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敖广糊涂意,啸天献灵酒
  • 洪荒逍遥侯
  • 辛统
  • 3614字
  • 2013-11-06 22:42:45

待傲凡详细说完原因之后,敖广无力地瘫倒了椅子上面。至于之前还一脸气愤地龙族修士,现在脸色也稍加缓和,既然已经有另外一位妖族大圣,以及自己家的大太子要为妖族开脱了。况且又因为死掉的那些家伙,差点做出很可恶的事情,虽然被杀死的这个事实无法改变,但是最起码给他们了一个借口。

敖广扶着额头,他从前一段时间就发现自己的女儿情况不对。但是当时的他,以为是那段时间忽略了女儿,所以女儿再闹脾气。直到今天他才知道,原来是龙龟族长干的好事。虽然当时被傲凡发现,及时阻止不然他最疼爱的小女儿,可能就没了。“凡儿,你说此事我该如何处理?”

“龙王大人,不知道我能否说一句?”这个时候还跪在地上的啸天,站了起来。他拍了拍有点皱的道袍,又拍了一下傲凡的肩膀,给他了一个感谢的目光。

“啸天大圣,不知道你有什么意见?”本来龙王对啸天印象不是太差,仅仅因为他是妖族大圣之前才是有点看不惯而已。加上后来他的作为,敖广对于啸天还是比较看好。再加上刚才听闻傲凡说过,之前他们被穷奇追杀,傲天曾经拼死救过傲凡。于此,他的心中自然是对于啸天并没有太多的反感。

“其实吧,既然龙王的公主如今平安无事便好。况且就算龙王大人,你提前知道了这件事,你又能如何呢?”啸天整理好道袍后,随后找了一个最靠外的位置,而原本坐在上面的一位修士也让了个位置给他。啸天点了点头表示谢意,坐下之后继续说道:“就算是龙王大人你知道这件事,你还能亲自杀到龙贵一族跟他们死磕?

龙王大人,恕我直言。不是我看扁东海龙宫,就算是龙王大人聚集四海龙族,你觉得你有几成几率打败龙龟一族?何况,龙龟一族老祖乃是玄武神兽,有莫大的功德。其子孙后代只要不是肆意妄为,乃是气运长久有天道庇护,我相信这点龙王很清楚。就算没有这些,龙王大人你肆意攻打龙龟一族,你叫龙族其他的族群怎么看?

要说知道内情还好,若是不知道内情的,还不天天胆战心惊。何况就算是知道内情又如何?龙王你这么做还不是烙下一个,以私牟公的名声?所以啊,其实这件事要我说就这么算了吧,反正当事人已经死了。至于今天在座的诸位都发个毒誓,不得将此事宣扬出去,不然遭受混沌雷劫临身。这样也不担心家丑外扬,而龙王大人大可以对外宣称是这些龙族,在与我妖族起了争执之后身亡。”

“啸天大人,这样不好吧?”白泽一听这话,立马急了。这意思很明显了,是把罪名背到妖族身上,这样完全就已经扭曲了帝俊的意思。其实白泽也是关心则乱,他做出了这等事情,妖族和龙族已经没有任何缓解的余地。只能说想尽一切办法,避免战争的爆发,至于高层的斗法那是没办法的,必须做过一场。

“诶,白泽。你不必多说,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我想在妖族,我的还是有点说话的权利。关于这件事,日后我会亲自同天帝和东皇解释的。下来就是你的问题,虽然你无意间帮了龙族一个忙,但是屠戮龙族的已成事实。”啸天冷眼瞅了一眼白泽,白泽立刻乖乖地不再出声。随后啸天又看了眼敖广:“龙王大人,你看这应该如何惩罚?要杀要刮,悉听尊便。”

听到啸天的话,敖广心里有些吃惊。看白泽的样子,啸天在妖族中的地位必然十分崇高,但是啸天不过一个金仙而已。并且他发现,白泽的畏惧并不是表面而已,而是发自内心,敖广更加疑惑。最主要的是,敖广心中十分佩服啸天的手段。看起来啸天的方法,完全是妖族吃亏,但是实际上却无形之间化解了两族的争端。至于白泽,啸天都那么说,他怎么可能再做惩罚。

“算了算了,虽然白泽大圣的确有冒犯龙族之罪,但是毕竟他还是帮助了我龙族一个大忙。”敖广也开始打哈哈了,反正现在的事情已经这样了。大家也都起了毒誓,他也不担心这件事宣扬出去。不如干脆就缓和一下气氛,毕竟他还是要过这个寿宴的:“这样吧,死罪可免活罪难饶。不如就让白泽大圣,表演一个节目也让我这个寿星开开心如何?”

“甚好。”啸天瞅了瞅一旁的白泽,而白泽哭丧个脸。他哪懂什么表演节目啊?这家伙的生活可闷了,平时要么是在自己的洞府修行;要么就是四处走动帮帝俊打理事务。就算是妖族之中的一些聚会,都很少参加的他甚至没见过一次正儿八经的表演。现在让他献艺,他一下就蛋疼了起来。

不过啸天虽然有点吐槽太一的先斩后奏,但是既然被拉进了妖族,能帮则帮。于是仔细想了一想,打算抄用一下后世的生辰歌曲。于是他偷偷传音给白泽,而之前白泽已经憋红了脸都想不到有什么表演,一听到啸天的传音,十分感激地看了一眼啸天。然后开口道:“既然今日是龙王大人的寿辰,那我就唱一首啸天大圣以前写的生辰歌(啸天:噗,不带卖队友的。)”

