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

  • 洪荒逍遥侯
  • 辛统
  • 3011字
  • 2015-10-06 19:30:17

“啸天你到底干什么!”看着如坐针毡,而且双眼还是不是瞄向自己,让人感觉十分惧怕的啸天。敖广终于忍不住了,自从啸天进水晶宫之后,啸天的反应就十分的不正常。本来刚开始,啸天还自持身份虽然有些怪异,但是还比较注意。但是现在这副模样是在是太丢人了,虽说如今啸天也是大罗金仙,但是敖广好歹也是一个前辈。所以敖广有点看不过眼,打算好好的训斥这个家伙几句。谁知道……

“卧槽,岳父大人我错了!你别生气啊!”啸天本来就有些发憷,这一听敖广大喊一声,当场就吓坏了。只听‘噗通’一声,这货脚一软就直接跪了下来,然后瞬间就抱上了敖广的大腿。这一下,所有人都目瞪口呆,而且纷纷表示,卧槽这信息量好大啊。刚才他们似乎听到了,啸天管龙王叫岳父。这什么情况?如果他们没有记错的话,龙王就一个女儿,就是当年摩昂护送途中,被魔族袭击之后失踪多年的敖灵。

“玛德!你给我松手,你再不松手老龙要报警了!喂,你够了,你赶快松手,这么多人看着呢!”敖广本来以为,经过这么多事情之后,啸天应该对于自己逗比的性格收敛了点。结果谁知道,已经进入大罗金仙之境的啸天,居然还是这么个熊样子。不过敖广也因为啸天这么一个抱大腿神功的效果,敖广的重点完完全全的错了,他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啸天的那句‘岳父’。

啸天死活就是不松手,然后嘴里乱七八糟说的一些,然后痛哭流涕那可怜劲,真是看得人闻者心酸听者流泪啊。而敖广现在的脸色已经漆黑如墨,他现在恨不得一巴掌拍死这个家伙。但是考虑到,啸天现在也是个大罗金仙(说的好像不是大罗今天他拍的死一样),再加上啸天身后有几尊大神,他也不敢轻易动手。但是其实最关键的问题是,他回过味之后,忽然想起来,啸天这个家伙最早好像叫了自己一声岳父大人。

敖广黑着一张脸,低头看着抱着自己大腿,一边假装哭但是死活挤不出眼泪,还一边乱七八糟说着一大堆话的啸天。然后脸色忽然变得十分柔和,他慢慢地蹲了下来,十分温和地抚摸着啸天的头。随后敖广尽可能压制自己的情绪,用十分柔和地声音问道:“我说啸天啊,你刚才叫老龙岳父是吧?如果老龙没有记错的话,老龙应该就只有一个女儿。记得当年摩昂太子,护送家女回来的时候,碰到了魔族的袭击。随后我那苦命的女儿就失踪了,这么看来是你小子拐走了?”

啸天听到敖广温和地声音之后,浑身一颤立刻停止演戏。他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然后一脸尴尬,慢慢地向后靠。敖广依然是一脸邻家老爷爷的温和笑脸,缓缓地站起来之后,敖广也不说话,就是这样地看着他。啸天心里越来越虚,他就知道他来龙宫就尼玛是个错误,要是早知道会这样打死他都不来龙宫。见家长诶,后世的他就尼玛是一个处男,连个女朋友都没有,哪有过见家长的经历啊?

啸天退着退着,就推到了墙角边,感受到背后的墙面,啸天现在想死的心都有了。随后啸天的大脑飞速的计算了起来,他隐约记得他的芥子空间之中还有不少,当年掠夺之后剩下的天材地宝,看样子应该是建立阴曹地府剩下的。他现在就一个想法,如果他打破了水晶宫的墙逃跑,到底需要多少成本他付不付得起账。但是很快他就放弃了这个想法,万一眼前这条老龙发起疯来,找他拼命或者干脆去找浊龙出来帮忙,那他就糗大了。

“哎呀,贤婿啊,别这么害怕嘛。”敖广看着被逼到墙角的啸天,一脸温和地走了过去。虽然说敖广的语气怎么听怎么温柔,而且看样子也是十分的温和。但是不知道为何,所有人都在敖广的身后,看到了冉冉升起的黑化之气。所有人都不禁打了一个寒战,纷纷远离了啸天所在的角落,然后心中默默地为啸天点了一根蜡。谁不知道敖广因为当年的事情,最疼爱敖灵这个女儿,这忽然听说自己的女儿被啸天拐走了……还真是可怕。

