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芭蕉树成熟,道祖收灵根

  • 洪荒逍遥侯
  • 辛统
  • 3655字
  • 2013-11-06 22:19:14

待老君为啸天的新神通起了名字之后,众人乘着通天啸天二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冲上去就是一顿胖揍。若不是他们几人都仅仅是用肉体本身的力量,加上通天修为高深,啸天肉体修为极强的话,估计这两人下场还真的挺惨。打闹一阵之后,镇元大仙对着众人说道,“诸位道友应该都知道贫道出生之时,获取了先天灵宝地书这件事吧?”

听到这句话,众人有些疑惑地望着他,不知道他这个时候忽然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至于本来就和镇元大仙很熟的红云道人,还有身为后来人的啸天马上用十分炙热地眼神盯着镇元大仙。看到这样,镇元大仙有点好奇的看了眼啸天,但是啸天的与众不同他早就体验过也并没有说什么。这时老君开口问道,“的确如此。不过,不知镇元道友此刻提这件事有何用意么?”

镇元大仙听到老君的问题笑了起来,但是不等待镇元大仙说话,红云道人抢先说道,“镇元子,可是你那人参果要成熟了?嘿嘿,老道我可是已经多年没尝过人参果的滋味了,现在还意犹未尽啊。”

听到这句话,除了早就知道的啸天以外,脸上的疑惑之色更是疑惑了。其实来到了洪荒,杨天才知道无论你修为有多高,除非你进入了圣人之境,否则根本没可能好像前世一样尽知天下事。虽然大能们都会推算事情,但是毕竟他们也不过是刚刚碰触到天道而已,就算在条件清晰的情况下也只能知道一个模糊的事情,何况那些没有条件的呢?

当然,偶尔也会因为推算某些事,有意外的发现。例如伏羲之前推算道祖讲道,以外的获知了一些事情,同时也因为泄露天机后来有那一场磨难。不过,毕竟是天道眷顾之人,并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所以众人还是第一次得知关于人参果的信息,毕竟谁也不会闲着没事干耗费元神去推算镇元大仙和红云道人。

“是这样,在贫道单身之时其实是有两件宝物伴生。”镇元大仙一副神叨叨地抚了抚他长长的胡子,当然有这个想法的只有啸天和通天这对损友了。不过镇元大仙也没有卖关子继续说道,“这第一件自然就是你们所知道的,先天灵宝地书。而这第二件便是先天戊土灵根——人参果树。这人参果树三千年一开花,三千年一结果,再过三千年方才成熟。

结的这果子形似盘坐的孩童,名为人参果,有名草还丹。这人参果不愧为天地灵根,若是毫无修为的有缘之物,闻一闻便能活三百六十岁,若是吃一颗便可活四万七千岁。若是修行之人吃了,不但修为大涨,还可助修士参悟天道。并且,这人参果也极为奇特,遇金则落,遇土则入,遇水则化,遇火则焦,遇木则长。如此,的确是一件神奇的灵根吧。”

听到这,众人还是一头雾水。这明显感觉就是镇元大仙在这里显摆,要知道其他几人除了啸天以外,那个不是身份超然?但是也没见他们有先天五行灵根之一,难怪他们会感觉镇元大仙在显摆。而一旁的红云道人和啸天急不可耐的火热热地盯着镇元大仙,真元大仙一看这两个饿狼一般的家伙赶忙开口,“我巧算了一下时间发现人参果即将成熟,打算办个人参果会,不知诸位道友意下如何?”

众人一听算是明白了镇元大仙的意思,这种好事大家怎么能放过?于是女娲往前一蹦,叉着腰说,“不管你们觉得如何,反正本宫觉得不错。本宫觉得这是非常好的一件事,一定要参加。我想,你们也一定非常非常想参加是吧。”

大家一听女娲这话,不用想本宫这种在这个时代还不会出现的词语,绝对是啸天这家伙教的。但是大家也没有在意这个问题,因为看着身后已经散发出恐怖黑气的女娲,众人觉得身上的压力陡然增加。啸天直接蹦了出来说道,“女娲大姐说的是,这件事这么好为什么不参加呢?镇元大胡子,你就好好准备东西招待大家吧,至于喝的方面教给我。我这还有不少狗儿酒,应该足够一次宴会了。”

听到啸天管自己叫大胡子,镇元大仙差点被击毁在地,比起其他人怎么看镇元大仙都觉得老君的胡子比自己的要长。为啥叫老君就是老君大爷,叫自己就是大胡子。不过镇元大仙的玻璃心早就被啸天锻炼的坚硬了起来,镇元大仙对着众人说道,“不过大家也不用太过着急,贫道估计这人参果应该还要五百年才会成熟。届时就请各位道友前往贫道的万寿山一行,贫道也邀请一些其他道友一通前来论道。”

“如此甚好,那就有劳镇元道友了。”老君对镇元大仙微微点了点头。随后镇元大仙协同红云道人一同离开,想必是去邀请其他道友了。至于女娲伏羲兄妹二人,也离去了估计因为要去处理十万大山的事情,毕竟这兄妹俩可不想三清和啸天孤家寡人,还是有一大堆事需要处理。

众人都离开了,啸天瞄了瞄打算秋后算账的老君和元始天尊。他有心担心的杵了杵身边的通天,不过果然跟啸天呆久了智商也会变低,通天根本没有注意到黑着脸走过来的老君和元始天尊。啸天一看通天这么迟钝,赶忙想办法跑路,“那啥,虽然还有五百年,但是我的原材料不多了。我先去收集点仙草和灵果。”

