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诡异的武林大会
  • 天凉好呀么个秋
  • 小二璇
  • 2096字
  • 2013-10-31 22:52:56

邢茗含泪咬唇退下后,屋子里的气氛突然就诡异起来。

我觉得不知为何魔教众人都摆出一副视我为怪物的姿态来,仿佛我真的分去了不少郁凉的宠爱。

可天地良心,我对着眼前这翩翩魔教教主郁凉大哥左看右看上看下看,愣是没看出来待我哪里有不同。

郁凉被我看得有些不高兴,脸色虽没什么变化,语气却沉沉的:“看什么?”

我当然不能实话实说,我呐呐道:“没什么。”

郁凉问:“眉芷呢?”

我惊了一讶,眉芷去武林大会竟然事先没有跟郁凉禀告?

我只得轻声解释了一番。

郁凉皱了眉,突然伸手要解我扣子。我瞪大了眼睛看他,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登徒子吗?

我默了又默,在他解到我第三颗扣子的时候实在忍不住了,只能委婉道:“诚然你们魔教不太讲究这个……但是好像还是发乎情止乎礼比较好是把……”

郁凉面色不改,只是微微有些不快:“你不难受吗?”

啊?我脑子有些反应不过来,明显的跟不上郁凉的思维。

我傻愣愣的看着他,从一进门就面色不虞的郁凉终于眼里带了丝笑意,他神色淡淡的:“伤口不疼么?”

怎么可能不疼……我刚想反驳,却顿时明白了郁凉想做什么。

他他他他想帮我换药??

我咽了口唾沫,干巴巴的道:“不,不疼。”

他顿了顿解扣子的动作,微微挑了下眉。郁凉向来表情疏淡,若不加以注意,很多甚至都几不可见。我只见他这般,心里咯噔一下。总觉得今日的郁凉,有点不同往日。

“郁凉哥……”我斟酌着措辞,小心翼翼道,“你是想霸王硬上弓吗?”

空气中有片刻的凝滞。

不知道为何,是不是我的错觉什么的……我总觉得郁凉脸黑了些……

他垂下眸,收回了手,闲坐在一侧,慢条斯理道:“你现在这模样,正常人不会对你感兴趣的。”

我暗自嘀咕,你们魔教不就是非正常人类集结地么,保不齐你这魔教教主在非正常这方面做得特别出色……

他似乎有所感应,抬头瞥了我一眼。

不好,有杀气……

我老老实实的闭了嘴。

气氛实在尴尬,我突然想起来,武林正道们正在开武林大会商讨对付魔教的法子,他这个魔教头子优哉游哉的坐在这儿算什么个情况?

我精神很是振奋,觉得这是个好话题,当下连忙对着郁凉表示了对魔教生存状况的温暖关心以及对魔教头子不在状态下的恳切担心。

郁凉非常干脆利落,且直接了当对这等魔教机密丝毫不避嫌的的回答了我。

他说:“哼。”

……哼。

……真是言简意赅意味深长振聋发聩啊。

眉芷回来的时候,郁凉方走了半个时辰。他新拨过来服侍我的姑娘绣汀已经过来了,正帮我换药。

“绣汀?”眉芷吃惊的望着不言不语帮我换药的黄衣姑娘,“如儿呢……”

话一出口,眉芷的神色变了变。想必她也想通了这个关节,神色复杂的望了我一眼,眉眼间反而恭敬了几分。

我有些奇怪,之前她待我倒并不是恭敬,只是一种顺从。此时如儿因心中有鬼被郁凉发配去了省身堂不在我身边服侍,她倒反而恭敬起来。

是恭敬,而不是畏惧。我想了想,多少也能明白大概这恭敬与绣汀的到来有关。

不过这都是小事儿,我当下比较关心的是武林大会的情况。

我热切的望着眉芷,不小心动了动,正在上药的绣汀就皱了皱眉,低声道:“文姑娘,您且小心着。”

我不好意思的冲她笑笑,发现绣汀根本没抬眼看我……顿时有种媚眼抛给了瞎子的感觉。

眉芷很有眼力劲的上来替我解围,她搬了个锦杌坐在床边,温声道:“姑娘别急,我慢慢跟您说。”

“你讲,你讲。”我不敢再动,僵着身子催眉芷。

眉芷抿了抿唇微微一笑,继而想到什么,收敛了笑意,有些慎重的道:“这次武林大会颇为古怪。”

我被勾起了兴趣,两眼直勾勾的盯着她,等她往下说。

“名帖上是以少林武当两位掌门的名义发的,实际上……”眉芷顿了顿,“少林武当的队伍里,我根本没发现这两位掌门的身影!”

我吃了一惊,不期然就想起郁凉今日里优哉游哉的表现,莫非他早就知道压阵的两位领军人物不在?所以才那么不在意?

或者,这根本就是他授意下的手?

一时间我心乱如麻。

眉芷恍如未见,只是继续镇定叙述道:“我见那大会上只是几个不入流的角色在争盟主之位,便偷偷的潜进了少林武当两派休息驻扎的院落。”

实际上,那些底蕴深厚的大派在扬州基本上都会有自己的产业,少林武当这般武林巨擘,来扬州参加武林大会,都是在自家下榻休息。

我示意眉芷继续讲。

眉芷皱了眉回忆:“我本以为是两位掌门在拿捏那群武林小辈,让他们自去胡闹。哪知去了他们的院落潜伏着听几名弟子低声交谈才知道,两位掌门,竟然是失踪了。”

失踪?

少林武当两派掌门失踪?

……这连起来读怎么就感觉那么像是灯芯小师兄橱子里那些不靠谱的志怪小说呢?

眉芷道:“我也怀疑过是不是白道设的一个圈套,仔细观察了半日,竟发现不了半点端倪……没有半分痕迹,就是最大的可疑之处。我见那群宵小还在争吵谁更德高望重些,便先回来向姑娘禀告这些情况。”

我点了点头。

眉芷看着我的伤又渗出的血渍终是没忍住,低低的问:“这伤,是如儿年幼无知惹出的祸?”

果然是护着如儿的,一句“年幼无知”就准备把如儿的心怀叵测给遮掩了。

我开始给眉芷扔惊雷。

“你们圣女身边的邢茗来了扬州。”

眉芷的神色变了变。

“如儿在一旁煽风点火。”

眉芷动了动嘴唇,仍是什么都没说。

“然后邢茗想杀我。”

她神色一僵,似是也认识这邢茗,想为她求情,又有些难以启齿。

“然后你们教主就来了。”

眉芷在听到教主两字的时候,面色已然是惨白。她大概已经明白,这事没法善了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