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 洪荒逍遥侯
  • 辛统
  • 3655字
  • 2015-12-31 17:15:06

“主上,已经探听清楚了。”蓬莱仙岛,隐藏域仙岛山脉深处的一处密室之中,一身黑色长袍面带玄铁面具的男人,背对门口站在那里。他的面前的墙壁之上,刻有一个红色犹如一团火焰,而其中间有一个令牌样子的图案在上面。在他的身后,有一名身着墨色轻甲,脸色蒙着一块黑布头的人单膝跪在那里。

“恩,说说吧。”面具男轻轻地点了点头,转身做到了一旁的凳子上面。

“如今那些邪道小儿,依然知道仙道图系统的一些隐秘,并且已经开始着手获取拿二十四张子图了。但是,主上如今仙道图主图下落不明,仅仅凭借这些子图的话,或许会对我们的计划有影响。不如先找到主图之后,在做打算?”虽然面具男的面上有一块面具的遮挡,别人并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但是跪在下面的人分明感受到了面具男的不耐。他心中一突,才想起来现在上面站着的这个主上,已经不是那个需要顾及很多的人了。他连忙再次说道:

“在主上离开之后,邪道小儿的确去了凌空堡。而西王母娘娘,在他们的逼迫下只能暂时,将全力全部交给了玄天阁老之后闭关,目前仙道一切大权统统落入了阁老们的手中。不过在此之前,西王母娘娘,曾经偷偷的交给了瑶池公主什么东西让她离去了。至于娘娘的安慰,主上您却不用担心,太白金星也在娘娘身边。至于瑶池公主的下落,恕属下无能,我们跟丢了没有发下公主的下落。”

“恩。”总算面具男轻轻地哼出了一个恩字,这一下让跪在下方的人瞬间舒了一口气。只听面具轻声说道:“至于瑶池公主的事情,也不怪你。你们并不是很了解那个小丫头的性格,以她的心性能让你们发现这些,也定是大概猜到你们是我的人,不然你们什么都发现不了的情况下她就会离开。至于西王母娘娘的问题,本座从未担心过。娘娘修为高深,只是如今还不是与他们撕破面皮的时候,自然不会与他们用手。至于这太白金星?恩,倒是有点意思。”

“那么主上,如今我们怎么办?”其实对于太白金星的事情,这名汇报者并不是那么清楚。他只清楚太白金星修为十分高深,甚至有人猜测他早已凭借自身修为,打通了通圣之路,现在就算不是圣人也所差无几了。但是让人很奇怪的就是,这太白金星凡是碰到一些大事的时候,或者说即将有一些大事发生的时候,他都会忽然消失然后再一次出现。虽然洪荒修士都懂的躲避危险,但是像太白金星这样的人,却是让大多数人都看不起。

面具男看着下方的汇报者,自然十分清楚他心中在想什么,不过他也懒得说什么。对于他来说,太白金星就算是修为再高强,就算他修为已经达到了道祖那个程度。但是就他看来,太白金星就是一个废物。一个根本不能动用自身实力的修士,不管修为在高都没有任何作用,这不过是一个吉祥物而已。一出门就跟别人说,“看,我家有一个炒鸡**的修士,玛德你们敢搞我试试看?看我家老大,不把你翔都打出来?”听听是不是很唬人?然而实际呢?并没有什么卵用,如果别人身后也有很强的靠山,这种吉祥物看看也就算了。

不过就算如此,他也有点想不通太白金星这次到底为何会这么做。虽然说他并不是很了解太白金星的情况,但是他也清楚一点,那就是太白金星属于那种平时准圣强者,关键时刻掉链子那种。如今他忽然之间出现,而且站在西王母娘娘这面,却不知他到底是为了什么。不过他也不想去理会这些东西,对于他来说,凡是阻挡在他面前的东西,不过都是阻碍而已,只要将它们清理掉就好了。

“对了,啸天的行踪可曾找到?”对于太白金星这件事,面具男并没有思考太长的时间。毕竟区区一个太白金星而已,对于他的计划根本不会造成什么影响。况且,他有十足的把握相信,现在太白金星就是一个废物,根本不能动用任何的修为。不过想必是太白金星来说,如今的啸天对于他来说才是头等大事。无论当初在洪荒之时,还是远比在蓬莱仙岛之后,他对于啸天的惹事能力可是十分清楚。

所以现在对于他来说,就算是邪魔联盟再现,魔祖罗喉重返洪荒他都不会如此在意。但是唯独只有这个啸天,让他十分的头疼。前段时间他明面上离开仙道之后,现实仙道图主图莫名其妙的不见了,随后通过子图系统查询仙道系统监控范围的时候发现,他的权限居然不够。这瞬间让他抓狂了,要知道其实子图与主图的区别并不是很多,但是问题是偏偏啸天又不是仙道中人。若想查询他的行踪,一定要动用仙道系统之中一些监控措施方可,然而就是这些措施子图居然没有权限,这让他如何能不蛋疼。

所以自从发现自己的权限不足之后,他第一时间就让手下,散步到仙道各处去寻找啸天的行踪。不过直到如今依然没有任何音讯,有时候他甚至觉得,自己是不是被人给逗了。玛德,啸天你不好好的在洪荒当你的人族圣父,或者跑去跟你的三位圣人兄长修行,跑到仙道干什么?然而问题是,他明确的可以通过仙道子图看到,有两个超级大的红点出现在子图上面,分别代表他和啸天两个人。

可是问题是,神经病啊两个红点都在蓬莱仙岛上!抓你妹啊抓,别说啸天了,就算是现在四处寻找弘业的仙兵们,也都哔了狗了。明明就看到这两个被仙尊通缉的邪魔,就大大方方的躲藏在蓬莱仙岛,但是他们真心已经把整个蓬莱仙岛都快翻遍了。就算是凌空堡,他们都已经去翻过了,最多是西王母娘娘的闭关场所没有查过而已。但是邪道的人也不会那么蠢,现在的情况分明就是西王母和弘业演得一出戏,若是弘业躲藏在闭关场所之中还怎么办事?

