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请君入瓮秒设局,难舍难分见真情
  • 洪荒逍遥侯
  • 辛统
  • 3333字
  • 2015-10-14 03:22:41

看着窗外波涛汹涌的云海,弘业脸上挂上了清冷地笑意,那些毒瘤终于忍不住了。自从当天西王母,颁发了仙尊追缉令之后,这么多天以来仙道一直如同平常一般。最多也是因为,当时西王母所写的追缉令,并不是那么清晰,所以仙道势力范围内,传出了不少关于追缉令内容的传言而已。不过这些也不过是,那些修士在闲着没事干的时候,当作笑料的而已。而就在前几天的时候,仙尊追缉令忽然出现了反应。

不过,因为仙道图这件灵宝一直以来,都是保存在弘业的手上。所以就算是仙尊追缉令出现了反应,其实一般来说除却了弘业本人以外,根本不会有其他人知道这件事情,当然西王母本人也是知道的。当弘业发现了这件事之后,并没有像以往那样,立刻着急仙兵以及卫道营的人,一同前去追捕邪魔。反而他一反常态,召集了全体的仙兵回来,直接宣布所有的仙兵,终止一切原有的工作,全力搜捕仙尊追缉令的人。

因为这一道命令,搞得整个仙道内部都是人心惶惶,也让原本看似河蟹地仙道,最后一层和平也被彻底的打破了。弘业此行跟当年明朝末期的锦衣卫的行为,没有任何区别,只要是遇到有嫌疑的,或者干脆没有任何理由就直接抓人审问。而那些一直隐藏与仙道之中的毒瘤,终于按耐不住露出了爪牙。这同时也让弘业抓到了一丝机会,不过可惜的是,弘业错估了这些势力的能量。他刚刚出手就遭受到了,极大的反扑。

“总队长,卫道营的人来了,大统领说您勾结邪魔,要前来缉捕您。”这时,弘业书房的大门忽然之间被推开来。身穿银色战甲,一脸阴鹜的摩珂走了进来。他进来之后,看到屋内并没有其他人,立马转身将房门关了起来。赶忙走到了弘业的身边,认真地看着弘业说道:“弘业,你快走。虽然我知道,你这么做肯定有你的理由,但是你知道卫道营的那帮疯子,他们肯定不会考虑那么多的。不管你在计划什么,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你只有保存了你自身,你才能继续你的计划啊。”

弘业笑着抬起头,望着摩珂的脸。却发现现在的摩珂,虽然还是一脸狡诈的样子,但是却满脸担忧的样子不似作伪。看着眼前这张充满担忧的脸庞,弘业瞬间觉得他做的这一切都是值得的,就算是日后他为此背上无数的骂名,他都觉得没有任何问题了。他十分温柔地看着摩珂,伸出了右手放在了摩珂的脸上,轻轻地说道:“我当然知道,不过若是你能放下一切,跟我走在同样的道路上那就最好了。不过很可惜,或许我做的还不够吧。放心,为了让你能够成功的接手仙兵守备队,我还需要做一场戏,希望日后我们不会在战场上见面。”

当弘业将手放在自己的脸上的时候,摩珂楞了一下,但却并没有反抗,反而是十分享受这一刻。他对于弘业的感情,还有弘业对于他的感情,他们两个人的心中都十分的清楚,但是毕竟他们两个属于不同的阵营,这注定他们之间有许多的坎坷。这些年当中,因为身份还有阵营的关系,他越来越阴沉也越来越阴险。可是对于弘业的感觉已经感情,依旧是保持这最初的模样,但正是因为这样,他才备受煎熬。而弘业想来也是如此,或者说他所承受的压力,比之仅仅作为一个护仙队队长的摩珂来说,更加的大。

“弘业,你不必如此!就算想要这个位置,我可以靠自己的能力得来。”虽然大概猜到了弘业的想法,而且他也明白如果这么做的话,对于自己的计划,会更加的有帮助。可是,摩珂还是不希望,这一切由弘业来背负。“你要知道,无论你打算如何做,就算最终你能瓦解这个势力。但是你有没有想过,日后在仙道之中,别人会怎么看你?西王母娘娘会怎么看你?我不允许你这么做。”

“摩珂,你别傻了,这次事情完了之后,仙道还是那个仙道么?或者说……仙道还会存在么?”弘业抬手宠溺地拍了拍摩珂的头,起身站了起来。他慢慢地走到了,盛放在书房左侧的兵器架之前,拿起了陪伴了自己多年的长枪。随后,又走回了书桌之前,拿起了桌上的头盔戴在了头上。这时,他的身上释放出了惊人的气势,然后看着摩珂说道:“我的一切都会留给你,但是仙道图我会带走。来吧,全力攻来吧,我是不会留手的。”

看着一脸坚毅地弘业,此时的摩珂忽然有些不忍。瞬间,他的内心中,出现了一种想要,干脆跟着弘业离开的想法。但是很快他甩了甩头,还还有必须要做的事情,他不能在这种情况下放弃。他抬起头,那张一直笑眯眯的脸上,难得出现了严肃的表情。他掏出了自己的长剑,指向了弘业厉声喝道:“罪人弘业,想当年东王公殿下相信你,命你担任仙兵守备队总队长维护仙道。而后西王母娘娘也一直信任着你,但是如今你居然勾结邪魔,你良心何在?你如何对得起,如此相信着你的两位大人!”

