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 六道现轮回出,弑神来斩本我
  • 洪荒逍遥侯
  • 辛统
  • 2907字
  • 2017-02-24 20:28:50

“吾,巫族后土。观世间生灵死亡,无法超脱,流连洪荒之中。今,后土愿以身补全轮回之道,化为六道轮回。为天地亡灵建一处安身之所,以报天地养育之恩。“刚刚醒来的啸天,还没有回过神来,便听到天地之间,传来一个柔和的女声。随后又想了一个雄厚的男声:“吾,血海冥河。自冥河诞生无数载,尽管后土娘娘创立六道轮回,心有感触。吾愿创下一族名曰阿修罗,已补全六道。”

随着两道声音的响起,天地之间忽然之间出现了一股强大的威压。就算是当年玄门三圣,以及西方两圣得道之时,也没有若如此大的阵势。此刻整个洪荒的诸位大能,心中都是翻起了滔天巨浪,这其中以三清和西方两位教主为最。这分明就是成圣的预兆,但是无论是冥河还是后土,他们二人都没有获得鸿蒙紫气。根本不具有成道之机的他们二人,为什么会造成这么大的阵势。

而刚刚醒来的啸天,其实很清楚,他们两个人根本不可能成圣。之所以有这么大的阵势,不过是因为后土创立六道轮回,而冥河老祖又补全完善了六道。他们二人做的这件事,正好将天道所需要的最后一块拼图给补全了。这一刻,有着鸿钧弥补天道,外加后土、冥河老祖补全最后一块拼图,天道自然会释放出最为强大的威势。

感受着天地之间的威势,啸天的脸上露出了无奈地笑容。本来他以为他死定了,就在眼前出现那一片血色的大海的时候,就在后土明悟的那一刻。啸天曾几何时,以为自己死定了。这个时候啸天忽然发现,他在洪荒之间几乎没有什么放不下的。唯独令他无法安心放下的,只有那个曾经与他斗智斗勇,那个曾经在紫霄宫中,陪伴他过了九千年的妻子敖灵。

但是这个时候,他的眼前忽然出现一道刺眼的光芒,当他再一次睁眼的时候,他就出现在了这一处仙岛之上。就算四周已经面目全非,但是他依稀记得,这里就是他死去的地方凌空堡,或者说蓬莱仙岛。他神情复杂地看着天边,那一道代表六道轮回成立的七色彩光。其实自从明悟自己的道之后,啸天就尽可能避免自己参与这些事情。天道既是吾道,吾道却非天道这句话,可不是白说的。

天地之间的威势,最终渐渐散去。而天空上降下了七彩功德,这一次更加让大能们惊奇了。要知道就算是当年,无论是天庭立、天婚、女娲造人等等重大事情,天道所降下的不过是五彩功德。而这七彩功德,这么多年以来只出现过一次,那就是盘古大神开天辟地之后,所获取的开天功德。除了啸天等知情人外,所有人的心中都出现一个疑问:难道六道轮回之功,已经相比于开天之功?

这七彩功德分为五份,最大的一份直接没入后土体内,稍微次一份没入六道轮回的漩涡之中,再次之的则进入冥河体内。而最小的两团,一团飞到了祖巫殿之上,直接融入了祖巫殿之中,而另外一团则飞向了海外,没入了啸天的身旁。啸天一脸蛋疼的看着,掉落在自己身旁的心脏。原来因为失去生机,变成灰色的心脏,因为功德的进入,现在已经变成了七色。

“这还带染色的啊。”啸天都忍不住吐槽了。看着变成七色的心脏,整个人都不太好了。若不是功德的关系,他都快要忘记,自己的心脏曾经被人挖了出来。啸天无奈地笑了笑,弯腰将自己的心脏捡了起来。轻轻地将上面的尘土拭去,然后对着自己胸口,狠狠一用力将心脏按了回去。随后啸天赶忙打坐下来,开始运功修复自己身体的损伤。

这个时候,他忽然之间捂住了自己的心口,脸上变得煞白直冒冷汗。“卧槽,这到底是那怎样啊?”啸天弯着腰,捂着自己的胸口,压着呀吐槽了一句。就在他修复自己的伤势的时候,他忽然感觉自己的心脏变的十分的奇怪。似乎有什么东西,想要从里面跳出来,可是又被自己的心脏阻挡,只能用强硬的手段冲击着自己的心脏。

