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啸天犯杀劫,天地无去处

  • 洪荒逍遥侯
  • 辛统
  • 3053字
  • 2013-11-06 22:32:11

啸天此时的状态十分狼狈,虽然说他暂时逃过了穷奇的追杀。但是自己也受了极大的伤,可以说要不是他反应灵敏,估计现在早就缺胳膊少腿了。他的道袍破破烂烂,头发好似一堆杂草一样,满脸的血迹。“该死,太一那混蛋真是害惨我了。我都说不会加入妖族了,居然特么自作主张给我封了大圣,如果我能活着回去一定找三清帮忙收拾他。”

啸天满脸怨念地诅咒着太一,随后在暂时栖身的小山洞之中,以术法幻化出了一滩潭水,将身上的血污仔细的清理干净。穷奇的鼻子已经灵敏到啸天想要崩溃的程度,只要身上带有血污没过多久肯定会找到他。这一次若不是他用计,将穷奇骗入他所布下的雷阵之中估计根本没时间做这些事。

处理完了身上的血污,啸天重新将身上的道袍用法力修补好。现在啸天各种后悔以前没有在洪荒走动,就算不弄几件后世名气极大的先天灵宝,但是好歹也弄几个先用着不是?搞得现在被穷奇追,他只能用普通的雷法应敌。而且就算不走动走动,他现在也十分纠结尾毛当初化形之后,没有立刻将自己的毛发炼制成灵宝?要知道妖物的毛发可是炼制阴人灵宝的最佳材质,但是啸天太懒。

啸天稍微闭眼感应了一下,发现雷阵还没有被破坏,但是也已经破烂不堪。他立马离开了山洞朝雷阵的反方向逃去,他可不想被穷奇直接抓住。他到现在还想不通为什么百试不爽的天罚神通对上穷奇就没什么用,他可是记得之前在人参果会就算是弱化版的天罚神通,也让鲲鹏吃了一个大亏还中了啸天的阴招掉了脸面。

不过现在不是思考这些问题的时候,啸天需要找一个安全的地方,好好的疗伤。当然若是有可能的话,他打算干脆将他的那些毛发炼制成一套灵宝算了。不过这也是要看运气的,毕竟现在来说并不适合炼制灵宝。现在啸天属于被追杀的情况,别看穷奇现在并没有化形,那是因为穷奇乃是天地凶手化形的难度可是比先天五行灵根还要难,他可是地道的大罗金仙,只是不知道为何上次听道没去紫霄宫。

很快啸天找到了一个相对来说比较安全的地方,并且这个地方临近东海,若是真的再次被穷奇追上他也可以直接套取东海。东海再怎么说也算是龙族的大本营,虽然如今龙族式微,但也不是谁都可以欺负的。只要啸天不主动招惹,随便找个没人的岛屿藏起来,应该就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想来穷奇也不敢太过明目张胆的找他,毕竟妖族不过新立还没资格和龙族对抗。

不过啸天再一次的异想天开了,如果是三清道人或者太一之类的大能任何一个人在啸天身边,都能很清晰的感觉到啸天身边的那股杀伐之气。简单地说,啸天犯了杀劫。本来按理说一个洪荒修士能修炼到金仙修为,必定这一路是坎坎坷坷,磨难重重。然而啸天除却最开始因遭受龙凤大劫之时险些丧命,但是却被很顺利的化解以外就再无遇到任何劫难。

加上因为啸天无意直接在膜拜不周山的时候,也以外的受到了盘古大神的庇护。再加上之后认识了三清道人,无形之中让啸天这一路修行走来没有任何困难,可以说完全就是开了作弊器。虽然说啸天曾经在紫霄宫听道之时,将自己的修为散去重修,但是也因为紫霄宫的特殊导致他顺顺利利的直达玄仙。至于他进入金仙之后化形渡劫,劫云都被他一口吃掉了还哪来的劫难?

综合以上的多个原因,也导致啸天对于天地之间的因果业力越来越深厚。以往啸天一直以为,修士之间所谓的因果业力,不过是修士之间的因为争夺什么东西啊,或者无意之间得罪啊或者善缘之类的。其实因果业力并没有那么简单,其实天地万物只要自从出生那一刻起,就已经于这个天地拥有了极深的羁绊。

生灵的降生,就会为天地带来负担。虽然说物种的生长、演化、变更,也是天地自我完善的一个过程。但是毕竟,生灵的出生、成长、演化,都为整个天地带来了极大的负担。虽然说一般的生灵可能活个几十年或者几百年就会寿终正寝,得以返还天地循环不息。然而修士就不是这样了,他们夺天地之造化,突破自身达到与天同寿的境界。

