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道祖来相救,暂且化劫难

  • 洪荒逍遥侯
  • 辛统
  • 3220字
  • 2013-11-02 18:00:20

虽然啸天仅仅御起了天地玄黄玲珑塔几息,但是啸天和傲凡还是成功的逃出了山洞。好不容易逃出山洞的两人,啸天已经完全失去了战力,至于傲凡也仅仅是还剩一丝战力而已。不过幸运的是他们一出来就遇到了救星,刚刚逃出山洞瞬间就萎了的啸天,抬头看到一个穿着姿色道袍的道人站在半空之中。

望着这个熟悉的道人,啸天严重泛起了感动的泪花,他真的感慨天不亡他。他连忙推开傲凡,乘着已经残破的身躯,挥洒着泪水跑了过去。多么感人的一个画面,就好像许久未曾见面的老友;又好像失散多年的兄弟;或是父子的重逢。看到这一幕,傲凡的眼角不禁滑下了感动的泪水。但是,随后却让他觉得自己被坑了。

“你们两个混蛋,把我刚才的感动还给我啊。”正当傲凡已经因为这感人的一幕,留下了多年都未曾留下的感动之泪的时候。啸天扑去的紫衣道人,一脸嫌弃然后一抬脚直接将啸天给踹了出去,击入了山体之中。傲凡目瞪口呆瞬间觉得自己被眼前这两个混蛋,硬生生给骗走了不少眼泪:“你们两个到底特么闹哪样啊?”

“我说您老也太狠了点吧,这一脚差点要了我的小命。”这头傲凡刚吐槽完,那面啸天就从小山中爬了出来。不过令傲凡惊讶的是,从山体中爬出来的啸天似乎恢复了不少,他有点疑惑地扭头看向那个紫衣道人。“先不说其他的,您老来的真及时,再晚点我就挂了。喂喂,大太子你愣着做个毛线?快来抱大腿,这货的大腿可粗了,整个洪荒估计就一个人可以跟他平手。”

说着,啸天就以眼雷不及迅耳的速度扑了过去,死死的保住了紫衣道人的大腿。还是不是的蹭上两下,别说紫衣道人了傲凡都有点看不下去。大有转身离开的感觉,他现在发现把这货带出来就特么是个错误的选择,还不如直接让他被穷奇干掉算了。看到傲凡要走,啸天大喊道:“大太子,你走个屁啊。这家伙的大腿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抱得,快过来抱抱。相信我,以后你会很庆幸的。”

“卧槽,你够了。你特么还要不要点脸皮了?你现在好歹是个金仙好不?”紫衣道人一听啸天的话顿时火冒三丈,气得一边甩腿一边大骂。傲凡看到紫衣道人无论怎么弄,啸天死活就是不松手。因为感觉啸天这人还是很靠谱,所以他也悄悄的抱上了紫衣道人的另外一条大腿。紫衣道人现在已经快哭了:“妈蛋,你好歹是个东海龙太子好不好?不要和这个混蛋学不好的东西啊,快点松手啊。”

“不要。”傲凡很干脆的拒绝了紫衣道人的要求,其实本来他是打算抱一下就撒手的。但是没想到紫衣道人作死要求他松开,啸天可是知道这货可绝对是个死傲娇。如果说不去搭理他,估计自己没一会就撒手了,但是谁叫他作死非要他放开?“你先让这个贼道人放手再说,他放手我就放手。这贼道人肯定不会做没好处的事,跟着他没错。”

“卧槽,啸天你特么是不是对龙太子用了你的脑残神通?怎么就这点智商了?还有,我说你抱归抱敢不敢不在腰间摸啊?”紫衣道人现在蛋疼了,他也没料到东海龙太子居然是这么个尿性。还有就是啸天那逗比,你说抱大腿就抱大腿算了是吧。但是这货还在你腰里摸来摸去,弄的他很不自在:“妈蛋,还摸。别摸了,这次出来匆忙什么也没带。”

“我说道祖啊,你这就不厚道了。你看看人家的主角,哪次遇到道祖不是得到各种好处?就算再不济也有块牌匾混不是?”啸天一听这紫衣道人什么都没带,顿时泪水直流看的那是一个凄惨啊。就算是傲凡,都被他这一番举动给感动了,忽略了这家伙说的重点。“你再看看我,第一次见你你就把宝贝给收走了,还啥也没给我。好不容易又碰到了,还什么救命的东西也没有。我好凄惨啊,没天理啊。”

“等等,等等。啸天,你刚才说……”终于反应过来的傲凡,忽然想到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至于他为什么知道了啸天的名字?傻么?刚才紫衣道人不是说过他的名字么?傲凡似乎刚才听到啸天说了一个什么十分了不得的名号,而这个名号整个洪荒天地似乎只有一个人有:“啸天,你刚才说……你刚才说……说着家伙是道祖?你说的道祖,该不会就是那个讲道的鸿钧道祖吧?”

