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李九方
  • 天凉好呀么个秋
  • 小二璇
  • 2039字
  • 2013-11-04 23:51:35

离帖子上所写时辰近了,各大派又陆续来了些人,眉芷附在我耳边低声分别跟我介绍了不少门派的掌门。

我顺着眉芷说的打量,却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珂兰山庄二庄主,云不凡!

他穿着再普通不过的长袍,仍是在人群里算不得打眼,面色平静的跟身旁管事样的灰衣仆人说着话,一副泯然于众人的模样,丝毫不见珂兰山庄二庄主的架子。

不过经过前事,我是不敢把他当成传闻中那朴素无能的二庄主了。他分明就是在扮猪吃老虎啊!

不知道他是施得什么手段,压下了珂兰山庄那场闹剧。我在江湖这么多日,连一丝风声都未听得。只是听说珂兰山庄的大公子发了疯病,把亲妹妹好好的一场招亲宴给搅了,引得珂兰山庄庄主震怒,把他拘了起来。

这虽然也给珂兰山庄大大抹了黑,但相比于原本的事实“珂兰山庄少庄主为了一个女人毒害武林同道”这可来得好太多了。不管怎么说,前者顶多毁了云修楠的名声,后者却是会把整个珂兰山庄给赔进去。

不知道是有所感应还是恰巧,云不凡往这边望了过来,我朝他眨眨眼。

云不凡明显怔了怔,却皱了皱眉。

哎?一个月不见,这摆明了讨厌上我了啊……

他转了视线不再看我,我鼓了顾脸,也不想去理会他。眉芷细心,她低声问:“姑娘可是有哪里不舒服?”

我说:“看到个过去认识的人而已,别紧张。”

“那是珂兰山庄的二庄主。”一直一言不发的绣汀突然开口,淡漠的双眸看着我,“姑娘最好离此人远些。”

我一下子来了兴趣,追问道:“为什么?他是不是做了什么伤天害理天理不容无恶不赦的事啊?”

绣汀声音虽低,却依旧清清冷冷:“教主很早之前便说此人不简单。”

……好吧,能被郁凉盖上这三个字的评论,想来也确实不简单。

临了武林大会要举行的时候,突然有人长身而出朗声诵读了一份匿名信,这信里言之凿凿证据确然的揭露了两件丑闻。

一件是少林戒律院的掌院长老智无大师竟然犯了色戒,现下里那女子已然有了身孕,一头撞死在了少室山山脚处一块大石上。

第二件却是武当掌门年少时的一件荒唐事,他曾上山扫荡山贼,却错杀了上山砍柴的一位樵夫。

这些事此刻被翻了出来,即刻掀起了轩然大波。

场上一片议论纷纷,眉芷给我端了杯温热的茶道:“姑娘,我看今天这架势,似乎是有心人要搅起一场风波。”

我古怪的望着她:“这不是你们教搞得吧?”

眉芷有些尴尬,低声道:“……以教主与姑娘的关系,若我们想做些什么,姑娘但凡问起,定然不会瞒着姑娘。这事确实与我教无关。”

但是我不信你们教一点关于武林大会的布置都没有……

这话在我舌尖滚了个过,仍是什么都没说。

其实抛去我救了郁凉这层身份,我甚至可以说是会站在魔教的对立面。我没有立场去要求人家给我讲的更多。

茶端在手里,温度沿着指尖蔓延,不知为何,心里却觉得凉凉的。

她们越这样郑重其事恭恭敬敬的对待我,我越觉得心里空荡荡没个谱。

不想了。我向来是个不肯为难自己的人,抛了这些莫名其妙的感伤,专心看那场上的闹剧。

读匿名信的那位,方才眉芷给我介绍过,西京门的掌门李九方,在江湖里正是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地位,此次担任举报小能手,想必也不是什么正义激荡胸怀,而是大概被人许了什么利。

我见他义正言辞的要求少林武当两派掌门现身解释这两件事,心里直觉好笑,他咬着这一口不放,定然是知道两派掌门失踪的事了。

少林一长老越众而出,念了个佛偈,道:“方丈有事在身,本次武林大会由老衲全权负责,李掌门有什么事可以直接问老衲。”

眉芷低声道:“这位长老是少林寺罗汉堂掌院长老智止大师。”

智止大师!

我倒听师父提起过,说这位大师曾与他在棋艺上大战一天一夜,最后竟已和局收盘。师父言辞间,对他分外推崇。

那李九方傲然道:“不知大师怎么看贵寺师弟智无逼死良家妇女这件事。”

智止大师肃然道:“若查明这事是真的,少林定然会给世人一个交代。”

“交代?”李九方呵呵一笑,神色却颇为大义的一凛,“谁知道你们少林会不会包庇犯人!抑或,身为掌院长老仍然德行败坏,想来贵寺千年清誉也值得怀疑了。”

这帽子扣得倒重。我觉得,这江湖正道,说得是一套一套,然而行径却实在让人不齿。大义凛然拿着正道的幌子,干得却是阴人的事。

直接由个人问题上升到门派问题了。一旦处理不好,少林古刹的千年清誉,想来会毁于一旦。

场下哗然,交头接耳,议论纷纷。有些不堪的形容,实在让我无法忍受。我大概有些帮亲不帮理,觉得智止大师既然是师父言语里推崇的人,想来品德应该不会有差,他犯不着因师弟的过错,受这种奚落。

智止大师岿然不动,仍是肃穆的很。面对满场飞的流言蜚语,他淡然的念了个偈:“是非曲直岂是包庇便会掩盖的?黑不能掩白,白自然也成不了黑。”

果然不愧是得道高僧!

我心生慕濡敬意。眉芷察言观色,大概揣摩了下我的想法,她附过来低声道:“姑娘,是否看那李九方不爽快?”

我眼睛亮了亮,炯炯的看着眉芷。眉芷这般问来,定是有什么法子。

眉芷抿了嘴微微笑,低声道:“教主昨晚便交代了,此次出行一切以让姑娘舒心为准。”

我没有说话。

眉芷道:“那李九方,在西京那片已是经营多年。教里为了拿捏,特特派了暗刃多方搜查了些他的短处,我昨夜已看过,记了几条较为重要的。若姑娘想让李九方出丑,那我便去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