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祖巫齐出闹天庭,啸天化解礼终成

  • 洪荒逍遥侯
  • 辛统
  • 4075字
  • 2015-09-18 19:30:19

“哼,这个帝俊,实在是不识抬举。”祖巫殿中,天吴一脸不爽地坐在椅子上说道:“你说这帝俊小儿大婚,邀请天下修士势力前去观礼,却偏偏不邀请我巫族,他是怎么想的?是不是瞧不起我祖巫?大哥,这不邀请我等不重要,但是他太过目中无人了。还有那个啸天,虽然我巫族和他没有什么交情,但他怎么也没有提过这个事情?”

天吴这话一出,其他的十位祖巫却是十分好奇地看向了祝融。本来再得知了帝俊大婚,并没有邀请巫族之后,他们都以为这个脾气最火爆的祝融会先跳出来。但是没有想到居然是天吴先不爽了起来,而祝融却是被众人看的有点不好意思,于是开口道:“其实吧,之前啸天曾经来找过我。他跟我说过这件事,不过之后却是想拜托我劝劝各位兄弟。他说他其实有提过邀请我巫族,但是却被帝俊否决了。他让我转告到个‘如今并非二族大战之时,还望帝江祖巫可以暂且忍耐,日后必定登门答谢。’”

听了祝融的话,除却帝江和后土以外,其他的九个祖巫纷纷露出了奇怪的表情。而后土仅仅是笑了笑没有说话,至于帝江皱了一下眉头说道:“的确,这啸天说的没错。如今却并非我二族在其斗争之时。我也相信以啸天的为人来说,定会在向帝俊提议的时候,必然会提到我巫族。只是这帝俊却是太过分了,如此行为却的确不将巫族放在眼里。”

“但是大哥,不妨看在啸天的面子上,暂且先不理会他。待日后,我们慢慢算总账?”性格相对温和一些的共工说道。世人都认为十二祖巫乃是野蛮无礼之辈,其实十二祖巫之中,共工乃是水神性格却是十分温和,只要不越过他的底线,他对人对事还是非常不错的。只是因为相性问题,喜好和祝融抬杠。这是这次,他却是站在祝融这面的。他一看就知道,祝融铁定是比较赞同啸天的看法。

“共工,啸天的确对我巫族有过大恩,却也有大仇。但是念在事出有因,这些我就不计较了。”帝江听了共工的话有些不悦,但却没有表露出来,“但是啸天此人为人不错,而且当初的算计我也十分钦佩。若是其他事情,卖他一个人情也就算了。但是如今帝俊如此作为,却是太不给我巫族脸面。若是我巫族什么都不做,日后洪荒众人如何看待我巫族?所以天庭我们还是一定要去,不过之后若是啸天出来劝道,适当卖他一个面子出口气就算了。”

听了帝江的话,众人纷纷点头赞同。的确若是巫族,不去参加帝俊的婚礼,洪荒众人会如何看待巫族?难道是巫族怕那妖族天庭不成?这样倒是会提升妖族天庭的威势,如此给妖族天庭做垫脚石,祖巫们却是不能容忍。但是若是去了天庭,直接发难,但是却在啸天的劝阻下歇事宁人。这却会让洪荒众人,认为他巫族宽宏,也可以改一改那妖族一直宣传的野蛮无礼的形象。

而在看天庭,啸天在跟祝融谈过心之后,便没有在理会巫族的问题。反正他肯定巫族绝对会来天庭闹场,不过想来他让祝融带过话之后,帝江之后定会卖自己一个面子。这样也好让帝俊下台,至于之后的事情,啸天也管不着也没能力管。因为现在距离帝俊的婚礼之期越来越近,啸天才发现帝俊去迎接两位新娘的座驾还没有做。没办法,又只能跑了一趟东海龙宫,打算向东海龙王敖广借几条比较好看的蛟龙。谁想到他刚开口,敖广二话没说,就派了九名虽然修为不高,但是卖相挺好看的蛟龙同他一起会天庭。

啸天自然欢天喜地地带着九条蛟龙回天庭,随后又请原始道人炼制了座驾的主体,做了一架九龙车(我不会承认,那个字我不会打的)。帝俊看了之后,也是觉得十分喜欢,却是能宣扬天庭威势。而日后一天一天的过去,很快就到了,婚礼的当天。