“废话,除了鸿钧这个死老头,还有谁特么能干出拿了人家东西,也不给点补偿的事儿?”听到傲凡的问题,啸天一脸不爽地说道。现在道祖算是明白了,敢情这货对上次收走芭蕉树的事情还耿耿于怀呢。人家这还别扭着呢,好不容易逮到机会。这是指着在这里坑他呢。

“好咯,既然你觉得我这没好处,有本事你去其他小说啊?你敢说你倒是去啊?大不了明天我去跟作者申请,让傲凡做主角。你不觉得一个东海大太子更有范儿么?比你一个破狗妖强多了,还在这里胡搅蛮缠。”鸿钧道祖一甩袖子,瞬间恢复了一副高人的模样:“行了,别装可怜了。你又不是不知道现在没办法给你,等等吧。到了第三次讲道的时候再说,反正你每次都来就行。上次怎么来的,以后就怎么来。”

“嗷呜!!!!!”正当这几个家伙耍宝搞怪的时候,穷奇的咆哮声从洞中穿了出来。傲凡和啸天立刻吓得,整个人都躲在了鸿钧道祖的身后。道祖一看这两人这副模样,也无奈地笑了笑。不过也是,他们两人不过是个入道都还算不上的金仙而已。碰到已经开始走上证道之路的穷奇来说,的确是十分危险,毕竟领悟了本源极道的修士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极为强悍。

看着眼前这只凶兽,道祖皱了皱眉头。他隐隐约约从穷奇的身上感受到了罗睺的气息,他甚至怀疑罗睺是不是回来了?但是很快他否定了这个想法,他还是十分了解罗睺的为人的。虽然说罗睺所掌管的乃是与天道相对的魔道,但是为人却是十分恪守承诺。一点说定就不会改变,是那种一条筋的性格。

“啸天,你之前和穷奇争斗的时候,有无遇到什么奇怪的地方?”道祖皱着眉头问道,他觉得很有可能这穷奇,曾经接触过罗睺或者是接触过戮神枪。但是问题是戮神枪早就被他挥回收了,所以问题一定出在啸天身上。“当你用你的天罚神通攻击他的时候,他有没有什么奇怪的征兆?比如说身边聚集了大量煞气,或者说身边有什么阴邪的灵物?”

“没有,唯一奇怪的就是天罚神通,只能伤到他的肉体,而不能伤到他的灵魂。”啸天仔细想了一下还真的相处了问题,虽然只是一个看起来微不足道的小事。但是在道祖看来却是一件至关重要的事情,毕竟对于啸天来说。现在他也不过才刚刚捕捉到了一丝道的痕迹而已,根本无法与已经证道正在向更高深的道进军的道祖相比。

“那就不对了,你的天罚神通专打修士灵魂,凡是因果业力之人受到的伤害越大。根本不可能直接伤到肉体,这里面绝对有问题。”看着穷奇这一身样子,道祖皱起了眉头。其实现在的问题很麻烦,他不能轻易出手。他已经开始慢慢的在合道过程之中了,虽然还没有彻底合道那么厉害。但是还是不能过分插手一些事情,比如说现在的情况就是其中之一,因为现在是啸天的杀劫引发。

“啸天,你可知道你给我带来了多大的一个麻烦么?你说你刚才为啥就不干脆死在里面算了?”感觉脑袋剧痛的道祖瞥了一眼身后的啸天,他发觉凡是和啸天沾边的事情都很麻烦。上一次芭蕉树的时候就发现这货嘴巴不严,顺手帮了他一把。这一次更麻烦:“反正就算你挂了,我还是可以保住这条小龙的命。你说现在怎么办?”

“道祖不带你这么玩的,还有说起来我也没招谁惹谁啊。都是太一那混蛋干的好事,非要偷偷给我封个大圣什么的。根据穷奇的话来看,估计还特么是权势特别大的那种。你说这样子谁会不找我麻烦啊?天降横祸啊。”啸天一脸怨念地说道,说实话他也的确十分怨念。毕竟,在他看来他没有和结任何因果,却忽然出现这个大一个事情,的确是天降横祸。只是,他还不明白为什么会天降横祸。

“算了,我再多帮你一次吧。不过,你记得你并不是何别人有因果,而是和天地有因果。这份因果若是不除,日后我也护不了你。”道祖听了啸天的话无奈叹了一口气,毕竟怎么说他也不想让啸天这么早死。于是他一挥袖,很干脆的把穷奇给打到三十三重天以外暂时镇压了起来。

“穷奇我暂时镇压了起来,待其清醒过来我才会放它出来。但是啸天,你要知道这件事乃是上天注定的。你一路修行顺风顺水,没有劫难。日后你好自为之,若不尽快将因果了解,下一次就算是我出手你也得化为灰飞。”说完,道祖甩开他们二人离开了。只不过临走之前还悄悄地和啸天说了句:“你想解除你的后顾之忧,就去血海走一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