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前往武林大会
  • 天凉好呀么个秋
  • 小二璇
  • 2170字
  • 2013-11-02 09:58:40

既是郁凉过来了,以郁凉的脾气,想必眉芷也能料到后续发展。她不过是敛着眉沉默了片刻,便一副把这事抛之脑后的神态,反而郑重其事的问我:“关于这次的武林大会,不知道姑娘怎么看?”

啊咧?我怎么看?

我默了一默:“我觉得这事我站在正道或者你们教的角度立场上发言,都不太合适。”

眉芷温婉却仍不失坚持道:“姑娘就说心中第一时间所想吧。”

面前穿着蓝色襦裙的少女眉目如画却满是坚持,我心下里也多少明白,她大概是在催我摆立场吧?

我看了看绣汀,她帮我上完了药,正在整理那些药瓶,声色岿然不动,淡漠间颇有几分郁凉的影子,一派从容的镇定大气。

我默默的想,难道莫非这是私生女吗?

不对,年龄对不上……除非郁凉能够天赋异禀到几岁生女。我抖了抖。

那是妹妹?也不对,郁凉那孩子就不像是当哥哥的样……而且姓也不相同啊。

我正胡乱猜着,眉芷轻轻咳了一声。

我回过神来,对我的走神歉然的对眉芷露了个笑。眉芷仍旧坚持的又问了一遍:“姑娘怎么看这次武林大会?”

我有些迷惑,人的立场,在一生中当真是必须摆出泾渭分明的姿态才可以吗?

这时却听到有个清冷的声音道:“眉芷,你逾矩了。”

绣汀头也不抬的将药往纱橱中放,也不看向眉芷,声音清清冷冷,却又端端正正:“教主将你我安排到文姑娘身边,说是服侍,其实便是为奴为婢照顾文姑娘。你方才的话,是一个奴婢的本分么。”

这话,若是换作其他任何一人来说,不管多端正的态度,想必都含了一大坛的酸味。偏生绣汀说来,毫无扭捏造作,一派坦坦荡荡,清风明月,声音虽清冷,却不生硬,酸味更是丝毫也无。

说来这一点绣汀比郁凉好的多,那就是虽为人淡漠,话少的很,但该说的话一句也不少,不会让你费心去玩你猜我猜大家猜的游戏,其实这样看来,实在是很好相处。

眉芷出乎我意料的神色愈发恭敬,沉着的起身对我行了个礼,口中郑重道:“文姑娘还请见谅。”

我恍然大悟,原来之前眉芷对我的神色恭敬,是因为看到了绣汀被郁凉拨给了我!

心思回转,想必这绣汀在郁凉面前定是不同的份量。

这样一想,看绣汀越发重视起来。

绣汀浑然不觉,只是仍沉默着收拾着自己手头上的活。眉芷没再说话,半晌才轻声道:“姑娘,还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吗?”

我想了想,我本意只是想让眉芷去替我凑个热闹而已,没想到眉芷太能干了,竟然发现了不对,还顺藤摸到了人家下榻的院落里去。但,既然已经知道了这件事,多少也要对它投入点关注。更何况,我总感觉这件事不简单。

我有些歉意的看着眉芷:“……可能还得麻烦你再帮我盯几天,武林大会我记得是要举办三天吧?”

眉芷柔顺道:“姑娘说笑了,这怎么能叫麻烦。”她顿了顿又道,“并非是原定的三天,我听说,几日后微燕宫宫主将至,所以推延到了五天。”

微燕宫宫主?!

我瞬间感觉心里的小火苗燃烧成连绵不断的熊熊大火。我情不自禁的直起了腰,却又牵动了伤口,疼得我呲牙咧嘴。

眉芷“哎呀”一声,慌忙扶住了我。

“姑娘,您自己要当心自己的伤势才行。”眉芷低声劝,“不然,教主心里总牵挂着……”后面这一句几不可闻,似乎是自己轻轻的喟叹了一声,并不是说给我听。

我耳力好,听到了也作未闻。

我不知道为什么从我养伤开始,所有人都觉得郁凉对我是青眼有加的。

或许对我是跟其他的人不一样,但我总觉得,郁凉对我这般好,不过是因为我救他一命的报答。

心里这般想着,莫名就有了些低落,懒洋洋的应了一声,就连微燕宫宫主也无法提起我的兴趣。

这般养了三日的伤,我很自觉的卧床静养,归元心法不断运转,加上一大批好药不要钱般送进来,我只感觉若再不好些,那只能说我太废了。

这几日里郁凉来探过我,我有些懒懒的,只跟他说,我好的很,让他以大事为重。

他冷冷的看了我许久,神色间是我从来没看过的凌厉。我毫不示弱的瞪了回去。

他半句话没说就走了。

绣汀在一旁沉默的看着我们,在郁凉走后给我端了杯温热的茶。

眉芷每日里去武林大会监视着动态,傍晚时分来给我回禀。这几日里倒无异常,也没人去问少林武当长老为何不见,只是一干人翻来覆去的争谁做盟主而已,其中当以崆峒派与昆仑派闹的最为欢畅。

我在听到昆仑派三个字时,不期然心里直膈应。我暗暗想,待这些繁杂事放放,我定去揪昆仑派的小辫子。想来若师父知道了我这一身伤,也不会说我半句睚眦必报。

待武林大会的最后一天时,我已能勉强而行。没有去问郁凉该不该,我直接带了绣汀与眉芷,往举办武林大会的临水寺行去。

这一点我很喜欢绣汀跟眉芷,没有拿什么教主这个不许,那个不许来阻挠我,尽管她们神色间都颇为不赞同我外出,却仍然默默的为我准备好了出行该用的东西。

很贴心,想的也很周到。这样的人才,想必在魔教中也是身居高位的。郁凉能把她们拨给我,看来是真的很在乎我了。

我默默的想。

但心里总有一个声音遏止不住的在小声呼喊:他只是为了还你的救命之恩,他只是为了还你的救命之恩。

我坐在轿子里,情不自禁的叹了口气。

轿外的眉芷便低声问:“姑娘有什么要吩咐的吗?”

我打起精神,问道:“还有多久才能到临水寺啊?”

眉芷回道:“还有小半个时辰。”

我安下心来。

从一开始吕府被灭门,到突然召开武林大会,再到德高望重的少林武当两派掌门失踪而两派都秘而不宣,再到微燕宫宫主即将现身,总觉得有一条看不清的线,将其穿在了一起,一环扣着一环。

若说,这次的武林大会没有什么龌龊,我是不信的。

既然我能看清这些,想必郁凉他们也能。但是他们处在正道的对立面上,会采取什么手段呢?

他们没有让我知晓,我便也识趣的不去知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