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血海化灾劫,帝俊起忌讳
  • 洪荒逍遥侯
  • 辛统
  • 3150字
  • 2013-11-06 22:44:16

“嘿嘿,天哥…你看,那个能不能……”

“不能,你特么思想有多远你给我滚多远。妈蛋,你东海龙宫大太子的威严呢?”啸天一把甩开,缠在自己手臂上的傲凡。而站在他身边的白泽,眼睛慢慢地移向了另外一个方向。自从当天龙王大寿之日,啸天暂时缓解了龙族妖族的冲突以后。啸天一作死拿了他酿的酒给龙王当贺礼,没想到这可把龙王给愁怀了。敖广那货完全是怕,啸天走了没好酒喝,硬是挽留啸天住了好几年。

“那个……啸天大圣,你确定不和我一起回天庭?”白泽戳了戳还在殴打傲凡的啸天。因为之前灵酒的问题,啸天被敖广挽留了好几年,不但讨论酿酒品酒心得,当然也从啸天那里坑了不少酒走。白泽怕帝俊和太一担心,所以一早就派手下返回天庭了。“大圣,东皇大人一早就说对您极为想念,希望那您处理完这里的事情能回去一趟。不知,您意下如何?”

“啊呸,那货能那么好心想我?还不是打着想要和我斗法,从我这坑酒的想法?”听了白泽的话,啸天白了一眼白泽。毕竟相比于现在的妖族大圣,啸天更早结识了妖族的两大巨头。尤其是东皇太一,那家伙是个什么性格,他太清楚了。若不是因为他是妖族的东皇,估计早就满洪荒找人斗法去了。“我才不要回去,你回去告诉太一。就说哦我说的:‘你丫给我小心点,乱给我封大圣。害我差点挂掉,等第二次的时候,你看我怎么收拾你。’知道了吧?你就这么说,他不会动你的。”

“那个……虽然是这样,但是大圣……”其实白泽也大概能猜得到,太一肯定不会介意的。但是其实白泽想让啸天一起回天庭,并不单单因为太一想他回去,最重要的是他去龙宫的事情没做成。他的想法是,如果能把啸天给忽悠回去的话,最起码他有一个挡箭牌了。这几年的相处下来,他还是清楚啸天这货其实挺二的,最关键是一个很好的人肯定会帮他的。

“我说白泽啊,你现在算是一个妖族大圣了吧?”啸天扭头看了一眼白泽,其实白泽的心思他怎么可能不知道?虽然说他二,但不代表他蠢。其实很多事情他心里明白得很,不过平时他只是觉得,无论是修行还是做什么随意一点就好了。“你不要怕太一和帝俊会责怪你,你回去之后就直接说这是我的意思就可以了。自然会有人为你解围的,我啊……还得去处理我自己的一个问题,就不送了。”

听到啸天的话,白泽也没办法了。他总不可能把啸天给绑回去吧?他之前曾经听到傲凡,说起过他们两人曾经与穷奇战斗过。穷奇的厉害他可是很清楚,就算是穷奇也几乎差点被啸天给逃掉。要知道在洪荒有时候,能够逃过修为高于自己的人的追杀,也是一种实力的象征。其实最主要的还是因为,曾经见过敖广被他揍了个鼻青脸肿,所以和敖广修为差不多的白泽怎么可能会绑他回去?

“既然如此,那么小妖告辞了。”说罢,白泽带领着他的手下离开了。啸天微微叹了口气,他现在大概猜出为何后世,白泽没什么名声了。白泽这家伙天赋是很不错,而且修为也不错,但是为人太过谨慎。有时候会让自己错过很多机会,估计是在巫妖大战之后,幸存下来的他找了一个地方很干脆的隐世不出了。

“我说天哥啊,你说白泽这家伙回去,不会被帝俊那杂毛鸟收拾吧?”傲凡自从之前看到啸天,把他老爹给揍了一顿之后,瞬间从心中涌起了一种膜拜之情。直接就认啸天为大哥,当时差点给敖广给气得晕过去。不过后来敖广也想清楚了,啸天这家伙和妖族两位巨头,还有三清等等一些大能都有关系。傲凡做他的小弟,也不会吃亏,也就算了。

“我说傲凡啊,你是东海大太子好么?说高点就是,整个龙族的大太子。你这样成天跟在我屁股后面混,真的没问题么?你赶紧回你爹那面去,你又不是没听道祖说过,我现在身犯杀劫。指不定啥时候就陷入危机之中,你在这么跟着我玩意陨落怎么办?”其实也不是啸天不乐意傲凡跟着他,毕竟这家伙一直想收个小弟。但是他也明白,现在他身犯杀劫还是不要连累其他人比较好。