“卧了个槽,别我刚特么活过来,又得死一次!天呐!我才不要去轮回!”啸天一边说着,一边马上开始检查自己的身体。可是让他奇怪的是,他根本没有检查出任何的问题。啸天此刻彻底懵逼了,这到底是闹哪样啊?不过随着啸天的运功,心脏中的动静却越来越大,而那种疼痛感也越来越厉害。这种疼,以及慢慢的肉体上,转移到了灵魂层面上。痛的啸天整个人在地上打滚,整个人十分的痛苦。

在他的胸前,开始慢慢的鼓了起来,而啸天的手则使劲地想要按下去。可是无论他多么使劲,胸前依然是在继续地鼓起,并没有因为啸天的阻拦而有任何减缓。反而更加的强烈了起来,而啸天的脸色也越来的越难看。随着胸口的鼓起,从洪荒的一个角落之中,忽然飞出了一个黑影。这道黑影飞速的冲着海外冲去,无论任何人都无法阻挡它的前进。

此时正端坐于紫霄宫之中,正在为坐下两名童子讲道的鸿钧道祖。忽然之间感觉到了什么,睁开眼睛伸出自己的左手,随手掐了几个法印。鸿钧楞了一下,随手摇头笑了笑:“唉,这小家伙,还真是不让人省心。不过这东西,落在他手上,也算是遇到了一个好主人。算了,你爱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吧,出了天大的事情为师为你兜着。”说完,就继续为眼前的两个小家伙讲道,为了之后的事情做准备。

只见着黑影,以极快的速度,一路从洪荒的边缘,瞬间就飞到了蓬莱仙岛之上。这道黑影到了蓬莱岛之上,就停在了蓬莱岛之上,显出了原本的样子。那是一杆黑色的长枪,上面散发出一种霸道的气息,并且在这霸道之中,还暗藏着一丝破灭之意。原来这道黑影,就是自从魔灾之后,不知道消失到哪里去的弑神枪。

这弑神枪不知是感受到什么,一直停留在蓬莱仙岛的上空。没过多久,一道黑色的身影,从弑神枪的上面飘了出来。这道黑色的身影,就十分沉默地看着弑神枪,随后叹息了一声消失在了天地之中。在黑色的身影消散之后,弑神枪再一次朝着蓬莱仙岛之中飞去。直接飞到了啸天的身边,浮在了啸天的身上。

而啸天此刻也看到了弑神枪,虽然啸天也曾经是弑神枪的主人之一。但是当时仅仅是因为,啸天被赤尸附体,仅仅是临时使用而已。而且在魔灾之后,弑神枪就不知所踪。但是现在忽然看到了弑神枪,啸天自己也是十分的奇怪,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很快,啸天的注意力,就被他胸口的疼痛给引开了。

如果仅仅是自己肉体的疼痛,其实啸天这么多年以来,曾经多次跟人发生过争斗。也不是没有受过重伤,所以肉体上的疼痛,他早就已经习以为常了。但是灵魂上的痛楚,那就不一样了。那是一种痛彻心扉的感觉,那是一种甚至可以把人折磨死的感觉。这也是为什么,魔灾之时很多时候,魔道修士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法门,就能造成极大的损害的原因。毕竟,魔道其实真的是玩弄灵魂的高手,

终于这种疼痛达到了一个极限,而悬于啸天身上的弑神枪,忽然之间发出了红色的光芒。在这道红色光芒的照耀下,啸天鼓起的胸口中,忽然飞出了一团彩色的光团。这个彩色的光团,朝着弑神枪的方向飞了过去。隐约间,啸天似乎在光团与弑神枪之间,出现了一条河流的虚影。而河流的上面还有一艘小船,船上端坐着一名干枯的老者慢慢的划着船。

这一刻啸天瞪圆了双眼,这似乎跟他之前遇到的事情一样。当他望向小船的时候,那穿上的老者似有感觉,抬头冲着啸天为了薇笑了笑。起身抡起手中东西。朝前一捞将光团捞入了手中,然后再次一抛将光团抛向了弑神枪的方向。啸天的眼睛,跟着朝着弑神枪快速飞去的光团,他忽然想明白了一些事,一些前因后果。

当光团飞入弑神枪之后,弑神枪红色光芒渐渐收了回去,反而放出了刺眼的白色光芒。待一切尘埃落定,一只黑色的幼犬,出现在了啸天面前。啸天无语地笑了一声:“呵呵,这玩意就是我的恶尸?”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