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啸天泄天机,太一欲发火

  • 洪荒逍遥侯
  • 辛统
  • 3220字
  • 2013-10-25 18:00:10

“我说道友,道友……诶诶,道友你别走那么快嘛。”听到了身后的声音,一身焦黑的毛发还有不少地方有着小火星的啸天,搭理都不带搭理一下继续往前走。身后的声音又传来,“诶,我说道友,你别生气了好不?我这不是一不小心没控制住么?我也没想到,道友的雷法如此精妙。在运用上也有一些新奇之处,我这不是情不自禁嘛?”

“你给我死远,明明一开始自己就说只要用了超过玄仙的术法就算你输。”听到身后的声音,啸天一脸气愤地转身看着身后道袍破破烂烂,头发也炸起来的太一,“但是你好意思么?非但没停还越大越痛快了,要不是我有习惯每次修行将一般的灵气拿来锻造肉体,早被你给烧焦了。还有,你说你要是用超出的术法也就算了,你特么用太阳真火什么意思?不就尼玛是个三脚乌鸦嘛,显摆什么显摆。”

听了这话,太一赶忙一脸笑嘻嘻搓着手跑过来了,“嘿嘿嘿嘿,道友你别这么生气嘛。说真心话,我可是很少能打的这么爽,虽然道友现在修为还未达问道之境。但是就凭借这手雷法也基本上可以算是金仙之下第一人,当然这前提肯定是不用法宝的情况啦。其实道友你要高兴才行啊,你看我好歹也是个大罗金仙愣是让你逼着使出大罗金仙修为,而且还被搞成这样,对不?”

“啊呸,那我是不是还要感谢你把我全身毛给烧焦?”啸天瞪了太一一眼,本来他和太一斗法斗的好好的。但是不知道为啥,太一忽然使出金仙修为让啸天一下压力大增,但还算可以接受。最后啸天被逼之下只能使出神通天罚,也这是这一招让太一使出了太阳真火。这一烧,就算啸天躲了开来还是被蹦过来的火星把一身狗毛给点着了。

“这个,道友啊。不能这么说,反正毛发这种东西还是会长出来的对吧。”说着太一一屁股做到了啸天的身边,一手搂着啸天黑漆漆并且一脸怒气的狗头,“其实吧,你还要感谢我。虽然我没有仔细观察过,但是还是感觉到你之前的毛发有一些污秽之气。按理说你这个修为的人,肉身的杂质应该早就排掉了才对,但是你的毛发却有一阵污秽之气。所以,你明白的,还不快点感谢我?”

啸天一脸鄙视地望着太一,虽然说太一说的这件事的确是真的。其实之前他就一直感觉有些不对,他一直感到它的毛发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他一直感觉到一种污秽的气息附在他的毛发上,他一直以为是因为修炼的时候将污秽之气炼入的毛发之中。但是现在看来应该是修炼上出了什么岔子,但是他已经在紫霄宫散功重修了。不过就算如此他也不会感谢太一,“哼,我敢说你绝对是无意中烧掉我的毛的少,在这里装。”

“诶嘿嘿嘿嘿……”被揭穿的太一一脸尴尬地挠着头,不过很快太一就爽朗地笑了起来,“不要在意那么多了啦,反正又不是坏事。虽然是无意间,但是好歹我也算帮了你一个大忙好么?虽然那个毛发现在来说没什么,但是日后你进入大罗金仙之境或许回事一个极大的阻碍。如今烧毁了这些毛发,日后长出来的必定充满灵气纯净无比,再加上特殊手法淬炼必定再虐你化形之时可以炼制一套不过的本命灵宝。”

就这样两个人吵吵嚷嚷地准备回去,而太一这家伙也死皮赖脸的跟着啸天回到了三清道人修行的茅庐处。三清道人看着这两个狼狈的家伙,尤其是全身毛发都被烧掉的啸天,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气得啸天直接撂下一句‘以后你们谁都别想问我要狗儿酒’,就一溜烟的跑了。至于太一这个家伙,自然是跟个狗皮膏药一样跟着啸天离开了。

“我说大哥,这到底怎么回事啊?啸天这家伙怎么被人把狗毛给烧掉了?”通天挠着头说道。听到这句话,元始天尊和太上老君捂住了脸,这么明显的事情怎么就看不出来呢?现在他们两个对之前关于通天是不是曾经作为啸天的神通试验品这件事,越来越肯定了。谁让每次他跟啸天呆久一点,智商就直线下降。

“还用说么?一看就知道是和太一斗法的结果。”老君白了通天一眼,继续说道,“我想太一应该在紫霄宫之时,注意到了啸天小友散功重修之时异变产生的动静。虽然当时有道祖出手遮掩,但是以太一的修为来说能够有所察觉并不困难。向来他在我们从紫霄宫回来就一直梗着我们,之时一直没有现身而已。