“呃……主上请降罪,吾等已经几乎将整个仙道势力,都快找遍了。甚至平时的一些凶险之地都已经找过了,但是别说啸天圣父了,就算是犬类得道的修士都看不到。这……真是十分抱歉了。”面具男一问这话,汇报者心瞬间稀里哗啦碎了一地,他就知道老大肯定会问这件事。但是说真心话,他现在特别特别能够体会,那些被邪道懵逼的仙兵以及邪道修士的心情。玛德,他们不过是搜一个蓬莱仙岛而已,但是自己这方已经将整个仙道势力,都快查遍了就是找不到啸天的踪迹。

甚至于说,他们连一个犬类得道的修士都见不到。而最奇怪的是,本来仙道犬类得道的修士并不是那么多,但是好歹也有那么十余个,可是不知道为何,这帮平时四处撒欢的家伙居然齐齐聚集在一起论道?谁信啊!犬类得道的修士,一个个都特么个哈士奇成精似的,没有最二只有更二好么?你看看啸天就知道了,虽然这货的确做过不少的大事,但是谁知道这货是不是心血来潮,忽然跑去凑热闹稀里糊涂就搞定了这件事。所以,那帮个犬类修士居然安安分分的聚在一起论道。而且根据查探,这特么还是真的,这才是让人蛋疼的地方。

“哦?连犬类得道的修士都找不到?若是我没记错的话,咱仙道没几个犬类修士,而那几个修士似乎已经将啸天当作毕生的追求。一个个跟没有栓链子的哈士奇一样的,诶?等等,这年头哈士奇好像都不栓链子是吧?不对不对,哈士奇是个什么鬼?”面具男摸了摸下巴,有点疑惑,不过很快他就转移了注意力,“你不要告诉我,这帮家伙忽然之间转性了。要么安安心心的在洞府修行,要么就聚在一起论道了吧?”

“诶?”听了自己老大的话,汇报者对老大的崇拜之,瞬间爆棚。只看他抬起头,十分崇敬地看着面具男说道:“老大,您真是神机妙算。卧槽,您知道么?我刚才还在想,玛德这是要怎么说给您听。妈蛋的,这事当时我小弟汇报给我的时候,我还不敢相信,要不是我亲自去探查了一下我都觉得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老大,事实证明,这帮家伙真的转性了!他们真的聚集在一起论道,而且不是那种以论道为借口的聚会,而是货真价实的论道。当时要不是亲眼看到的话,我绝对会觉得跟我说这话的人是个****。”

这是面具男不淡定了,直接将自己的面具甩掉,露出了那张俊美的脸庞。也不知道是不是太过思念摩珂,弘业的居然有受化的倾向,看来想让一个强攻转受可以试试让其禁欲啊!呸呸呸,阿弥陀佛,小僧错了,我们回归正题。弘业三步迈到了下跪者的面前,伸手一把抓住了他的领子大吼道:“你特么说啥?那帮家伙居然在正儿八经的论道?你特么当我是傻子是不?整个仙道谁不知道,这帮所谓的犬道联盟,是一群二货。这帮家伙,怎么可能老老实实的论道?你特么还告诉我是真的,你丫是不是后庭花骚动了,要本座今晚帮你通通?”

这时,汇报者瞬间蜜汁脸红,有些羞涩地说:“老大,虽然我还是比较喜欢女修士,但是如果是老大的话我也不介意哒。请您,请您不要怜惜我是朵娇花,狠狠的蹂躏我吧。”

弘业眼角微微地抽了抽,抓着衣领的手松了开来,一脸嫌弃的走开。说道:“算了,这帮家伙不要管他们了,继续追查啸天的行踪。另外,这帮犬道联盟绝对有问题,派几个人去查查看。另外……”弘业顿了一下,十分扭捏的转身看了眼跪在地上的手下,说道:“你说我这么做,我家小摩珂会不开心的吧。”

“老大,您放心,这件事我不会说出去的?”下跪者瞬间表态,别看弘业有些羞射的扭捏,但是身后那黑色的杀气可是实实在在的啊。

听了手下的话之后,弘业瞬间十分灿烂地笑了起来,一脸开心地说道:“那就好,今晚洗干净了去穿上等着本座重新你。”说罢,弘业哼着小曲儿开开心心的离开了。而这时汇报者的心里忽然有种蛋疼的感觉,‘喂,老大,我刚才那是开玩笑的!您不会真的想帮我通后庭吧?不过仔细想想,感觉也不赖,算啦不管了。’随后也一脸惬意地离开了密室。

他们谁都没发现,在他们离开之后,有一团阴影出现在了密室之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