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 洪荒逍遥侯
  • 辛统
  • 3055字
  • 2017-02-14 00:55:18

“仙兵守备队现任队长何在,速速给本座出来!”正当玄天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忽然从天边传来了一声长啸。玄天无奈之下,也不好说什么,转身看向了天边。但是现在玄天的内心,犹如腊月的寒冬一般,他现在真的想搞个暖炉,捂在自己的心口。他看着从天边出现的,那密密麻麻的人群,整个人都已经不太好了。

“大人,下来怎么办?”运图上前一步,走到了玄天的身后。也并没有任何忌讳,直接就出口问了出来。摩珂刚才就已经知道,玄天肯定已经察觉到了什么,虽然说他并没有说什么。但是此刻在玄天心中,肯定已经对自己有了怀疑。只见摩珂,松开我这剑柄的手。掐了一个剑指,向着地面一指。只见一道十分隐晦的气息,从摩珂的指中射入了地板之中。然而这一切,却没有任何一个人注意到。

“哼,还能怎么办?凉拌!”玄天也是十分的不爽。别看玄天表面上什么都没表现出来,但是他的气息已经有些不稳了。要知道,别说到了玄天这个境界,只要是得证天仙道果,几乎很少会出现气息不稳的情况。若不是身负重伤这种情况,那么久只能说明,此人的心境已经乱了。能让一个大罗金仙的心境紊乱,那可不是一件小事。

“哼,全部给我盯着摩珂这个小王八蛋,待对付完啸天这伙人之后,在收拾他。”玄天轻描淡写地说道。他也十分清楚,现在肯定不是内乱的时候。就算是明明知道,自己身边有一个有问题的人,甚至说是个内奸。但是面临大事的时候,若是自己内部先乱了起来,那肯定犹如溃堤之水,滔滔不绝。

攘外必先平内,这句话玄天不是不懂。可是,现在情势危机,若是一个处理不好,那就会坏了玄天的大事。就算真的出了什么问题,大不了拖延一阵时间。相信他手下那些人,早在啸天等人开始动身的时候,肯定已经收到了消息。就算是他们的出发时间,比啸天他们晚了这么多时间。只要他拖延一段时间,他们肯定回到。

不过现在对于玄天来说,有两个十分不确定的因素存在。一个就是之前,摩珂所说的那群,忽然之间出现的散仙。不过鉴于摩珂,这个人很可能已经叛变,或者说这个人根本就是,对方一早就打入邪道的无间道。所以其实对于这件事,玄天现在抱有一丝怀疑。不过,玄天还是得有所准备。

“哼!摩珂,你的事,我们之后再算。人家已经点名了,你还不上去?”虽然现在玄天整个人都已经很不好了,但是该做的事情还是一定需要做的。

“仙兵守备队,现任队长摩珂在此。不知可是,啸天圣父统帅犬道联盟,以及草木仙屋的各位道友前来?”摩珂听了玄天的话之后,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冷冷地瞪了一眼玄天。便冲上了天上,大声回到。

“好!你就是那个摩珂?我找到就是你!”听到了摩珂的回应。一道人影,瞬间出现在了摩珂的面前。只见此人,一身白底祥云纹道袍,黑发盘于头顶,手中拿着一把白色的折扇。双眼冷冷地盯着摩珂,随后不在理会他,越过他之后降到了玄天的面前。“我听闻今日西王母正在闭关,将仙道交由一位名为玄天的阁老暂时统领。相比,这位先生便是阁老玄天了吧。”

“没错,正式老夫。不知这位道友,可是人族圣父、妖族大圣啸天?”玄天看清此人的样貌之后,略微楞了一下便认出了此人的身份。虽然如今啸天的形象,比起以往相差了很多。但是他身上的气息,确实愈加特殊了起来。要知道洪荒号称三千大道万千旁门,但是其实根本上的气息,确实几乎一致的。

这是一种源自于,每一名修士灵魂深处的感知。可以说,已经是一种本能的感知。比如说当年魔灾的时候,虽说早在魔道入侵之前,就已经有了邪道修士。但是当魔道出现之后,那有别于洪荒天道的气息,还是跟一张闪明灯一般。而啸天身上的气息,其实自从他在第一次重修之后,就已经慢慢的发生了变化。

刚开始在天仙甚至是金仙的时候,这种变化根本不明显。但是自从啸天,经过了种种事情之后,得证大罗金仙道果之后。啸天身上的变化,也渐渐越来越明显了起来。不过好在啸天当年身犯杀劫的时候,自创了《红莲转业诀》,正好在某种意义上将这种变化给遮盖起来了。但是对于一些大能,比如修为远超与他的人还是可以感受的出来。