恭祝你福寿与天齐

庆贺你生辰快乐

年年都有今日

岁岁都有今朝

恭喜你恭喜你

恭祝你逍遥天地间

庆贺你生辰快乐

无拘束好自在

儿孙~满堂彩

恭喜你恭喜你

恭祝你道行来证道

庆贺你生辰快乐

感悟自天地间

证道~心自在

恭喜你恭喜你

一曲经过啸天瞎编乱改的歌曲完毕,满厅寂静没有一丝声音。白泽赶忙扭头求助啸天,而啸天看都不看他一样,意思你自求多福吧。他可不确定,洪荒的修士会买这首歌的账,不过他觉得应该没问题。这是敖广算是回过神来,一拍手笑了起来:“好一个感悟自天地间,证道心自在。啸天大圣,没想到你还有这么一手,真是厉害啊。”

敖广这一出声,众人也纷纷反应过来,连连称好。虽然说这首歌,的确有些通俗而且有些地方不是那么连贯,但是确实平易近人让人听了亲切。最关键的是,祝福的内容太和洪荒修士了,谁不想证道?谁不想逍遥天地间?啸天一看大家的反应,长叹了一口气:“其实也没什么啦,不过是平时闲着没事做乱写着玩的。主要是龙王开心才是最好,说起来在下倒是为龙王准备了一份贺礼。”

敖广一听贺礼儿子,心头一跳想到:‘我说大圣啊,你别在折腾我老人家了。我活这么大了,别没因为斗法死掉,反而被你们给吓死,那就不好玩了。’敖广有些紧张兮兮地看着啸天,而其他修士也是一脸紧张。啸天看到这一幕笑了笑,知道他们是害怕啸天又来一个大刺激:“龙王大人请放心,我这份礼物相信你一定喜欢。”

说着,啸天从自己的芥子空间之中,取出了60个葫芦,其中红白各30个。白泽一看这葫芦立刻认出来,这个就是帝俊和太一,曾经提过的狗儿酒和蒸馏酒。啸天以法力将这些小葫芦,一红一白为一组分给了在座的一些修士。之后开口说道:“这葫芦之中的东西,是在下酿制的狗儿酒和蒸馏酒。乃是取昆仑之水,与众多灵果仙草酿制而成。清香爽口,希望龙王大人喜欢。”

随后啸天又取出一组葫芦丢给了身后的白泽,也就不在搭理众人自己扭开了白色的葫芦喝了起来。问到了葫芦之中浓郁的酒香,在场不少修士吞了一口口水。要知道洪荒修士多多少少会一点酿酒技艺,而且几乎各个都是大酒虫,自然一闻就知道什么是好酒。没有得到葫芦的修士只能眼巴巴地看着,他们也知道自己地位不够也就闻闻香味就算了。至于其他有葫芦的,迫不及待的打开葫芦喝了起来。

“好酒!!!”敖广喝了一口白色葫芦之中的蒸馏酒,不禁大喊了一声。他们龙宫也不是说没有好酒,甚至说龙宫的藏酒在整个洪荒都是不错的。但是相比起这个蒸馏酒来说,少了那么一丝香醇,少了那么一丝火热。“啸天大圣酿的这酒,果然不错。不但有灵果还有仙草的清香,其中还有一股火热的气息如同太阳一般博大。喝下肚中,浑身好似沐浴在太阳之下,舒坦。”

众人看着有些一概常态的敖广有些惊异,毕竟平时的敖广都是属于那种温文尔雅的性格。就算是今天也仅仅因为气愤,才发表拍碎桌子而已。但是这种豪放的姿态,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随后他们也尝了一口白葫芦之中的酒水,这才知道敖广为何如此。这白葫芦之中的酒水,香醇火热让他们心中好像有一团烈火在燃烧。这团烈火燃起了自己的激情,燃起了自己豪气,难怪就连敖广都要说一声舒坦。

“龙王大人过奖了。这酒名叫蒸馏酒,乃是我先将灵果仙草经过发酵酿制。随后请东皇太一以太阳真火,烤制而成。除了含有灵果仙草的香气,其中还含有意思太阳真火的热烈。龙王大人可以再尝尝那狗儿酒,说不定会有不同的感受。”啸天又喝了一口蒸馏酒,随后从兜里掏出之前逃命的时候,顺手摘的灵果吃了起来。

龙王闻言一阵惊讶,他惊讶于这酒居然是经过了太阳真火的烤制而成。但是他最惊讶的是啸天和太一的关系,太一居然会肯替啸天打下手,这足以证明他们之间的关系十分要好。难怪啸天在妖族的地位如此崇高,但是白泽又如何畏惧他,难道啸天有什么其他的本事?不过龙王还是依照啸天的话,尝了一口狗儿酒。

狗儿酒刚刚入口,给人一种平淡无奇的感觉。这太过普通了,没有任何特点。但是稍过一阵,敖广的眼睛瞪得老大。咽下酒后敖广带着惊讶的口气说道:“啸天大圣,你这叫老龙我以后可是如何是好?为何要让我喝到这么好的酒?”敖广眯上了眼睛,继续说道:“一开始平淡无奇,但是却会给人一种独特的感觉。这感觉好似酷热之下的冰饮,清凉爽快。唉……以后,可怎么办才好啊。”

就这样,因为啸天的介入。龙族和妖族的芥蒂不经意之间,被啸天化解了。虽然日后必然还会有一些不愉快的事情发生,但是最起码不会发动战争。至于一众龙族才不管打仗还是什么?他们现在只是在专心的品酒,同时异口同声的发出了哀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