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庞柏的下场
  • 天凉好呀么个秋
  • 小二璇
  • 2049字
  • 2013-10-27 23:35:32

次日,武林大会如期举行。

我醒的很早,盯着桃红色的幔帐顶直发呆。身上的伤在归元心法与药物的双重作用下,疼痛已然轻快了不少。昨日里眉芷与如儿替我换药时,我分辨过那药,是上好的疗伤圣品“紫血藤”,想来应该不会留疤。

眉芷一大早便收拾妥当,来向我回禀了一声,便出门了。我望着她的背影,眉芷今日穿了件蓝色的高束腰寒梅傲雪襦裙,腰间配着长剑,身姿婀娜中带了分飒爽,让人有些移不开眼。

我便对着在一旁吃蜜饯的如儿轻声赞道:“眉芷姑娘器宇不凡,英姿飒爽,想来定不是普通人。”

如儿闻言放下手中的蜜饯,与有荣焉的挺了挺小胸脯,道:“那是!芷姐姐所属的天刃是教主的亲卫队,自然与我们这些普通教众是不一样的。”

天刃?这是第二次听到这个词了。

亲卫队又如何,我初次见郁凉时,他那一身的十余种毒,当街被人轻薄,还差点被杀手暗杀,这接二连三的祸事,可见这亲卫队也并不是多得力了。

我有心想激这如儿小姑娘多说些,便故意露出一副不以为然的模样,虚虚的靠在软榻上不说话。

那如儿果然是个单纯热血的,见我这模样,颇不服气的道:“姑娘别小瞧了天刃,便是在我们教中,说起天刃,人人都要敬几分的。”

我想起二师兄的教导,若想激一个起了脾气的人多讲话,只管笑而不语。

于是我便笑而不语。

如儿霍地站起来,尚显稚嫩的小脸上满满都是争强好胜,竹筒倒豆子般噼里啪啦道:“姑娘这是不信了?您莫看别教主派我们俩来照顾您,就起轻视之心!我还罢了,只是个不成气的。可您别看我芷姐姐柔柔弱弱的,但武功可是教里一等一的好!去年怡良山一战,她诛敌一百一十三,真正的以一当百!”

莹如玉的小脸微微扬起,满满都是对这一百一十三个人头的骄傲。

好吧,我忘了眉芷与如儿这俩粉嫩小姑娘都是魔教中人,手起刀落人抬走那是很正常的事……

我不能期待一群魔教狂徒里俏生生的出来一朵纤尘不染的小白花,这是违反了万物共生规则的。

话又说回来,诛敌一百一十三,这个数又是怎么算出来的,莫非眉芷杀人的时候旁边还有人给她数人头不成?

于是我继续不语。

如儿便睁大了眼睛,有些泄了气,嘟着嘴嘟囔:“姑娘疑心可真重。”

我从头到尾可一句话没讲,从头到尾都是你在揣测我的意思啊。如儿小姑娘,这“疑心重”,分明是该还给你的。我心里嘿嘿坏笑着想。

如儿嘟着嘴,有些怏怏的,有一下没一下的往嘴里塞着蜜饯。

我看着小姑娘焉了吧唧的神色,心下多少有些内疚,就出言打破僵局,轻声问道:“……如儿,你可知那天我被你们教主救回来的情况?”

似乎这问题正问到了如儿的痒处,她毫不遮拦神色,大喜过望的凑过来,还贴心的替我掖了掖被角:“姑娘这就问对人了!”

小姑娘的声音又脆又急,如雨打芭蕉般,却是十分好听:“那日我正跟着左使听曲,门帘开了,闯进来个人,吓了我一大跳。正想斥责守卫,却发现是教主!吓死我了!”

小姑娘想起当时情景,心有余悸的拍了拍小胸脯:“教主偏偏不说话,站在那阴森森的膈应人。”

……如儿姑娘我发现你真的很有勇气啊。

“我当时很奇怪呀,教主不是应该在圣山吗,怎么突然出现在扬州……我就想退下。”她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我一眼,“我很害怕教主的,不对,应该说教里除了圣女跟左使,没有人不怕教主。”

又是圣女倾城……我不想发表意见。

“我偷着瞄一眼左使,左使脸黑的就跟锅底似得,跟教主说你真的丢下圣山就回来了?然后教主脸色就更阴沉啦。”

“我就想啊,教主向来都是面无表情,喜怒不形于色,在圣山闭关这么多日子,怎么情绪都外露了?看来是心情真的不好呀。”

“教主就跟左使说,他自有主张。然后闷了半天就问左使她怎么样。左使的脸色更黑了,硬邦邦的说入夜前还见了,好的很。我当时有点听不懂教主跟左使说的话,不过现在想想,”如儿对我挤眉弄眼一番,“这个‘她’,指得是姑娘你吧?”

我极为难得的脸一热。

如儿继续道:“后来教主坐了会儿就要走,左使就喊住教主,问他真的做好决定了?教主也不回话,掀了帘子自走了。”她若有所思的回忆道,“左使摔了个茶盅呢,后来就在那嘿嘿冷笑,可瘆人了呢。”

做决定?做什么决定?

而且,这些已经有些涉及到高层的隐秘了,这个小姑娘怎么这么轻易的就告诉了我?倒不是说怀疑她说的是假话,只是她做这事的动机是什么?

仔细打量如儿,她年岁尚小,五官甚至还未长开。看她话里的意思,似乎也颇得林昭天宠信。

莫不是林禽兽对一个小姑娘都下了手把?

我自己寒了一把,抬眼看到如儿嘴角勾起一抹浅笑,与她的纯真烂漫不懂事的形象十分违和。

啊,我都忘了,她也是魔教中人……

正暗忖间,却见眼前的小姑娘笑道:“中间的事我也不知道啦,只知道后来教主铁青着脸抱着姑娘进来……吩咐我与芷姐姐照顾姑娘罢了。不过教主的护卫倒跟在后面,还抬着个男人,看那手脚血淋淋又垂着皆软的模样,似乎筋脉呀手筋脚筋啊都被废了,就剩下一口气罢了。”

我心头一跳。

如儿笑得眉眼弯弯:“教主吩咐啦,用最好的参和药吊着他的命,让他时时能觉到痛楚,但又死不了。”她意味深长的看了看我,我垂下眼,不去看她。

是庞柏吗?

郁凉替我出了手……

是怕我心软放过他吗?

我心里笑了下,我却不是那种白白受苦的。

行侠仗义,并不代表我受了委屈便要忍气吞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