虽然说玄天是一个老牌的大罗金仙,离准圣之境也不过一步之差。但是他资质有限,并且又散功重修了一次,其实相比起啸天也不过略微强了一线而已。但是因为当年魔灾,啸天入魔之后。玄天曾经在幽泉的带领下,参与过对于魔化之后的啸天的围剿。虽然当时失败了,但是玄天却是对于啸天的气息记忆深刻。

“正是在下。玄天阁老,这次在下前来是为了两件事。”啸天不温不火地说道。

“这第一件事,可是啸天道友被通缉一事?”听到啸天提起两件事,玄天心知肚明啸天想要说什么。“对于道友被通缉一事,老夫先对道友说一声抱歉。此事乃是前任仙兵守备队队长,私下做下的决定。老夫当年,也曾随东王公阁下南征北战,曾经也曾见过啸天道友的风采。对于这件事,老夫一直抱有怀疑的态度。所以在查到弘业私通邪魔,并且在他叛逃之后,就一直在调查这件事希望还道友一个清白。这件事就在前段时间,老夫刚刚查出一些端倪。还没来得及的公布宣布的时候,现任队长摩珂就发现了道友的行踪。这之后的事情,还请道友不要介意。”

“好,我就知道仙道之中,除了西王母以外还是有明事理的人在的。既然这样,那就有劳玄天道友,为在下证明了。”啸天微微笑了一下。不过对于这件事,他根本不在意。反正自从遇到瑶池之后,虽然他依然是被仙道通缉,但是其中带着的不良因素早就消除了。他淡淡地看着玄天说道,“今天我来这里的两件事,虽然跟被通缉这件事有点关系,但是并不是为了这件事而来。”

“哦?那敢问道友,可是未何事而来?”听了他的话,玄天一脸懵逼。这,尼玛这不按套路出牌啊!按照正常情况下的话,不是应该我们先就这件事,互相恭维一阵。然后再口胡半天,聊聊什么天下大势,再搞个什么煮酒论大能之类的事情。随后在一言不合,掀桌子之后,然后在扯皮半天然后开干。

这是个什么鬼,为毛不按照正常套路来呢?你这样让我怎么接?你特么告诉我来的两件事,居然没有一件事为了通缉。那你倒是说你啥事啊?你就这样直勾勾的看我干吗?听说入魔之后的啸天,似乎男女通吃。但是问题是,老夫一个糟老头子也不好看啊!玄天这是被啸天给看的,那就一个尴尬啊。他也什么也不说,就是看着玄天。过了一小阵之后,玄天忽然发现这货的眼睛之中,似乎根本没有任何神采。并且在他的鼻腔之中,似乎传出了一缕一缕有规律的呼吸声。

“我说道友啊,你要是累的话,老夫给你找间客房睡好不?你这样,我很尴尬啊?”玄天的额头凸起青筋,就算他早就知道,啸天这货根本就不靠谱。但是两军相对,你丫睡着了,你扯淡吧你!哪有大罗金仙睡觉的,那不过是无聊打发时间的所为而已。

“哈?啊!不好意思,刚才看着凌空堡的景色,一不小心就入迷了,抱歉抱歉。”啸天反应过来之后,一脸无辜地挠了挠头。玄天心里卧了个大槽,我说哥们你能不能不要装的这么假好不好?还看风景看入迷了,你先把你嘴角边的口水擦了好不好?

其实玄天不知,啸天刚才并非睡着了。而是将心神潜入命道图之中,进行了一番推演。本来啸天早就想,根据最近发生的事情,好推演一番。但是他所创的推演功法,却十分的奇葩,一定要啸天接触到一些人一些事之后,才能根据这些事来进行推演,得到最终的答案。而在之前,啸天虽然也接触到了,不少仙道的人。但是并没有接触到,一些关键人物。

虽说之前,曾经跟那个叫摩珂的,现任仙兵守备队队长交过手。但是在随后啸天推演的过程中,总是发现他距离事情的本源,还差那么一个拼图。这个拼图可以是西王母,可是当初那个所谓叛逃的弘业,甚至可以是现在,暂时统领仙道的玄天。所以他在见到玄天之后,便将自己的心思沉入了命道图之中,开始了一道推演。这一推演,确实推演出了十分有意思的事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