“我说天哥啊,龙族这面你放心好了。我老爹他知道我要出门,专门从宝库之中挑了不少宝贝给我。”这句话刚说完,傲凡就看到啸天一脸羡慕嫉妒恨的表情。傲凡有点心里发毛,他也知道啸天其实可穷。除了一身雷法和几个神通以外,也就一个天地玄黄玲珑塔拿得出手,还不是他的。傲凡摸了摸鼻子说道:“天哥,你不是说之前道祖走之前,建议你去一趟血海么?不如,我们去那看看。”

听到傲凡这句话,啸天叹了一口气。其实他知道为什么道祖,会让他去血海。因为血海有天地间的另外一位大能,日后可是可以和圣人有的一拼,同样是不死不灭的冥河老祖。冥河老祖有一先天灵宝,名叫十二品业火红莲,乃是三十六品混沌青莲所化。而道祖所说的解决方法,就在这业火红莲之上。

“好吧,不管有没有用,先去一趟再说吧。”虽然不知道冥河老祖,会不会那么好说话。肯将这先天灵宝借给啸天观摩,不过如果说去可能失败的话,不去就一定会失败。既然决定了,啸天也就不再纠结准备上路,但是准备出发之前还是嘱咐了一下傲凡:“既然你一套跟着就跟着吧,但是事先说好。如果有什么事情你先走,不用管我。我一个人的话,逃跑还是没问题的。”

且不说啸天这面,在看白泽。白泽回到天庭之后,一直在南天门逛来逛去,不敢进去。这让守卫天门的卫兵十分奇怪,但是因为指责所在也没有上前询问。而这时同样是十大妖圣之一的鬼车看到了白泽,她看到白泽皱着眉头逛来逛去,就走了过去:“我说白泽啊,啥事给你愁成这样了?有啥事跟我说说,或者去找天帝东皇大人啊,你在这里逛有什么用啊”

“诶?是鬼车啊?唉……”白泽看向鬼车,一脸杯具。“之前天帝大人不是派我去给东海龙王祝寿么?本来按照天帝大人的意思,他是打算利用这一次机会,给龙族一个下马威的。所以我就根据吩咐,率领了一些精英暗杀了一些龙族的重要成员。之后就去龙王的寿宴,本来一切都是按计划实行的很顺利,但是没想到有一个意外发生了。”

“意外?怎么了怎么了?”白泽抬头看到鬼车眼中,熊熊燃起的八卦之火,额头流下了一丝汗水。他倒是忘记了,妖族十大妖圣之中。啸天最神秘,除了天帝东皇还有妖师以外没人见过;白泽最尽心尽力,凡事都为妖族着想。至于眼前这个鬼车,则是十大妖圣之中最八卦的那个。可以说天庭大大小小的事情,除了啸天大圣一起,没有什么她不知道的。

“我遇到啸天大圣了,他是和东海大太子傲凡一起过去的。直接就把这事给搅了,虽然说最后的结果还算不错,但是我的任务算是玩蛋了。我现在在纠结要不要去给天帝大人报告,之前也不过是说事情不顺利而已。唉……”白泽继续唉声叹气,而鬼车则捂着小嘴巴惊讶地看着白泽。她没想到白泽居然遇到了那个,从来没有回到过天庭的啸天。

“我就说你怎么一直不进来,原来在这里啊。”正说着,帝俊从南天门之中走了出来。他看了看白泽,又看了看旁边一脸惊讶的鬼车。他看向白泽,说道:“说吧白泽,啸天那死逗比是怎么处理这事的?然后他有没有带什么话回来?不过我估计就算有,也是给太一的。别担心,既然是那家伙插手的话,也不怪你。”

“呃……是这样的,啸天大圣到了之后,直接就把属下骂了个狗血淋头。说属下虽然一心为了妖族,但是太过功利假传天帝东皇大人的口谕,犯下不可原谅的大错。随后甚至打算用他的命,来弥补这件事。不过后来因为傲凡大太子的帮助,缓解了这件事。后来啸天大圣献上了灵酒作为寿宴,暂且化去了这一段。”听到了帝俊的话,白泽心倒是放了学下来。之后便是对啸天更加佩服起来,没想到他早就知道帝俊不会责怪他。

听了白泽的话之后,帝俊皱了皱眉头眉头。告知了太一的所在之后,便让白泽去寻找太一传话了。回到寝宫的帝俊皱着眉头,关于啸天的一些秘密他早就从太一那里得知了。他知道啸天有一个神通,可以探听天道,虽然并不是很多但是却还是能够注意天地大势。看起来啸天早就预料到这件事了,不然也不可能那么巧妙的出现在东海。

不过,倒是帝俊误会啸天了。这货只不过是刚好被穷奇追杀,顺便逃去哪里的而已。但是因为这件事,让帝俊更加忌讳啸天了。毕竟,论关系,他跟啸天不过是同席喝过酒而已。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