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娲皇宫中斥圣人,女娲赐宝归人族

  • 洪荒逍遥侯
  • 辛统
  • 3213字
  • 2015-09-27 18:30:00

“夫君,你终于醒了?”敖灵看到啸天的眼睛微微动了动,柔声地问道。当日啸天目睹四位圣人几乎同时证道,因为太过震惊和气愤,直接晕死了过去。敖灵自然十分的担心,不过她却是误会,啸天是被圣人威势给震晕的。敖灵乃是魔道圣女,她才不管你是圣人还是什么,反正出事了有人罩着他。当场就撸起袖子准备去找西方的二圣干架,为何没有元始天尊和通天教主?人家是啸天的兄长,自然是另当别论。结果她还没上去找人干架,就被忽然出现在她身后的女娲一把将他们拖回混沌之中的娲皇宫之内。

“唔,我的头好痛。灵儿,这里哪里?”啸天有些痛苦的起身,揉了揉脑袋。到了大罗金仙之境,却依旧感觉头疼,可见当时的场面对他的冲击有多大。啸天有点迷糊地四周看了看,发现这里他并不认识也从没来过,既不是人族破烂的树屋,也不是昆仑山中的玉虚宫。而这屋子的整体布局,却是有些女性气息。

“这里是女娲娘娘的道场,当日女娲娘娘将我们带过来的。娘娘曾说,若是你醒了,便去见她。”敖灵看着迷迷糊糊的啸天,捂嘴轻笑。她这个夫君,平时虽然大大咧咧,但是遇事却还算沉着,而且实力计谋都不错,却是很少看到如此迷糊的样子。那感觉,就好像一个小孩子还没睡醒,略微带了一点小脾气的感觉,十分可爱。

“啊?什么?这里是娘娘的道场,那不就是娲皇宫?”啸天一惊,立刻醒来了。本来他已经计划着,待四圣气息稳定,威势散去之时就立刻安排人族迁徙。四圣证道的气息,已经引来了巫妖两族的注意,虽然不能肯定这是否会对人族造成不利。但是防患于未然,啸天还是希望尽快的遣散人族,让人族尽快的分散开来。如此的话,就算是巫妖二族要对人族下手,也不会造成太大的损伤。

不过啸天还是立刻起身前去拜见女娲娘娘,女娲娘娘带他们夫妻二人来此,定然有很重要的事情交代。不过刚走出他休息的厢房的门,他就懵逼了。他从来没来过娲皇宫,他哪里知道应该怎么走。另外此时的啸天心中十分担心人族,于是一脸急躁地在开始乱转了起来。结果转了半天又转回了原地,这倒是让啸天整个人都不好了,而这个时候他眼前一花。待眼前之物清晰之后,他才发现自己来到了一处大殿,而女娲娘娘高坐与殿上高坐,微笑着看着他。

啸天一看此,立刻跪下行了一礼,“啸天参见圣母女娲娘娘,不知娘娘召我等夫妻来此有何事?”

女娲看着跪下行大礼的啸天,脸上有些无奈,不过也没有说什么,毕竟如今啸天的做法也没有什么错误。女娲看着啸天开口说道:“你也为人族圣父,见我不必行此大礼。如今招你上来,你应该也知道乃是为了人族迁徙之事。如今师尊分封的六尊圣位都已归位,但是却都是与人族息息相关,相比你也猜得到这会引起巫妖二族的注意。我虽为圣人但任为妖族,并且我与那后土祖巫也是好姐妹。所以啸天,此次招你前来,是将这山河社稷图交给你。你且去人族将一些好苗子护下,至于其他人自有天定吧。”

听了女娲的话,啸天心中一片苦涩。他花尽心思为的就是让圣人们正视人族,切莫将人族当作博弈的棋子,他为的就是让人族不受人摆布。不然沦落到日后就算是谁都可以欺负的份上,拿啸天也就白当这个人族圣父了。不过这也没有办法,女娲一证道就深入混沌深处静修,也并没有接触过人类。就算是日夜受人族供奉,但是已经证道的女娲,却不同于之后证道的五位圣人。相比于他们,女娲更加看待万事万物均不会有任何偏颇,而如今也不过是为了了却与二族的因果而已。

“是,娘娘。啸天定然将此事处理妥当,不过还望娘娘三思。娘娘乃是人族的圣母,人族如同娘娘之骨肉。并且……”一旦涉及到人族的问题,啸天的理智就渐渐地被压制,他抬头一脸不忿地说道:“娘娘您要记得,您能证道成圣,虽然与娘娘功德无量有关,但却是受造人之功德方才成圣。若是人族没了,那娘娘这圣位……天道是公平的。”

