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庞清

  • 天凉好呀么个秋
  • 小二璇
  • 2041字
  • 2013-11-06 23:45:33

我在心里暗笑,方才他的攻势大家都看在眼里,那是拿下问清楚的架势么?分明就是杀人灭口的节奏,招招杀机,怎么要人命怎么来。现在他撑着脸面说这些,只会让人觉得此人虚伪阴险。

眉芷见好就收,她将长剑插回腰间的剑鞘中,先对着智止大师行了个礼,转身又睨着李九方轻飘飘道:“方才听到场上那般义正言辞的质疑少林各位长老,着实让人振聋发聩,小女子还道是武林哪位德高望重的前辈。定睛一看,才知竟是李掌门。”她捂嘴轻笑,温柔若水中又带着一股凛然,“即便人家真的德行有损,但这等品行的人也好意思站出来质疑他人?莫非,正道无人?”

此言一出,台人许多人倏然色变。

我暗暗的记了下来,这些八成是心里有鬼的。

别的我不敢夸口,我的记忆力绝对在我们清岭山是排得上号的。每次考试除了我犯怵的八卦布阵之术,其余各项功课每每考试皆不在话下,师兄们送我美称清岭学霸。每每考试来临之际,就是他们大肆贿赂我这个考试小能手之时,这都是因为我有一把好记忆力。

正在暗暗记着人脸人名,突然听到有人在身边冷哼了一声。

我还未得反应,绣汀已然起身拦在了我身前。

我从绣汀身后探出半个头看,是个熟面孔,之前来找过我换房间的昆仑派女弟子,今日倒是独身一人前来,身后没跟着另外两名女弟子。

“文姑娘几日不见,派头倒大了不少。”她端着态度,客气的很,眼神却像毒蛇般嘶嘶绕绕的阴冷,让人十分不舒服。

绣汀轻声道:“我家姑娘尊贵无比,自然派头会大了些。”声音仍旧是一贯的清冷。若不是我知她素日里就是这般说话,定会认为她是骄矜傲慢来着。

但昆仑派这位端着师姐派头的姑娘,显然不知道绣汀素日里就是这般语气,她大概觉得受到了挑衅,脸一下子涨得通红,粉嫩嫩的双唇气得微微哆嗦,戾气从芙蓉似的面容上一闪而过。

我自然不会有半分怜香惜玉之情的。我觉得,庞柏把我绑架了去,那显然不是一个人能完成的,要有人探我的行踪,有人策划,有人驾车,有人实施。她显然是除了庞柏以外我头号怀疑的对象。

我觉得我虽然脾气不算得太差,但也并不是好到面面乎乎任人揉捏。我立志做女侠,不是立志做面团。别人欺负到头上了,若我碍着这个女侠之名,拘泥于此,委屈着自己不能还击,那这女侠我还不如不做。

做,便要顺心喜乐。

这昆仑女弟子似乎在忍了又忍,一双美目只毒蛇般的瞅着我。

我嫌她挡着我看眉芷,便想赶紧让她边儿玩去。绣汀大概看出了她的恶意,手已经摸上了腰间的佩剑。

我吓了一跳。

我不指望魔教姑娘们会有什么“杀人是不对的”这样的是非正直观。我真心怕那昆仑的姑娘哪里惹着绣汀,绣汀直接拔剑把她给砍了。

我连忙道:“咦,眉芷怎么回来了。”

我这可不是说假话转移视线,我刚才透过空隙看到眉芷与智止大师说了些什么,然后往这边走来。

绣汀摸剑的动作便顿了顿,放下了手。

“姑娘,这位是?”眉芷聘婷走来,许多人的目光一直追随着她,我甚至能感觉到那些目光中所含的各种探究、好奇、兴奋、猜疑、愤怒、阴霾。

那昆仑派的女弟子似乎没想到会成为瞩目中心,她神色微变,继而脸上端端的绽出一朵花般:“我是来问问,前些日子我大师兄晚上去找了文姑娘后再也没有回来。如今失踪了,不知文姑娘是否知道我师兄的下落?”

我差点想一巴掌呼过去。

装,你再给我装?!

不省心的,还顺便毁了下我的名节,大晚上的你师兄找我作甚!不知道的还以为干些什么勾当呢!

绣汀又摸上了腰间的剑。

我拉了拉绣汀的衣摆,示意她别动手。眉芷皱着眉在我身侧站定看着那女弟子,却也不说话。

我觉得不太妙,这两位不说话,都像是要动手的主啊!

我轻声道:“这位姑娘不知道这些话是从何说起。我与姑娘的大师兄素不相识,他为何找我?姑娘把这嫌犯的罪名安在我头上,有些不妥了吧。”

啊,你说啊,你当着这群雄的面说你大师兄是想来仗势欺人找我这个弱女子换房间的啊!

我觉得昆仑派有些莫名其妙,他们的注意力不应该放在这次的武林领袖上吗?怎么一个个的徒弟净不省心的。

“姑娘有所不知了。”眉芷一派清风明月般坦坦荡荡道,“昆仑派近年来势力渐微,若想在此次大会中立威,自然是要找事情来开刀的。您看,他们家大弟子不见了,这分明是他们派门规不严所致,非得把这顶帽子扣在您头上,找您的麻烦。为什么会挑您呢?自然是柿子挑软的捏。不然您看,在座这么多门派,他们不敢去找麻烦,便找咱们这无门无派的来。而无门无派的又多豪杰,自然要找咱们三个看上去柔柔弱弱的小女子来欺负了。”

我作出一副恍然大悟状,继而又有作出几分悲愤的样子道:“人家是欺咱们式微了?想不到堂堂昆仑派,竟也沦落到拿弱女子作筏子这般不堪。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

我与眉芷一唱一和,对面的昆仑派女弟子早已羞愤得涨红了脸。只听昆仑派那边棚子方向传来一声非常有威严的怒喝:“韵儿,你回来!”

那声音顿了顿,又淡淡道:“姑娘言重了。韵儿自来与她大师兄交好,这般为他着急失了分寸,虽说是至情,却也是失礼了。还望姑娘不要见怪。”

啊,真是狡诈……把仗势欺人欺凌弱小愣是都推到了关心则乱上,还顺便给博了个“至情”的名。话里话外的意思是,小姑娘不懂事,顶多是个失礼。

眉芷悄声在我耳边道:“说话的是昆仑派掌门庞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