撂下这句话啸天飞似的跑掉了,他可不想被通天波及到连忙跑掉了。况且最关键的,现在是他们三兄弟之间的事情,虽然他们的关系再好,啸天仍然是一个外人。所以一般碰到他们兄弟之间的问题,啸天都会自觉地避开,就算是他们论道的时候涉及到关键的问题他也是避开。其实他多虑了,三清道人早就把他当做自己的弟弟看待,虽然啸天也感觉得到,但是这三位日后的圣人之间的事情可不是那么简单的。

于是,啸天一撒腿就跑进了不周山之中,让身后的三清道人哭笑不得。对于啸天的这个习惯,他们都无可奈何,他们都不明白他到底顾虑什么。不过这些先不说了,说说啸天。虽然说不周山之前在啸天的影像中,应该就是一座孤零零的通天柱之类的样子。但是直到他进入不周山之后才发现,其实不周山是一个极大的山脉群。而最中央此时不周山的主峰,链接天地的通天柱。

虽然说不周山好歹也有方圆千里的范围,看似极大但是对于一个玄仙来说这点地方并不算太大。加上啸天早就熟悉了不周山周围的地形,很快的就到了他的目的地。自从啸天来到不周山之后,尤其是在闲着没事干开始酿制狗儿酒之后,他就萌发了一个想法。虽然前世的洪荒并未多提,但是他还是隐约记得在不周山又两大宝贝——先天甲木灵根葫芦藤和芭蕉树。

先天甲木灵根葫芦藤虽然日后名声不显,但是葫芦藤所结的葫芦却十分出名,分别是紫金葫芦、九九散魂葫芦、斩仙飞刀、招妖幡、水火葫芦、化宝葫芦,至于第七个因为众说纷纭啸天也不清楚是什么葫芦。不过啸天十分幸运,这两根灵根都让他找到了,随后还特地叫三清道人在此布上阵法预防其他修士发现。

啸天分别查看了一下葫芦藤和芭蕉树,发现葫芦藤最少还得万年时间才能成熟,看来只能等到道祖第二次讲道以后再来了。至于到了芭蕉树却发生了意外,芭蕉树到时已经成熟不过啸天刚到那里就看到了一个道人站在芭蕉树之前。啸天一看就知道大事不好,连忙飞快的跑了进去打算攻击,结果他以看到道人立刻变得乖乖地屁颠屁颠地跑过去卖萌。

而那道人看到如此之没有节操的啸天,额头划下几道黑线,他现在恨不得想一脚踹开啸天这个没出息的家伙。那么这道人到底是谁能让啸天如此表现?这道人便是这洪荒天地的第一位圣人——鸿钧道祖,方才离得远啸天没看清楚就急冲冲的跑了上来,差点就直接使出涣神吼攻击道祖。

不过刚刚跑进他一看这道人怎么如此眼熟,仔细一想我了个去,这特么的是鸿钧道祖啊。好吧,作为一个拥有一颗哈士奇之心的啸天来说,妥妥的开始犯二了。果断摇着尾巴,跑到了鸿钧道祖身边,又是蹭他的腿啊,又是绕着他转啊。各种讨好有没有,这让鸿钧道祖看的心情十分微妙啊。

“我说你敢不装么?”鸿钧道祖率先说话,“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着什么打算,不就是想着占有芭蕉扇嘛?你别想了,那葫芦凭借你的人脉弄到一个不难。但是这芭蕉扇你应该很明白,都是有主的该给他的我一样会给他,但是另外一个你就别想了。”

一听这话,啸天出了一身冷汗。道祖这话一听就知道已经知道了啸天的秘密,鉴于他还在后世时看到的洪荒小说哪一本不是说,身为穿越者的秘密若是让人知道下场是多么的凄凉。啸天整个心都是拔凉拔凉的,他哆哆嗦嗦地说,“道……道……道……道祖,您……您……您老该不会是打算…打算干掉我吧?”

听到这句话,鸿钧道祖当然知道啸天什么想法。不过鸿钧道祖并未介意,他低头摸了摸啸天的狗头说道,“哈哈哈哈哈,你不用担心那么多。既然天道这么多年都放任你不管,自然是已经认可了你的存在。不过,你可要记住,日后莫要过多的干涉天道。就算我肯放过你,天道也不会放过你,你可明白?”

“明白明白,我当然明白。”啸天咧着嘴巴笑嘻嘻地看着道祖,“放心吧道祖,以后你叫我往西我绝不往东,你叫我偷鸡我绝对不摸狗。不过说起来啊,道祖…既然你知道我的底细,也知道我这人最大的心愿是啥吧。日后可否行个方便?”

“你呀,你可知道你的心愿可比让你回去的难度还要大?”道祖敲了一下啸天的狗头,说道,“逍遥自在天地间,说得容易却做得起来难。你可知道只要在这洪荒大地之中,何人不在天道之下。想逍遥自在,可不是我能决定的。这是要你自己争取的,你很有想法。不如跟我去紫霄宫?”

听到这句话啸天想到了他在后世看过的一条广告,顿时咧嘴笑了笑来了句,“大叔,你谁啊。”

道祖也懒得搭理他,大袖一挥将芭蕉树一收便飞身离去。啸天看着远去的道祖叹了口气,他还是太弱了。道祖说的对,只要在天道之下他就得收到束缚,他要变得更强才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