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老奸巨猾
  • 天凉好呀么个秋
  • 小二璇
  • 2062字
  • 2013-11-05 23:03:59

我当即又犹豫又心动。

犹豫的是在这万众瞠瞠之下,不知这般出风头可好。又怕这么招摇,再给郁凉惹来些什么麻烦就不好了;心动的是这李九方咄咄逼人实非善类,更兼被人当枪使就注定会有折断的时刻,让这时刻早些来到岂不大快人心!

我问眉芷:“那李九方……当真作恶多端?”

眉芷露了个小小的梨涡,抿着嘴笑:“那是自然。姑娘且看我的。”

我下意识的瞥了一眼绣汀,见她正眼观鼻鼻观心的一言不发,不知为何,心里多了几分底气。

我心底,还是很不愿意给郁凉制造跟正道的冲突的。

本来就够多了……

我便朝眉芷笑了笑:“那就看你的了。”

眉芷点点头,噙着一丝温和的笑,起了身。

那李九方正在慷慨陈词,叙述一颗老鼠屎跟一锅粥之间的辩证关系。智止大师面色平静的转着手中的佛珠,一言不发。

今日大概是要与我一起出门给我压场子,眉芷挽了个涵烟芙蓉髻,乌蓬蓬的鬓间簪了个镂空梅花翻蕊银簪,上衣着了用苏锦滚边的翡翠云纹衫,下身穿了一条喜鹊登梅轻罗百褶裙,端得是典正娴雅中又带着几分柔美。她曼步越众而出,坦然迈入场中心,打断李九方的长篇累牍大论,扬声道:“小女子不才,有几个问题想问李掌门。”

我这在棚子下围观的,都能感觉到四面八方投向眉芷身上的视线热度有多高。

李九方皱着眉,我甚至能看到他额角的青筋跳了跳。

“这位小娘子,如此不知礼数,师从何门啊?这么冒冒失失跑上来,不知有何指教?”明显是强压着火气,李九方慢慢道。

四周窃窃私语,嘈嘈杂杂,多数是探究不善的目光。

眉芷却是一派落落大方,丝毫不惧的微微一笑:“我师从何门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她肃了颜,“方才听李掌门所言,句句大义,字字珠玑,真乃武林正道之楷模,我等学习之榜样。”

李九方被噎了下,似乎拿不准眉芷的目的,只哼了一声,面露不耐烦之色:“在下只是凡事尽心而已,当不得小娘子谬赞。若小娘子没有其他事……”

眉芷温柔却果决的打断了他的话,笑盈盈的问:“李掌门如此正义,那小女子倒有几件事困扰已久,不知李掌门可否为小女子解答一二?”

她也不曾等李九方回话,盈盈的对着智止大师福了半身,道:“大师且稍微一等,小女子先问李掌门几个问题,想必大师定不与小女子一般计较。”

智止大师道:“女施主请。”

眉芷又转向眉头皱的老高的李九方,神色却由温柔似水变成了犀利如剑:“敢问李掌门,西京城内有一户郑姓人家,家中有一传世之宝麒麟玉。某日这户人家惨遭灭门,一家三十七口皆葬身火海,传家宝麒麟玉却不翼而飞,李掌门不知如何看?”

李九方很明显的面色一变。

眉芷不等李九方辩白,又道:“再请问李掌门,某日您的独生子李傲天,与一位公子因了一个青楼粉头争风吃醋,李傲天为了美人一掷千金,赠宝无数,其中就有这不知所踪的麒麟玉;而那位失意的公子几日后却暴毙深巷,这位公子是家中独子,父母双亡,仅有一位祖母等他承欢膝下,噩耗传来,老人家不忍白发送黑发,竟悲伤过度也跟着去了。不知李掌门又如何看?”

李九方的脸已然煞白,兀自强撑道:“胡言乱语!这些事不知你从何得知!净是一派胡言!”

眉芷婉婉笑道:“自然是苍天疏而不漏,做过的事总有一日会让人知晓!方才李掌门那般大义直言武林公道,不知在您看来,这些事又如何讨得武林公道?”

如此言之凿凿,各门各派简直就要竖着耳朵听下去了。因得之前李九方慷慨陈词与现在被揭露劣行反差太大,虽然现在木有证据指证,但有不少人反而因此更谨慎的怀疑其李九方。

我乐呵呵的端着茶看,不经意间却发现云不凡正皱了眉打量我。我想起刚才向他打招呼他的不理睬,冲他撇了撇嘴,继续看戏。

那李九方目露凶光,做出一副不堪受辱的狂怒状,吼道:“哪里来的疯丫头,信口雌黄,胡言乱语,挑拨离间,定是魔教派来扰乱此次武林大会的奸细!”说完,竟拔剑而出刺向眉芷。

我在心里暗骂他老奸巨猾,他一个长辈,向眉芷这样年轻的小辈,又是娇滴滴的小姑娘出手,已然是难看。但他这般做作一番,反而做足了铁骨铮铮不忍受辱的姿态,向眉芷出手,似乎便也有情可原。

不得不说,眉芷的反应相当迅速,她脚尖轻点于地,整个身姿轻飘飘的向后荡去,裙裾飘飘间轻而易举的避开了这一刺击。她身姿奇诡中带了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美感,半空中硬是转身拔剑,在避开后,不甘示弱的还了李九方一剑,一厢里还游刃有余的清脆大喝:“因我揭露了你的龌龊事,你便要杀人灭口吗?妄为武林正道!”

李九方显然已经恼羞成怒了,招招凌厉,杀机显露无遗,一壁里不管眉芷的话,只狠了心攻向眉芷。

我握紧了袖中的星月绫,随时准备情况不对就出手。

绣汀在我身边淡淡道:“这种货色,还不够眉芷看的。”

仍是一派清冷。

我看着场上的缠斗,仍是比我自己上去打斗还要紧张。眉芷可是郁凉的人,万一因为我的自作主张受了伤,郁凉定会不高兴。

“何必招招下杀手,阿弥陀佛。”

一声佛伦,智止大师拦在了眉芷与李九方中间,十分巧妙的分别化解了两方的攻势。

他微闭着眼,手中滚珠转动:“李掌门,这位女施主即便是信口雌黄攻讦于你,你也不必对这一小姑娘痛下杀手,有失你前辈风度。”

李九方脸色青青白白十分精彩,他忍了又忍,仍是哼道:“大师言重了。在下不过是觉得她可疑,实在像是魔族派来挑拨离间的,想拿下问个明白而已。”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