所以可以这么说,越是修为高的修士与天地之间的因果越是深厚。所以往往天地都会给修士降下灾劫,来化解他们之间的因果。若是矮的过去则进入更高的一层楼,若是挨不过去化为灰飞返还天地。但是这不是说你度过了天劫就算了,洪荒还有量劫这一说法。一入量劫修士均犯杀劫,若是福缘深厚还好躲在洞府之中也就躲过,不然只能以杀止劫。

现在啸天就是犯了杀劫,照常理说来啸天一不是穷凶极恶之徒;二他不是身处量劫之中。所以正常来讲他是不应该身犯杀劫的,可惜,这家伙自从入了洪荒大陆一路走得太顺了,顺利的连老天都嫉妒了。要知道洪荒天道也是在盘古大神开天辟地之后,消灭了无数混沌灵物之后才诞生了,而之后又经历了各种磨难,终于在龙凤大劫之后开始渐渐走入正轨。

所以啸天想要在这个时候安心疗伤,或者安心炼器?开什么玩笑?所以,就在啸天刚刚找好落脚点,开始疗伤的时候,东海龙王的大太子傲凡来到了这附近。此时的傲凡还不是后世那个俊美出色、理智冷静、慎谋能断、勤奋认真的东海大太子,此刻的他还是一个游手好闲的太子爷。每天最爱干的事情就是,带着一群虾兵蟹将到处游玩。

本来傲凡的到来并不会给啸天带来什么麻烦,但是问题就是啸天选择的避难所有点问题。这避难所之中有一颗天地灵物,而这天地灵物恰巧是几千年掐傲凡就已经发现了,就等今日成熟前来采摘。傲凡一进入洞中,就看到在哪里盘坐疗伤的啸天并且发现那天地灵物已经不见,气得直接冲了上来。

啸天一下就懵了,他在躲避傲凡的攻击的同时,大脑中不停的回忆自己以前有没有得罪过龙族。但是他想了好久发现自己根本和龙族无冤无仇,况且此时的龙族还未加入妖族,也谈不上因为大圣之位来攻击他。啸天十分疑惑地开口问道:“不知道这位龙兄,为何一见面就攻击在下?若是在下如有得罪,还请告知原因。”

“哼,你这贼道人还有脸问我?”傲凡一听这话顿时火冒三丈,这完全就是得了便宜还卖乖。“你个贼道人,盗了你家龙爷的宝贝,还敢在这里卖乖?今天若不是杀你,龙爷这口气咽不下去。”

说完,傲凡又持剑冲了上来。啸天一看连忙躲开,他现在还是一头雾水。什么偷了他的宝贝,他完全比清楚这回事。他刚才只是见这里比较安全,所以就直接进入了洞中开始疗伤。但是他没有注意到一点,在他进入洞中的时候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有一朵奇异的花朵。而这朵花就是傲凡守了几千年的宝贝——七彩曼陀罗。

“我说这位道友,我真没拿过你的宝贝啊。”啸天连忙解释了起来,他可不想现在和傲凡起什么冲突。现在还有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追来的穷奇,如果现在再招惹了龙族的话那就更加蛋疼了。东海怎么说也算是现在龙族最强盛的地方,若是得罪了龙族,啸天就只能想办法逃回不周山了。或者说逃去认识的大能的道场,不然估计小命绝对玩完。

“还说没有?说千年前,本太子就已经在这里发现了一颗七彩曼陀罗,本来今日乃是曼陀罗成熟之日。本来本太子是来收取宝物的,结果却被你这贼道人给捷足先登。现在整个山洞就你一个人,你还想狡辩?看剑。”看到装傻充愣的啸天,傲凡就气不打一处来,使出更加猛烈的攻势攻向他。

“我说你丫的是故意找茬是不?”一听到傲凡口中的灵物名称,可以算是半个草药通的啸天脾气也上来了。他总觉得自己被戏耍了,而且还是那种无理取闹的感觉,“妈蛋,特么你家的曼陀罗长在山洞里,特么你家的曼陀罗长在海边?妈蛋,居然敢骗劳资,你真当劳资啥也不懂?我告诉你,灵物这一块我可比你知道的多了去了。”

说着啸天也反手就是一道雷法劈了过去,他现在已经不再考虑得罪龙族之后会有啥下场了,他只觉得自己被耍了要找回点面子来。而傲凡一看啸天居然敢还手,也是一阵气愤心想这偷东西的居然还敢这么嚣张,当下直接使出了水法和啸天斗了起来。而这个时候穷奇已经追到了不远处,啸天到底能否化险为夷?还请看下回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