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云不凡的告诫
  • 天凉好呀么个秋
  • 小二璇
  • 2072字
  • 2013-11-07 21:56:40

都姓庞?我顺着话音望过去,倒看到一个生得颇有威严的中年男子,在一堆小辈弟子的环绕里,分外有威势。他正冷冷的看着这边,与他目光对上时,倒被他眼神中的寒意给冰了个结实。

我记得二师兄曾经跟我简短的评价过昆仑派掌门:心胸狭隘,睚眦必报。

二师兄说这话时,似乎很是厌恶昆仑派掌门,皱起高高的眉头,一副十分不屑的口吻。他甚至都懒得跟我提这人的名字,只撇了撇说了句,多行不义必自毙,江湖上很快这人即将除名,没必要记他名字。

向来预测神准的二师兄这次也有失策的时候,人家不仅好好的当着他的昆仑派掌门,人家的大弟子还把他师妹给大大鞭打折腾了一番。我心里默默的想,那庞柏还锁在魔教里,徒弟横成这样,仅仅一件小事就这般不饶人,想来这师父也不是个好的。

那叫韵儿的昆仑派姑娘涨红着脸,终于不顾仪态的狠狠瞪了我一眼,快步走了回去。

我觉得甚是莫名其妙。

眉芷低声跟我解说道:“庞清只有庞韵这一个女儿。庞柏是庞清的侄子,据说已经是下任内定的掌门。”

我佩服的看着眉芷:“眉芷你知道的好多。”

眉芷勾了勾嘴角,温柔道:“不过在来前恶补了下教里的卷宗,这些比之百晓生,远远不如。”

我想说,作为百晓生的二师兄都没跟我说的这么详细过!

我跟眉芷说话的功夫,场上已经又不甘寂寞的站出了个豪杰似人物,生得五大三粗模样,嗓门极大。

“俺们猛虎门不懂你们玩的那些曲曲绕绕,什么阴险狡诈的。俺们也不是那种为非作歹丧尽天良的。俺们只知道这次武林大会少林武当两派掌门躲着不出来,已经成了个大笑话。今天是最后一天,不是说微燕宫的那个神神秘秘的宫主要来吗?人呢?”那人左脸有一道刀疤,显得整个人更为精壮,话音十分爽朗干脆,前半截话,话里话外只差指着李九方说他为非作歹丧尽天良了。

我觉得非常爽快。我对眉芷说:“说起来,你怎么回来了?”

眉芷道:“那李九方已然没脸呆在场上了,我在那儿也是让智止大师难办,还不如下来看戏。”

我赞道:“今日才知道眉芷不仅做事妥帖,也是个能言善辩的。”

眉芷只是抿了嘴笑,大大方方受了这夸奖。

绣汀在方才庞韵离开时已然淡着一张脸回来坐下,她突然插嘴道:“姑娘,你觉得从此我二人跟随姑娘可好?”

眉芷脸色霎间白了一白,她垂了眼,极好的掩盖了自己的情绪。抬头时,神色已是正常。她嗔笑道:“绣汀你这是哪里的话,我们现在不就是跟随姑娘么?”

我有些疑惑的看了看这两人。

突然想起来,她们两人都是天刃,之前是郁凉近侍,虽然被郁凉拨来暂时照顾我,但说起来,我总有伤好那天,她们总归是重新要回到天刃。眉芷看神色自然是不舍得离开天刃,亦或者说不忍心离开郁凉,但绣汀就有些让我看不懂了。

绣汀极淡的笑了笑,显然笑意并未达到眼底。她垂了首,一副不想再说话的模样。

这样高深莫测的姿态,我也不想再去探究什么。不管从哪个角度看,我都没法答应这俩姑娘从此以后都跟着我。

君子不夺人之美。这俩姑娘显然是郁凉身边极得力的,短时间过来照料我还好,哪里能抢了郁凉得力下属。

更何况,这算什么事?

还未等我再多想些什么,听得一阵喧哗,却是场上闹了起来。

是一个纤纤弱质的女子冲上来哭哭啼啼的抓着武当派一前辈的袖子在那兀自吵闹不休,听那意思,倒是那被武当派掌门误杀的樵夫的孙女。

我有些想冷笑,这帮人还真是什么魑魅手段都用出来了。

既然是冤案,都十几年了,为何一直没有消息,没见苦主去找武当派的麻烦,反而在这关头,倒是齐整的冒出来了。

这里面的花花肠子想必大家都能看得出。但憋屈就憋屈在,这事是真的,不管人家什么时候来找上门,人家都是货真价实的苦主。

我瞧着,武当派的弟子们都一脸憋屈烦躁。

我对眉芷轻声道:“想来好戏还在后面。”

眉芷亦轻声应了。

“你还有闲心看他人的好戏?”

一个声音带着些许不善从一侧传来,我偏了头望过去,穿着极为普通的珂兰山庄二庄主云不凡正站在那儿,面露不快的看着我。

啊咧?这不是刚才不搭理我的时候啦?

眉芷跟绣汀都警觉的挡在我面前,云不凡哼了一声,平平的一笑:“若我想做什么,她此刻已然躺了。”

眉芷握紧了剑,绣汀皱了眉,却反而放松了几分。

我奇道:“哎呀?这不是从前藏着掖着的时候啦?”

他淡淡一笑:“有些时候总要露些爪子给别人看,不然那些不长眼的总想欺过来。”

我见他意有所指,也不再多说什么,拉了拉脸色都有些不好看的眉芷跟绣汀,轻声道:“云二庄主是我的故人。”

他皱了眉打量我:“脸上这鞭伤?”

我有些不好意思,我出门前还特意用脂粉遮了遮那淡淡的痕迹,没想到还是被看出来了。

我道:“此处不是说话的地方,待这次大会后,我们找个茶肆我慢慢说与你听。”

他冷笑一声,目光看向场中那场闹剧,又收了回来,在我身上滚了一圈:“今天这事,一时半会是完不了。纵然他给你撑腰,你也别太肆意了。以你如今的小身板,劝你还是早些走吧。”

我自然知道云不凡口中的“他”指的是郁凉。

我心道,郁凉哪里给我撑腰了,这几日根本没怎么见他踪影好不好。我心里总觉得有一股气,怎么连云不凡都这样一副郁凉对我情深意重的样子来。可我心里明明很彷徨茫然,一点都不踏实。

想到这又有了几分惆怅。

我强打起精神,作出不乐意的样子来:“我这小身板怎么啦,我的武功你自是知道,就算如今身上不方便,也不是个软柿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