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章

  • 洪荒逍遥侯
  • 辛统
  • 3257字
  • 2017-02-13 12:31:06

随着诸方势力的行动,整个仙道也是一时人心惶惶。原本犬道联盟以及草木仙屋,一副大动干戈兴师问罪之势,前往蓬莱仙岛主岛之上的凌空堡。而现在,又多出一个不知名的势力,也是满腔怒火的感觉冲着凌空堡去了。这让不少还处于中立散修,心惊胆战。至于那些早就已经被腐化的修士,也是感觉到了此事非同小可。可惜他们就算有心去帮助玄天,但是也没有那个时间。

凌空堡前,玄天等人率领卫道营、仙兵守备队,站在凌空堡大殿之前。此刻玄天一副仙风道骨的样子,似乎将要到来的两大势力,根本不会发生一般。这个时候,摩珂忽然跑到他的身边,用法力将一段话送入了玄天的耳朵。其实玄天一直觉得这样挺多此一举的,你看啊,大家都是修行者。明明有传音入迷、元神传音等等方便的方法,为什么每次要汇报什么事情的时候,非要跑到跟前再用法术告诉自己事情。搞得好像别人不知道,你要禀报什么事情一样。

不过当他听完了,摩珂所说的事情之后,玄天再也没有任何想要吐槽的情绪了。玄天表面是依然是,那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可是心里却在思考,方才摩珂所禀报的事情。若说这犬道联盟以及草木仙屋两大势力,倒也是情有可原。但是为何平时那些散修,也忽然之间聚集在一起。这件事的发生让玄天,从其中嗅到了阴谋的味道。

他的大脑飞速的运转了起来,开始一遍一遍的回忆最近每一件事情的经过。但是无论如何,玄天都想不通,他的计划之中出现了什么纰漏。从一开始的抛弃邪道的修为,转修仙道开始,到慢慢的融入仙道之中。接下来一步一步的,设计腐化仙道之中那些心智不坚的修士,一点一点的蚕食仙道。再到慢慢掌控仙道,仙兵守备队、卫道营两大对内对外的军权。一切都是那么的天衣无缝,虽说在西王母身上,出了一点点小小的纰漏,多了啸天这面一个未知因素意外,一切都是那么的顺利。

然而就是如此,玄天心中的不安越来越强烈。之前他一步一步的推演,以及策划这一切,并不觉得什么。但是直到此时的他,开始回忆这一切的时候。总觉得这其中透露着一丝丝诡异,一丝丝不对。在他看来,所有的计划若是能顺顺利利,自然而然对于他们邪道乃是皆大欢喜。可是这世间万事可能完完美美么?

就好比当年魔灾,魔祖罗睺分身降临,其中还有那么多的绝世强者。甚至于这个邪魔外道,已经将大半个洪荒握入手中。但到了最后,却还是因为这样那样的事情,导致他们的计划被破坏了。就算是有着啸天,这个搅屎棍在其中,但是若不是各种因素夹杂在一起。除非啸天学鸿钧老祖,成为那合道的圣人,不然还真没办法独揽狂澜。

所以,玄天越是回忆他的所有计划,越是觉得这其中绝对有问题。这其中实在是太过顺利了,但是他就是想不透,到底是什么地方出问题了。不过他可以肯定,这问题肯定不是出在啸天身上。先不说啸天还没那个能力下这盘大棋,就算是他真的有能力,如今洪荒的情况,他也分不开心思去处理这些事情。那女娲圣人所创的人族,可是尊其为人族圣父,他哪有那么多精力干这事。

思来想去,玄天还是觉得这问题肯定是出在仙道之中。可是他自认,这些年他的动作极为隐秘。就算有人因为一些事情,留意到一些蛛丝马迹,但也不会想到他的身上。况且就算暴露了一些事情,他也完全可以将这个锅,甩给当初那个提供仙道图的势力。毕竟神神秘秘提供这么一个玩意,而且又有那么多秘密,他有理由相信那势力肯定有所图谋。不过好在,那势力似乎并不理会仙道的内部,仅仅是让仙道,替他们做一些研究而已。

一头雾水的玄天望着天边,碧空万里之下依旧没有半个人影。玄天倒也是不着急,虽然按照时间来说,啸天早就应该带着犬道联盟来了。不过啸天向来不按常理出牌,再加上这一次还涉及到药月仙子的问题。啸天多数会等到草木仙屋的人到了之后,联合他们一起来,晚点也很正常。

一脸淡然看着天空的玄天,心中忽然闪过一念头,一个他从前根本没有考虑过的问题。然而若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这一切的事情就变得极为的合理。那么这一切的事情,也就顺理成章了,所有都可以联系到一块去了。既然仙道、啸天都没有问题,那就只能说明一件事,邪道自己内部出了问题。

然而这才是最让人奇怪的地方,虽然说邪道内部比起现在的仙道来说乱多了。但是玄天绝对可以肯定,面对这件事上面,邪道对于仙道的态度绝对是一致的。仙道与邪道之间的仇恨,乃是血海深仇,那是刻在每一个邪道与仙道修士灵魂深处的印记。那么,问题来了,挖掘技术哪家强?啊呸!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才能让邪道中出了个叛徒?这样不卫生也不安全好么?万一有了怎么办?啊不对!要正经!不能水!还是瞎瘠薄水!

