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微燕宫宫主韩连碧
  • 天凉好呀么个秋
  • 小二璇
  • 2037字
  • 2013-11-08 23:47:02

云不凡轻飘飘的发出了一声讥笑。

我拿白眼翻他。

云不凡索性在我右手边的椅子上坐下,淡淡道:“武功再好又怎么样?他武功倒是举世无双,不也有虎落平阳的时候。”

我不高兴他这样说郁凉。

我便岔开了话题:“你说这场戏……谁在背后?”

云不凡瞥了我一眼:“且等着,这些跳梁小丑表演完了,那渔翁自然会上来收网。”

我觉得我得对云不凡的预言能力表示个五体投地。

他话音刚落,便听有人长长的唱诺:“微燕宫宫主及贵客到!”

能感觉的到,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在往门口看去。我激动的甚至扶着这花梨木的椅子抓手站了起来,千呼万唤始出来的微燕宫宫主,武林传奇的微燕宫宫主,多少少女春闺梦里人的微燕宫宫主……好吧,我承认,我曾经也对微燕宫宫主动过那么一丢丢的好感,毕竟在传闻中,他是我最喜欢的白衣翩翩温柔少侠类型啊!

咳咳,没有啥不好意思承认的,黑历史嘛,谁在青葱岁月里没个黑历史呀。

我觉得我真是一个心胸开阔很看得开的好侠女。

只见那广场西侧的入口处,八个面带轻纱的妙龄女子肩抬着一顶四面垂着云纱的肩舆,款款而来。

八位少女都穿着薄水烟柔绢绮云裙,梳着珠玉环扣双丫鬓。虽被轻纱遮住了脸庞,但看聘婷身姿,想来容貌也差不得哪去,抬手投足间更是一派说不出的韵味风姿,引人无限遐想。

啊??这么风姿绰约的少女也舍得虐待,印象扣分。

而且在那些戏本子里,这般风骚出场的不是要做够了排场,摆足了架势吗?不是应该有美貌少年少女撒花瓣吗?

我踮了脚尖努力看去,却被眉芷扶住,她低声道:“姑娘,小心点儿。”

我不好意思的冲她笑了笑,忍不住感慨了一句:“微燕宫宫主这排场可真大啊。”

眉芷低声回道:“里面应该不是微燕宫宫主。那微燕宫宫主根据线报,是个不近女色的。”

仿佛要验证眉芷的话,肩舆后跟着的队伍里走出个红衣男子,身姿挺拔,手中拿着把折扇,笑吟吟道:“在下微燕宫宫主韩连碧,各位英雄有理了。”

四周一片寂静。

我不知道多少人跟我一眼,眼珠要掉到地上,或者忙着去地上找掉了的下巴了……

他就是微燕宫宫主?!

江湖传说中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的微燕宫宫主??

哦不,我不相信这是真的!

我不相信这个大冷天还拿着把折扇招摇一身红衣无比骚包的人就是微燕宫宫主!

倒不是说这红衣男子生得丑,准确来讲,我觉得他生得也是颜如宋玉,眉目婉然俊美,虽偏女气些,却不妨碍他是一个不可多得的美男子。

但是,跟传说中那清淡缥缈浑似谪仙的微燕宫宫主根本就不是一个系列的啊!

我觉得在场的广大群众应该都是这般想的……

那红衣男子似乎对众人寂静无声的反应早有所准备,不慌不忙的摇了摇扇子,道:“诸位英雄豪杰似乎对韩某身份有所怀疑。三月之前,魔教教主约我们宫主巍峨山山顶一战。我们宫主重创魔教教主后,也被阴险狡诈的那厮使了毒计重创,不幸陨落山崖……”

这话未落,场内便惊呼声不断。

我也“啊”了一声,却是恼的。原来郁凉那一身的毒是跟微燕宫宫主决斗后留下的!

那韩连碧说的话,我却是不信的。就算是我曾经的偶像微燕宫宫主,我觉得武功也定是比不过郁凉的。而且郁凉那么骄傲的一个人,怎么可能会去用什么阴谋诡计?

明明身中十四种剧毒的是郁凉!

我郁郁的瞪着那韩连碧。

之前本来还觉得他貌美,现在怎么看,都只觉面目可憎,眉眼间净是阴险狡诈。

沉稳如眉芷,都已经有些按捺不住去拔剑了。连向来淡漠的绣汀,神色都有些不太好看。

明显的,我们三个在这一刻,都对那韩连碧同仇敌忾了。

“……我们微燕宫痛定思痛,由我出任宫主。”那韩连碧一脸沉痛,不知是否因为我对他看不顺眼,心中存了偏见的关系,我总觉得那沉痛未达眼底,假的很。

不过这样说来,那传说俊美无俦举世无双的微燕宫宫主已经死了。这厮是后来替补上的,怪不得,现实跟传说差这么多,我几乎要怀疑江湖上主流审美观了。

韩连碧摇着扇子,又道:“我微燕宫避世已久,大家也知,我派向来行侠仗义,除恶扬善,端得是正正派派。如今已有线报传来,那魔教教主竟被奸人所救,留得一命,却是变本加厉兴风作浪起来。”

啊啊啊,奸人你妹啊!

我对一旁的眉芷和绣汀认真的建议:“一会儿大会结束了,我们去把那个红衣骚包拿麻袋套了头拖到小巷子里痛打一顿吧。”

本来一脸愤愤之色的眉芷忍不住扑哧笑了出来。绣汀脸色也是稍霁。

我继续道:“他那副低调里暗含嚣张的小模样,怎么看都怎么欠打。我一直觉得你们左使骚包的很让人讨厌,见了他以后,我才觉得你们家左使真是性情可爱的好骚包。回去以后我一定要好好的跟你们家左使培养下感情,我一直以为他很可恶,有了对比以后,觉得他简直是光风霁月的招人喜欢。”

眉芷已经受不住的笑了出来:“姑娘,您这话可千万别当着左使的面说。他铁定不饶您。”

我作出一副好怕怕的姿态,然后缓缓轻声道:“不管怎么说,这个韩连碧还是很成功的,几句话就让我深深的讨厌得他不得了,这等功力绝非一般人可及——我们约好了啊,待这大会完事了,一起拦路打他去。”

未等眉芷与绣汀应答,云不凡在一旁泼冷水:“你觉得那八个抬肩舆的是吃素的?更别说你现在走一步倒两步的模样,去打人?送命吧。”

我这才想起,若跟在肩舆旁的是现任的微燕宫宫主,那肩舆里的是会是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