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武林大会前夕(四)

  • 天凉好呀么个秋
  • 小二璇
  • 2063字
  • 2013-10-22 21:02:21

念头未转过去,又是一鞭抽在了我身上,我咬着嘴唇不让自己痛呼出声。

“如何?文姑娘?”那人蹲下了身,一把拽住了我的头发,强迫我看向他。

头皮被扯的生疼生疼,身上的伤口被牵动了,火辣辣的烧着,我狠狠的把嘴唇咬出了血腥味,终于把到了喉边的痛呼声逼了回去。

强忍着痛,顺着视线望过去,果然是那个昆仑派的大弟子庞柏。

“这浸了盐水的鞭子,我可是特地用来招待你的。”他狞笑着,那张俊颜慢慢靠近我的脸,伸手扇了我一耳光。

我被打得脸偏向一边,又是好生牵动了一番身上的伤口,只觉丝丝辣辣的痛入骨髓,连动一下伤口都烧得慌。

怪不得,浸了盐水的鞭子,我说怎么这么疼……

那庞柏像扔东西般拽着我的头发把我扔到一旁,我像块破布般瘫在冰凉的青石板上,毫无反抗之力。

一鞭直接抽了过来,他恶狠狠道,“我昆仑派百年传承,如今你这毫无背景的小小女子也敢蔑视,这就是给你的教训!”

一鞭抽在肩上,鞭尾蹭过脸,刚才被掌掴的地方像是又拿刀划了一道般,疼得我倒吸了口凉气,差点便呼出了声。

“胆敢欺辱我七师妹,这只是小惩大诫!”

烛光在晃动,身上无力,所受的痛楚反而越发感受深刻。我只能蜷起身子,咬紧牙关,满满一嘴的血腥味。

这便是所谓的名门正派么……我疼得意识都有些不清,昏昏沉沉的冷笑想着,行事如此乖戾跋扈,跟他们喊着要诛杀的魔教有什么区别!

我不愿呼痛示弱,却也不愿如那些戏本子里被掳后还要嘴硬激怒敌方反而被杀的人一般逞嘴上之快。死很容易,活下去,把所受之辱统统还施彼身却很难,所以那些懦弱的人选择了死。

我,要活下去!

我意识渐渐在庞柏泄愤似的抽打中已有些模糊,方晕了过去,又被一盆冷盐水泼醒,伤口如同被人用火钳反复撕裂般痛的死去活来,嘴唇已被咬得有些麻木,鲜血沿着嘴角蜿蜒而下,满腔都是腥味。但与浑身痛入骨髓的伤比起来,唇上的伤,浑若无痛。

突然,只听得一声巨响,似乎有人把门生生击破,一阵凉风灌了进来,有些冷。

“文楚秋!”

我发誓,我是第一次听到郁凉如此这般,带了几分惊慌,几分震惊,几分心痛的喊我的名字,甚至是第一次听到郁凉的声音里流露了如此多的感情。

我第一时间听出了这是郁凉的声音。

我想开口说话,却又觉得万一这是一场幻觉呢……

直至庞柏的惊呼“什么人”尾音戛然而止,似是被人一掌拍晕。我被人动作轻柔的抱了起来,我迷迷糊糊的望向来人,看轮廓,似乎真的是郁凉。

他不是回魔教了吗?怎么又出现在这?

我一直知道,郁凉生得很漂亮,与林昭天阴柔妖娆的美不同,郁凉的美让人觉得就像是小猫爪子在心上轻轻的挠了那样一下,放不下,丢不开,却又十分舒服。

“你又好看了……”我蜷在郁凉的怀里,抓着郁凉的衣襟,嘟囔道。

顿时郁凉的脸色可用精彩纷呈来形容。

我本想再逞能几句,伤口却痛的怎么也说不出话,只能咬着牙忍着疼向郁凉露出个扭曲的笑。

郁凉垂了眼,杀气腾腾道:“这笔账,我会替你讨回来。”字字阴狠,与平日里他的淡漠差距大到我想跳起来质问你是假的吧是别人易容的吧?

显然我是不可能有力气跳起来的。

我只尽最大力气瞪圆了眼,然后很有出息的晕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眼皮沉重的很,有些睁不开,意识逐渐清晰起来。只觉浑身疼得像是散了架又被重新拼凑起来般,伤口处似乎被抹了清凉的药,不像之前那般火辣辣的烧得难受。

我费劲的想着昏迷前发生的事,我似乎,看到了郁凉来救我?

还没等完全回想起昏迷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隐隐约约有声音入耳。

“……我也是第一次见。当时左使脸黑的跟锅底似得。”

“左使的坏话你也敢乱说,小心把你扔到天香阁去。”

我费力的眼睛睁开一条缝,虚眯着,适应了半天光线,方才看到离我不远处的绣榻上,两个穿着漂亮的少女正在那儿很有兴致的聊天。

我觉得我一直是一个善解人意的人,所以虽然现在我很口渴,但我还是静静的等着这两位姑娘聊完天。

“不会啦,左使很疼我的……啊,你说教主抱回来的这女子到底什么来历啊?”其中一个穿着绿衣衫的少女托着腮冥思苦想的样子,“长得也不是多漂亮啊,可是教主好像很紧张她的样子哎。我看着左使当时的脸真的黑成锅底了,我保证我说的是真的。”

“如儿,你疯啦?妄议教主,不要命了吗?”另外一个穿着蓝衣的少女紧张的小声告诫她。

“芷姐姐,这里就咱们两个人,你怕什么啊?”被唤作“如儿”的少女嘟了嘟嘴,“那女子受的伤大夫都说了,没几天根本醒不过来。”她兴致勃勃的拉了拉蓝衣少女的衣袖,“教主还特意派了咱们两个人来伺候她。我是无所谓啦,芷姐姐你可是教主面前的红人……你说,教主是不是喜欢她啊?”

我心里一咯噔,莫名心慌起来。

那蓝衣少女板了脸:“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教主这几天似乎想杀人。”

那如儿吐了吐舌头:“芷姐姐就爱吓我。”少女顿了顿,颇不甘心的又凑到蓝衣少女前道:“好姐姐,我知道你们天刃素来是教主的亲卫,教主待你们跟别人不一般。”

“这话可不能乱说。”蓝衣少女正色道,“教主待大家都极好。”

“极好?”如儿夸张的反问,“整日里板着一张脸,有时候瞥我一眼都能吓我个半死,那叫极好?阿弥陀佛,我觉得圣女相当了不起,整日里陪伴教主左右,竟然还安然无恙。”

蓝衣少女没说话,表情有些晦涩。

半响她轻轻道:“教主……待圣女,自然是不一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