“那个,我给你说,你……你……你别过来!你再过来,我……我……我要报警了!”啸天现在已经完全吓得说不清楚话了,而所有人也是为啸天暗暗抹了一把冷汗。不过同时他们心里也不禁泛起了迷糊,能把一个大罗金仙吓成这个样子,难道见老丈人真的这么恐怖么?其实也难怪,洪荒的本土修士不像啸天这样来自后世,并不太了解后世只要是一个正常向的男人,最怕的几乎都是见岳父岳母。那真是见一次怂一次,就算是结婚之后都不一定改的了,当然也不排除那些关系十分要好的。

“哦?我还没报警,你倒是要先报警了?我倒要看看,你要找谁报警?你个小王八羔子,把劳资女儿拐走了,现在还敢报警?信不信劳资先把你揍到,你那三个兄长都不认识你?”敖广怒极生笑,冷笑着看着啸天。啸天看见敖广那黑漆漆地脸,还有脑后仿佛沸腾的怒火,整个人当场就彻底怂了。双腿一软,再一次跪倒了地上,当然这一次他倒是没有,跑去敖广的大腿,因为那招根本没卵用。

“小婿,拜见岳父大人。不过,岳父大人,您听我说啊!这事有内情啊,您听我解释啊!”啸天二话不说,直接一个磕头大礼,这一下倒是把敖广给搞懵了。然后啸天抬头,看到敖广有点发懵,乘机问道:“那个,岳父大人。你知不知道那仙道总部在什么地方啊?我有点小事,想要求见西王母。”

“啊?哦,你说仙道总部啊,你出了龙宫朝东北……诶,卧槽!我这跟你说正事呢!”本来在发懵的敖广,一听到啸天的问话,一开始还没有反应过来。顺口就说了出来,结果说道一般的时候,敖广忽然发现话题有点不对,这明显是啸天这小子扯开话题。他现在才不管啸天找西王母有什么事,他现在最关心的还是,这个小王八犊子把他女儿藏哪了。忽然他大喊道:“卧槽!你个小王八犊子给劳资回来,我告诉你,你赶跑我就……我就……,玛德,劳资去找三清圣人去。我特么就不相信,你不会去了。”

这边敖广刚刚反应过来,啸天才不理会他,刚提到东字就头也不回的就跑了。敖广倒是想追,但是谁知到这家伙到底是个狗啊,还是个啥跑的贼快,他根本追不上。一气之下,干脆把事都交给龟丞相,然后自己就出门打算去玉虚宫。走之前还看着啸天远去的声影,然后冷冷一笑:“哼,你个混小子居然敢泡劳资的闺女,看我不整死你。你要是真的往东北,的确能到仙道总部。不过,哼哼,到时候有的是你苦吃。”

啸天当然不知道,他被敖广给坑了。其实这也不怪敖广,本来若是啸天先留下把事情说清楚,说不定敖广干脆就会直接带他过去。但是谁知道,这货因为有点怂,还没听完就跑了。那敖广当然肯定会坑他一把,结果啸天没有想到的是,敖广这货为了找到女儿,居然在他离开之后直接就跑去玉虚宫等他去了。不过现在啸天才没有功夫想这些,他现在想到就是,怎么先离开东海龙宫再说。其实这都将万年之久了,但是啸天还是没有想好要怎么面对敖广,不单单是因为敖广乃是他的岳父,还因为敖灵的这个身份的问题,的确有点太过特殊了。

啸天离开龙宫之后,停留在东海的上空,看到敖广没有追过来,这才松了一口气。他舒了一口气之后,有点后怕地说道:“哎呦妈呀,原来见家长这么可怕啊。难怪以前见到学长谈了个女朋友,只要一提到见家长,就双腿发软。妈个鸡的,真心吓死我了。还好老夫机智,跑得快,不然看刚才的样子,敖广差点就劈了我了。”

啸天稍微调息了一下,然后认准方向之后就飞走了。结果,不得不否认,啸天这货就是个路痴。他能在洪荒不迷路真心是一个奇迹,敖广说的是东北,但是这货愣是朝着正北方飞走了。只能说,啸天这么多年以来还能好好的活下来,还真是天道庇护了。不过倒是奇怪了,当年他去邀请众位大能,前来参加帝俊婚礼的时候,他居然没有走错路这还真是一个奇迹。不过不得不说,也正是因为这一次的走错路,让啸天发现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秘密。但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就是这个秘密,让日后不少人对于仙道或者说日后的证道,十分诟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