“哼!你是在威胁本尊?”听到啸天的话,女娲面色一愣,一阵铺天盖地地通天威势直接轰向啸天。而啸天铁了心要跟女娲对着干,自然是强撑着瞪圆双目与女娲对视。原本女娲不过是想要教训一下啸天就算了,毕竟就算她成了圣人往日的感情她还记得,但是谁知道啸天居然如此不识抬举。女娲再次冷哼一声,现在已经不是计较往日感情的时候,若是再让啸天如此便是削了圣人面皮了。

原本还在死死支撑的啸天,直接应声飞了出去,直接撞到了娲皇宫的门槛上。啸天挣扎着爬了起来,‘噗’的喷了一口鲜血,但是他依旧双眼等着女娲。女娲却是有些恼了,这啸天实在太过分了,她女娲如今乃是圣人之尊,先是出言威胁如今又落她脸面。女娲气得一袖挥去,再一次将啸天打飞出去。这一次啸天直接撞到了娲皇宫的墙壁之上,整个人十分的狼狈。原本盘于头顶的黑色长发散落下来,而一身白色的道袍如今也是沾满灰尘满是皱褶。啸天打手撑地,再一次吐出了一口血。

“啸天,人族虽然乃是天道宠儿,但是却必然要受此次劫难。于此人族方能破而后立,又不是要人族灭亡,你如此激动却又为何?”女娲看着如此狼狈的啸天,依然一连怒容地盯着她,却并不在出手。而此时敖灵也来到了大殿门口,看到如此狼狈的啸天,却是怒由心生当时就拔出自己的佩剑。

“咳……咳,女孩子……这么暴力干什么……给我去旁边等着。”就在敖灵打算跟女娲干架的时候,啸天立刻拖着重伤之身,握住了敖灵持剑的手。虽然他敢训斥女娲,那是因为女娲的确做的不妥。而且啸天如今之事为了人族之事才与女娲冲突,他咬定女娲最多给予一定惩罚不会杀他,再加上三清已经成圣女娲还得看看三清的面子,所以他算是有恃无恐。但是这敖灵直接就要冲上去跟人干架,他也是醉了本来挺机智的一个女孩子,怎么忽然变得这么蠢了?先不说女娲在不在意,就算干架你也找个你打得过的啊,跟女娲干架那不是找虐么?

“娘娘,啸天自然知道人族必有一劫,此劫乃是天道注定无法避免。但是娘娘,你如今为了与两族了却因果这么做,有没有想过人族的感受?”啸天拦下敖灵之后,一时间精疲力尽谈瘫软下去。他身后的敖灵立马出手扶住了啸天,同时一个白眼飞给了女娲。女娲见此,气得差点就要动手,可是脸色忽然一变只是瞪了敖灵一眼便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娘娘,人族乃是你证道之基,更何况人族奉您为圣母。天下间,哪有母亲将自己的孩子推向虎口的道理?且不说如今二族对于人族是个什么态度,往怀里想,若是二族担忧人族的危害,一同出手势要将其灭杀我又能救多少?其他五位圣人又能救多少?再者说,就算二族允许人族生存与天地之中,但就必须要归附其中一族一同协力消灭另外一族。这是您想要的人族么?

人族如今自强自立,为的乃是不丢娘娘的脸面,乃是为了日后可以靠着自身立于天地之间。娘娘,您就忍心看着人族如此受难?是,人族此劫避无可避,但是娘娘,我们却可以将损伤化为最低。但若是娘娘为了门下而要以牺牲人族,来了解二族的因果。这却要寒了大家的心,这对娘娘对人族都不好啊。”啸天现在有些激动,说的说的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了,但是却是发自肺腑之言。

而女娲听了啸天的话之后,闭目稍加推算便知道如今的人族的状况。虽说女娲为圣人,天下间没有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情,但是那是说她想要去关注的话。若是她并没有去关注人族的话,自然也只能知道个大概而已,对于详细情况也并不是很了解。就比如当年啸天为了保全人族,算计巫妖二族,以及为了安稳局势做的一些事情。而女娲知道现在人族的状况之后,心中也是一番震惊,随后又是十分苦涩。

最终女娲说道:“啸天,你所说的本尊也已明白。但是你也要知道,天道不可逆。若是胡乱出手干扰,或许会导致更坏的结果。如今这山河社稷图我便交予给你,日后你定要竭尽全力保全人族。至于妖族那面帝俊与太一,我会与他们去说。巫族那面我会拜托后土妹妹帮忙劝说,你要做的就是尽快让人族强大起来。如今人族空有自强的精神,但却没有自强的实力,你可明白?”

听到女娲的话,啸天瞬间欢喜了起来。他却没有想到的是,女娲最终还是松口了。要知道圣人的责任就是捍卫天道,以维持天道的运作守护天地。啸天强撑着身体,结果山河社稷图大声说道:“娘娘,您就放心吧,此事我一定尽心尽力。只要有我啸天在一天,我便会竭力护人族周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