“请陛下上车,去迎接两位娘娘。”当天,啸天充当引导。随同帝俊来到了九龙车旁边,啸天走到了车旁边,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微笑说道。帝俊满面桃花地带着微笑称上了九龙车,朝着广寒宫的方向前去。而啸天仅仅是跟随在起身后并未踏足太阴星。

而另外一边,太阴星上。敖灵算了算时间,发现已经差不多了,走到了羲和常曦身边行了一礼说道:“两位娘娘,陛下很快就要来接两位娘娘了。还请两位娘娘,随小女子前往广寒宫门口。”

羲和常曦如今一身凤衣头顶玉钗首饰,本就美艳的她们如此看来更是美的惊天动地。一旁的玉兔看到小嘴巴大大的张着,看到吃惊的玉兔,羲和走到了玉兔的身边。她疼爱地摸着玉兔的小脑袋,轻声说道:“如今我与妹妹要出嫁了,日后必然会陪伴在陛下身边。而广寒宫之后就只留你一个人,小玉兔若是感觉寂寞的话,不如随娘娘一起过去天庭如何?”

玉兔感受着羲和的抚摸,轻轻地蹭着,但是依旧摇了摇头说道:“不了,两位娘娘如今出嫁天帝,日后身份尊贵自然不用玉儿侍候。而且,去了天庭会经常看到那个坏蛋,说不定忍不住就对那家伙出手了,我还是乖乖的在广寒宫就好啦。如果真的寂寞,回去找两位娘娘玩,还望两位娘娘不要嫌弃玉儿。”

“你这个小丫头真是的,行吧,一切随你。”对于这个配了这个几万年甚至十余万年的小秃子,无论是羲和还是常曦都十分宠爱。既然她不愿意离去,她们自然也会尊重玉兔的原则。又是一番道别之后,她们便在敖灵的陪伴下来到了广寒宫之前。而这时帝俊也已经驾着九龙车来到了广寒宫门口,看着威风凌凌的帝俊,两姐妹都露出了害羞的表情。

而帝俊也看到这么两个玉人,一时间愣在了原地。倒是敖灵看到这一幕,轻声笑了出来,想到当时啸天知道自己身份的时候也是这么一个表情。虽说他当时身受重伤没办法动弹,但是却和如今的帝俊如出一辙,不过一个是被惊艳到,一个是被惊吓到而已。敖灵捂着嘴轻笑:“陛下,不要发呆了。还不赶快英姐两位娘娘回去,千万别误了时辰。”

这是帝俊才从震惊中醒来,连忙小步跑下车来到了两姐妹的面前。他十分欣赏地看着两位美人,倒是羞得她们姐妹低下了头轻轻地打了一下帝俊。帝俊仰头哈哈大笑了起来,说了句‘两位夫人还请随我上车,本皇接你们回天庭’,便轻轻拉着两位姐妹的手,上了车。敖灵目送帝俊带着这一对姐妹离去,眼中却是只有祝福,并无羡慕。在她看来,两夫妻在一起要不要仪式不重要,只需要互相相爱便可。再说,那天她听到了他的誓言,也早就沦陷了。

“新人到,仪式开始!”待帝俊进了太阴星之后,啸天就连忙赶回了天庭,来到了举行宴席的果园之中守候。远远地,他就看到了气势磅礴的九龙车回来,当即高声大喝。听到了啸天的声音,众人纷纷将头转向外面看了过去。这是不单单是那些不请自来道贺的修士,就算是接受邀请而来的大能们也大吃一惊,他们何时见过如此场景?这气势这范儿,却是让一些大能心中微微一沉,似乎算到了什么。

帝俊看到众人吃惊地表情,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而两位仙子看到了啸天准备的礼堂和宴席,心中却是对啸天的评价提升了起来。啸天牵引他们三人下车,一步一步的引到了站于高台的女娲面前。女娲一脸微笑地看着他们,帝俊对着女娲微微点了点头,示意可以开始仪式了。而女娲稍稍掐算了一下,发现时辰差不多了也不耽搁。

