就算是胆大妄为的傲凡都有点害怕,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点。光头修士望了望他们继续说道:“为了感谢你们让老朽玩的这么开心,老朽打算将你们炼制成灵宝。你们应该感到庆幸,老朽自从得道以来就很少炼制灵宝了,这是你们天大的福气。”

说罢,光头修士掐了一个奇怪的法决,啸天他们身下的森林忽然发出邪异地灰色光芒。他们二人下意识地低头一看,立刻感觉大脑一阵眩晕失去了知觉。待他们二人再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被关在了一处地牢之中。啸天摇了摇还是感觉很重的头,低头发现自己身上的道袍已经被换成了一套白色的衣服。

啸天用力扶着墙,让自己站了起来。除了被换了衣服以外,啸天发现自己的手脚,都被上上了万年玄铁精炼制的锁铐。他打量了一下这个地牢,发现这是一处完全以白骨打造的地牢。虽然不知道用的是什么白骨,但是可以清晰地感觉到上面的凶煞之气。啸天四周望了望,发现整个地牢只有他一个人,而傲凡并没有在这里。

“天哥……天哥……天哥,你醒了没有?醒了应我一声?”就在这个时候,啸天听到了从自己隔壁,传来了傲凡虚弱的呼喊声。啸天连忙走到了地牢的牢门旁边,试图打开牢门。但是他惊讶地发现,他的身体空空如也好似从来没有修为似的。但是他却能清楚的感受到,自己强化过肉身所带来的力量。

“天哥,你醒了是吧?别试了,我们的修为被封了。”似乎是听到啸天弄出的动静,傲凡再一次有气无力地说道。傲凡相比啸天来说,醒得更早一些,他早就尝试希望用术法打开牢门逃跑。但是很明显,他失败了,因为他的修为完全被封闭了。并且他还发现,他出龙宫所携带的很多灵宝、灵药还有灵酒都不见了。不过幸运的是,他通过龙族秘术保存的东西,都还在。但是也只是可以感受到,却无法拿出来用而已。

“傲凡,到底是怎么回事?这里是哪里?”啸天听道傲凡的话之后,试了半天发现根本无法调动半点元气。不过因为发现自己的元神没有被封,所以他立刻查看了自己的芥子空间。幸好他的芥子空间的东西还在,当然这件事如果被傲凡知道,必定大呼不科学。不过如同傲凡一样,啸天一样无法取出芥子空间的东西。

“天哥,我想我们应该是遇到大麻烦了。我比你醒的更早一点,我仔细回忆了一下我们的遭遇,我发现我们似乎是遇到了一个大邪修——白骨邪童。”傲凡有些丧气地说道,虽然他一直以来都是生活在东海,但是敖广还是会跟他说一些洪荒天地不能招惹的修士。这其中白骨邪童就是其中之一,并且是最危险的一个:“白骨邪童乃是西海的一个邪修,本体不知道是什么。不过据说凡是与他过手的人,都会被他化为一具白骨所以被称为白骨邪童。而且这白骨邪童最著名的两点就是,能将人华为白骨的邪法;还有就是千变万化的分身。”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