顺着这个思路想下去,玄天忽然发现,他距离真相的距离越来越近了。他再一次将,自己的策划,以及计划的运作流程仔细的推演了一番。唯一不同的是,这一次他在推演的过程中,加入了邪道可能会存在叛徒这个可能性。他可以百分百的肯定,这样一来他肯定可以推算出,到底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从而及时的去补救,就算是这两方大势力,以及那些个散修来了,也根本无法动摇他的计划。

可惜理想是丰满的,然而现实永远是那么那么的骨干。玄天推演完成之后,脸上再也难以保持住那一份淡然。因为这推演的结果,根本是他想都没有想到的。因为他从来都没有想过,居然会有这么一个结果。这叫他怎么接受的了,就算是玄天如此境界,也难免脸上出现了变化。因为这个结果,他根本想都没有想过,那就是——没问题。

“玩蛋去吧!没问题你妹啊!傻子都看得出来有问题,你特么告诉我没问题!吃翔去吧你!”玄天从道袍的袖子之中,掏出了几根竹签一样的东西,狠狠地摔在了地上。原来第一次只是简单的推算了一下,玄天得到没问题这个答案之后,有点不敢相信这个答案。毕竟如果仅仅是简单推算的话,很可能因为很多可能推算并不是那么准确。

所以玄天祭出了,他成道初期所炼制的一套—七星签。这还是当年他在魔灾之时,偷取北斗七星星辰之力所淬炼的一套法器。当时以为,能够练出一套不错的杀伐之宝。谁知道炼制过程中出了点小小的问题,他无缘无故犯了个迷糊,将一根并不算稀奇的竹子,作为了主材料进行炼制。虽然说这套七星签,别说杀伐了就算是攻击的能力都没有,但是却成了一件奇门法宝。那就是推演法宝,按照后世的话那就是,命理法宝。

玄天祭出这套命理法宝,心中还想这一次应该没啥问题了。结果谁知道,算了半天还是一个没问题。这可把玄天给气的,愣是用了各种不同的手法,算了一遍。谁知道还是一样的答案,恼火之下气的玄天,想把这东西给砸了。不过他也心疼,所以就随便找了几根竹签代替。而这一幕,到时让身后的众人一脸懵逼,自己老大这是咋的了?是不是的羊癫疯了。

发泄完之后,玄天忽然想起来,自己大庭广众之下做出这么一个行为,似乎有损形象。赶紧施法收了,十分无辜中枪被摔的竹签。轻轻地拍了拍身上,好像有尘土一般想要拍干净。但是拍了半天什么都没有,这可把玄天给尴尬坏了。他一扭头,一副你们刚才看到了什么的表情盯着身后的人。

看见自己老大这种杀人一般的眼神,所有人的一脸正直的摇了摇头,表示自己绝对什么都没有看到。看到这一幕,玄天微微笑了笑,心道这帮小子真上道,继续扭头看向了天边。恢复正常之后,玄天再一次一脸淡然地看着远远的天空,等待着犬道联盟以及草木仙屋的人到来。不过这个时候,他脑中忽然出现了一个想法。

就在他刚才扭头的时候,他的眼睛从一个人的身上撇了过去,当时他并没有任何的想法。可是这个时候,他的脑中忽然浮现出了这个人。不过玄天并没有觉得,有任何的不对,他和平时一样。脸上一样是挂着那副贱贱地笑容,只不过眼神……对!就是眼神,在他的眼神中,玄天看到了一丝嘲讽。这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

玄天猛地转过身去,一脸惊异地看着微笑的摩珂。而摩珂看到玄天忽然看向自己,再加上他脸上的表情。摩珂收齐了笑容,脸上的表情慢慢凝重了起来。他的手缓缓地放在了,腰间的剑柄之上。运图等人也发现了不对,有些奇怪地看向了摩珂以及玄天。至于巴图那个智障,现在依旧是一脸跃跃欲试地望着天边。

“你……”看到了摩珂的反应,玄天怎么还看不出来,他的猜测是对的。然而就在他要说什么的时候,天边忽然传来了一声长啸。

“仙兵守备队,现任队长何在!还不速速给本座出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