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武林大会前夕(三)
  • 天凉好呀么个秋
  • 小二璇
  • 2088字
  • 2013-10-21 11:36:10

我以为她会动手。

我袖里捏着星月绫蠢蠢欲动,就等她先出手然后战个痛快了。

然而我似乎小瞧了这姑娘的涵养,她只是端着比锅底还黑的俏脸哼了一声,冷冷的轻蔑的扫了我一眼,带着两个拔剑准备动手的师妹拂袖走了。

我很是失落。

好比你做好了一切准备,连刀都磨得铮明瓦亮,斗志激昂,就等着人家打上门来了,可是人家偏偏摆出高冷的姿态表示不屑与你争斗,这一刻,你的内心定是寂寞如雪啊。

内心寂寞如雪的我,目送了那昆仑派的三位姑娘带着浑身的气势离开,颇有些惆怅。

那掌柜的擦了一把汗,小声恭敬道:“文姑娘,近来……江湖人士比较多……您还是小心点比较好……”

我谢过掌柜的好意,又寒暄了几句方回了房间。

谁知刚喝了碗茶,没多久的功夫,敲门声又响起来了。

我茫茫然开了门,门外立着名不认识的男子,容貌属于英伟型,身材属于五短型,目测与我差不多一般高。

我很茫然的看着这位陌生人。

他倒是开门见山,对我做了个揖,行为很客气,语气很无礼,道:“还请姑娘让出这两间房。”

我继续茫然的看着他。

怎么突然之间我的房间成了香饽饽?

就为了风景好,至于费这么大的工夫吗?

我上下打量他,道:“请问,您哪位?”

来人谦逊的言辞也盖不住语气中的傲慢,他道:“在下昆仑山大弟子庞柏,方才三位师妹来与姑娘协商过,但被姑娘赶走了。在下看师妹确实喜欢,不忍师妹失望,唯有委屈姑娘了。”

哦!原来他是那三个姑娘请来的救兵!

不对,看那簪着金蔷薇的姑娘临走时高冷的表情,她定然是自负高傲之人,没准是这庞柏为了讨好师妹所自作主张,跑过来替师妹伸张正义。

奇怪了,你师妹方才是来协商吗?那口吻,那气势,说是命令还差不多吧?

而且,你不忍你师妹失望就要委屈我么?你师妹是我谁啊,我凭什么为你师妹受委屈啊?

只能说这位庞柏也是个人才,短短几句话就槽点满满。我也懒得与他废话,当即直接关上房门。

方才你师妹们高冷的离开白让我期待一场,现在你还主动送上门来找不愉快,真是自寻死路。

我一点都不想跟庞柏打架,昆仑派大弟子,听上去好威风哦,可是我近来总是跟男人动手,已经有些腻歪了。

庞柏在门外压低了声音,怒气满满:“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我在门内诚恳道:“对不起我不喝酒。”

门外没了动静。

我觉得,昆仑派无论师兄师妹都怪怪的,有名门正派的严谨肃穆,却又带着些比魔教还出挑的跋扈傲慢,真不知道是何等惊才绝艳的人物才能教导出如此诡异的弟子。

终于风平浪静的过完了一个下午,没有人再敲门来要求换房间。我有些欣慰,我在山上时一直都很好奇的名门正派总不能都是些这样仗势欺人欺软怕硬嚣张跋扈的家伙吧。

晚上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我撑了把二十四骨的油纸伞便出了门。

本打算沿着运河畔在细雨中走走,想来也颇有乐趣,谁知方走了不足一里,抬头便看到灯火通明的一艘画舫上,有个撩帘进去内船的身影特别像林昭天。

不对,那分明就是。那种通身缭绕的明骚暗贱的气质不是人人都可以拥有的。

他似乎有所感应有人在盯着他,猝然回头。夜幕有些幽深,灯火太盛,我反而有些看不清他的表情,听到他的声音:“哦?这不是小秋秋么?”

声音跟往常不太一样,有种恶意的嘲讽,阴森森的,在这细雨的夜里,犹如吐着信子嗖嗖狩猎的蛇,让人十分不舒服。

我琢磨着,最近也没怎么见他啊,哪里得罪到他了?百思不得其解后,我只得出了一个结论,那就是我身为正常人还是不要去揣测禽兽的思维了。

我慢慢转着手里这柄简单几笔便勾勒出大枝怒放腊梅的油纸伞玩,答:“大晚上的你在这做什么?”

话一出口我就有些不自在,还用问么,这厮定是借着这细雨夜景约了姑娘乘画舫夜游啊。

林昭天身后有人影晃动,看身形,不像是个姑娘。

我悚然一惊,莫非姑娘已经满足不了这禽兽的口味了,他终于开始对爷们下手了吗?

正胡思乱想着,听到林昭天嗤笑道:“文女侠管的真宽!”

今晚他简直就是莫名其妙啊。

我索性不理他,转身要走。身后却传来他阴森森的声音。

“我正在想,是不是杀了你比较好。”

不同于往常那些毫无威慑力的恐吓,话里的杀气铺天盖地,这次他是来真的!我悚然转身回望,却发现他已经进了内船,空余下船舱上的挂帘在摇摇晃晃。

我实在搞不懂怎么我们之间的关系又恢复到了第一次见面的剑拔弩张。有些莫名其妙,也有些闷闷不乐,没了玩性,索性慢慢撑着伞往回走。

有马车横冲直撞的驶来,驾车人鞭子甩的又急又狠,我侧身避到一旁,以免被溅到一身水。

然而似乎是躲避不及,身旁有一垂髫小儿趔趄着便要摔倒,我赶忙搭了把手,把那小孩子拉了一把。

马车驶过,那垂髫小儿安然无恙。

“谢谢……”

我正想说不客气,却看到那垂髫小儿抬起头冲我诡异笑着的脸。

随后手臂上一阵酸麻麻的痛,我睁大了眼睛,却感觉一阵天旋地转。

这药效十分快,昏迷前我只有一个念头:

竟然着了这么俗套的道!

再次醒来时,全身都酸软无力,头脑中逐渐由混沌变得清晰。我倒在又硬又冷的青石板上,身体似乎没被束缚,衣服也是完好。我试着动了动,浑身使不上劲,更别提内力了。

正在我努力临危不乱的思索这是谁跟我有仇时,一阵桀桀怪笑响了起来。

“醒了?你中午不是很嚣张么,再给我嚣张试试啊!”随着话音,一道鞭子落了下来,抽在我的身上,顿时火辣辣的痛。

我苦中作乐的想,真是感谢他贴心的适时解说啊,现下里我的处境,大概明白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