“一拜苍天,敬天道至公。”女娲高声喊道,帝俊三人转身对着苍天行了一礼。而原本清明的天空,刹那间举起了七彩霞气,看的诸位修士纷纷称奇。

“二拜大地,敬盘古父神。”第二声好喊,帝俊三人再一次行了一礼。而大地上瞬间万花齐开,枯木逢春一副兴荣的景象。

“三拜……”就在女娲要喊出第三拜的时候,却被人人粗暴的打断了。

“哈哈哈哈哈,妖族天之至尊大婚,怎能少了我巫族?却不知,我等兄弟是不是来的太晚了?”这是从宴席会场的门口,走进几个一身煞气的男女。而为首的正是那十二祖巫之首——帝江。帝江戏虐地看着帝俊,他早就到了,但偏偏挑在这个时候进来,就是为了让帝俊难堪。而在场的修士,其实早就奇怪为何巫族没有来,他们也听说似乎妖族并未邀请巫族前来。但是按理说,巫族的这些祖巫,必定不可能什么都不做的。刚开始他们还以为是巫族怕了妖族所以妥协了,但是现在一看却是早有预谋。

“帝江,今日乃是我大婚之日。本皇,不想与尔等起冲突,尔等若是来观礼,我帝俊自然欢迎。但是若是尔等是闹事,那就休怪你我不客气了。”帝俊虽然早就猜到巫族肯定回来找事,但是他一直以为巫族不会那么没眼色。估计会选他仪式开始之前,或者结束之后。但是谁想到,举行了一半就杀了出来,而与此同时女娲和啸天的脸色也不是那么好。

“哦?我倒要看看,你倒是如何个不客气法?”帝江丝毫不在意帝俊的威胁,反倒是好奇地看着帝俊,似乎再说‘我很好奇哦,拿出你的安排让我看看。’

帝俊看的整个脸色铁青,就在他要喊人的时候,啸天忽然跳了出来:“陛下切莫生气,今日乃是陛下与两位娘娘的大好日子,莫要因为一点小事坏了心情。”啸天硬着头皮又转向看着帝江等人,而藏于帝江身后的祝融歉意地笑了笑,但是啸天其实并没有在意,毕竟这是是必定的:“几位祖巫大人,今日乃是妖皇大婚之日,还望诸位卖在下一个面子。有什么事,等到仪式完了再说可好?”

帝江微笑着看着啸天,其实他本来就没打算闹大。他只不过是想让帝俊难堪而已,而且他时间计算的很准,绝对不会影响时间。不过既然看到啸天已经挑出来,他便点了点头煞有其事说道:“恩,啸天大圣对我巫族有大恩,那么我今天就看在大圣的面子上算了。那先祝贺妖皇陛下白头偕老万事如意。兄弟们,我们走。”

望着带领其他祖巫离开的帝江,帝俊的整张脸铁青铁青的。但是他看到啸天一张哀求的脸之后,还是叹了口气。他知道今天帝江这么容易松口,定是啸天之前安排过的,他也不好拂啸天面子,只是转头看着女娲点了点头。女娲有点无奈,但是还是高声喊道:“三拜,夫妻对拜。姻缘终成就,礼成。”

女娲话音刚落,降下漫天彩霞。此乃是天地之间第一场婚礼,乃是天注定的天婚,功德换做功德金光分为四份。其中最多的一份直接打入帝俊、羲和体内,仅有一丝进入常曦体内。而剩下一份较多的进入月老体内,稍次的一份进入女娲体内,最少的那份却是在进入啸天体内之前便被他收了起来。月老也终于功德圆满,以姻缘线作为寄托,化出一座分身离开了,看的他人啧啧称奇。

而女娲得了功德金光之后,修为飞涨凭空化出一座分身。女娲看着这个身穿一身红色罗敷的女子说道:“今后汝为红娘,为天下痴情男女前线引对,同时掌婚嫁仪式!”说罢,红衣女子轻轻一鞠躬变回到了女娲的体内,女娲一脸奇怪的看了眼啸天。因为她已经习惯于有什么问题问啸天,所以下意识的就看向了啸天。

而啸天,看到眼前这幕立刻想到了一件事,高深莫测地说道:“时机未到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