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武林大会前夕(六)
  • 天凉好呀么个秋
  • 小二璇
  • 2044字
  • 2013-10-25 00:34:44

林昭天不愧是纵横多年的江湖恶棍,适应能力极强,很快就从善如流的收拾了心情,微微一笑:“听说她醒了,我来看看小秋秋。可怜见的,我的小秋秋竟然受了这种苦。”

我向来对林昭天的脸皮自叹弗如,我如果没记错,上次见面我们俩还剑拔弩张不欢而散,眼下竟成了他口中甜腻腻的“小秋秋”。

我估摸着我纵然有在侠女路上一往无前的决心,也有与恶势力斗争抗争的决心,但此刻拖着病体与林昭天互别脸皮厚度的决心我可是半点都无。

不是我军实力差,都怪敌方太狡诈!

当下里我只得做出一副虚弱不堪的模样,一头扎进郁凉的怀里,作弱柳扶风态:“好累……”

师父,请您老人家原谅我,不是弟子存心玩做作这套丢了师门的脸,实在是对面那禽兽脸皮着实太厉害,弟子着实不敌,只能避其锋芒。并非弟子怯懦,这其实是兵书上所言的假痴不颠啊!

郁凉轻手扶着我躺下,轻柔的动作配着他那张面无表情的平板脸,说不出的怪异。

不过我觉得满足的很……唔,假如一旁虎视眈眈脸上表情隐晦莫测的林昭天不在这儿就更完美了。

“昭天,你就是如此照顾得她?”

郁凉坐在我床边,口气极淡,神色间无甚波动。然而对面的林昭天却眉头一跳,凤眸微眯,继而垂了眼,慢条斯理道:“……便是之前教主托我照顾倾城,我也没有这般细心了。圣山上倾城为你瘦骨伶仃,你也未曾责备我半句。如今,不过是昆仑派宵小们的诡计偶然得逞,也是因为文楚秋太笨。你便是要责备我?”

我用平生能作出的最锐利的眼神刺向林昭天。

林禽兽用他引以为豪的脸皮回应了我——根本就直接无视我,只噙了一丝莫名的愁看着郁凉。

这愁如初春枝头的皑皑白雪,将融未融,却露出一丝冒尖的绿意,让人心生怜意;这愁如盛夏的雷霆骤雨,狂风卷叶,却留下一池残荷听雨,让人神伤黯然;这愁如凉秋的火染枫叶,不入花谱,却别有一番绚烂衬斜阳,让人胸怀激荡;这愁如寒冬的几许灯火,摇曳欲坠,却幽幽如暗夜星明,让人忘却离殇。

总而言之一句话,这愁如此文艺,简直就不可能出现在我眼前这只直立行走的禽兽身上。难道……莫非……

我觉得右眼皮跳了跳,心里那个想法却愈发旺盛。

再看看眼前,郁凉只面无表情的一扫,林昭天就颇有些心惊胆颤的模样,我益发确定了——林昭天果然也是爱慕郁凉的!

啊啊,想通这一点,我恍然大悟,怪不得林昭天一直以来都对我阴阳怪气,时而丝毫不掩杀气,时而又似乎想暧昧的调戏我一把,原来这些都是因为爱啊!

因为我救了郁凉的关系,所以郁凉对我不一般,他吃醋,自然就想送我这个碍了他前途的绊脚石去西天,故而杀气腾腾;因他大概又想让我爱上他,自动离开郁凉,这样便不必他下手引发与郁凉之间的龃龉,故而时常态度暧昧;至于他口中常提的“倾城”,那更是借他物以抒怀的典型做法,因他对郁凉的爱无法摆到明面上来,只能借着旁人做借口表达他的不满。

都是因为他对郁凉的爱啊!

如此想来,心下不仅感慨万分。连带着,对林昭天的不顺眼也消了几分。

“……查清楚。”

我回过神时,郁凉似乎正在吩咐林昭天办什么事,声音低沉,面上无声无色,眼底却是掩盖不住的杀气。

对面林昭天肃目应了是,极难得见林昭天这般正经严肃的模样,我很是好奇的打量着他,不出意外的得到了他一个白眼。

“这几日你好好养伤,不要出去了。”

郁凉的眼神在我脸上停了会,又不紧不慢的移开,声音淡淡的。

我却让他看得有些脸红心跳,只觉自己没用,又不是什么十几岁的少女,竟如此荡漾。

林昭天自己寻了锦杌,倒真没把自己当外人,大摇大摆的坐下,偏生他生得妩媚妖娆,这大大咧咧的动作也做得风流万千姿态楚楚。

他意态悠闲的眯眯眼笑道:“公事说完了,该说私事了吧?”

郁凉似乎很吃这一套,摆出一副“你说吧”的样子。

我突然想起来,林昭天是郁凉的同门师弟……

啊,这肯定是一个悱恻的竹马和竹马的故事。师弟与师兄日日相处,师弟对师兄渐生情愫,而后不能自抑……

他也是个苦命人啊。

我突然觉得,林禽兽似乎也没那么讨厌了。

“就当着她的面说?”林昭天斜睨着我,一副不相信我的轻蔑模样。

……我收回前言,林禽兽还是很讨厌的!

郁凉没说话,却轻轻拍了拍我放在床榻一侧的手。

我心中欢喜,又觉很是惬意,郁凉恢复了原本的记忆又如何,我们之间仍像之前般相处,他仍是我的阿青,再好也不过。

林昭天的表情就没那么好看了,他用仿佛吞了一只苍蝇的模样蹙眉斜了我一眼,上挑的凤眼里满满都是不情不愿,然后很是不满道:“……我知道教主你顾及的是她救你命的情义,但这次你也算还她一份情了,不必再……”

他的尾音消失在郁凉皱起眉头的那一刻。

我忍了又忍,心中不断告诫自己,不要跟他一般见识,他是暗恋不得善果的可怜娃,他是暗恋不得善果的可怜娃,他是暗恋不得闪过的可怜娃……

果然,心情平和了不少。

我发现了,妖媚如林昭天,也是有软肋的。他的软肋就是他暗恋未果的郁凉。郁凉只是蹙了眉,林昭天便自觉转了话题:“……你说武林大会上,也不知道他们会提出个什么章程对付咱们。”

啊啊啊,我就觉得我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忘记了!

据那蓝衣少女说我是昏迷了一天,这样算来,明天是武林大会了!

而且此次武林大会的主题十分明确,就是商榷如何对付以我面前这俩爷们为首的万恶无赦的魔教!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