至于啸天小友,我想应该是他在收集灵果仙草的时候,太一现身与其想见。你们也知道,太一这人是个武痴,若是他感兴趣了必然会与之斗法。啸天小友必然是被其邀斗,而以小友的性格又肯定不好拒绝只能同意。之后太一道友,相比也是一时斗的兴起没有控制好力度就将他的毛发烧毁了。”

知道了前因后果之后,他们几人也不在纠结这件事情。反正太一这人也不是那种心性邪恶之人,算得上是一个心性淳朴之人,就是太过好斗。于是纷纷去闭关修行去了,他们在紫霄宫听道还是有不小的感悟。他们打算在人参果会之前的这段时间,进行一次闭关整理一下此次听道的所得。

至于啸天这面,因为看着身后跟个狗皮膏药一样的太一,啸天就一阵不待见。他现在就觉得自己欠得很,当初尾毛要的答应和太一斗法?而且斗法也就算了,干嘛还要显摆自己钻研的一些雷法?这回麻烦大了,给太一缠上也不知道怎么甩掉。啸天一回身大骂起来:“我说太一,你丫的好歹也是个三足金乌,怎么说也是一个妖族的东皇吧。如今这么死皮赖脸,到底还……”

骂到这,啸天骂不下去了。因为他发现他烦了一个低级的错误,此时的帝俊和东皇还不是妖族的天帝和东皇。现在他们兄弟二人还未将妖族整合。只见太一身体周边忽然凝结了炙热的太阳真火,太一眼神极为冰冷地看着啸天说道:“说,你是如何知道我与大哥的计划的?如果你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你会明白与什么下场的。”

看着身上缠绕着太阳真火,一脸怒容的太一。啸天知道问题大了,现在别说妖族了,就算是组建妖族的计划太一和帝俊都没有实行。他现在说出这句话完全是作死,望着怒气腾腾地太一,啸天怂了。因为这么近的距离就算三清道人呢感觉到太一的气息不对,也来不及时间救他所以他只能把道祖卖了:“那个,其实是这样的。

我有一门神通叫做探天决,这门神通可以探知天机,尤其是于我自身有关或者洪荒大地有关的大事均可探知。作为你与你大哥帝俊的妖族之事,是洪荒一等一的大事我也是之前无意之间探知。之前我见过道祖你也知道,道祖那次见我除了收芭蕉树以外就是为了我这神通。毕竟天机不可泄露,这点我想你是十分清楚的。”

听到啸天的话,再联想到之前道祖的警告,他大概明白了一些。相比道祖必然知道啸天会无意之间泄露这件天机,所以才让他不要对啸天动手。想到这里,太一散去了凝结于身边的太阳真火,既然有道祖之证,想来啸天也会乱传这件事影响计划。而啸天看到了太一散去了太阳真火呼了一口气,总算蒙混过关了,不然他就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其实他不知道,道祖早知道这小子嘴巴不严,帮了他一把。

“既然如此算我错怪了道友,毕竟这件事情非同小可。”太一十分严肃地看着啸天,啸天也郑重地看着太一,他很明白这件事对于太一和帝俊是何等重要。太一走到啸天身边又说,“既然道友已然知道这件事,相比三清道友也知道了,不过还请你们不要将此事说出去。希望你们能够理解,这件事事关我与大哥的证道之机。”

听了这句话,无论是啸天还是方才感觉到变化的三清道人的元神,纷纷吸了一口凉气。就啸天来说他一直以为是现有天帝东皇才有妖族,没想到居然是现有妖族才有天帝东皇,而且此时居然还涉及他们证道之机,看来后世所说的太一以力证道的可能还是存在的。至于三清道人则是没想到,一个看似普通的族群整合居然会影响到他们二人的证道。

其实这也难怪了,毕竟三清道人一出世便是三兄弟孤家寡人的,虽然有大修为、大毅力和大智慧。可是多少对于一些事情不甚了解,毕竟气运之说目前还未在洪荒大地流传开来,谁也不会注意这件事。所以才给了帝俊太一可乘之机,在这地劫之中与巫族共占天地主角之位。

“放心吧,我不会乱讲的,方才也是一时气糊涂了,日后一定牢记。”想明白此种利害关系的啸天立刻做出了保证,顺便也代替三清道人做出了保证。反正他也知道此时还不懂得气运重要的三清道人,并不会在意这件他们看来的小事,“至于那三个家伙你就放心好了,他们的嘴巴可比我严实多了。”

说完,啸天便不再理会太一,进入自己的秘密基地专心的酿起了狗儿酒。而太一则在一边看着,对于酿酒他还是十分好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