弘业微笑着看着摩珂,并没有说话,他在等……等如今接任了卫道营,大统领的那个人的前来。摩珂从弘业的眼中看到了一丝欣慰,但越是如此,摩珂的内心之中越是挣扎。可是弘业似乎并没有在意,摩珂如今内心中所受到的折磨,反而是调笑地说道:“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信任?你在说笑呢?当年,东王公何德何能?若非有那个奈落的帮忙,他能建立仙道?而西王母不过是一女流之辈而已,心慈手软若不是她如今仙道何须躲避到海外来?

哼,当年那个奈落不也是一个邪魔?想想也是可笑,一直以来以除魔卫道为基准的仙道,居然是靠着一个邪魔的帮助才建立起来。这话说出去还真是让人笑掉大牙了,如今我不过是秉承,东王公老贼的优良传统而已。况且这一次这位,可不是那小小的奈落能比的。我看,你们还不若速速归附与我,待我日后荣登仙尊之位,还能少的了你们的好处?跟着西王母,能有什么出路,她也不过是一个只知道相夫教子的人而已。”

“哼!大逆不道!逆贼,看招!”就算心中再有不忍,摩珂依旧是催动手中的长剑,刺向了弘业。他十分清楚,既然弘业叫他全力而为,那么弘业也定然不会留手。他全力刺向了弘业,但却发生了一件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事情。弘业根本没有反抗,而是主动撞向了摩珂刺出的长剑。摩珂心中一慌,立马就想将手中的长剑收回。但是金仙的全力一击,怎么可能是说收回就收回的。

只听‘噗’的一声,长剑刺入了弘业的胸口。不过我们应该庆幸,弘业乃是一个只差一步,就能得证准圣的大罗金仙。虽然胸口被刺了一个口子,但是他仅仅是受了重伤而已。摩珂一脸不敢相信地看着弘业,而弘业不过是有些凄惨地对着摩珂笑了一下而已,并没有说任何话,但是摩珂却从他的眼神之中看到了一种‘干得好’的意思。摩珂现在的内心受到了极大的震撼,他完全没有想到弘业居然会主动的撞过来,他现在整个人都已经懵了,套用一句之前用过的话就是他懵逼了。

“摩珂,那个奸贼人呢?”就在摩珂整个人受到极大的震撼,正一步一步的走向弘业的时候。书房的大门,忽然被一个身穿重铠甲,双手拎着一对造型十分夸张的斧头的壮汉,一脚踹开冲了进来。“卧槽!这什么个情况?喂喂喂!摩珂,这和说好的剧本不一样啊!正常情况下,我冲进来不应该是,这货把你打了个半死,然后我作为英雄及时出现。然后跟这个邪魔的帮凶,拼死战斗一番,然后把你救下来才对么?”

场面瞬间安静了下来,摩珂还有弘业两人,都用一种十分微妙地表情,看向了这个冲进来的壮汉。过了好一阵,伤口的疼痛让弘业回过了神来。他一脸纠结地看着摩珂,然后有些卵疼地问道:“摩珂,这货就是你的合伙人之一?你确定你不是在逗我?还是说你们整个组织的画风就这样?要是都这样,我做这些到底是为个啥?总觉得,你们都在逗我的感觉。”

“呃……那个……怎么说呢,这货其实……脑袋的确不是那么灵光就对了。”摩珂也是有些不好意思,毕竟摊上这么一个同伙,他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他不止一次在思考,这么一个智商为负数,只是样子吓人其实不过只会卖萌的货色,到底是怎么做到卫道营大统领这个位置的。不过显然,现在不是思考这些问题的时候,他想了想还是看着弘业问道:“那啥,你这么重的伤,是不是先跑路比较好?再不跑的话,估计……”

“对哦!那我先撤了,咱下回见。不过……这大个子……总觉得画风不对啊。”撂下这句话之后,弘业瞬间扭头撞破了窗户。然后假装,对没错,是假装很凄惨的样子跌跌撞撞的跑掉了。这时摩珂才反应过来,感情这货刚才的样子,根本就是装出来的。他刚才还奇怪,弘业怎么可能这么脆。这丫分明就是一个1W分大橙武,一身御化流的铁板狗策啊!怎么会让他这个,不过8000+的小破纯阳,戳了一下就伤成这样。

摩珂不爽地大喊了一声:“你个混蛋,把我的感动还给我啊!不要让我见到你,玛德!下次,我一定给你一个爱的千年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