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娲皇感悟世间物,灵光一闪却苦恼

  • 洪荒逍遥侯
  • 辛统
  • 3209字
  • 2015-09-23 04:30:47

却说道祖合道之后的数十年间,虽然说妖族因为十位太子的降生,让妖族的气运愈加强盛起来。而巫族这面也是一直在积极的准备最终的决战,但是整个洪荒天地却还是相对比较平静。除却偶尔会发现妖族与巫族的斗争以外,似乎并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修为相对弱小的修士或者说是炼气士自然十分欢喜,但是修为达到一定程度的修士,都知道这不过是暴风雨之前的平静而已。不少修士为了避免之后爆发的灾难而纷纷闭紧洞府,以免惹来横祸。

但是不少修士却坚信富贵险中求,若是一味的逃避躲藏,指不定哪天飞来横祸。于是不少散修除却那些希望清静,而前往海外仙道以及少数与万寿山下谋求庇护的修士以外,其他有点能力的人纷纷选择加入了巫族或者妖族。不过却并非所有人都是如此,虽然说天道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但是天道却可以说绝对的公平又绝对的不公平。

总有那么一些人乃是上天的宠儿,这些人在他人眼中,却是极为的羡慕嫉妒恨。甚至有些人觉得天道十分之不公,但却没有想到这些人达到如今的境界,付出过多少的努力。却说当日六位未来的圣人回归之后,三清在教训完啸天之后,心中总是闪过那么一丝灵光,但却怎么抓都抓不住。而女娲亦是如此,甚至还为此前来拜会过他的三位师兄,但是依然没有什么收获。最终无奈之下,这四位未来的圣人只能分头去洪荒游历,以他们的修为却根本无需担心危险。

至于啸天这家伙看到他们四个出去游历,寻找自己证道的机会,他却留在的玉虚宫。美名其曰是说为了陪伴自己的老婆,顺便指导指导自己的小弟和义子的修行。但其实真正的原因是不想再去沾惹因果,上一次因为透露天机外加拍走鸿蒙紫气的原因,害得他差点被天道所弃。别说他三位兄长还有女娲,就算是西方两位准圣人的证道方式,他都一清二楚,可是若是没有什么特殊原因他才不会去沾惹这个因果。这是很可惜的是,他却注定要与这六位圣人成圣之机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

话说东方的四位准圣人四下游历,为了寻找自己的证道之机。而西方的两位准圣人自然也有感于自己的大道似乎近在眼前,可惜的是他们二人所创的旁门,却不像玄门那般有道祖这般参考的人物,无论如何进行下一步的修为都是要靠自己的摸索。所以就算是他们感觉到了那大道的门槛就在眼前,但是却一直无入门之法门。接引道人微微掐指,如今道祖合道,天道圆满天机显露。

“师弟,如今却并未是我二人证道之时,需要等那东方四位圣人归位之时,方才是我二人正道之士。如今却是还需好好修行,好为日后我西方入土中原做准备。”接引面色疾苦,东方富饶这点他们师兄弟二人心中十分清楚,若是能让他西方可以到东方传道。先不说其他的,就单单占据的气运都不是他们能够想象的,但是东方乃是道祖玄门的地盘,自家师兄弟乃是旁门教主,若想要在玄门的地盘上传道,却还需要等到何时的机会方才可。

准提一听此话也没有什么办法,虽说如今他们获得了分宝岩之上的不少灵宝。但是此乃外物,若是西方没有人才,西方无法占据气运的话,再多灵宝也不过是空的。无奈之下,值得遁入空境修炼了起来。只见准提化身成为一尊九百九十九丈高,身后显现一些手臂虚影的金身,却是一身威严慈悲让人忍不住想要膜拜。而接引道人的脸上愈加疾苦,慢慢地陷入了梦乡之中。

女娲与三清道别之后,在洪荒之中游历十余年,心中灵光闪现的次数越来越频繁。但是女娲却越来越迷惑,甚至于说她根本对于自己的道越来越疑惑了。她所修行的乃是造化之道,但是这造化二字却不是那么简单,你可以说它是创造也可以说它是制造甚至说它是创世都可以。造化乃是天地之间最顶尖的几种大道之一,而如今的女娲分明感觉到,她仅仅是缺少一个契机而已,只要有了这丝契机她便可成圣。可是,她却无法寻觅到属于自己的道。

虽说女娲乃是一名女修,但是其性子却也还算比较执着,或者说凡是能拥有通天修为的女修都是执着之辈。要知道凡是修道之人,若是没有一颗执着的心,如何去问道如何去寻道。所以女娲并没有放弃,她依旧是浑浑噩噩地在洪荒天地之中先逛着。这一逛就是百余年的时间,女娲脑中的灵光却是越来越闪亮,却是让人感觉只要轻轻地一伸手就可以触摸到一般。可惜,就算是拥有了天定的圣位,想要成圣也并非一朝一夕那么简单的事情。

