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小师妹应蓉蓉
  • 天凉好呀么个秋
  • 小二璇
  • 2291字
  • 2014-10-14 14:53:05

在街上逛了许久,实在是不见美人儿芳踪,我很是惆怅,只得先寻了家酒楼先填饱肚子。

说到酒楼这种地方,着实是打听情报来源的第一手资料地。南来北往的人那么多,你一言我一语,总会有不少或真或假的情报入耳。二师兄多次这般淳淳教导。

二师兄在江湖上被称为百晓生。据说江湖上百晓生从来都是个抢手的职位,很多人都喜欢自称百晓生,不过二师兄这百晓生的名号却是被众多江湖人硬扣上的。故二师兄总是对那些自称百晓生的人不屑一顾,鼻子里冷冷的哼一声,十分不屑道一句“欺名盗世之徒尔”。

为了表示他“百晓生”头衔的名副其实,二师兄经常性的对我讲一些江湖上的常识与轶事,再后来大概是我无知的表情大大取悦了二师兄,他索性将他编篡的武林之葵花宝典的手抄本誊写了一份送给我。之所以叫葵花宝典,二师兄说,是因为他窗前的葵花今年开的特别盛。

点了几道素菜,据我观察得知,阿青比较喜欢吃素,然而他不喜欢吃香芹。

菜上的不算慢,我夹了一筷子香芹放到了阿青碗里。

他抬头瞥我一眼,我很是义正言辞的严肃道:“挑食对身体不好。”

阿青顿了顿,又看了我一眼,终究还是把香芹送进了口中。

我着实很开心,继续吃我的水煮鱼。这道水煮鱼,说起来似乎还是这家酒楼的拿手好菜,小二上菜的时候尤为骄傲。尤其这辣椒,红的甚是喜人。阿青拿筷子挡住我要下筷子的动作,慢条斯理道:“你有伤,不要吃辣。”

……报复,这是赤裸裸的报复!

我眼巴巴的看着阿青,他铁石心肠不为所动。我败下阵来,悻悻的去挟香芹吃。

“……果真是异常的残忍,手段令人发指啊。”

“杨兄所言极是。听说近日里的扬州曾家灭门惨案也是他做下的。”

“当真?听闻前几日微燕宫的宫主突然失踪了,好似也跟他有关系。可惜了一位天纵奇才啊!据闻是已经遭遇了不测……”

我正听邻桌的八卦听得兴致勃勃,突然听得靠窗那里传来一声恼怒的喝声:“别胡说!微燕宫宫主武功盖世,怎会被那宵小……!”

我望过去,眼风扫过阿青,他无甚反应,仍旧是平日里的面无表情样。

那是个十几岁的少年,唇红齿白甚是清秀,腰间挂了把剑,剑鞘上佩了块儿虎状的玉饰。他此刻正涨红了脸,站直了身子,一手还抵在桌子上,微微有些颤抖,似乎很是气愤的样子。

我也有些微微颤抖,然而不是气愤,是激动的。这少年言语里如此崇尚微燕宫宫主,很有可能认识微燕宫宫主。阿青不愿意在此时跟旧人相认,不知我们需不需要回避以免被认出。

邻桌的几位似乎也是江湖中人,其中一位络腮胡子的大汉爽朗笑道:“小兄弟勿激动,我们也只是道听途说而已。微燕宫宫主武功那么高,想必也不会被林昭天那恶贼所伤。”

那少年大概也知道自己失状了,深吸一口气,硬巴巴道:“这位大哥,既是道听途说,就不要乱传播这等流言了。江湖人士,当已除魔卫道为己任,而不是乱嚼舌根污他人名声落了末流。”

这话说的有些刻薄,我侧目阿青,这位少年看来跟他关系匪浅啊,如此替他打抱不平,连一个无伤大雅的流言都不能容忍。能有这般人格魅力,也算得上是位壮士了。

阿青壮士目不斜视,仿佛没有听到那些争执,毫不关己的端着茶杯慢条斯理的喝茶。

我向来很佩服阿青的这一点,一路旅途多有不便,无论多难喝的苦涩茶水,他都能喝出品龙井般的风度姿态来。且那是一种深入形神的从容淡漠,仿佛他骨子里便该如此。

那络腮胡子的大汉没说话,脸色有些难看,大概也自矜着身份不方便与小辈翻脸。他身旁的另外一个着靛蓝色绸衣的中年男子勃然大怒,额头的青筋都快跳出来了,大喝道:“黄毛小儿休得胡言!区区一小儿,也敢如此大放厥词!那微燕宫宫主武功不及那林昭天被杀,江湖上都是如此传言,怎么偏生别人说得,我们说不得!真不知你父母师长如何教导的你!”

少年脸红脖子粗一副怒极的样子,失去理智,直接拔剑指着那中年男子:“出去!我要跟你决斗!”

这颇有些像隔壁山的小师妹应蓉蓉,从小被娇惯坏了,稍有些不顺她意的地方就嚷嚷着决斗决斗,从来不考虑自己的斤两。也因此隔壁山的师伯怕她惹事,从来不肯放她下山修行。曾经小师妹也偷跑过几次,都被李师兄抓了回来,师伯狠狠教训了她,安生了几天又蹦跶着跑来我们清岭山找事儿。师伯曾经捂脸对我们师父说:“同样都是女徒,为何你们家的楚秋这般乖巧懂事,我们家的蓉蓉简直就能称得上家门不幸啊。”

我在一旁侍奉茶水,听了这话简直想抱住师伯引以为知己。师父乐滋滋的看了我一眼,明明很是满意还偏要装模作样道:“蓉蓉活泼可爱,年岁尚小,再大大就知道懂事了。楚秋也并不是十分好,小脑袋瓜子里想的东西跟正常人不一样,也是难管啊。”

我在一旁也谦虚的表示我并不是十分好,略好略好而已。

其实我并不是说讨厌小师妹应蓉蓉,只是她着实是麻烦,爱跟人决斗,然我们俩武功着实有些差距,她还老爱用拼命的打法,我还得顾忌着不能伤了她,每每打的十分郁卒,十分不酣畅淋漓。久而久之,小师妹一喊决斗决斗,我就主动认输,这也不失为一个简洁有效的法子。

显然那中年男子不会如我顾忌着师门情谊主动认输,他闻言狠厉一笑:“小子,今天我就替你父母师长教育教育你如何叫尊重长辈!”

“你算老几敢替我师父管教我!”少年勃然大怒,直接长剑出手,脚下步伐玄妙无比,身形曼妙攻向那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一干人惊呆了,我也惊呆了。

他们惊呆大概是没想到少年一言不合直接就动手,而我惊呆了却是因为少年使出的那步法该死的眼熟。能不眼熟么,跟我一样的步法,只适合女子修炼且是我们师门独有的弱水步法!天下唯此一家,别无分号!

再看那少年挑横削刺之间的剑势,不是小师妹的青柳剑法又是什么?我已经牙痒痒的确认了,这少年不是别人,正是我那小师妹应蓉蓉乔装打扮!

师伯竟也同意让她下山历练?不对,若是光明正大下山,何必遮遮掩掩,不仅易容,连声音也用药物改变?这丫头肯定又是偷溜出来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