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肩舆里的人
  • 天凉好呀么个秋
  • 小二璇
  • 2071字
  • 2013-11-09 23:25:16

那肩舆四面垂着繁复又飘逸的云纱,层层叠叠,风乍起,微微飘荡,散而不扬,曼曼而舞,垂感极好。云纱之上映着光,若隐若现的显出花开牡丹的祥云图样,端得是一派富贵腾腾中带着几分云纱的清丽淡雅。

这种云纱我之前在珂兰山庄的时候曾经见过。当时云娥柳好不容易得了一匹,喜欢得不得了,拿在手里珍惜得很,纠纠结结的准备做条裙子,又怕身体正是拔高长的时候,只穿一季恐怕便不合身。犹豫好久,最后狠了狠心咬牙做了内室帘上的垂纱,道垂纱可以拆洗,且总能见到,比衣服之类要好的多。

以珂兰山庄的财力,一匹云纱尚使云娥柳如此不舍,可见其价值。更遑论这肩舆上层层叠叠用来遮光作垂幕的云纱不知几匹,这得多少钱财啊……

从这细微之处,我们可以看出,微燕宫着实是个有钱的。

而一般说来,通常为富,后面还跟着两个字“不仁”。

那韩连碧仍在说着漂亮的冠冕话,我却感觉那肩舆里的人吸引了我所有的注意力。

那堆云锦后的身影,到底是谁呢?

待我回过神来,场上已有些小门派便站出来一应一和韩连碧,不着痕迹的吹捧微燕宫,搞得韩连碧不继承前宫主的遗志担任武林盟主,就是对不起苍生,对不起黎民,对不起广大正道的殷殷期盼。

即便众人心知这都是人家微燕宫提前造的势,却又无法站出来反驳,毕竟微燕宫那些利于苍生的功绩都是实打实的不掺水。

还有些大派大概在观望,我打量着好几个掌门都是面带豫色。而少林武当两派显得有些不安,整个场上都是窃窃私语声。

不过我这边棚子里另外几名无门无派的江湖人士,倒是淡定的很,一直保持着不言不语,唯一的声响大概就是他们嗑瓜子的声音……

韩连碧那让我感觉贼不舒服的声音复又响起:“……自然,韩某认为无论谁做盟主,自然是要带领着咱们武林正道与那万恶的魔教抗争到底的。”他顿了顿,摇了摇扇子,露出一抹故作神秘的笑,“这次武林大会,我请来了一位娇客,却是对咱们这次讨伐魔教有大用处的。”

我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云不凡发出了一声讥笑。

我转头看去,他满是嘲讽的把玩着一个晶莹剔透的绿玉琉璃瓶,眼睛抬也未抬。

只听得身边两声惊呼,我未及反应,身边的眉芷与绣汀已然齐齐拔剑长身而出,杀气凛然的直接攻向了韩连碧。

我愣在了原地。

不是因为场上波云诡谲的变动,亦不是因为眉芷与绣汀莫名其妙的出手,而是因为,韩连碧掀起了那落地而驻停的肩舆前方的云纱,显出了肩舆里的人。

不知道多少人像我这般被完全惊到,肩舆云纱后,竟然是一个美得浑然不似凡人的少女。

少女身量未足,娇弱不堪,脸色略带了几分苍白,似乎没想到韩连碧突然掀起云纱,带了几分惊惶犹如小鹿般无措。一双剪水双瞳波光粼粼,似乎在望着你,又似乎不是在望你。曲线优美高挺的小小鼻子下,点点绛唇将闭未闭,不红而朱,惹人爱怜。仅仅望了这样一眼,我便有些挪不开目光。

少女大大的眼睛眨了眨,眼神润得仿佛要滴出水来。她穿着浅色的白水莲散花纱衣,膝上盖着一床如意缎绣缂丝锦被,双手放在膝上,紧紧交扣的手指显露了几分紧张情绪。

大概正是因为这少女美得着实有些惊人,场上响起了此起彼伏的抽气声。

这样怔忡间,眉芷与绣汀已然与分别攻到了肩舆前,与那束手立在一旁的八名抬舆少女缠斗了起来。

莫非,这肩舆中的柔弱少女是与魔教有仇的?

我绷直了身体,复又站了起来,袖间的星月绫已然缠在了手心,正要伺机出手,突然听得云不凡轻轻叹了一句:“你觉得你死的不够快?”

我顿了顿,不知道他此话何解。

云不凡却没再说话。

场上片刻间却已然有了定局,那韩连碧长长喟叹道:“两位姑娘若不想你们圣女受到损伤,还是不要冲动为好。”

他抓着那舆中少女瘦弱的手腕,动作放得很轻,声音却无比清晰。

我如遭雷击。

圣女?

这少女就是魔教的圣女倾城?

果然……倾城之色,绝世之姿。

我只觉得一颗心沉甸甸的往下坠。

韩连碧的威胁似乎让眉芷与绣汀很是顾忌,眉芷冷了眉眼,执剑长立:“你们不是向来自诩正人君子么!圣女她从未做过半分坏事,你们劫持了她,用这种卑劣手段威逼,也不怕千夫所指!”

韩连碧微微一笑:“姑娘此言差矣。你们圣女离家出走,我只是在半路遇到,顺便带她过来请她做客而已。只是若你们动粗,保不得刀剑无眼,伤到了你们家圣女,却并非是威胁你们。”

眉芷与绣汀阴了脸色,沉沉的看着韩连碧。

少女盈盈的看着眉芷与绣汀,轻轻一叹:“倾城给两位姐姐添麻烦了。”

声音婉而糯软,让人心尖都要化了般。

眉芷与绣汀连连还礼:“圣女千万别说这话,让属下好生惶恐。”

却又是比对待郁凉更恭敬几分,像是在对待一件易碎的稀世珍宝,捧在手心怕摔了般的小心翼翼。

有人大喊:“韩宫主,这真是魔教的圣女?老子跟魔教有血海深仇,先让老子教训这魔教圣女出出气!”

韩连碧笑容不改:“英雄是威虎帮的邱帮主?俗话说冤有头债有主,魔教犯下的种种恶行,罄竹难书,却是不能让这一弱女子背负的。”

话里话外的意思暗指这威虎帮帮主欺软怕硬,没本事向魔教报仇,把气撒在弱女子身上。那威虎帮帮主岂又听不出他这话中之意,当即红了脸大喊一声:“既然都是魔教,那便都是该杀该诛之辈!他们屠人满门之时,哪里有放过尚在襁褓的婴儿!”

这话引得众人一阵响应。我冷眼看着,这些个道貌岸然的人,眼中杀机并不多,更多的是对圣女倾城一种几近赤裸的贪欲。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