女娲的心情越来越烦躁,她慢慢地进入了一种魔障之中。而这一道魔障却成为了,女娲成圣之前的最后一道关卡。女娲本身身居无量功德,再加上又主持天婚,并且其乃是混沌魔神转世,从出世到现在历经磨难。如今却是应该其功德圆满之时,只需要一个契机引导,便可成就天地之间尊贵的圣人之尊。但就算如此,天道也不会白白的让她轻易的证道,还是需要给予一些考验。

当然,天衍四九留一线生机,天道也不会把人往死路上逼。可以说天下间,没有必死的局面,只有一心求死的生灵。而女娲如今的状况也是如此,她虽然心智被执念所迷,但是却不过是需要一个契机或者点明而已。但就算如此,女娲依旧是浑浑噩噩,就算是面对前来寻找女娲的伏羲,女娲也仿佛不认识一般,漠然地看着伏羲离开了。

伏羲看着远去地女娲,心中微微叹息一声,没想到这么一个圣位,却是让他这个妹妹遭受了这么多罪。作为兄长,伏羲自然不希望自己的妹妹就如此沉沦下去,他看着女娲落寞地背影,咬了咬牙掏出了一只小小的龟甲说道:“妹妹,你切莫怪大哥。就算是拼着让你失去这圣位,大哥身死道消也不愿你这般浑浑噩噩。大哥一定想办法帮你!等我。”

说罢,伏羲立刻运起浑身解数开始推演天道,为求在茫茫天道长河之中寻找到那么一丝解决之法。当初啸天凭借半吊子的天命演道图,可以推算到一丝魔祖罗喉的算计,并且根据其中浅薄的提示来化解这场魔灾。那么如今精通此道的伏羲出手,必然不必当年的啸天查。再加上如今天机显露,伏羲很快就推演出了一丝与女娲有关的信息。但是很快,伏羲便遭到了反噬,女娲日后乃是圣人之尊,伏羲就算是推演之术逆天,却也无法推算女娲的事情。

面色苍白躺在地上,丢了半条命的伏羲嘴上却露出了一丝笑容。虽然方才的景象很短暂,但是却还是让伏羲看到了一丝欣喜。不过他却也是有些无奈,他发现一件事,怎么洪荒凡是发生点什么大事,除了当年的龙凤天劫以外怎么都跟这个啸天有关。当初妖族成立有他,妖族与龙族结怨化解的是他,破坏白骨邪童这些魔道阴谋的是他,引发洪荒魔灾和结果洪荒魔灾的也是他。这也就算了,在紫霄宫不要鸿蒙紫气的还是他,而如今自己小妹的证道之机却也与他有关。伏羲,真不是应该如何对待才好,他现在心里只想说一句话:“我日了个狗。(等等,哪里不对。)”

至于如今的主人公呢,却是舒舒服服地躺在敖灵的膝盖上,侧身看着在下方比试的葫芦和善觉。葫芦不愧是先天乙木葫芦藤化形而成,天赋异禀并且又因乃是纯木体质,一身木法神乎其神。但是善觉也不弱,乃是混世四灵猴之一,因为受到自己义父也就是啸天的教育,虽然没有好像啸天所知道的那样到处偷学道法,但是却依然跟随三清学习这么多年。一身道法通玄,两人虽然修为上相差了一个档次,却也斗得难舍难分。

“我说葫芦啊,你拿破葫芦除了能收点东西以外,还能干点别的不?别告诉我还能用来砸人?”潇潇洒洒啃着灵果的啸天,看到葫芦虽然木法变幻莫测,但是在法宝之上,却是用法十分之单调。虽然啸天曾经对于最后一颗黑葫芦有那么一丝猜测,但是真的看到如同自己想的那样却的确有点无聊,不免大呼小叫了起来。这一喊倒是让场中的两人差点摔了一跤,敢情他们打得火热,人家确实在当看戏啊。

葫芦直接一个哀怨的眼神放了过去,其实也不是葫芦不想用其他的能力,但是这黑葫芦不知道怎么了,就算是如今金仙的他也只能堪堪使用而已。而善觉先不说天赋异禀,虽然修为不怎么样但是道法通玄,再加上啸天的天雷袋和玄元控水旗他根本不是对手。但是啸天才不会理会葫芦这家伙,要知道善觉已经是让着他了。若是善觉祭出他一直没用过的落宝金钱,拿着根本没的打了,就算是落宝金钱只能落兵器,但谁让葫芦出了收取以外,只能用黑葫芦当板砖砸人呢?

而就在这时,啸天的脸色变得诡异了起来,嘟囔了一句:“卧槽!这都躲不开?玛德,当初就不应该手贱,拿什么葫芦藤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